儘管他們扮作了各種各樣的人士,看起來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但在久歷江湖,剛不久有差點慘遭滅族之禍的福克斯眼中,這些和聾子的耳朵——擺設,沒什麼區別。

近些天,這些人的作爲更加明目張膽和狂妄起來,甚至在人來人往的街上,故意用胳膊、身體和他摩擦,試探威脅。


福克斯本能的感受到了生命受到了威脅,他使出渾身解數,竭力想擺脫那些跟蹤者,短時間內還很見效,但福克斯畢竟年老體衰,加之活動躲藏規律已經被盯梢者識破。

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有一張無形的網,把福克斯逼迫着住進了這個金色年代酒店。 福克斯老人本可以拋下陳一生他們的衣物和黑蛇的鱗片,來換的自己的安全,但是,他爲了給陳一生他們爭取更多的逃亡時間,毅然置自己於生命危險的境地。

從一進入天書國起,福克斯就覺察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無論福克斯使勁渾身解數,還是無法擺脫追蹤。

福克斯心中也早就有了犧牲的準備。

這次,他被逼進入金色年代大酒店。

已經預感到自己可能逃不過了

唯一讓他欣慰的是,就是他的小女兒跟隨陳一生他們。

或許可以博一個大好前程。

夜已深沉。

在金色年代酒店212裝飾考究的客房裏,魔法燈散發着溫和的光芒。這種需要大量魔力驅動的燈盞,也就是這種昂貴豪華的設施,也只有財大氣粗的大酒店才用的起。

一位鬚髮皆白的老人,穿着素白的長袍,端坐在寬大的沙發裏,一張臉蒼白的嚇人。

枯瘦的雙手拄着柺杖,手指不住的輕輕敲擊的柺杖的頂端。

在他對面,不知何時,站立着一個身材強壯,渾身透着精幹的黑衣男子。

和普通天書國男子不同,這個人頭髮剃得精光,眼神裏帶着一層穿透一切的殺氣!

兩人就這麼對視着,

福克斯老人好像一點也不意外這個陌生人的出現。

這個男子好像一點也不吃驚福克斯鎮靜的態度。

只是一層詭異的氣氛,烘托這室內的氣氛!

“你終於來了!”福克斯老人沙啞的嗓音,率先打破了難堪的沉默。


“是的,我來了!”男子答道。

“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福克斯抱着一絲僥倖問道。

“47號”男子簡短的應道。

“47號?”福克斯老人訝然的喃喃道。

“沒有名字?”福克斯老人不死心。

“這就是名字,很幸運,你是第一次聽到,也將是最後一次聽到!”男子答道,很顯然,他已經對眼前的人失去了耐心和興趣。

47號,

不是他的名字,只是一個普通的編號,卻因爲給一個不普通的人使用而顯得神祕肅殺。

他本事阿肯色森林裏一個普通天書國獵鹿人的兒子。

在艱苦的生活中,他隨着父親與惡劣的氣候搏鬥,與森林裏的兇惡猛獸搏鬥,與靈巧的鹿搏鬥,總之,他從小,就在爲了生存搏鬥。

有一天,家裏忽然來了不速之客,和他父親交談了許久。

他不知道具體談了什麼,但他知道,從此自己就跟着這個不速之客離開了家,再也沒有回去過。

他的名字,也就永遠定格於47號。

在一個不爲外界所知的祕密訓練營地。

無數次殘酷的訓練,

47號在上百名同樣的少年中脫穎而出,成爲一名優秀的國家殺手。

沒錯,你也可以叫他國家特工,然而之於47號來說,他就是個國家殺手,是祕密任務的終極執行者。

崇高的榮譽,堅定的信仰,豐厚的薪水,

使得47號甘願終日隱沒於世間,從事一些見不得光的工作。

比如像這次,刺殺這個面前的老頭。

47號,是個純粹的殺手,他不問給他下命令的人是誰,也從不懷疑命令是否正確,要殺的人是好人還是壞人。這一切一切,他都漠不關心,因爲,這些都和刺殺任務無關。

他要做的,就是想方設法,把目標清除。

正因爲純粹,他執行的任務無一失手。

正因爲純粹,他才成爲天書國頂尖的殺手。

正因爲純粹,他才被天書國當作最鋒利的匕首,去用到天書國**認爲應當用的地方。

其實,他本不需要和老者說那麼多。

然而,這次他卻破了例,眼前的老者確實法力微弱,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威脅,下意識裏,47號,認爲,讓這個老人知道是誰殺死的,也許很不錯呢。

