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明白,這一掌林落巖必須打出去,否則,他會反噬致死。

砰!一聲巨響,煙塵四起。演武臺上便沒了聲音。

許久,煙塵飄散,演武臺上,一人站着,一人躺着。

“林清雨勝”林家裁判發出了決判。

那個站起來的老人幾個起落,迅速來到演武臺上,抱起林落巖,飛快的在他身上點了幾處,又把了把脈,神情一鬆,“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暈過去了。”

老人轉頭看向正在擦去嘴角血跡的林清雨:“爲什麼接下那一掌?你可以躲過的。”

林清雨看了看老者懷裏的林落巖,只說了一句:“本自同根生。”

老人的眼光不一樣了,充滿了感激,

臺下小輩們眼光也變了,充滿了敬畏。

主座上,林震天微微笑着,眼神也變了,充滿了欣慰。

“林家有此子,發揚光大,指日可待,老天有眼啊。”帶着這樣的心思,老人向林清雨鞠了一躬,抱着林落巖走下了演武臺。 楊恆身體落地,體內一陣空虛,五臟六腑也翻騰不息,一股股的熱血從他嘴裡湧出。不過他白色骨塊上的金光並為消散,和遙遠天際的金色餘暉遙相呼應。

連聲慘叫的佝僂老頭臉上變的猙獰,顯得痛苦不堪,身體迅速往後退去。退出金光的照射範圍之後他才停了下來,一臉驚駭的看著楊恆胸前的骨塊。

楊恆本來打算要請金羽出來幫忙,看到胸前的神秘骨塊似乎正好可以剋制佝僂老頭,他便放棄了這個想法,直接拿出一顆清靈果吃了下去。

佝僂老頭退出金光照射範圍的同時,骨塊發出的金光也立即消失不見。楊恆也並不著急,他猜想只要靠近佝僂老頭,那陣金光肯定會再次出現。不過他現在已經受了重傷,沒有力氣再去追擊對方。而佝僂老頭顧忌神秘骨塊,也不敢靠近,他正好趁著這個時間來恢復靈氣。

佝僂老頭的臉色變的陰沉,沒有離去也沒有靠近楊恆,反而沉重的說道:「沒想到你你還有這麼厲害的東西,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有再好的東西也沒有用。你把胸前的那塊骨頭留下,我今天就放你離去。」

此時楊恆已經知道了這塊骨頭是可以剋制佝僂老頭的寶物,怎麼可能會送出去,即使他沒有發現骨塊有什麼作用,他也不會送給對方。不過為了能爭取一點時間來恢復傷勢和靈氣,他回道:「我怎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把東西給了你還是走不出這個陣法,你先把陣法給撤了。」

佝僂老頭猶豫了一下之後,楊恆突然感覺眼前一亮,天際的餘暉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刺眼的陽光,原本的傍晚時分已經變成了正午時分。他知道之前所看到的那些都是都是幻陣虛構出來的,幻陣之外的時間是正午,這也說明佝僂老頭真的將那個幻陣給撤了。

「我已經把陣法撤了,你把東西扔在地上,然後立即給我滾蛋。」佝僂老頭冷聲說道。

「我看我還是把它送到你手上吧,放在地上要是弄丟了怎麼辦。」楊恆裝作很認真的說道。

「小王八蛋,你竟敢耍我?我要吸光你的血,然後將你大卸八塊!」佝僂老頭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知道了骨塊可以剋制對方,楊恆也就再也沒有什麼顧忌,回道:「老王八蛋,有種你就過來吸光我的血,我就站在這裡等你。」

「你當我還真的怕了你不成。」佝僂老頭一聲大喝。隨即又發出幾道風刃朝著楊恆砍去。

由於兩人之間的距離過遠,風刃還沒近身就被楊恆給躲了過去,連他一根頭髮都沒傷到。

佝僂老頭一招沒得手,更加氣急,再次祭出拐杖,楊恆擲去。

楊恆知道佝僂老頭不敢過來,不管對方什麼厲害的招式他都不怕,在拐杖飛來的時候,他再次布置出竹槍陣,讓一根根的竹槍不斷的減緩拐杖的速度。拐杖穿過竹槍陣來到他身前的時候,他把黑鍾當到了身前。

