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八百功勳值的玄冥盔甲,那可是極品寶器,武王以上的人才有資格穿,就他,穿出去也是被人搶,真是可惜!”

“唉,暴殄天物呀,一個武將境界的人穿極品盔甲,暴殄天物!”

“他媽的,老子怎麼沒有這麼好的運氣,想辦法給他搶過來!”

說什麼的都有,不過,他們都是極爲羨慕的看着李逸取走這套盔甲,在兵器大殿出口處結算。

拿着三件寶貝離開兵器大殿,最肉疼的還是那太極八卦九龍戰弓,雖然其餘的兩套價格高,但是,物有所值,能夠立馬就用得上,可是那把戰弓實在太雞肋了。

之後,便進入了丹藥大殿,開始搜索丹藥,在這裏,各種各樣的丹藥都有,但是,每一顆價值都不菲,就連價值九百功勳值的極品丹藥凝魂丹都出現了,只不過,現在的李逸只剩下三十功勳值,拿了一枚價值三十功勳值的上品蘊體丹和上品聚靈丹,便離開了。

這蘊體丹是提高體力的丹藥,聚靈丹是提高法力的丹藥,這一顆上品的聚靈丹,足以讓李逸從武將初期境界進入到中期境界了,至於蘊體丹,那是在以後保命用的丹藥,由於能夠打五折,所以,三十功勳值,能夠買的只有這兩顆丹藥了,至於其他的丹藥,雖然李逸想要,但是,也只能嘆息一聲,離開,畢竟功勳值是有限的。

拿到這些寶貝之後,自然不會放在儲物袋中,而是直接塞進了在雕塑大拇指上得到的空間戒指裏面。

誰知,剛剛把這些物品放進去,異變發生,在空間戒指當中,各有一塊空間碎片和時間碎片,那太極八卦九龍戰弓一進入空間戒指,就毫不客氣的吸收了它們,而且弓把中間的太極八卦圖在吸收完這兩塊碎片後,圖案清晰了一些,而且像李逸發出了一絲滿足的魂力,這絲魂力是原來的百倍,這讓李逸心中有些驚奇。

“難道這混沌之石就是空間碎片和時間碎片?”

李逸雖然博聞強識,博覽古今,但是,還無法解釋這一現象,好的是,這一切都是在空間戒指當中發生的,別人並不知道。

對於這個問題,李逸也只能在以後慢慢尋找答案,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離開,因爲他已經引起了衆人的注意。

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雖然在京城中,天子腳下,有些人爲了寶貝,那可是不惜鋌而走險。

李逸剛剛離開皇室寶庫,還處於皇宮之中,那風凌公主就帶着一幫高手殺氣騰騰的衝了過來,堵住了李逸。

“李逸,好大的狗膽,你竟然敢欺騙本公主,交出九幽令,不然的話,你休想離開。”風凌公主咆哮道。

這時候,一羣跟着李逸後面,準備劫持李逸的人聽到這話,猛然之間,全部被震懾得不知道東南西北了。

他們覺得李逸擁有玄冥盔甲套裝,已經是極爲的暴殄天物了,沒想到李逸手裏竟然還擁有九幽令。

九幽令意味着什麼,那可是連王侯將相都趨之若鶩的存在,他一個小小的武將初期境界,竟然擁有九幽令,簡直是太讓人羨慕、嫉妒、恨!

尤其是嫉妒和恨,纔是在場所有的內心最真實的表達!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惹上了風凌公主,這下子有他好看的!”

“這傢伙太逆天了,竟然擁有九幽令,唉,恐怕今天這一關過不去了!”

“哈哈,今天這臭小子的運氣恐怕就此打住了,由風凌公主這樣的煞神,夠他喝一壺的!”

“讓老天爺懲罰他吧,得到了玄冥盔甲套裝,竟然還有九幽令,太變態了!老天爺都嫉妒他了!讓他毀滅吧!我不求其他的,僅僅讓我得到玄冥盔甲套裝就行了!”

