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做……我小師叔的名字正在消失啊?”葉荒不解的問道。

“最先注意到的是幾天前,我與你們少林寺一個外出遊歷到武當上的小和尚交談的時候發現的。”風輕雲說道:“聽那個小和尚說,他是三年前進入少林寺的,那時候正好是普心離開少林寺的時候,他沒有見過你小師叔很正常,但是你小師叔如此一個風華絕代的人物,就算沒有真正的見過,也應該聽到過名聲纔對吧。”

葉荒點了點頭,覺得風輕雲說的話很在理,小師叔在少林寺的時候簡直就是整個少林寺所有僧人的偶像,所有年輕一代的小和尚,都將小師叔視爲一生追尋的目標。就算那個小和尚進入少林寺的時候,小師叔已經離開了,也應該多多少少聽到過小師叔的名字纔對。

“可是,當我提起普心的時候,那個小和尚卻一臉的茫然,說自己並不認識一個叫做普心的大和尚。我最開始還在想,畢竟你們少林寺院系也不少,不同院系之間有些不瞭解的事情,也有可能。”風輕雲說:“然後再是昨天,我去試練塔,試圖挑戰你小師叔創下的記錄,你知道你小師叔留下的記錄吧。”

“我知道,二十五歲,抱丹境成功通關十八銅人陣。”

“那邊的守陣金剛羅漢已經換了一羣人,他們記錄是戒律院的一位禪師創下來的,十年前以二十八歲的年紀,抱丹境通關十八銅人陣。”

“十年前?不對,不對,不對!怎麼可能是十年前,明明是五年前,五年前纔對啊!”葉荒大聲說道。

Wωω ttka n ¢ Ο 關於小師叔的事情,葉荒絕對不會記錯!

小師叔比葉荒大了整整一輪,葉荒今年十八歲,小師叔就是三十歲。

五年前,小師叔二十五歲的時候,已經是抱丹境巔峯,以抱丹境巔峯的實力,成功的闖過了試練塔的十八銅人陣,這個足以轟動整個武林的消息,在小師叔的要求下並沒有擴散出去,只是少林寺內部的人都知道了小師叔的強悍。

五年前就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怎麼突然變成了十年前,戒律院的大禪師創下的?難道是試練塔的記錄出現了錯誤,還是那些守關的金身羅漢們記錯了?不可能啊,一件這種重要的事情,爲什麼會記錯。

“確實是五年前,那時候我屢次挑戰你小師叔,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你小師叔有些不耐煩了,就說要在試練塔留下記錄,讓我先破下他創造的記錄,再與我交手。”風輕雲的神情也很是篤定,說道:“這些年來,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超越普心,所以我也絕對不會記錯。但是……”

風輕雲的臉上浮現了一絲疑惑和迷茫,搖了搖頭說道:“但是那些金身羅漢說的太肯定了,他們異口同聲的說,記錄確實是十年前戒律院的大禪師創造下的。我問他們難道不知道普心這個人,他們有的人說好像記得,也有人說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名字,還有人問我是不是記錯了,太多的質疑的時候,人總是會對自己也產生懷疑,當時我甚至也在想,是不是我自己記錯了。”

“所以風道長你就特意找到了這裏來,找小師叔的資料嗎?”葉荒問道。

“與其找資料,爲什麼不直接去找方丈問問呢?”風輕雲說:“於是我去找了方丈,但是方丈並沒有告訴我什麼事情,而是給了我一個印章,讓我自己來藏經閣中,找找看有沒有一個叫做普心的人。”

“所以我們現在沒有找到小師叔,難道就證明少林寺中從沒有沒有小師叔的存在嗎?”葉荒對這種事情很是不能理解,他的聲音帶着一絲的鬱悶,抓耳撓腮的說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試練塔的記錄,宗卷中的記錄,爲什麼都沒有小師叔存在過的痕跡了。”

葉荒突然擡起頭,說道:“我有證據可以證明小師叔存在的!我的無色寒石,還有猴兒酒都是小師叔留給我的,還有房間中一些小師叔用過的東西都還在那裏。”

“可是那些東西,有什麼明確的證據,證明是普心的嗎?”風輕雲的神情有些凝重,那雙明亮的眸子,也微微的眯了起來,聲音帶着複雜的感情說道:“葉師弟,你還不明白嗎?作爲你小師叔,他的存在並沒有消失,但是作爲普心,他的存在已經被消除了。你所說的那些東西,是你小師叔留給你的,但是可以證明是普心留給你的嗎?”

