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接着說,“日軍現在雖然退去,南京城一片殘垣斷壁,周圍村莊也慘遭蹂躪,你可以以這樣的理由,回絕他啊,我想,他還不至於此時撕破臉呢。”

“是啊,他發號施令我們可不聽。”

“對,我們就聽你的。”

一一開口。

怕韓立出事。

韓立接着又喝了一口紅酒,哈哈笑了,“放心,我有底,老蔣就算在是個野心家,也沒必要和此時的我過不去呢,你們啊,放一百個心吧。”隨即和周衛國、龍文章說道:“倒是你們二位,責任重大啊,南京城上上下下可就全靠你們了。”

“呃?!”

“韓將軍你確定,你真的去?”

周衛國依然想勸說呢。

龍文章卻看明白了,敬禮道:“韓長官你就放心吧,南京城等你回來時,必然會是另外一番景象啊。”

“哈哈,這纔對嘛?”

韓立拍了拍龍文章的肩膀,又拍了拍周衛國的肩膀,“武漢之行,已經勢在必得。二位,共勉吧。”

舉起了紅酒杯。

其他幾人一看,立刻舉杯,“韓將軍,那咱們再會了。”

“韓將軍,你可多保重啊。”

一個個的充滿了擔憂。

韓立卻是意氣風發,哈哈大笑,“怒髮衝冠平攔住,仰天長嘯,壯懷激烈,放心吧,嶽爺爺,永遠是嶽爺爺。” 十幾人也不管身邊的人,朝瀑布入口急速飛去,還好水潭不是很寬,不然肯定因爲爲了搶先進入而在空中大戰一場。

衆人相繼落入瀑布口,衆人落下就見到一荒蕪毫無生機的山洞,並沒有像天機子說的有什麼關卡之類的通道,各人暫時停在入口,四周觀察,想發現點蛛絲馬跡。既然天機子說了有考驗關卡,那肯定不是眼前見得場景,肯定暗藏玄機。

此時南宮彥的身後的玄衣道士越衆而出,小心翼翼朝山洞中央位置邊挪移一兩小步,一邊時刻注意腳下四周的變化,而此時從山洞頂端噴射出一股磅礴的陰煞之力夾帶着金色的火焰直泄而下轉眼籠罩玄衣道士。

衆人只見到玄衣道士立馬鬥氣外放,正準備抵禦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時,不過已經爲時已晚了,而此時籠罩他的能量相當之濃郁,而且夾帶那一絲金色火焰,一接觸玄衣道士的鬥氣就立刻燃燒了玄衣外放的鬥氣,分分鐘的事情,其淒厲的慘叫聲絕響於耳.

南宮彥見到下屬被那絲金色的火焰把人慢慢燒盡,最後化爲烏有,散與山洞,連渣都不剩,衆人心裏暗暗發寒,相比較一下,如果自己中了那絲金色火焰怕是難逃被燒成空氣的命運了。

此時一揶揄的聲音響起:"血祭完畢,我設置的天關必須以鮮血爲引子,才能開啓闖天關。呵呵,此時天關已開啓,只需闖過去,你們纔有得到重寶的機會,當然你們也可以原路返回飛出洞口,不過那樣的話,你們就與寶物無緣了。好了,天關已現,諸位自行做出決定。”

說完整個山洞正中央位子一陣紅光閃現,地上出現一個圓形的陣圖,發散着藍色光芒形成一個圓柱型,與上方紅色能量光芒相互升騰·······

此時衆人相互看看對方,最終煉獄門的大鬍子咬牙道:“我們走!帶領黑衣老者走向藍色陣圖光芒區域,一進藍色光芒區域,上方紅色光線射向兩人腳踏的陣圖上,紅藍光芒一閃,煉獄門的兩人消失在衆人眼前。

南宮彥看煉獄門一方人馬搶先進去了,且沒有什麼危險,就立馬對身旁的藍衣老者說道:“長老,麻煩你了,進去之後給我傳音。”