拐杖馬上就要撞上黑鐘的時候,突然在空中一拐彎,繞過了黑鍾朝著楊恆飛去。

楊恆已經早有準備,他手中的齊天劍朝著拐杖狠狠一劈,「乒」的一聲響,火花四濺,楊恆被震退幾步,拐杖在空中劇烈的顫抖了幾下,然後再次朝著楊恆攻去。

金屬撞擊的「乒乒」聲不斷響起,佝僂老頭就這樣隔空操控這拐杖和楊恆打鬥。

楊恆慶幸他上次挑選了一件靈級上品法寶,不然現在在同樣是靈級上品法寶的拐杖攻擊下,他可能早就敗下陣來。

片刻之後,拐杖被佝僂老頭收了回去,佝僂老頭大聲怒喝道:「小王八蛋,你給我去死吧,今天不殺了你我誓不為人。」說完,他身體周圍立即出現無數風刃將他的身體給團團圍住,然後迅速的朝著楊恆飛去。

隨著佝僂老頭靠近,骨塊再次發出一陣金光,只是佝僂老頭有風刃護體,並沒有受到金光的影響。

楊恆快速往後退去,同時不停的凝聚五行符印,在佝僂老頭快到他身前的時候,他又啟動的三級金羽大陣。然後操控著無數的金色羽毛將佝僂老頭給團團圍住。

他知道即使佝僂老頭是靈人境巔峰的修士,也不可能沒有止境的發出風刃,這應該是對方的最後一搏,他只要將佝僂老頭身體表面的風刃全部消耗掉,藉助骨塊發出的金光,他就可以斬殺對手。現在啟動金羽大陣,不僅可以消耗對手的實力,也可以給他爭取時間來恢復靈氣。

金色羽毛將佝僂老頭圍住之後立馬就被擊碎,佝僂老頭還在尋找金羽大陣核心的時候,被擊碎的金色羽毛再次凝聚成威力更強的羽毛,又將他團團給圍住。

金色羽毛一次次被擊碎,又不停的再次凝聚成型,再如此交替了十幾次之後,這些金色羽毛再次被擊碎,還未等到再次凝型,佝僂老頭已經飛身而起,朝著虛空又是一拳,轟在了金羽大陣的核心上,將金羽大陣給破去。

這前前後後才幾十個呼吸的時間,金羽大陣就被破掉,不過佝僂老頭身體周圍的風刃已經變淡薄幾分,明顯的被金羽大陣給削弱了不少。

陣法被破,楊恆也並不慌張,他又再次布置出了二級竹槍陣。

無數的鋒利竹槍從地底冒出,刺到佝僂老頭的時候這些竹槍就立即消失不見。不過在無數竹槍的攻擊之下,風刃的威力又被削弱了一些。

佝僂老頭這次並沒有破陣,而是直接穿過竹槍陣,朝著楊恆飛去。

三個陣法都已經被對手被破去,楊恆再也沒有其他的手段再來消耗對方的實力,而現在他體內的傷勢和靈氣恢復的並不多,想要打敗佝僂老頭還不夠。不過現在他已經沒有選擇了。只能靠著他的身體來拼一把。 本自同根生,,這一句震撼了所有的林家之人。

一個宗族強大與否,靠的是什麼,是團結,是肯爲宗族不惜犧牲性命的精神。林家與其他兩大家族相比,中層實力不如白家,經濟實力不如呂家,雖然有與天羅拍賣場合作,但畢竟是外物,不是長久之計,林家要與其他兩大家族長期競爭,保持住三江城三大家族的地位,還能靠什麼,團結!

族規嚴整,宗族立之;族人無間,宗族安之;上下齊心,宗族揚之!

