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妨。」傲爽饒有興緻的看著面臨突破的灰熊,對著紫寡婦和青狼擺了擺手:「就算他緊急到高階靈師,又有什麼好怕的?你們忘了虎山了么?」

傲爽真的不怕灰熊晉級到高階靈師,前些日子的傲石,可是巔峰靈師,那是差一步就晉級天靈師的強者。可還不是被傲爽拿下了?而且是在沒使用赤芒勁的情況下。

而紫寡婦和青狼對傲爽的巔峰戰力,還停留在傲爽使用赤芒勁,鏖戰高階靈師虎山,最後艱難取勝時的場景。雖說傲爽昨日乾淨利落的解決了綠蛇,可是綠蛇畢竟才是中階靈師,紫寡婦和青狼還是有些擔心。

「公子,我們都知道您的實力,但是我們就怕這灰熊晉級到高階靈師的話,會多出些許變故啊……」青狼眉頭微皺。

傲爽含笑不語,而沒得到傲爽的允許,紫寡婦和青狼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心中希望一會千萬不要出現什麼不受控制的情況。

而此時灰熊也是有些進退兩難,突破高階靈師,是多少中階靈師夢寐以求的事。可是如今的場面,太尷尬了,可以說是前有狼、後有虎。灰熊知道,不光是紫寡婦和青狼肯定會組織自己突破,就連此時鬧僵了的巴熊,肯定也不會讓自己順利晉級的。

「不行,咱們要出手阻止巴熊!」

「對,不能讓巴熊再破壞灰哥晉級了!」

此時灰熊的一眾手下,因為看著巴熊剛才一直壓著灰熊打,而且灰熊也只能被動防禦。也是有些於心不忍,剛一見到灰熊要突破之時,也是有些欣喜。但是發現巴熊居然要破壞灰熊的晉級,也是不禁有些生氣,當即也是要出手阻止巴熊。

「好啊!真感人啊!」巴熊看著這站出來的幾名手下,怒極反笑:「就你們幾個?最高的低階靈師,想阻止我巴熊?做夢去吧!」

「灰哥!你安心晉級,我們幾個對不起你,但是今天巴熊想阻止你,必須從我們的屍體上跨過去!」

「對,灰哥,今天我們幾個就算死了,也死而無憾了!」

幾名手下此時看著灰熊,大有慷慨赴死的死志,看著灰熊鄭重的說到。


「兄弟們,你們放心,如果你們真的出了事,我灰熊就算死,也要替你們報仇!」灰熊也是神情激動的看著自己這幾名手下說到。

灰熊說完之後便盤腿坐在了地上,雙手結印。雖說現在灰熊有些詫異,他詫異的是為什麼此時紫寡婦和青狼居然沒有出手阻止自己突破,但是現在灰熊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開始全心全意的突破。

「就憑你們?」巴熊冷哼一聲,不屑的說到。隨即右手持劍,身形一閃向前衝去,劃出道道璀璨的劍芒!左手也是頻頻甩動,發出層層掌影,向站在灰熊面前的幾名手下覆蓋而去!

幾名手下也是如臨大敵,他們之中級別最高的才是低階靈師,只勝在一個數量上。但是有些時候,當實力差別過大時,數量就沒有了意義。

而此時灰熊則是在全心全意的突破著,一身氣勢也是節節攀升,而四周聚集的靈氣也是越來越多。道道灰色的靈力,也是在灰熊的身邊盤旋圍繞。現在的灰熊,氣勢已然是達到了中階靈師巔峰的境界,顯然灰熊隨時都有突破的可能!

在灰熊面前,幾名手下在巴熊狂暴的攻勢下,經過略微的抵抗之後,由於境界實在相差過大。最後也是猶如秋收之時的稻草一般,被巴熊摧枯拉朽的一一擊飛,皆是受了重傷!

「灰熊,我看現在誰能救你!」巴熊感受著灰熊此時的狀況,知道也是拖不得了,說完之後便舉起長劍向巴熊襲去!這一劍要是刺實了,別說灰熊能不能突破高階靈師了,就是能不能活下來都得另說了。

而就在巴熊的長劍距離灰熊的眉心處只有一寸的距離之時,灰熊緊閉的雙眼也是徒然睜開!全身氣勢猛然一震,震的巴熊也是不由向後退去!