衆人議論紛紛,眼看一場暴風驟雨即將降臨! 第0023章:太子陰謀

“尊敬的公主殿下,您口口聲稱我欺騙了您,讓我交出九幽令,我不明白的是,我怎麼欺騙了您?您有什麼證據就能夠證明我有九幽令?我們紫薇帝國可是一個講究法理的王朝,如果公主這樣指鹿爲馬,妄自向朝廷重臣子弟橫加責難,恐怕天下人不服,以後還有誰向紫薇帝國賣命!”


李逸聲如洪鐘,理直氣壯,尤其是在皇宮之內,他相信風凌公主絕對不敢亂來,畢竟這裏還坐着一位高高在上的陛下,以紫薇帝國皇帝擁有的武皇巔峯實力,不可能察覺不到整個皇宮內發生的一切!

正是因爲這樣,他理直氣壯,還無懼色!

風凌公主聽到後,一時語塞,那是又氣又恨。緊緊地咬着牙說道:“李逸,在那雕塑旁邊,只你你我二人,不是你得到的九幽令,又是誰得到的?你想狡辯不成!”

衆人聽後愕然,他們現在一些不懷好意的王公子弟們開始想入非非,一個少年貴族和少女公主,獨處一地,天知道他們會發生什麼。

如果是普通老百姓不會這麼胡思亂想,但是,在學宮中的王公子弟們,閒聊無事,最喜歡的就是想入非非,說一些帶顏色的葷話,甚至以此爲樂,樂不彼此。

“公主殿下,您可別這麼說,我可是正人君子,童子之身,您這樣誣陷我,就算您不在意,可我們青龍侯還要在意!”

此話一出,衆人鬨堂大笑,不用說,大家心裏明白了。

風凌公主知道李逸故意戲弄她,滿臉通紅,恨的是咬牙切齒,恨不得立馬把李逸給撕吃了,她一個堂堂的少女公主,守身如玉,竟然在大庭廣衆之下,受這等侮辱,那裏會受得了。

“來人,把他的皮給本公主拔了,我到底看看他是不是童子之身!”

風凌公主氣的幾乎失去了理智,但是,他的屬下並沒有失去理智,在皇宮重地,那是絕對不能輕易動武的,除非有當今聖上的命令,否則的話,那要以叛國罪論處的。

“公主殿下,消消氣,這裏可是皇宮,在此動武,那可是要以叛國罪論處的,就連殿下您也無法承擔這樣的後果。您說的不錯,當時雕塑旁邊只有我們,而且雕塑手上的絕品寶器——九幽劍也是我所得,不過,我們已經達成了協議,給你九幽劍,換取一次前往就有古戰場的機會,還有您的二十枚紫微令,我已經按照協議做了,並沒有欺騙您!是不是公主弄錯了!”

衆人又議論開來。

“我說呢,這臭小子有那麼多紫微令,原來是公主殿下給的。”

“我的天哪,竟然有絕品寶器九幽劍,這九幽劍是什麼樣的存在,這樣說來,怎麼感覺到李逸有點吃虧呀,那可是絕品寶器呀!無上的存在,珍惜至極的代表。”

風凌公主啪的一聲,毫不在乎的擲出九幽劍,落在李逸腳前,一時間,整個皇宮中瀰漫着幽幽劍光,天地爲之變色。

怒道:“看清楚了,這並不是所謂的九幽令,我要的是九幽令,而不是這把九幽劍。你騙了我,有何話說?”