林家,因爲這一句話,開始了長達數千年輝煌與傳承不斷的正確道路。此是後話。

林落巖已經敗了,敗給了自己,也因此輸掉了下一場,受傷到昏迷,已經無力與林成幻對抗。

臺上,林清雨仍然堅持站着,林落巖最後一掌雖然已經是強弩之末,然威力仍不可小覷,而他又因倒行九步,散去了渾身氣勢,雖然做出了及時的應對,但仍然未能完全抵擋,那一掌,讓林清雨受了不輕的傷。

“清雨,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主座之上,林震天溫和的向林清雨笑了笑,他自然是看出了小傢伙體內的傷勢,以這種狀態與林成幻對打,怎麼可能打得過。如此對林清雨也是不公平的。

林清雨向主座方向鞠了一躬,步履有些飄浮的走下了演武臺。他向自己的位置走去,所到之處,人人紛紛讓道。

“清雨哥,清雨哥”也只有小承玄,依舊如往日那般跳脫,此時,也面帶急色,邊跑邊跳着衝林清雨奔來。

“清雨哥,給,二伯給你的療傷藥”小承玄把小手伸到林清雨面前,張了開來。

白嫩的小手上,是一枚淡青色的宛如拇指般大小的渾圓丹藥。

林清雨向林鑫看去,林鑫衝他點頭一笑,而林清雨卻是向他鞠了一躬。

拿起丹藥,林清雨服了下去。

一股淡淡的熱流從喉間順流而下,隨後擴散至四肢百骸,林清雨只覺得全身暖洋洋的,身上的氣力也回覆了大半,手臂上的傷口處有一種麻癢的感覺,林清雨向傷口看去,發現已經不在流血,傷口處也慢慢結成了血枷。

這療傷藥的效果竟是出奇的好。

他自然不知道,這只是一枚一級的回春丹,一般是給築基後的武者用的,用在他這個還沒有築基的小傢伙身上,自然效果是不言而喻的。

林清雨盤起坐下,結出手印,開始藉助藥力,回覆自己的傷勢。

沒有人上前打擾他,林清雨在臺上的表現已經震撼了所有人。

“咚”鼓聲響起,半個時辰已經過去,林清雨睜開了眼睛,臉上的蒼白已經不在,只是傷勢力氣到底恢復了幾分,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林清雨一步一步走上擂臺,而林成幻早已在演武臺上等候了。

兩人各自向對分鞠了一躬,竟是各自轉身向演武臺邊緣走去,如同約好的一般。

兩人各自走到邊緣,隨後轉身,再次面對着對方。

“呼!呼!”兩股幾乎不相上下的氣勢同時升起,林清雨和林成幻,不約而同的同時爆發了自己的氣勢,演武臺上兩人目光相對,似乎碰撞出一絲激烈的火花。

轟,林成幻的氣勢再一次爆發,衣袍無風自動,劍眉豎起,雙目大睜,這股氣勢幾乎將林清雨完全壓制下去。

而林清雨的氣勢卻是保持在了那個高度,沒有再坐提升,難道,他的實力僅是如此麼。

有了氣勢上的壓制,林成幻動了,右手緊握成拳,左腳向後一蹬,速度瞬間爆發,宛如一道幻影,如猛虎一般撲向了林清雨。

“裂地拳”,拳風如刀,林成幻依舊打算一擊制勝。

臺下衆人都睜大了眼睛,目光死死盯着臺上,這個林清雨能擋住麼。衆人的心中不禁紛紛涌出這樣的疑問。

林清雨也動了,如同林成幻一般,左腳後蹬,右手握拳,衝向了林成幻。

臺下一片愕然之聲,這林清雨,氣勢被壓制之下還敢進攻,是要找死麼?


兩人迅速接近,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林清雨的氣勢竟然節節攀升,已經有不輸於林成幻之勢。

九步,真正的九步第一升!