「突破了么?」傲爽看著此時站起來的灰熊,感受著灰熊身體周圍的狂暴靈力,喃喃自語到。

「哎……」紫寡婦和青狼則是看到成功突破的灰熊,擔心的嘆到。

「啊!」灰熊仰天一聲長嘯,身上剛才和巴熊戰鬥時的傷勢居然因為突破而瞬間好轉,右腿上烏黑的傷口也是漸漸變為正常的顏色,傷口也是以肉眼能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灰熊感受著體內充沛的靈力,握了握雙拳,轉身看著此時處於震驚狀態下的巴熊,咧嘴笑了笑:「現在,該我追著你打了!」 此時巴熊感受這灰熊一身高階靈師的氣勢,身體不自然的向後退了幾步,強裝鎮定的說到:「灰熊,你剛剛突破,境界還不穩定,你真的選擇這個時候和我一戰?」

「我剛才說了,不為了我自己,為了那些保護我而身受重傷的兄弟們!今天,我也是非殺你不可!」灰熊緊咬著牙,看著為了保護自己而被巴熊打的重傷垂死的幾個兄弟,一字一句的大聲說到。

巴熊知道今天灰熊是鐵了心要殺自己了,而現在灰熊晉級到高階靈師,自己是灣萬萬不是對手的。

怎麼辦,怎麼辦?巴熊皺著眉,急切的想著對策,最後目光看向紫寡婦與青狼二人,激動的說到:「紫寡婦、青狼,現在還不動手?一會我要是死了,你們三個能好到哪去?勉強自保罷了,等灰熊今日逃脫了,來日等他境界穩定下來,你們誰也跑不了!」

紫寡婦和青狼聽到巴熊如此說,也是有些心動,但是未得到傲爽的允許之前,二人也是沒輕舉妄動。

傲爽自然感受到了身後紫寡婦和青狼略帶心動的目光,淡淡的說到:「你們倆啊,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天塌下來,有我扛著呢。高階靈師,好使嗎?」

「哈哈!好使嗎?」灰熊聽到傲爽如此大方豪言,也是一聲大笑:「小子,年輕人確實應該氣盛一些!看著你,我也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不得不承認,再給你幾年的成長時間,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是現在。嘿嘿,你真不行。」

「你先解決了巴熊,然後我再讓你看看,我行不行。」傲爽笑了笑,風輕雲淡的說到。

「好,我先清理門戶。」灰熊也沒再說什麼,他也樂得如此,場中算上巴熊一共四名中階靈師。少一個,灰熊的威脅便是會少上幾分。

「那位少年,你可要再三考慮一下啊!」灰熊不著急,巴熊著急啊,現在灰熊是高階靈師,自己撐不了多久。因此也是皺著眉頭看向傲爽,急切的說到。

「闊噪!」灰熊轉身看向巴熊,一直壓制的怒氣在此時也是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右手拿起斬狼刀猛然一揮,迸發出幾道灰色的刀光,身形也是向著巴熊爆射而去!

巴熊見其勢大,自知躲不過,無奈之下只能全力防禦!但是身為高階靈師的灰熊,自身的靈力不管是精粹程度還是數量,都是比巴熊強上許多。

巴熊也不像傲爽,身具魔珠,修鍊聖階功法大魔囚天功。靈力純厚精粹,而且成功煉化四階靈獸血蛟的精血,更是達到煉皮小成之境。

所以儘管巴熊全力防禦,但還是被灰熊的刀光勢如破竹的揮砍在右臂之上!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四濺!

「嘶!」巴熊痛苦的捂住右臂,沒想到灰熊更突破到高階靈師,便是有如此強大的戰力,看著站在不遠的傲爽和紫寡婦與青狼三人大聲說到:「還不動手?一會後悔就晚了!」

傲爽和紫寡婦與青狼都是沒有動,傲爽自不必說了,沒必要剛才說不動手,現在卻突然出手了。而紫寡婦和青狼二人沒得到傲爽的應允,更是不敢輕舉妄動。

「喝啊!」灰熊趁勝追擊,手中長刀舞的虎虎生風,舞動而出道道灰色的靈力,也是狂暴的將巴熊的護體靈力一一破碎!

「斬狼刀訣,破魂刀!」

灰色的刀光,突然迸發出陣陣幽幽的寒光,攝人心魂!