“有什麼不同!我小師叔就是普心,普心就是我小師叔。”

“不,你小師叔可以是任何人,而普心卻是少林寺的人。”風輕雲說。

話說道這個份上,葉荒有些激動的情緒終於平靜了下來,大腦能夠運轉之後,也就理解了風輕雲話語中的意思,“你是說,小師叔已經被少林寺給除名了嗎?”

成爲少林寺的弟子之後,並不意味着終其一生都是少林人,一旦少林弟子犯下了十惡不赦的大罪,就有可能被少林寺給除名,更嚴重的甚至直接被關押在伏魔洞中,終其一生都要在懺悔中度過。

“不,不可能的!我小師叔是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情來,小師叔心地善良,十分願意助人爲樂,還經常教導我不能變成一個壞人,要做一個好人,無論如何我都不相信,小師叔會做出什麼壞事來,導致他自己被除名。”

“這個除名可能與普通的除名又有所不同,如果僅僅是少林叛徒或者逆徒,在另一個黑名冊之中也會有記載,但是就連黑名冊中,也沒有他的痕跡。”風輕雲說:“不是除名,而是完全的抹去了普心這個人的存在,完全否認的少林寺曾經出現過一個叫做普心的人,不管他是正面意義上的存在,還是負面意義上的存在,都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爲什麼?爲什麼?”葉荒百思不得其解。

風輕雲無奈的搖頭說道:“這個爲什麼,我沒有辦法回答你,這件事情原本也就是我推測出來的而已,或許是我猜錯了也不一定。”

“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宗卷中的記載是疏忽的話,試練塔的記錄總部可能會出錯。”葉荒說:“小師叔的名字被抹去,一定有什麼其他我們不知道的隱情。”

“是有隱情,只是這個隱情很顯然不是你我能夠調查出來的。”風輕雲的眼中浮現了一絲遺憾,突然轉向葉荒,凝視着葉荒的眼眸說道:“很無奈,相較於這個世界的真實一面來說,我知道的只有你小師叔知道的十分之一,而你知道的,也許只有我知道的十分之一,所以葉荒,有些事情如果一時半會之間找不到答案的話,就先不要去糾結太多,先提升自己的力量吧,力量強大之後,或許不一定能夠直接找到答案,卻能夠擁有更多找到答案的方式和手段。”

風輕雲的話令人發醒,葉荒將手中的宗卷記載放回書架上,他雙手緊緊的握拳,咬緊牙關說道:“風道長,你說的對,我對這個世界的真相瞭解的太少了。小師叔被抹去存在這件事,或許不是我現在的力量能夠調查出來的,但就算所有人都忘記了小師叔,我也絕對不會忘記,這是我能夠做到的事情。”


“那你好好記住他吧,也許有一天,不僅僅是他存在的痕跡,就連他存在的記憶,其他人都會漸漸的忘記。到時候就請你一個人,記住他所有的風華絕代吧。”

風輕雲說着讓人摸不清頭腦的話,不知道爲什麼,葉荒卻偏偏能夠聽懂,他慎重的點了點頭,承諾着。 風輕雲將宗卷記載的書架關上,整理了一下情緒說道:“好了,我要找的東西已經告一段落了,你們來這裏又是要找什麼呢?”

“我們來找,上古四靈的記載。”葉荒說道:“應該在神鬼志傳裏面吧。”

“上古四靈。”風輕雲問道:“青白朱玄嗎?”

葉荒略帶着些詫異望向風輕雲,疑惑爲什麼他會知道這個,但很快就釋然了,風輕雲作爲武當掌門首徒,又是年青一代中的執牛耳者,知道這些隱祕的事情,似乎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正如剛纔風輕雲自己說的,對於這個世界的真相,風輕雲瞭解的比他多十倍。

“沒錯,就是青白朱玄,風道長知道上古四靈的傳說嗎?”

風輕雲微微一笑說道:“你可知道,我武當供奉的是那尊大神?”