李逸拿起了九幽劍,說道:“我們當初說的就是這九幽劍,而且我也沒有見過其他的東西,你我所見的物品只有這九幽劍,並無其他的物品,再說了,當初是您服用了凝魂丹,才讓我有機會得到這九幽劍,否則的話,憑藉我的功力,怎麼可能得到比九幽劍,更不用說得到比九幽劍更珍貴的九幽令了,而且我確實沒有見到九幽令,公主殿下說,在那個空間中有九幽令,這一切都是公主自己說的,在我們參加比武封爵大典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告訴過我們有什麼九幽令,說不定,這九幽令根本不存在,或者如果真的存在的話,就是那尊雕塑了,而我並沒有得到雕塑,交易完成後,先於公主殿下離開那個空間,在離開之前,我的一切行動都在公主殿下眼前,更沒有機會得到九幽令,殿下應該明白這一切!”

李逸這席話說完,一下子讓很多人茅塞頓開。

風凌公主此時也語塞了,她沒有見過九幽令,而且李逸說的合情合理,也許在那個空間中真的沒有九幽令,此時她有些猶豫。

“說得好,不愧是青龍侯家的二公子,被太傅賞識的人才,一副伶牙俐齒,讓本太子都佩服!這次比武封爵大典的空間中,聖武王力排衆議,在裏面放置了一枚九幽令,這是毋庸置疑的,雖然本太子沒有見過九幽令,但是卻知道這其中的一切。而且我現在已經知道,這九幽令確實已經被人拿走了,能夠拿走這九幽令的人,只有你們兩個,是誰拿的,我想你們心裏很清楚吧,九妹,你說是不是?四弟現在還好嗎?”

太子殿下不知什麼時候,帶着他的一班人馬就來到了這裏。

這風凌公主在皇室中排行老九,而太子殿下嘴中的四弟,那是四皇子,是太子殿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風凌公主與四皇子一母同生,自然,和太子殿下是對立的關係,很明顯,太子殿下有意指出這一切,讓局勢顯得更加複雜。

這九幽令當中,蘊含的是王儲之爭。

雖然這些王子們一個個權高位重,身後都有一批有實力的王公大臣暗中支持,但是,九幽令對於他們來說,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任誰都想多得幾枚,以此更多的拉攏屬下,壯大自己的實力,在未來的九幽之戰中,多一份生存和保障的實力。

這個太子殿下,在李逸眼中,沒有任何的好感,白虎侯府就是太子殿下最強有力的支持者。

四皇子一直想得到青龍侯的支持,但是,青龍侯保持中立,一直沒有答應,由於青龍侯府與白虎侯府的關係,李逸和太子殿下的關係只能是敵對的,而不可能合作。

這一次,太子殿下爆料出這樣的事情,那是太子的陰謀,其意圖很明顯,可謂是一箭雙鵰,讓風凌公主和李逸全部陷入危機之中,那些爲了九幽令不要命的人,怎麼可能會放過李逸和風凌公主? 第0024章:葫蘆山脈

實際上,風凌公主作爲皇室中人,敢動她的人,到沒有多少,但是,李逸就不同了,能夠動他的人,太多了,最起碼,白虎候的一干人等就不會輕易地放過他。

“公主殿下,您鬧出這樣的一齣戲,是不是想耍賴,要賴掉承諾給我前往就有古戰場的機會?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把絕品寶器——九幽劍換取您的二百枚紫微令就有些虧了,我不得不重新考慮我們的合作。”

李逸先下手爲強,在這種危急之下,一旦一步走錯,那將是步步錯。

而且李逸已經清楚地感覺到了一場風雲詭譎的陰謀正向他慢慢的籠罩而來。

此時,太子殿下最希望看到的也是李逸和風凌公主大鬧一場,離間他們,只有這樣,青龍侯纔不會站在四皇子身邊,這對太子殿下來說,那是最好的結果。

“你!哼!李逸,欺騙我的代價你應該是清楚的,在皇宮我殺不了你,但是,只要你走出皇宮,我第一個殺的人就是你,我們走!”風凌公主帶着人馬氣憤的離去了。

對於風凌公主來說,一把絕品寶器——九幽劍不是什麼值得注意的事情,同時,她也不傻,九幽劍在李逸手中,實際上就給李逸帶來一層更多的麻煩,就算她殺不了李逸,也會有人爲了奪取九幽劍而對李逸下手。

此時的李逸不管怎麼做,都已經處於漩渦當中,想脫身基本上不可能了,帶在皇宮中是他唯一的憑藉,一旦離開皇宮,就意味着不斷地受到攻擊,形勢多麼嚴峻,已經是不言而喻的!