「啊!浩元劍式,劍破雲!」

巴熊知道這破魂刀是灰熊的絕招,當即也不再由於,也使出了自己絕招,劍破雲!

犀利的劍芒,猶如沖霄的雄鷹,散發出陣陣攝人之意! 娛樂之緣分 ,這一次兩人的對抗,真不一定怎麼回事,但是巴熊畢竟僅是中階靈師!

「咔!啪!」

刀與劍的交鋒中,劍碎!

「噗!」

大力之下,巴熊不由吐出一口鮮血,右腳腳尖一點地面就向後退去,看這架勢,是要逃跑了!

「哪裡跑!」灰熊見巴熊要逃跑,當即一聲大喝!雙腳猛然一踏地面,借著衝勁快速的向巴熊衝去。手中長刀也是高舉過頭頂,猶如力劈華山一般,對著巴熊的後背自上而下全力劈了下去!


灰熊說話聲本就猶如鐘鳴,這時更是藉助著靈力一聲大喝!逃竄中的巴熊身形不由一頓,但是瞬間反應過來,繼續玩命的逃竄起來!


「咔!」

巴熊感覺到了身後的勁風,但是他不敢轉身,只能玩命的逃竄。但是突然,他感覺自己眼中的視野開闊了許多,自己的身體化為兩個,而且一個向左跑,一個向右跑……

最終,雙眼一黑,漸漸失去了意識……

眾人看著空中掉落下來,身體被灰熊一刀劈作兩半的巴熊,皆是有些震撼。 總裁大人,求饒 ,有的人發愁。

欣喜的人自然是灰熊的手下,看到灰熊如今強大的戰力,欣喜不已;而發愁的則是紫寡婦與青狼和他們的一眾手下,看著一名中階靈師瞬間便是被灰熊擊殺,紫寡婦和青狼臉色也是有些不自然。

灰熊這時沒有再理會巴熊死去的屍體,甚至都沒有去拿巴熊的空間戒,而是緩緩的走到傲爽的面前,一身氣勢也是在行進的途中,節節攀升!

當來到傲爽的面前之時,那屬於高階靈師的強大氣勢,震得距離較遠的紫寡婦和青狼都是不禁後退幾步,雙目駭然的看著灰熊!

沒想到灰熊剛一晉級到高階靈師,便是有著如此強大的戰力,擊殺巴熊,只用了三刀!

但此時最為震驚的則是灰熊,灰熊看到紫寡婦和青狼因為忍受不住自己狂暴的氣勢,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也是極為自豪。但是猛然發現,面前距離自己最近的少年,居然還是一副風輕雲淡,坦然的表情!

傲爽好像都沒感覺到灰熊一般,因為傲爽吞噬乾習的靈魂之後,靈魂境界高出灰熊許多。而且就算不論靈魂境界,單單是傲爽身體周圍那股若有若無的殺氣,傲爽就可以不受任何的影響。

「然後呢?」傲爽微微一笑,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灰熊輕聲說到。

「好!好!好!」灰熊點了點頭接連說出三個好字,雙目之中凶光爆射,顯然是想殺了傲爽而後快!

「想殺我,那便試試!」傲爽身軀一震,一股不弱於灰熊那高階靈師的氣勢,也是徒然自傲爽的身體之內爆發而出! 灰熊感受著面前少年身上的那股不弱於自己的狂暴氣勢,也是頗為震驚,他根本都沒想到,面前的少年只是中階靈師,一身氣勢卻隱隱有超過自己之意!

而此時傲爽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摸樣,淡然的看著面前的灰熊,輕笑一聲:「來吧。」

灰熊也不敢再猶豫了,自己高階靈師的狂暴氣勢居然對面前的少年沒起到任何影響,反而隱隱被對方的氣勢壓過一頭。如果現在再不出手的話,恐怕灰熊會越來越猶豫。而猶豫,也正是武者的大忌!

「啊!」灰熊一聲怒吼,身上氣勢也是再度攀升一分!手中的斬狼刀也是揮出一道璀璨的刀光,向面前的少年席捲而去!

傲爽自空間戒中取出一把劍形靈器,手腕一抖,手中靈器也是徒然一震顫動!團團幽黑色的小型雲朵,也是自傲爽的靈器之上逸散而出,向著刀光飄逸的旋飛而去!