藍衣對前者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就立刻衝向陣圖區域,轉眼就消失在衆人面前,沒過多久就見南宮彥與衆人說道:藍衣已經到了傳送陣的另一邊,那邊暫時並無危險,大家可以先進去。說完也不理衆人的反應就摔先來到藍光陣圖區域,而剩下的人一個一個消失在山洞之內。

從山洞傳送到另一邊是一個大廣場,而廣場中央則有一扇虛空之門足有百丈高,門是透明的,朝裏望去裏面一片漆黑見不到任何事物,也不知通往何方,只有兩個白金色“天關”二字散發耀眼的光芒照亮整個廣場。

梓安見到煉獄門的大鬍子走向南宮彥道:“南宮公子,此天關通道只能每次一人通過,而且沒有退路,所有人只有選擇闖天關,不然就永遠出不去了。說完指了指虛空之門頂端一排小字,“勇闖天關險,獨上天關道.”

“ 好,大家每人留下命簡與廣場上,開始闖天關。”南宮彥豪氣大喝。說完手上慢慢凝聚一塊玉簡飛向虛空之門懸浮在“天關”二字旁邊,衆人依次效仿凝聚出命簡聚集在虛空天關之門前面。

南宮彥看向紅衣女子開口說道:“我們人佔多數,這第一個就由紅三娘你先闖。”

紅三娘嗲聲回道:“那公子就等着三孃的好消息吧。”說完一陣紅影急速飄過,人影已進入虛空之門,只見門上‘天關”二字一陣耀眼的金光閃現,隨着紅三娘紅色身影慢慢沒入巨門之中,金光也慢慢回籠進去。

外面的人只聽見裏面隱約傳出‘叮叮噹噹’的金屬撞擊之聲,大約幾口茶的功夫,只見到虛空門前的紅三孃的命簡“砰”的一聲炸裂開來,這一幕可嚇到了南宮彥,其臉上陰沉的嚇人,紅三孃的修爲已經是大斗師巔峯了,進去只有幾口茶的功夫就死於非命。

南宮彥的眉頭緊皺,轉而朝無憂洞一方的人看去,而此時***無奈朝常峯道:“常館主,拜託了,此次如果有所收穫的話,老朽一定上報洞主,到時肯定免不了你的好處。”

“劉長老,老常只有一句話,如果我此次過不去,在此隕落的話,還請劉長老多多照顧一下犬子,老常我就感激不盡了。”說完也飛射進入了虛空之門。想來常峯想以速度過此天關。

在常峯進去有好一會了,直到裏面聲響停止好一會後,***則一臉喜色,朝南宮彥恭敬的說道:“南宮公子,我方常峯已過。”

在場大多數的人則一臉欣喜之色,顯然見到常峯竟然以速度闖過天關,只要不低於常峯的速度那麼就有機會過這天關,怎能不喜。

此時隨梓安一起進來的三個散修之中則走出一青年竟然不與在場之人招呼就以最快的速度飛向虛空之門,不過過了好一會兒青年的命簡就炸開了,顯然青年想以速度通過天關並沒有成功過天關。此種情況出現可把衆人迷糊了。衆人轉頭看向***。現在只有無憂洞一方有一人闖過天關,定能知道里面的情況。

此時***說道:“常峯傳話過來說裏面有一個由十八金色能量團轉化成人而組成一困人之陣,他拼着捱上一下,以速度逃出陣法包圍圈,饒是這樣常峯傳音也虛弱至極!看樣子受了不輕的傷。剛纔常峯正在告訴我情況,那位道友則着急闖關而死於非命實在是抱歉。”

既然瞭解情況剩下的衆人則慢慢的開始闖天關,不過後面闖關期間三個散修勢力一方又死了一位散修,只有一位綠衣冷色女子闖過天關,最後剩下***,南宮彥,還有李梓安三人,梓安站出來抱拳朝南宮彥拱了拱道:“現在就由梓安先闖吧,南宮兄斷後如何?”

