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早說,我還以為需要多複雜的儀器呢!」霍萍萍拿出手機放在桌上,道:「單靠這玩意就能找到他?」

葉青道:「任何一個手機,都是一個信號接收器,同時也具備定位跟蹤功能。只不過,平常人都用不到這些功能。不過,在戰場上,這些東西就特別重要。如果沒有手機,往往需要自己動手做一個信號源。」

「哇塞,照你這麼說,當了一場兵下來,學到的東西還不少呢?」霍萍萍驚呼道。

方亭韻一直看著葉青,眼神很是溫柔,更多的是一種崇拜。

「在戰場上,任何一項技能,都為生存多了一份保證。所以,想要活命,就必須多學技能!」葉青回道,事實上,他並沒有多說這其中的因由。他在北方大學上學的時候,也涉獵過這方面的東西,在特種兵部隊五年,實戰當中多次運用,這些事情對他來說已經是輕車熟路了。

「這個年代,哪還有什麼戰爭了!」慕青榮沉聲道:「你說的戰場,是在哪?」

葉青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牽扯到部隊的機密。金三角邊境線那邊的事情,這些人不知道是最好了。

霍萍萍道:「行了,別說那麼多了,今晚找到那個人再說吧!」

「那先去把慕姐姐房間里的針孔攝像頭拆了吧!」陳可愛道。

「不能拆。」葉青搖頭:「今晚要靠那個攝像頭接收信號,才能找到那個人。」

「那你們先忙吧,我得去上班了。」陳可愛道:「對了,你們晚上一定得幫我看好啊。要是有我的照片什麼的,幫我全部銷毀了!」

霍萍萍笑道:「放心吧,趕緊去上你的班,小心一會見不到你的白馬王子了!」

「哪有什麼白馬王子啊!」陳可愛跺了跺腳,白了霍萍萍一眼,拎著包出去上班了。

拒嫁豪門:總裁大叔請溫柔 ,屋內幾人有些沉寂。慕青榮依然盯著葉青,她對葉青還是很懷疑。

「你覺得這個大概幾點能夠搜到信號?」霍萍萍問道。

葉青:「八點之後吧。」

霍萍萍挽胳膊抹袖子,道:「那也快了,小方方,趕緊弄點飯去,晚上咱們去擒色︶狼!」

慕青榮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她心中對葉青還是有些懷疑,所以,對霍萍萍這準備留葉青在這裡吃飯,她也有點反對。

方亭韻倒

… 方亭韻直接去了廚房,客廳里就剩葉青和慕青榮霍萍萍三人了。

墨香早就恢復平靜,一個人在卧室里看書。也就是說,葉青現在正面對慕青榮和霍萍萍的雙重審視。

尤其慕青榮,她對葉青很是懷疑。甚至,她都開始懷疑葉青今天去招聘的目的了,是不是想趁機接近她們呢?

葉青正襟危坐,這場合有些尷尬。若非發現了這針孔攝像頭的事,他還真想趕緊離開呢。但是現在既然發現了,那就得送佛送到西,徹底解決這個事再走吧。

霍萍萍倒是自來熟,斜靠在沙發上,道:「喂,兵哥哥,說點戰場上的有趣事情來聽聽吧。」

霍萍萍穿的比較簡單,加上擺了這麼個姿勢,從葉青那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幾分泄露的春光。

葉青轉過頭,剛好看到她這樣子,匆忙將頭轉向一邊,道:「戰場上沒有有趣的事情!」

霍萍萍奇道:「不會吧,那麼激烈的戰場,一點有趣的事都沒有嗎?」

葉青:「戰場上只有生死,生死並不是有趣的事情!」

霍萍萍忍不住白了葉青一眼,道:「我就是隨便說說,你搞得挺沉重的。哎呀,其實要我說啊,人生嘛,到處都有悲有喜。苦中作樂,這才是最好的心態。有了這種心態,就算是在戰場上,也照樣能夠有歡樂啊!」

葉青想了想,道:「你這種心態很好,可是,不適合我們!」

「為什麼?」

葉青:「戰場,就是一個渾身每一根神經都必須高度緊繃的地方。歡樂,會讓精神放鬆。而精神放鬆,就很有可能丟掉性命!」

霍萍萍撓了撓頭,看著始終沒再看自己一眼的葉青,撇嘴道:「我只是隨便開個話題,你怎麼來往生死上面扯呢?你這個人呀,真是不解風情,也不知道小方方看上你哪一點了!」

終於,坐在葉青對面的慕青榮忍不住問道:「葉先生不是說自己是北方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嗎?怎麼又成戰場上的軍人了?」

「你是北方大學畢業的學生?」霍萍萍瞪大眼睛看著葉青,旋即笑道:「兵哥哥,別逗了吧,你這人真幽默!」

「我大學畢業之後當的兵!」葉青老實地回答。

「北方大學的畢業生,在哪個地方都是被人搶的人才,你會選擇去當兵?」慕青榮看著葉青,道:「而且,當完兵之後,還這樣尋找工作?葉先生,說實話,我不太明白你的做事方法!」

葉青輕聲道:「人與人不一樣,做事方法當然也就不一樣了。」

慕青榮道:「但是,你這種做事的方法,我估計沒有第二個人會這樣了!」

葉青沒有再說話,慕青榮不相信他,他多說也沒有用。再說了,沒有人會相信,他只是為了圓自己的一個當兵夢而去了部隊。更沒有人相信,他的確是北方大學的畢業生!

