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易逍遙爲中心方圓十丈內,頓時應聲裂開一個巨大的圓形深洞,易逍遙繼而手掌隔空一抓,將小郡主連帶着小老虎攬在懷裏,隨着腳下的氣罩碎片急速下墜——

即將落地的剎那,易逍遙揮手甩出長鞭,身影在虛空輕飄飄地一蕩,安然地落在神壇之中,霎時!一股熾熱的火焰氣息充斥着整個空間,到處都是火紅的一片,但奇怪的是,易逍遙環顧四周,卻未見一絲火焰的痕跡。

“好熱啊!”小郡主忍不住叫道,揮袖擦拭着額頭上的汗珠。

易逍遙四處尋覓,聞言頭也不回地嘿嘿笑道:“我不介意你穿少一點哦!”

“你去死!”小郡主白了易逍遙一眼,抱着小老虎四處尋覓着涼快點的地方,外面冰雪連天寒冰刺骨,此地卻像一個大火爐般熾熱難耐,找了半天,小郡主鬱悶地跺着腳道:“這是什麼鬼地方嘛!還冰月神壇呢,不就是個大火爐麼哼!”

易逍遙葛地轉過身,目不轉睛地盯着小郡主的腳下,小郡主驚慌地退後兩步,揮起小拳頭擋在身前:“你,你有病,幹嘛盯着我的腳看!”

嗤——

易逍遙重重地鄙視道:“臭丫頭滿腦子都在胡亂想些什麼!我是在看你腳下所踩的東西!”

小郡主聞言尷尬地怔了怔,繼而臉色羞紅地退後幾步,易逍遙走上前,仔細端詳着地面上所描繪的一幅圖騰,乃是一隻熊熊燃燒的七彩鳳凰,易逍遙立時恍然,原來四周的熾熱氣息竟是由這個圖騰中散發而出的。

咂了咂嘴,易逍遙四下望去,只見半圓形的巨大空間裏,四周各佇立着六根赤紅火柱,而朝向的位置正是這個火鳳凰圖騰!

“鳳凰火靈。。。火靈。。。”易逍遙暗自呢喃道,旋即眼睛一亮,欣喜地道:“原來我們所在的位置正是冰月神壇的正壇位,而這個圖騰便是鳳凰火靈,那六根火柱正是暗合天地陰陽之數,真龍的命數爲九,真鳳的命數便是六,若要召喚鳳凰火靈,唯一的辦法便是點亮那六根火柱!”

“你確定這一切就是外面那幾個龍蜥獸的智慧?”小郡主突然盯着易逍遙。

易逍遙微笑道:“傳說魔獸達到九階以上便可以幻化人形,擁有和人類一般無二的智慧,外面那幾頭皆是龍蜥獸的祖先,剛纔在震退它們的時候我感覺到了它們的實力,皆是六階,此等魔獸擁有超乎想象的智慧也不無可能!”

“嗚!”

葛地!只聽到外面數道嗚吼之聲齊發,透過大氣罩朦朧的光影依稀可以看到四個龐大的身軀緩緩臨近冰月神壇,易逍遙瞬間蕩起遊風步,閃電般來到一根火柱前,體內的龐大真氣洶涌而出,催動着犁牛火焰透體而出!

“哧!”

火焰牽引,易逍遙身前的火柱霎時燃燒起來,繼而閃電般來到另一根火柱前。。。

“嘭!”

小郡主驚愕地四下環顧,只見外面的龍蜥獸同時發力,轟然將大氣罩震得裂開無數道細紋,心頭一緊:“死逍遙你快點啦!它們就要砸開大圓球衝進來了!”

“哧!”第四根火柱點燃,易逍遙瞬間來到第五根火柱前——

“咔嚓!”

一條條巨大的裂縫應聲裂開,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霎時席捲而來,小郡主頓時驚懼地叫道:“它們來啦!”

四頭通體雪白的龍蜥獸猛甩一記巨尾,轟然將包裹冰月神壇的大氣罩震成碎虛,四頭龐大的身軀頃刻將冰月神壇圍攏起來,勃然大怒地注視着易逍遙二人!

“卑微的人類!你們要毀滅大沼澤的平靜,找死——”易逍遙愕然擡頭望着對面正開口說話的龍蜥獸,悶雷般的巨大聲音滾滾而下,震得六根火柱隱隱晃動起來!