李逸拿着九幽劍,感覺到沉甸甸的,臉上佈滿愁雲。

風凌公主剛走,太子殿下便說道:“李逸接旨!”

衆人聽到這話之後,立馬跪下聽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青龍侯次子李逸在比武封爵大典中表現突出,特封葫蘆伯,食邑幽州鹽湖郡葫蘆城,由於葫蘆城山賊猖獗,事情緊急,特命葫蘆伯三日之內赴任,欽此!”

衆人聽到這道聖旨,再傻的人也明白是怎麼回事。

按照慣例,新官上任新的封地,至少要三個月的準備時間,而給李逸的時間僅僅三天,更重要的是,所分封的地方是是幽州鹽湖郡葫蘆城,這是一個鬼門關的城池。

在這個城池中有三災,這第一災就是賊災,第二災就是獸災,這第三災就是海災,因爲這三災,葫蘆城是紫薇帝國談起色變的鬼門關城市,不僅僅當兵的不願意前往,就是當官的也不願意赴任,李逸被分到這樣一個城池,而且在這個緊要關頭,三日之內,一切都不言而喻。

要說起這三災,還要根據葫蘆城所在的地理位置和當前整個武風大陸上的整體形勢說起。

先說這葫蘆城的位置,那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交通要道,也正是這樣的交通要道。

整個葫蘆山脈南北長百萬裏,東西最寬處三十萬裏,最窄處五十里,之所以被稱爲葫蘆山脈,那是因爲整個山脈就是一個葫蘆狀,連綿起伏的山脈高聳入雲,山上堆滿皚皚白雪,形成一座座雪山,這些連綿起伏的山脈剛好形成了厚度達萬里的葫蘆壁,由於高聳入雲,雪山連綿,致使葫蘆壁裏面和外面形成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葫蘆壁裏面的世界是連在一起的盆地,北邊的大葫蘆盆地被稱爲坤盆地,南邊的盆地被稱爲乾盆地,和在一起,被稱爲乾坤盆地,只不過,這乾盆地比較小,僅僅是坤盆地的一半,這坤盆地方圓達十四萬裏,乾盆地達方圓七萬裏,兩者之間的瓶頸之處,是一個直徑七萬裏的湖水,湖水中央是方圓三萬裏的島,名爲乾坤島,僅僅這個島的面積就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國家了,自然,被稱爲乾坤湖,連接北面的坤湖,南面的乾湖。

乾湖直徑十萬裏,坤湖直徑十五萬裏,湖中島嶼密佈,如天空中的星辰,多不勝數,大一點的建國,小一點的爲賊窩,由於整個乾坤盆地,氣候溼潤,雨水充沛,四季如春,再加上密密麻麻縱橫的河流,以及星羅棋佈的小湖,讓這裏成爲了最適宜人口居住的地方,也是整個武風大陸上最爲重要的糧倉。

然而,這一切都成爲了過去,雖然整個乾坤盆地的面積相當於十個紫薇帝國,但是,湖水的面積佔了一半,再加上島嶼衆多,比較適宜人類居住的氣候環境,讓這片魚米之鄉的富饒土地,孕育了三十六國,七十二宗派,一千八百個山賊窩。

這還不算,由於武風大陸上戰亂連綿,政治腐敗,苛捐雜稅衆多,造成大量的流民進入乾坤盆地,這些流民要麼通過武力建立國家,要麼建立賊窩,讓這裏的局勢更加複雜。

這就是產生賊災的重要原因。

產生獸災的主要原因就是乾坤山脈氣候宜人,不僅僅適宜人類居住,也適宜獸類居住,獸類數量不斷膨脹,這些獸類爲增多地盤,就會不斷地爭鬥,戰敗的獸類自然向人類居住地方發動攻擊,一次次的獸潮自然會發生。