武當山供奉的神明是誰,這一點不用武林中人,只要對道教神話稍作了解的人,都可以隨口回答出來。

現在,湖北武當供奉的主神便是道教神仙之中赫赫有名的玉京尊神,也就是真武大帝。真武大帝的稱呼有很多,玄天上帝,玄武大帝,無量祖師,全稱則是真武蕩魔大帝,道經之中說真武大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變化之身,託生於大羅境上無慾天宮的淨樂國,是爲淨樂國的皇子,名爲太玄,太玄天資聰慧,十歲便飽覽羣書,被是爲珍寶,然而太玄卻一心向道,發誓要掃除天下妖魔。各種傳說之中,真武大帝的形象也各有區別,現在道教的供奉的真武大帝都是披散頭髮,金鎖盔甲,身高百尺,腳下踏着五色靈龜,身邊站着鬼蛇二將以及記載着三界功過善惡的金童玉女。

這種武林之中的常識性問題,葉荒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風輕雲雖是問,卻並沒有等葉荒回答,就繼續說道:“真武之命,原先是在明朝時期,爲了避諱趙氏皇族,才由玄武而改爲真武。而這個玄武,便是青白朱玄中的玄,而玄武又是我們道教神話之中,相傳玄武本身是北海的一隻大龜,此龜曾當做柱子,支撐整個蓬萊仙山,因靈性深覺,歷經多年問道,修成正果,成爲鎮守北方的神獸,青龍白虎掌四方,玄武朱雀順陰陽,而玄武又可以通冥間問卜,因此玄武又區別與其他三靈,被稱之爲“真武大帝”……”

“慢着慢着慢着!”葉荒感覺到自己的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這真武大帝一時是太上老君的變化之身,一時又是鎮守北方的神獸,北海之中的一隻大烏龜。葉荒覺得自己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了。“真武大帝,究竟是什麼?真武大帝就是玄武,還是真武大帝腳下的坐騎是玄武?”

“哈哈哈,這個別說你了,就連我都有點懵逼,還有傳聞說,真武大帝是隋煬帝時期,玉帝一縷靈魂轉世呢。這些都是傳聞,各種各樣不一而足,你願意相信哪一種,就相信哪一種。”風輕雲滿不在乎的說道:“但所有的證明都可以,真武大帝與玄武聯繫頗深。”

“我懂了,我懂了,不管你們武當山供奉的是真武大帝還是玄武大帝,那麼青白朱玄中的玄靈,與玄武或者說與真武大帝有什麼關係嗎?”葉荒問道。

“當然有關係。”風輕雲說道:“根據我武當藏經閣中的記載,青白朱玄這上古四靈,就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這四大神獸,用於鎮守人間的一道分身,雖然是分身,卻同樣擁有者強大的力量,如果一直保持着神獸的本體模樣,整個人間的靈氣都會被他們吸取一空,從而導致人間的靈氣乾枯災難降臨,所以四靈,爲了能夠鎮守人間的同時,又不過度的消耗人間的靈氣,便將自己的力量封印起來,以靈魂的形態不斷的轉世,肉身則沉睡在只有他們自己才知曉的地方。一旦人間發生了什麼災難,四靈便會覺醒,靈魂回到分身肉體裏面,鎮壓災難。”

風輕雲的話說完之後,葉荒三人聽的一愣一愣的。

又是神獸,又是分身,還有轉世的……這已經脫離了科學可以解釋的範圍了吧,這已經是神話故事了吧,是不是待會還有修真者,妖魔鬼怪之類的要登場了啊,葉荒下山雖然沒有多久,但是多多少少也還是接觸過一些網絡小說的,這分明就是各種網絡小說套路的展開啊。

看到葉荒三人好似在聽天方夜譚一樣的神情,風輕雲笑道:“我說的你們若是不信,不妨現在就去找到你們少林寺有關於四靈的記載吧,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風輕雲話音未落,三人就匆匆忙忙的往書架那邊跑過去,他們三人比誰都更想要弄清楚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因爲……他們三人中搞不好都與這些神話故事有聯繫啊!如果是真的話,豈不是說李靈的身體裏面,是上古神獸朱雀的一縷靈魂,而柳子凝身體裏面極有可能是另外三個神獸中某一個的靈魂。

這種事情就好比,原本以爲自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循規蹈矩的上班下班,日常生活,卻突然有一天飛來一個長着翅膀的頭上有光環的人告訴你,來吧英雄,你是我們大天使戰隊的領導人,我們一起飛到天堂上面去吧。只是聽別人說說,或者腦子裏面臆想一下,或許還只是覺得好笑,但真的發生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估計就和葉荒他們三人的情況一樣了。

三個人很快就找到了擺放着神鬼志傳的書架,這個書架並沒有封閉起來,不需要用印章才能夠打開。

“神鬼志傳……四靈,上古四靈!!!”