“哼!明明是你們霸佔了人家鳳凰神獸的地盤,現在倒會說一些冠名堂皇的話,我們人類若是卑微,那你們這羣醜陋的東西就是齷蹉!”易逍遙冷冷地喝道,隨之點燃第六根火柱!

“轟隆!”

六根火柱霎時熊熊燃燒,“哧啦!”一聲巨響,各自射出六條熾熱火線直奔中央位置的鳳凰圖騰,葛地,鳳凰圖騰轟然燃燒起來,一隻不知沉睡了多少萬年的鳳凰火靈緩緩自圖騰中擡起頭,圍攏在四面的龍蜥獸立時一驚,先前那頭緊接着怒喝道:“愚蠢的人類,你認爲這麼容易就能召喚出鳳凰火靈麼?!”

“轟!”

四頭龍蜥獸同時發力,在小郡主震驚的目光下,一股浩瀚的冰冷氣息瘋狂地撲向正欲傲首而起的鳳凰火靈,火焰漸漸變小,眼看就要走向熄滅!

易逍遙嘴角緩緩浮起一抹笑意,左手拉住小郡主,右手轟然拍出一掌,狂暴無匹的大力狠狠地砸向其中一頭龍蜥獸,而神壇中央即將熄滅的火焰圖騰彷彿被易逍遙的掌勁所牽引,緊隨着易逍遙二人爆衝而去——

“轟——”

只見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景色,易逍遙緊緊拽住小郡主,在越過這道虛幻空間的剎那,身後遙遙地傳來一道龍蜥獸的咆哮之聲:“嗚!!!”

金光燦燦的鳳鸞山頂霎時爆發出一道七彩光影,兩道人影詭異地自虛空拋飛出來,易逍遙緩緩睜開眼睛,欣喜地望着眼前的真實世界,長鞭瞬間砸向一旁的山岩,一把接住小郡主縱身躍向地面——

PS:更新送到,拜求收藏! 十二歲的六皇子,長得一張娃娃臉,笑起來很甜,很乖巧,母親和弟弟都很喜歡他,唐闊腹誹,弟弟就是小,這要是再大點,說不準大伯唐玄,會弄個公主來和親也說不定。

不得不說,唐玄的這招很管用,若是拉攏唐闊,以唐闊成熟的性格,自然難度要相當大,皇帝唐玄卻認準了唐闊的至親人,拉攏他的母親和弟弟,這招很管用!

至少,現在唐闊不能強硬的拒絕,將六皇子唐建趕走,這感情牌打得很成功!

金甲將軍帶來的人,每天分成幾隊,在城堡中巡邏,唐闊能夠感受到,他們很認真,只是有一點唐闊不明白,爲什麼偏偏是出事的第二天,他們就出現?

也不應該是巧合,也就是說皇帝唐玄消息很靈通,那麼既然消息靈通,爲什麼在之後就馬上發現?這些敵國的人進入龍古國,難道就沒有人在意,探查?

唐玄在這件事上的反應太快了,只是一晚的時間,便將人都送到了這裏?巧合的也太稀奇了!唐闊始終有些疑惑!

然而隨着觀察,金甲將軍到來的人沒什麼問題,巡邏盡職盡責,唐闊找不到什麼可疑之處,便將心中的那一絲疑惑沉寂了下來,安心修煉!

突破在即,唐闊讓弟弟在自己房間修煉,他自己好進入魔族空間,唐允對於唐闊的祕密幾乎全部都知道,有唐允在唐闊比較放心,唐闊的戒指空間還不能被任何人發現!

剛要進入空間,唐闊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魔丹錄中的丹藥現在自己煉製的都是初級的一些藥性不是很強,而一些高級的丹藥,所需要的藥材很不好找,但那是對於自己來說的。

現在唐闊想,要不要先答應大伯唐玄,然後利用皇室的能力尋找這些藥材,如果能找到,當煉製出來時,唐闊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修煉絕對比現在要快的多!

“恩,這是一個方向。”唐闊暗暗的點點頭,一旦自己實力足夠,那時便不需要再看別人的臉色,他也不是死心眼的人,雖然心中還是有些放不開,但是有利用的價值,當然要去利用,就是要看這個利用價值有多大了,不過就算回皇都,也是要恭恭敬敬的請他回去,那樣他才能答應!

黎明之劍 ,便進入了空間中!