47號,畢竟還未冷酷到底,他也對名利有着天生渴望,身份的特殊,使得他不能明目張膽的宣傳,只好在將死之人哪裏尋找一絲成就感。

47號出手了,速度無與倫比!

他不用任何武器,一雙手就是天下最鋒利的劍,至純至剛的暗黑魔力,化作尺許長的鋒芒,直刺眼前老人的心臟。

沒有任何花哨多餘的動作,就是最簡單,最便捷的一刺。

有的,就是速度!

福克斯老人輕嘆一聲,閉上了眼睛!等待着致命的一擊。

就在福克斯老人閉眼的一剎那。

男子的胸口處忽然突起一道冷刺的光芒!

此時,男子離老人的胸口還有尺許的距離。

而那道冷刺已經深深刺入了男子的心臟!

“怎麼可能?”47號帶着一臉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自己面前魔術般出現的一名紅衣男子。

直到看到他手中三棱黑刺的鮮血,才最終確認自己就是這名男子所殺!

47號,死在了刺殺的行動中。

任務失敗,殺手身死。

瓦罐難免井上破,將軍大都陣上亡。

47號,從他出來殺人那天起,就應該知道,有一天會有一個更強的奪去他的性命。

“啪嗒”

鮮血滴下的聲音傳來。

福克斯老人直覺的皮膚一緊。

“我死了麼?”

許久,他緩緩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竟然讓他不敢相信!

陳一生正笑眯眯的站在他面前!

“你?”老人想說你怎麼來了?

“碧利斯小姐的連心玉帶我們找到了你!”陳一生笑眯眯的說道。

“哦”老人恍然大悟。

“那他?”老人一指地下俯着的男子47號。

“我殺的!”陳一生淡然說道。

“你殺的?”老人有點不敢相信。

“是的。”陳一生點點頭,確認。

“你怎麼?”老人迷惑了。

“哈哈,我會變戲法,弄了一隻跳蚤在他胸口,在他出手殺人,精神最集中的時刻,趁機殺出,讓他措手不及!”陳一生解釋道。

老人這才明白,原來是七十二般玄天變化建功了。

“快走吧!”陳一生拉起老人,向外走去。

出了門,陳一生剛要走向酒店大門時。

只見酒店裏涌進來大量天書國警察!

“陳一生,你殺了人,還想跑嗎?”爲首的一個警察隊長用流利的東華國語言衝着陳一生喊道。

着實讓陳一生吃了一驚!

“哈哈,陳一生,我們等你們好久了!”另外幾名穿着刺繡着巨大玄翼黑蛇長袍的修者也紛紛圍了上來!

糟了,中計了!

陳一生心中暗想不妙啊。 陳一生他們趕到金色年代大酒店,分批入住,由陳一生運用七十二般玄天變化,提起潛入福克斯的房間,在殺手47號就要暴起殺人的一剎那,以更快更直接的方式將其擊殺。

本來陳一生他們以爲這次解救行動未免太過順利了一些。

就在要順利的撤退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已經被密密麻麻的伏兵包圍了。

看着酒店內外層層疊疊的警察和穿着統一繡着黑蛇長袍的修者。

陳一生他們意識道,他們很可能中了敵人的詭計。

果然不出他們的設想。

原來,黑羽所在的黑山組織,早就和天書國的人商議妥當,就是要用福克斯這個誘餌,引誘陳一生他們趕來解救,然後發動層層埋伏,企圖一舉將陳一生他們擒殺。

怎麼辦?本來要救人,現在自己竟然成了被救的對象!

而且,沒有人會來解救陳一生他們。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