“這本!額,不是沒有什麼記載,在什麼地方啊。”

三個人一邊翻找,嘴裏一邊叨叨絮絮的碎念。

突然葉荒高呼了一聲,舉起手中的古書說道:“找到了,找到了!”

李靈和柳子凝連忙湊過頭來,三個人目不轉睛的盯着書籍,葉荒則帶着一絲激動的心情,翻開了第一頁。 書籍是線裝的,紙張也十分的粗糙,無論是外觀還是手感,都頗具年代感。書上面的字,也從左到右,從上至下的,閱讀的時候頗爲不適應。一頁一頁的翻閱過去,看到中間部分的時候,葉荒三人腦海中還是混沌恍惚的,感覺自己看的根本就不是什麼實際的記載,而是一則神話傳說故事,這傳說故事中的四個主角,就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尊大神的分神。

歷史上,出現過很多被上古四靈寄宿的人,這些人因爲受到了上古四靈力量的影響,身體都會擁有超越常人的素質,就算什麼都不去做,活的壽命都要比其普通人長很多,如果走上了武道一途排除了少數半路夭折的之外,其他無一例外都成爲了武林之中威震一方的存在。距離現在最近一次有實際證明被上古四靈寄宿的,是武當山一百多年前年的一位長老,被玄靈寄宿天生就能夠通玄冥,那時候的龍虎山可以說是強極一時,就連少林寺都自認不如。

“怎麼樣,我說的與你們少林寺記載的內容,是不是一樣的?”風輕雲在一旁,等了許久之後問道,他從愣然的葉荒手中將翻閱到一半的書籍抽了過來,自己隨便的翻開幾頁瞧了一眼說道:“恩,雖然記錄的文字有些差別,但是大體內容就是這樣,這下相信我所說的了吧。”

“這……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而是我自己很難接受這個說法。”葉荒說道:“就算是事實,一時半會也難以接受啊。”

“一開始我也不願意相信,直到我看到了足以讓我相信的事情。”風輕雲的神情看上去有些苦澀,他搖了搖頭說道:“慢慢接受吧,若是連這點信息都消化不了,三個月後要龍虎山的張天師要公佈的事情,可是足以顛覆你世界觀的隱祕。”

葉荒直勾勾的看着風輕雲問道:“風道長已經知道了嗎?”

“呵呵,如果可以,我寧願一輩子都不知道纔好。”風輕雲苦笑着說道。

師尊普念知道,張天師知道,方局長他們也都知道,葉荒原本三個月後要公佈的事情,只有老一輩人才知曉,卻沒想到這並不是年齡的問題,而是實力的問題,只要擁有力量所有的隱祕都會展現在你面前。

“我不僅僅知道三個月後要公佈的事情,我還知道你們爲什麼如此着急尋找有關於上古四靈的記載。”風輕雲一掃臉上的陰霾神情,眉宇間又充滿着看似輕佻,卻又讓人莫名覺得帥氣十足的自信。

“風道長知道?”對此葉荒並沒有多麼的驚訝,因爲師尊也是一眼就看穿了李靈的身體裏面,還存在着另一個靈魂。

“李靈姑娘的身體裏面,就寄宿着上古四靈之中,朱靈的靈魂吧。”風輕雲說道。

葉荒在想,或許他們在前山剛遇到李靈的時候,風輕雲就已經發現了這一點,昨天晚上風輕雲主動幫忙吸引了苦慧的注意力,也是他在暗中幫助葉荒掩藏着這個事情。既然是這樣的話,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葉荒如實的說道:“是的,我師傅也是這麼說的,他說李靈的身體裏面,寄宿的是朱靈的靈魂,李靈現在是作爲朱靈靈魂的容器存在的。”