在璀璨的刀光面前,一團團幽黑色的雲朵是那麼的不起眼,但是就是這些在外人看起來不起眼的幽黑色雲朵,將斬狼刀揮出的璀璨刀光牢牢的阻擋在傲爽身前一米處!

青天不倒雲不散,化雲劍訣,第一重,劍劍化雲!

「什麼?!」灰熊看到自己的刀光居然被朵朵幽黑色雲團阻擋住,也是大驚,自己並沒有小看傲爽,這一刀,是全力!

「接我一劍!」傲爽舞動手中長劍,身體在轉了一個圈后,長劍對著灰熊直直的遞了出去!這一劍,就好像武徒使用出來一般,不管是這一劍的靈力波動,還是從外面看來,都不怎麼犀利。

平平無奇的一劍,逸散出團團幽黑色的雲團,向著灰熊覆蓋而去!


但是灰熊還是不敢大意,面前的少年今日帶給自己的震撼已經太多了!當即將全身靈力灌注於雙手,而雙手則是緊握手中斬狼刀,對著面前的幽黑色雲團,重重揮砍了出去!

「斬狼刀訣,破魂刀!」

灰熊這一刀,已然是絕招。眾人還記得,剛剛就是這一招,從正面完全擊潰了中階靈師巴熊的心理防線,落下個劍碎人逃的下場!

而就當這平淡無奇的劍芒,和厚重犀利的刀光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之時!

「蓬!」

徒然,一陣驚天的靈力震蕩,赫然從這一刀一劍交鋒之處迸發而出!颳起一陣靈力的波動,自刀劍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冷BOSS的契約妻 嘶!」

許多躲閃不及,也來不及防禦的人,被這道靈力波動刮的不禁吐出一口鮮血。而反觀有些防禦之人,也是不禁倒吸冷氣,臉也被颳得生疼!

眾人都沒想到,傲爽這平平無奇的一劍,居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威力!灰熊的絕招自然不必說了,剛才劍碎人逃的巴熊就是最好的例子。但是傲爽這一劍,居然有著如此的威力?居然堪比高階靈師灰熊的絕招?一招下來,居然和灰熊拼個旗鼓相當?

無相無形,萬般變化,皆由於本心。

這便是化雲劍訣的可怕之處,沒有固定的招式,也沒有定性的使用方法。可防守,可進攻。防守之時,猶如最堅硬的盾牌,誰也不能輕易的攻破;而進攻之時,則是猶如最尖銳的長矛,犀利的劍意,無時無刻不在扎著對手的心窩!

而一招過後,灰熊臉色一白,感覺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就要吐出來,但是還是被他忍住;而傲爽,還是剛才那副風輕雲淡的表情!

這兩下,高下立判!

「說你不好使,你不信!」傲爽看著灰熊笑了笑:「現在,換我進攻了!」

傲爽就在剛才使出那一劍之時,感覺這化雲劍訣真是奇妙無窮,就是不知道,將化雲劍訣演化到無相劫指之上,有著怎樣的效果?傲爽看了看灰熊,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試驗一下!

「咻!」


無相劫指!

一指點出之後,傲爽也是雙腳一點地面,身形向灰熊爆射而去,這是要施展困龍拳的前奏!

「啪!」

誰知就在此時,空中那凝結而出的幽黑色指峰,居然在空氣中猛然潰散,化作天地靈氣……兩道身影,一白一黃,也是突然出現在無相劫指的上空之中,白色身影用劍,劍意衝天!而黃色身影則是伸出右手點出一指,千萬道厚重的指峰也是從其手指內破天而出,對著白色身影的長劍呼嘯而去!

「轟!」

白色的劍芒,和黃色厚重的指峰在空中交織在一起!驚天的巨響過後,隨之而來的是極其精粹的靈力在狂暴的肆虐著!

「這是……怎麼回事?」傲爽也是此時也是大為詫異,看著天地間的狂暴肆虐的靈力,也是大驚!為何不能將化雲劍訣演化在無相劫指之上?而左手食指,在此時也是有些隱隱作痛。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是……什麼靈技?」

此時不光是傲爽感到詫異,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驚駭的看著天空中逐漸淡化的兩道靈力,駭然不已。兩道人影使出一擊過後,也是消散在了天地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