魔源平時不怎麼出聲,但是一旦出聲話就很多,讓唐闊很無語,現在它不出聲,唐闊也不打擾它,自己正好安靜的修煉。

此時的空間中,比起當初廣闊了太多,很多種魔花,魔草種類繁多,那天空中始終掛着三個月亮,唐闊前段時間才明白,這裏沒有白天黑夜,那空中始終是三個月亮爭相輝映,散發着詭異的光芒!

唐闊吃下大把的低級丹藥,開始修煉,現在來說,這些丹藥作用已經不大,但是畢竟還是有些作用,唐闊不想浪費哪怕一點的提升機會!

安靜的修煉中,時間過得始終是飛快,當睜開眼睛時,唐闊一位只是過來幾天,但是當初來的時候,唐允告訴唐闊竟是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唐闊苦笑,竟這麼長時間了,但是好在,這麼長時間沒有白費,臉上掛着自信的笑意!

唐允感覺到唐闊似乎很高興,可能是哥哥突破了,但是他可是鬱悶了,這幾天,金甲將軍和六皇子唐建總纏着自己,還總要見哥哥,唐允小小年紀,也不知廢了多大的力才騙的那兩人不來打擾!

現在終於鬆了口氣,他現在有一點還有些奇怪,爲什麼哥哥可以那麼就不知飯的!其實對於這一點唐闊也很奇怪,一個月了自己都沒有感覺到飢餓,以前的修煉也是如此,不過身體並沒有感到什麼不適,唐闊便不追究了。

“家裏沒什麼事吧?”唐闊笑着問道,這一個月裏,有金甲將軍他們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

“前幾天,又來了幾個人,被將軍他們抓住了!”唐允說道,看來經歷過幾次,唐允已經能很平靜的對待了!

“又來了?”唐闊皺眉。這些人看來還是不死心啊!

“一共來了幾個人?”唐闊接着問道。

“來了八個人,都被抓住了!”唐允解釋道。

“只來了八個?”唐闊沉思着,上次那影子老者跑掉了,應該很清楚自己的實力了,但是爲什麼再次前來,卻只來了八個?

對方的首領是怎麼想的,難道這次就是來騷擾的?

唐闊找到金甲將軍,瞭解當時的情況!

“天盟國的人?”唐闊直接問道。

“是,有八個人,都被我們殺死了!”金甲將軍說道,他看着唐闊眼神複雜,不知那個詭異而妖豔的女子爲何會稱唐闊爲主人,那天看到那女子的能力時,他也相當震驚。

感覺很不可思議,現在的唐闊還是勇武境,就有這麼強大的人追隨他了?金甲將軍感覺相當意外。

唐闊自己進入空間中修煉,自然不太放心,便將魔靈妖女和暗魔女都留在了外面,保護母親和弟弟,在那天晚上敵人潛入時,便是魔靈出手,一招定住了八人,輕鬆擒住。

“什麼境界?”唐闊言簡意賅的再次問。

“最高都不超過勇武境後期!”金甲將軍回答,他感覺到似乎唐闊語氣有些奇怪,卻沒有想太多,再次說道。

“屍體處理了?只有八個?你確定是天盟國的人?”唐闊又像是確定一般,再次問了一遍,語氣低沉。既然殺了,那麼屍體肯定處理了,也找不到證據了,唐闊只是想確定。

“是,他們有一人帶着天盟皇室供奉的身份證明!”金甲將軍遞給唐闊一個奇怪的牌子,唐闊結果打量着,牌子上寫着一個盟字。

上一次,仔細檢查過,並沒有這種牌子,唐闊疑惑,而且既然來過一次,再次來卻只來了這麼點人,天盟首領腦袋有問題,派這些人來送死?

唐闊想不明白,上一次暗殺唐皇時,那人可是多了去了,以自己父親的能力都戰死了,那麼也就是說,天盟國不是沒有高手,然而上一次還跑了一個人,消息肯定傳回去了,自然知道自己的實力,那麼來刺殺自己,就派這點人來?

唐闊倒不是希望對方重視自己,派大量的高手來對付他,只是覺得這裏面似乎隱藏了點什麼,唐闊嗅到了一點莫名的味道。

這兩次的來人,是不是一夥?都是天盟派來的麼?唐闊越想越疑惑,卻也想不出來其中的問題,只好暫時放下,以後暗自留意!