“明明是我的身體,卻突然成爲了別人的容器,感覺好不爽啊。”李靈撇了撇嘴說道。

“上古四靈選中了你,不應該感覺到榮幸嗎?”葉荒說道:“書中記載着的,但凡被上古四靈寄宿的人,無一例外都成爲了武林高手。”

“看在這一點上,勉強還是可以接受的。”

李靈語氣之中帶着一些欣喜,或許是知道自己也擁有者適合修煉武道的體質,她很早就對葉荒能夠飛檐走壁,羨慕不已,好幾次都吵着讓葉荒教她武功。但葉荒卻並不認爲李靈真的可以走上武道一途,還是那一句話,李靈脩煉起步的時間太晚了,已經十八歲的她根骨基本上已經成型,就算勉強走上武道一途,也不可能比得過那些從小就開始打下堅實基礎的人。

“雖然寄宿着朱靈的靈魂,但是現在這個靈魂卻處於覺醒與沉睡的界限上,力量外泄的影響,李靈姑娘根本就承受不住。所以,朱靈將力量封印在了葉師弟你身體裏面。”風輕雲繼續款款道來:“因爲朱靈的力量和靈魂之間強烈的聯繫,導致你們兩個人,現在根本就不能夠脫離彼此,一旦超過了某個距離,雙方都會感覺到劇烈的痛苦,我可有說錯,葉師弟?”

葉荒現在對風輕雲的敬佩,達到了一個極點。現在兩人的關係看上去就像拿着番旗的算命先生與迷信者一樣,一個神神道道,一個滿臉信服。

“風道長所說不錯,寄宿在李靈身體裏面的朱靈曾經覺醒過一次。”

“誒?覺醒過一次,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啊?”李靈張望着問道。

“你當然不可能知道,你已經昏迷了過去。”葉荒說。

“所以,你們來藏經閣最終的目的,是爲了找到解除你們兩個之間因爲朱靈的靈魂和力量所產生的聯繫的方法對嗎?”風輕雲問。

“是的。”葉荒幾乎已經變成了有問必答的乖寶寶,如實的說道:“師傅說,想要徹底的解除我和李靈之間的聯繫,唯有朱靈真正覺醒之後才能夠做到……”

“只有朱靈真正覺醒之後,主動脫離李靈姑娘的身體,回到自己的神體之後,才能夠徹底的切斷這層聯繫。但是這種可能只有在人間面臨浩劫的時候纔有可能,要知道所謂的浩劫,已經幾千年沒有降臨過了。”風輕雲說。

葉荒有些苦惱的摸了摸頭,說道:“師傅要說這個辦法,暫時可能行不通,沒想到卻是永遠也行不通了。”葉荒不認爲,幾千年沒有發生的事情,會在現在突然發生。“不過師傅說,還有其他可以暫時切斷聯繫的方式,讓我來找這本書,說書上面記載了。”

“書上面確實記載了,你可以自己看看。”風輕雲將這本書,又重新還給了葉荒。 葉荒接過書籍,與李靈柳子凝又開始了下半部分的翻閱。

“書籍的後半部分,詳細的記載了被四靈寄宿的宿主們的狀況,以及所發生了一些問題的解決方式。”風輕雲在一邊說道:“據說寫這本書的,本身就是一個被四靈寄宿的宿主,他身體內的四靈也和李靈姑娘的情況一樣,甦醒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任然在沉睡。藉助着從甦醒那部分得到的信息,寫下了這本書籍。換句話來說,這本書,是四靈們爲了讓被自己寄宿的人更好的生活下去,而留下來的類似……使用說明書之類的玩意。畢竟宿主是很難尋找的,需要特殊的體制 ,才能讓四靈寄宿身體裏面。”

書的頁數雖然很多,但因爲是用毛筆字寫的,實際上的內容卻並不算太長,三人很快就看完了書中記載的能夠切斷葉荒和李靈之間聯繫的方式。

“其實,切斷你們兩個之間聯繫的方式,無外乎那麼幾種。第一,將李靈姑娘體內朱靈的靈魂導入到葉師弟你身體裏面,或者將葉師弟你體內朱靈的力量導入到李靈姑娘你身體內。”風輕雲靠着窗戶的邊沿,目光望向外邊的竹林,漫不經心的說道:“這樣一來,朱靈的靈魂和力量重新融爲一體,你們兩個人的聯繫就可以切斷了。可是這樣做的後果會怎麼樣,你們也看到了吧。”