“ 李醫師,小心啦!在下讓藍衣在對面接應你。”南宮彥看向***道。

“多謝。”說完梓安也走向虛空之門,進入天關。

眼前一暗,虛空斗轉星移般,四周變換場景,梓安感覺眼前黑暗一過,置身在一個廣闊的練武場,場中央有一十八朵金色能量光團。

忽然練武場空中響起一厚重的聲音:“闖關者,李梓安,中級鬥師實力。擅長修真術法,靈魂之中還藏有另一靈魂生物,有意思啊!有意思啊!終於見到同路修真道友了,只可惜修爲太弱,小子,你應該不屬於本世界土生的人吧。這個世界可沒有修真得道統啊,哈哈······且你腦海裏那位靈魂應該懂得我這十八金剛陣吧! 看樣子這個陣法對你沒有一點危險,我這陣法可攔不住你開晉升金丹期的修士,呵呵,罷了。你過去吧!希望你能得到我老頭子的道統!小傢伙·······呵呵。”

梓安一臉震驚,不能不震驚啊,這位天機子像是把他當透明人一樣,心中最大的祕密被他知曉,自己嚴格說來,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只是侵佔了這具身體,靈魂可是來自華夏世界21世紀的剛畢業的大學生,連書靈都被他發現了,開來這位相當的不簡單啦!

小子不要疑惑,老頭子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這篇大陸根本沒有修真之說,所以剛纔見到你盡然修煉了修真功法,雖然不知道你的功法是什麼級別的功法,但是見你神魂竟然快凝練金丹,你應該還只有出竅期的修爲吧。

嘖嘖,不簡單啊,仙術法力容易修練,只要有法門就難不倒修士,而神魂難練,這是境界的修煉,而你的神魂竟然高於本身修真法力,看樣子你的功法相當不簡單啦!可能是頂級修真功法!呵呵,其實我也不是這個世界的靈魂,好了,過去吧!”天機子像是很久沒有這麼暢快一樣,自顧說了許多,都不讓梓安插話就完事了。

梓安還處於震驚中,聽到天機子叫他過去才轉醒,還想抱大腿呢,就被人家趕鴨子的趕走了,無奈只好走向十八道金色能量團組成的金色之門,金光一閃,眼前出現了闖過天關的幾人,此時藍衣走到梓安身前道:李醫師真是深藏不漏,一點傷都沒有,呵呵! 常峯一臉憤慨,綠衣女子一臉驚奇看向梓安。

大約一個時辰左右,最後的***和南宮彥也闖過天,後面兩位爺都沒受很大的傷害。此時天機子的聲音響起:“恭喜六位勇闖天關,能夠闖過身具天煞之力的十八金剛陣,說明諸位有能力得到我留下的一些寶物,大家只要沿着石路一直走就能看到藏寶樓,能夠得到什麼就看諸位的能力了,哈哈·······”

天地迴盪着天機子的笑聲······· 常峯最先闖過天關,見到衆人都以闖過天關,馬上和旁邊的***使了使眼色,兩人雙雙向前破空而去,衆人看見兩人已搶佔先機,也顧不得客氣,提氣向兩人身影追去,梓安落於最後,慢吞吞對周圍的環境開始仔細的觀察起來。

沒有多遠,一座小樓閣出現在梓安的眼內,只看見樓閣正上方寫有“藏寶樓”三字,善法金色的光輝。衆人正全力攻擊樓閣正門,閣門像是被下來禁止,梓安上前看見衆人面紅耳赤的攻擊。南宮彥轉頭對梓安說道:“李醫師,你看看怎麼一回事?”


梓安正準備說話則被天地傾瀉下來的聲音打斷。

此時天地迴盪一聲音:“人員到齊,開啓藏寶樓。哈哈·····"

先前來的衆人,心底一陣熱血翻騰,差點當場噴血而亡,早知道不要那麼猴急了。不過煉獄門的大鬍子忽然想到什麼大聲喊道:"看,門上面金光散去,現在應該可以進去了。說完準備上前試試。"

“且慢”南宮彥出聲制止。“我們現在共有八人,先說好進去寶物怎麼分。無憂洞一方兩人,煉獄門兩人,我南宮家族倆個人,還有李醫師和這位姑娘算是散修一方吧。等下進去就按比例分四份吧。各位看怎麼樣?當然如果是單一重寶,那就看誰運氣好了。大家看怎麼樣?”