除此之外,乾坤山脈靈氣濃郁,對於武道人士那是絕對的修煉寶地,尤其是高聳入雲的雪山上,不知隱藏着多少武道高手,這一修煉寶地自然也引起了海族的注意。

因爲葫蘆山脈東面就是葫蘆海,形狀和葫蘆山幾乎一樣,只不過面積僅僅是其一半而已,那些海族也想得到乾坤山脈濃郁的靈氣,他們一直想着,利用海潮的力量,把乾坤湖鹽化,形成適宜他們生存的鹽湖,所以,這些海族們就會經常地攻擊乾坤湖中的水族,而葫蘆城所處的位置,剛好是乾坤山脈的葫蘆口頂端,那只有五十里最窄處的地方,自然首當其衝。

一條寬十里的乾坤河橫穿乾坤城而過,浩浩蕩蕩奔赴百里外的鹽湖,之後一路向東,進入葫蘆海。

而鹽湖的形成就是海族們努力的結果,如果這三災持續進行下去的話,勢必未來的乾坤湖就會成爲第二個鹽湖。 第0025章:逆天寶器霸王鞭

這樣一個擁有三災的城池,又不給一兵一卒,簡直就是把李逸往虎口中送。

而且在三災的影響下,這葫蘆城曾經是鹽城郡的郡府所在地,現在已經是人去樓空,由於根本沒有官員和軍隊願意前往,已經在一年前最後一批死囚犯部隊在獸潮中戰死之後,再也沒有軍隊和官員駐守,更沒有人員駐守,聖旨上所謂的山賊猖獗,事情緊急,僅僅是一個由頭而已,葫蘆城目前只存在在紫薇帝國的地圖上,而並不在實際的管轄的範圍了。

由於紫薇帝國實力的衰落,實際上已經放棄了葫蘆城的管轄權。

這一次,太子殿下要實現的目的並不是給李逸封什麼伯爵,而是想找藉口除掉李逸,只要李逸一旦離開紫京皇城,就意味着李逸的死亡,這纔是太子殿下要達到的目的,更是白虎候要實現的目的!

“接旨吧,葫蘆伯,你不會讓本太子殿下求你接旨吧!哈哈……”太子殿下此時算定李逸此次死定了,就算在前往的路上死不了,到了葫蘆城也是死,總之,李逸難逃一死。

這封號一般都是按照封地來冠名的,所以,成李逸爲葫蘆伯,也算是李逸正式擁有了伯爵的封號。

李逸思索片刻,高呼“謝主隆恩”,便接下了聖旨,在心中暗道:“好一個太子殿下,好一個白虎候,既然如此,我與你們不死不休,等着我對你們的報復吧!”

李逸心中已經做好了盤算。

太子殿下宣旨完畢之後,便高傲的離開了,衆貴族子弟也紛紛的離開,他們急着回去準備,做好趁火打劫計劃。

在他們心中,李逸此次必死無疑,他身上的寶貝自然都想撈上一把。

李逸拿到聖旨之後,沒有過多的考慮,直接向宮門走去。

這剛剛一出宮門。

“好大的膽子,沒想到你還真的敢出來,我還以爲你要躲在皇宮中一輩子呢。”風凌公主一臉恨意的說道。

“公主殿下,我有要事和四皇子談,還希望你行個方便。”

“呸,想和我皇兄談,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拿命來!”

說完,便用盡全力,像李逸攻擊。

李逸心中有些惱怒,心想:“這個瘋婆子,真是狗屁不通。”

不過,想迎接風凌公主這一瘋狂一擊,絕非易事,好的是,李逸擁有太極噬魂大法,能夠做到四兩撥千斤。


“順風擺柳”

如柳枝一般,隨着風凌公主凝如實質的狂暴法力,輕輕一躲,便躲開了致命的一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