林清雨竟是利用九步,在衝刺中提升了自己的氣勢。

“轟!”一聲巨響,演武臺在此被灰塵淹沒,而這一次,似乎演武臺都有些許震動。

兩道身影踉蹌倒退而出,林成幻退了幾步,右腳向後一蹬,止住了後退的趨勢。

而反觀林清雨,一瞬間倒退了十來步,還有向後倒退的趨向,似是止不住後退的步伐。

“哧。。。”林清雨一咬牙,右腳後蹬,雙腳在演武臺上劃下了近一米的長痕,終於停在了演武臺的邊緣。

雖然林清雨看起來吃了不小的虧,似乎在剛纔的對碰中處於劣勢,可臺下衆人卻是驚掉了一地下巴。

接住了,林成幻無往不利的一拳,被林清雨接住了!

林成幻擡起頭,盯着林清雨,眼睛裏沒有驚訝,沒有憤怒,只有凝重。

林清雨也擡起頭,與林成幻四目相對,他的眼中,充滿了興奮。

抹去嘴角的血跡,林清雨揉身而上,對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對林成幻展開了狂風暴雨般的進攻,顯得極度瘋狂卻打的極有章法,拳腳絲毫不亂,顯然是下了一番苦功。

砰砰砰砰。。。演武臺上拳腳碰撞的聲音不斷響起,煙塵已經升騰到半空,又被隨時飄過的風一吹而散。

“這種碰撞已經極度接近築基武者的戰鬥了。”林鑫看着臺上不斷閃動的兩道人影,心裏默默評價着。

轟!又是一聲沉悶的低響,一道身影倒退而出。足足退了五步之多。

煙塵散去,退後的,是林清雨。看來正面對抗,他處在了下風。

林清雨沒有停息,再度揉身而上,此次,他卻沒有硬碰硬,腳下邁着詭異的步伐,開始了遊鬥。

砰砰砰砰砰。。。又是一陣陣的碰撞聲,這一次更爲持久,看起來林清雨的遊鬥戰術奏效了。

焦灼的戰鬥就這樣持續着。

林清雨的心裏,頗爲焦灼,他明白這樣遊鬥下去,消耗最大的是自己,本來自己就處於劣勢,如此持續下去,一定是自己先倒下。貌似只能拼了。

林清雨連續三個後跳起落,拉開了與林成幻的距離,緊接着,再一次踏出了九步,氣勢迅速上升。右手一記直拳直衝林成幻搗來。

林成幻眉頭一挑,那沖天的氣勢再度爆發,雖然心中疑惑是什麼給了對手勇氣,敢於再一次硬碰硬,不過,他林成幻,不會退縮!他同樣一握拳,悍然迎上!

臺下衆人睜大着眼睛,已經開始爲再一次巨大的碰撞聲做好了準備,然而那一道聲音卻沒有傳來。

砰,砰,喀嚓,喀嚓,只是兩道低沉的響聲傳來,隨後傳來的是。。。骨折的聲音?

衆人還未辨清,兩道身影倒飛了起來,鮮血狂噴,這一次,卻是雙雙落下了擂臺。隨後兩道身影卻是立即昏迷了過去。

主座之上,林震天突的立起,一個起落來到了林清雨面前,抱起他,迅速在他周身點了幾道,

隨後人影一閃,同樣來到林成幻面前,同樣止住了傷勢的擴散。

林震天鬆了一口氣,雖然重傷昏迷,還不至於有性命之危。

“來人,馬上擡下去治療,其他人安靜”,卻是林鑫遇事不亂,做出了正確的舉措。

看着被擡下去的兩人,林震天心中的震撼仍未平息,演武臺上的情況他看的一清二楚,最後那一次碰撞,林清雨在兩圈相遇之際,強行的微微改變拳頭的方向,兩臂就這樣交叉而過,雙雙轟在了對手的身上。他沒想到在他眼裏以往那個帶着靦腆笑容,乖巧無比的林清雨竟然也有如此瘋狂的一面,這是以命相拼的打法啊。

林震天定了定神,重新回到主座上,此刻卻不是顧着那兩個小傢伙的時候。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