“好,煉獄門沒意見。”大鬍子率先開口迴應。

“無憂洞也沒意見。”***接着附和。

南宮彥朝梓安與綠衣女子望去,綠衣女子也走向梓安身旁,點頭回應。

“我沒意見,就依公子之言。我們進去吧~ ”梓安答覆後提議道。

“ 好!”南宮彥率先走入閣樓,樓閣內許多房舍,首先映入眼球內的是一書房的擺設,衆人開始搜尋寶物,梓安走到一擺有瓶罐的桌子前面,桌子擺有三個小玉瓶,梓安順手把三個瓶子收入儲物腰帶,看都沒來的及看。梓安想來天機子是修真修士,應該懂得丹藥煉製,這些玉瓶一看就是裝丹藥的。

突然常峯對綠衣女子呵斥道:“不要動那書籍,那書是本姑娘我的。”說完串到綠衣女子前面動**綠衣女子身前書架上的書籍。綠衣女子看見常峯伸手要搶,趕緊大手一揮,收了書架上的三本書籍,此時常峯對綠衣女子大聲說道:“拿出來。”

“常峯,剛纔你也收取了三本書籍,南宮公子也收取了三本,爲什麼我就不能收取,剛纔大家在外面不是說好的,你現在是要動**嗎?”綠衣女子一副謹慎的樣子看着常峯,全省藍色鬥氣外方。一副備戰的樣子。

常峯一時失去常態,看樣子那幾本書籍肯定不凡。

正在常峯爲難之際,天璣子的聲音再次響起,此藏寶樓擁有衆多寶物,有修煉祕籍,藥草丹藥,陳圖詳解,還有些許刀劍靈器,但最爲重要的三寶,一件是我修練前期用的武器,還有一張藏寶圖,分三份組成的一張藏寶圖,藏寶圖是記載着通往我仙府路線的寶圖,還有一件便是樓閣本身。衆多寶物等待有緣人取之。俗語有云:“寶物有靈,有德者居之,看誰是那有德之人咯。哈哈哈······”

各人開始在樓閣衆多房間串行,梓安便退出房間,來到藏寶閣門前,看着閃閃金色光芒的“藏寶閣”三個字。

“小子,挺聰明的啊!呵呵····· 趕緊滴血試試。”書靈開口調笑道。

梓安從食指逼出一滴鮮血飛向’藏寶閣"三字,鮮血沒入“藏寶閣”三字,金光一閃。在書靈的幫助下,很快認主,梓安腦袋涌入許多藏寶閣的信息。梓安通過藏寶閣知道南宮彥衆人正在樓閣西邊武器房大打出手,相互混戰,而且出手都是致命的狠招,顯然已經鬥了有一會了。

此時南宮彥手持一柄紫紅色的長劍,紫紅色能量從長劍噴出,攻向大鬍子和黑衣老者,看樣子整個天煞龍門陣的紫紅色能量出自那把長劍了。紫紅色能量團噴香黑衣老者,被黑衣身前的魔法光球擋住,哧哧的爆破聲音響起,一聲慘叫,黑衣被紫紅色陰煞之力腐蝕,不一會黑衣抵擋不住,七竅流血而亡。