唐闊看着金甲將軍的雙眼,凝視了很久,那雙眼中並沒有驚慌,和唐闊對視着,唐闊沒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便沒有再說什麼,轉身走了!

金甲將軍看到唐闊離開,也覺得莫名其妙,他竟然感受到那雙眼中,有一種無形的氣勢,那種感覺說不出來,似乎那是一種上位者的姿態,以一種審視的眼神,在探尋着他想要知道的東西!

金甲將軍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那似乎,曾經的神威候,這是這樣的眼神,那不經意的一眼,似乎就能看穿任何人,那是一種強者的氣勢自然的散發,是一種自信的表現!

但是,這位神威候的長子,現在的這個年紀,竟然就有這樣的眼神,那眼神中還有一種莫名的深邃,這位勇武境巔峯境界多年的將軍,竟然感受到了一種威脅,是來自剛纔的少年的,難道這一個月又突破了?金甲將軍震驚的倒吸冷氣!

這纔多久,這剛多大,就是勇武境巔峯了?考一個眼神和氣勢就讓自己感受到威脅的,起碼是勇武境巔峯,那麼……

金甲將軍轉身,拿出紙條,在上面寫道:“勇武境巔峯,前無古人,請陛下慎重!” 你好,上將先生 ,招來一人,讓他祕密傳令去了!

“看來事情很複雜!”回到房間中,唐闊自語,看到唐允疑惑的看着他,唐闊輕笑,拍拍他的頭!

現在唐允已經達到入世境,十一歲的年紀,這也是相當妖孽了,唐闊很是欣慰。

“怎麼了哥哥?”唐允看到剛纔沉思着自言自語的唐闊,滿是疑惑的問。

“沒事!”唐闊笑着說道,這些事情自己去處理就行了,沒必要讓這麼小的弟弟也知道,跟着自己煩心,這是做哥哥的應該做的!

“事情有點不簡單,你想怎麼辦?”魔源暗自傳音問,唐闊的思想它都能感受到,也感受到事情有點奇怪!

“神威境!怎麼才能快速突破!”唐闊喃喃道,只要自己突破神威,一切將會不同,首先,神威境的修者實力將上升一個相當大的高度,相對於勇武簡直不是一個檔次,而且神威境強者很少,再加上魔靈妖女,唐闊相信那時將不再會任人擺佈!

是啊,神威,這個境界的高手,實力相當恐怖,在一方已經可以說是王侯,那時會有追隨者慕名而來,追隨者增多,將會使其影響力劇增!

“現在有一個簡單的方法,不知你敢不敢嘗試?” 我的影子會掛機 ,近似調侃,意味難明!

“什麼方法?”唐闊脫口而出。

“李家的那個女孩!”

“不行!”唐闊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

“哎!真是個笨蛋,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你懂不懂?怎麼這麼笨!這麼好的事,還能提升實力,居然拒絕,那你自己去想辦法吧!我可不幫你了!”剛纔還有些歡樂,現在的魔源語氣變得低沉,似乎生氣了。

“此事不能再提!”唐闊語氣生硬的說道。

“切!”魔源不屑的哼了一聲,不再言語了。 葉川乃是葉楓的玄孫!

這件事情真的出乎很多人的意外,甚至包括了白墨,這也是為什麼葉楓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夠判斷出葉川是他玄孫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主要就是葉川首先姓葉,第二個,也就是最重要的條件那就是葉川的身上竟然有著混元戒這種逆天的神器。

青牧笑著道:「葉川,竟然是你的玄孫啊?哈哈哈,那麼這混元戒就容易解釋的多了。當年陰武宗大舉進犯,為的就是搶奪他們的兩大神器,混元戒和陰武神劍!」

「混元戒和陰武神劍?陰武宗大舉進犯的原因就是這個?」葉川看了看青牧,這個時候前輩不前輩的也不喊了。

葉楓嘆了一口氣道:「青老鬼,我現在才發現怎麼我一有點事情的時候你總是在場呢?」

葉楓現在算是間接的承認了當年的事情青牧的確是知道的。

青牧調侃的說道:「那這足以說明我們之間的確是有一些聯繫的啊,或者說我們之間有一些緣分也說不定啊,哈哈哈哈哈!」

葉楓翻了翻白眼然後道:「既然你是我葉楓的玄孫,這件事情我說說也無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