“看到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相互對視一眼後,李靈開口說道:“如果將朱靈的靈魂導入到葉荒體內,如果葉荒的靈魂和體質與朱靈不相符合,朱靈強大的靈魂就會對葉荒的靈魂產生侵蝕,葉荒會變成一個失去自我的傀儡。換句話來說,就是葉荒會死,不行,不能夠這樣,要犧牲葉荒來換取我的自由的話,還有什麼意義。”

葉荒話音剛落,葉荒接着說道:“如果將封印在我體內的力量導入到李靈身體裏面的話,她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住朱靈強大的力量,肉身或會直接被摧毀。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風輕雲露出一副,我早就知道你們兩個會這樣回答的神情,他說道:“雖然目前來說,李靈姑娘的身體或許無法承受朱靈的力量,但只要李靈姑娘肯修煉武功的話,過個十幾二十年達到葉師弟現在的境界,還是可以將沉睡在葉師弟體內的力量重新導回去的。”

這是一個絕對可行的方式,只不過時間太過長久了一些,就算李靈是天縱之才,比先天至尊體還要強橫,也要個三五年時間纔有可能達到化勁境界。對於葉荒和李靈來說,這個只能算作是最後的無奈選擇。

“咳咳,既然第一個方法不行,我們就說說看第二個方法。”風輕雲咳嗽了一聲,神情突然變得有些曖昧不明,目光在葉荒和李靈之間來回掃視了兩眼之後說道:“其實第二個方法呢,和第一個方法,在本質上是差不多的,就是讓力量和靈魂融爲一體而已。不過這融爲一體的方式,不是相互導入而是……”

已經看完了書籍的葉荒和李靈自然知道風輕雲所說的是什麼意思,拼命的搖頭說道:“不行不行不行,這種方式絕對不行!”

“有什麼不行的。”風輕雲輕笑一聲說道:“葉師弟你又不是少林寺的和尚,連俗家弟子都算不上。雖然現在還沒有到法定成婚的年齡,但先生下孩子,等過幾年之後在扯證也行啊。還是說李靈姑娘你對葉師弟沒有什麼興趣,或者說你另外有其他喜歡的人?”

“不可能不可能,不管我是不是俗家弟子,不管我到沒到法定年齡,這個方法都不可能。”葉荒很是篤定的說道。

李靈也同樣不甘示弱,瞪了葉荒一眼,因爲葉荒太過着急的否認,讓她的自尊心多少有些受到打擊,爲了打擊報復她說道:“沒錯我有其他喜歡的人,就算我沒有,也絕對不可能會葉荒用這種方式來切斷聯繫的,不可能,除非老子死了他趁熱女乾屍否則就不可能。”

“咳咳!什麼女乾屍,佛門清淨之地,不要說出如此粗鄙之語好麼!”葉荒有些氣急敗環的說道。

“老子就是個誇張的說法而已,又沒有說你真的會女乾屍,你激動個屁啊。”

“好了,好了。”看着這兩個人突然就吵了起來,風輕雲嘴角不覺勾起了一抹笑意,說道:“別吵了吧,都說是佛門清淨之地,咱們有話就好好說嘛。我再問你們一次,真的不要嘗試用這第二個方法?雖然時間上也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但是總比讓李靈姑娘花五年十年來修煉要短一些。”

讓李靈和葉荒都搖頭否認的第二個方式,其實就是讓他們兩人結合,孕育出一個新的生命。在結合的過程中,朱靈的靈魂和李靈都會融入到新生命中,這種情況下結合出來的新生命,是完美契合朱靈的,能夠作爲朱靈新的宿主健健康康的生活長大。

“不可能!”這三個字李靈說的很是堅決,斬釘截鐵的沒有任何遲疑。“而且,爲什麼無論是第一種方法,還是第二種吃虧的都是老子,媽的個吧的,就沒有什麼他吃虧的嗎!”

“喂,我們要的不是誰吃虧好不好,是一起解決這個問題纔對吧。”葉荒說。

“好吧好吧,最好是我們兩個都不吃虧。”李靈退了一步說道。

風輕雲看了李靈笑了一笑,他倒是覺得李靈這種前一秒固執傲嬌毒舌腹黑,下一秒就妥協乖順的性格十分可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