而另一方藍衣老者正受常峯和***的圍攻,而綠衣女子則已經倒在血泊中了。

藍衣老者怕是有聖級中階的修爲,手裏拿着一把白色權杖,全身周圍散發着一個金色光圈抵擋住***和常峯的攻擊,但是被兩人圍攻顯然不佔優勢。

常峯狠色衝向藍衣,***則緊隨其後揮劍刺向藍衣,藍衣醞釀了許久的黑色魔法風暴,低聲喝道:“黑暗侵襲”。黑色魔法風暴卷向常峯,慢慢侵襲常峯全身,只聽見慘叫一聲,常峯,全身散發着黑煙,砰的爆炸開來,鮮血噴了緊隨其後***一身,不過***此時長劍已經刺穿藍衣身前的魔法光球,到了藍衣的胸前,眼看就要,忽然藍衣身前一陣黑冰冒出極快向後褪去,黑冰擋住長劍,但是黑冰能量太薄,叮,破了,不過還是緩和長劍刺向他的速度,在胸口留下一個不深不淺的傷口。

此時煉獄門的大鬍子對南宮彥道:“南宮公子,我們不是開始說的好好的,重寶看誰運氣好,你這樣出爾反爾很不厚道,這就是你南宮家族處事原則嗎?”

“ 呵呵,汪洋,你就不要扯上我南宮家族了,大家多是修練之人,殺人奪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南宮彥笑道。

“長劍已經被你搶去,爲什麼還要搶我們的藏寶圖呢?這樣是不是太貪心了。”汪洋厲聲說道。手上一份地圖只剩下半截。

“哈哈,把你們的寶圖全部搶到收,那麼天璣子的仙府寶藏就全部是我南宮家族的了。倒是我南宮家族就是大陸第一家族,超越其他四域家族指日可待了。"南宮彥瘋狂的笑道。

看着南宮彥手持紫紅色長劍攻擊大鬍子汪洋,後者顯然已經受傷,不能久戰了。看了看瘋狂的南宮彥。四處躲閃紫紅色的陰煞之力,眼神不斷向四處看去正準備逃跑了。

此時天空響起一聲大笑,“哈哈,寶物均已被爾取走,此天煞龍門陣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散了吧。得到寶圖的人,仙府再會·········”

一股吸力包裹着剩下的五人,金光一閃,全部出現在水潭岸邊,此時天煞龍門陣自動被南宮彥手上的紫紅色的長劍化解,已經能聽見峽谷上方的吵吵鬧鬧人聲。

***和大鬍子汪洋“咻”的一聲向峽谷上方飛去,而南宮彥則發現旁邊梓安的存在,愣在那裏,忘記追擊了,不過另一邊的藍衣則破空向峽谷上方追去········ 韓立在離開南京之前。

自然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他第一件事,就是親自又去了一趟機場,看了看兵工廠的建設,看了看機場的修繕情況,基本都在按部就班的工作着。

陳方找來的工作人員也在快速整修發電廠,搭電線,鋪設電線槓,一切都很好。

韓立這才滿意離去,放心的把這裏交給了龍文章。

龍文章的五千兵馬,現在是整個南京城的所有兵力了,在機場附近安排了一千,其他方向,基本一個地方一千。

防衛整個南京城。

這點兵力是不夠的。

韓立就讓周衛國負責招兵,最好是當過兵的,不管是潰兵,還是逃兵,也不管是東北軍還是西北軍又或者國軍,反正願意重新拿起槍就要。

新兵也行。

交給老兵去訓練。

一時間響應無數。

在韓立的威名之下,報名的人,排着人龍,人山人海,從各個城市過來,總人數超過十數萬,不得不進行篩選才行。

韓立現在擁有五萬集團武裝的機會,所以人數他就定在了五萬,其他的就交給周衛國去全權負責了。

周衛國爲人謹慎,帶兵很有一套。

李雲龍、迷龍已經開拔,自然沒什麼可說的,應了下來,開始忙碌。

而這些人中,還有一些熟人。

川蜀袍哥張海天。

張海天在華南地區都很有名氣,這些日子招兵買馬的招攬了三千餘人,後來聽說他們是來投奔韓立的。

一些原本和張海天關係不好的土匪,排幫的人也都過來了。

人數達到了一萬。

黑壓壓的扛着各種各樣的槍支來到了南京城,見到了韓立,上來就說道:“韓將軍,我幸不辱命,招兵買馬了一萬餘人,您看看吧。”

很是自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