沒多久,方亭韻端了一桌子菜出來。霍萍萍立刻坐了起來,道:「小方方,你也太偏心了吧?咱們自己在家的時候,你每次就是三四個菜對付得了。今晚多了個男人,就立馬加了這麼多菜,你這也太重色輕友了吧?」

方亭韻面色大紅,啐道:「萍萍,你別跟個長舌婦似的。葉先生幫過我很大的忙,我還一直沒有機會請葉先生吃飯呢。這今天剛好是個機會,我才多做了一些啊……」

「是嗎?」霍萍萍看著葉青,意有所指地道:「也不知道,葉先生如果住在這裡的話,以後的飯菜質量會是什麼樣呢?」

「萍萍!」慕青榮輕喝一聲,方亭韻紅著臉不敢看葉青。

霍萍萍也不再多說,跑到桌邊坐下,搶了個位置便先拿起了筷子。

「兵哥哥,我不跟你客氣了啊。要吃的話,就快點過來吧!」霍萍萍嚷嚷道。


葉青肚子的確餓了,而且,這幾天他的生活也很簡樸,這麼多菜見都沒見過。如今聞著那味道,肚子倒是開始咕咕作響了。

方亭韻將葉青拉到桌邊,道:「葉大哥,你過來坐。」

慕青榮和墨香都來到了桌邊,只不過,墨香並沒有因為多個人而有任何異樣。倒是慕青榮,自始至終都在盯著葉青,滿臉的防備。

方亭韻坐在葉青身邊,親自給葉青盛了飯。雖然也在吃飯,但目光更多還是停留在葉青身上。見葉青吃的很香,她心裡暖暖的。看著眼前這個人,其他的一切彷彿都不重要了!

吃過飯,也差不多八點了。葉青將霍萍萍的手機拿出來,在上面按了幾下,手機屏幕竟然一晃,上面出現了一些方格,看上去很是奇怪。

「這是怎麼回事?」霍萍萍瞪大眼睛,她從來不知道手機還有這個功能。

「這些都是隱藏功能,具體操作都是保密的。」葉青轉頭看著慕青榮,道:「得去你房間收信號。」

慕青榮起身打開房門,她依然不相信葉青,要親眼看著葉青被拆穿。

葉青走進慕青榮的房間,用手在手機上慢慢調節。過了沒多久,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白色小點,一閃一閃的,而手機也發出滴滴滴的聲音。

「就是這個頻率了!」葉青慢慢在房間里走著,那聲音的速度逐漸改變。葉青選准方向走過去,那聲音就越來越快。

葉青抬頭看著前面的柜子,伸手劃了一個區域,道:「攝像頭就在這附近。」

幾女走過去,仔細看了一會,竟然真的在那柜子上找到了一個攝像頭。若非葉青劃了這麼一個範圍,若非她們仔細觀察,還真難發現這個東西呢。

看著這攝像頭,慕青榮面色不由一變。不過,很快又恢復平靜,盯著葉青,她心中對葉青還是懷疑多於信任。

「慕姐姐,看樣子你也沒能倖免啊!」霍萍萍伸手要去取那攝像頭,卻被葉青攔住:「不要亂動,要靠這個信號找到接收信號的地方!」

「能找到嗎?」方亭韻緊張地問道。

「差不多。」葉青點頭:「這個攝像頭的發射範圍並不遠,大概就在你們這裡周圍三百米的範圍之內。咱們在這個範圍之內走幾圈,就能掃描到接收信號的地方了!」

「那快點走啊!」霍萍萍從廚房拿出一根擀麵杖,道:「讓我找到是誰偷拍老娘,老娘一定把他三條腿全敲斷!」

幾女皆暈,這霍萍萍的潑辣彪悍她們早都知道。但是,你在一個男人面前,就不能收斂點嗎?

葉青帶著幾女下樓,在這小區附近轉了一圈。果然,在其中一棟樓附近搜到了同樣的信號。

「就在這附近了。」葉青帶著眾女走進那棟樓,手機上滴滴滴的聲音越來越快,也就是距離那信號接收器越來越近了。

終於,在四樓一個房間門口,手機上出現了一個白色光點,而那滴滴滴的聲音在這裡也是最強烈的。

葉青看著那房門,道:「應該就在這裡面。」

「讓開,老娘來敲門!」霍萍萍拿著擀麵杖便往門上砸去。

「別激動,別激動。」墨香忙拉住霍萍萍。

葉青過去敲了幾下,卻沒有人答應。

「是不是沒人在家?」方亭韻奇道。

葉青:「應該是吧。」

「那就這麼算了?」慕青榮沉聲道:「跑了這麼一趟,連門都進不去,這不就是什麼都沒找到嗎?」

幾女都有些著急,葉青沉吟了一下,道:「要不我先進去看看。」

「進去?怎麼進去?」霍萍萍看著葉青:「你有鑰匙?」

「沒有。」葉青老實回答。

霍萍萍:「那你怎麼進去?」

「呃……」葉青看向幾女:「你們誰有比較硬一點的卡片之類的?」

「卡片?」霍萍萍愣了一下,旋即連連點頭:「我知道了,銀行卡就能開鎖,電影上都有演嘛。不過,你竟然會這麼先進的技術?」

慕青榮直接遞給葉青一張銀行卡,葉青將銀行卡塞進門縫,輕輕往下滑去,感受著那門鎖的結構。沒多久,往下突然一滑,房門咔嚓一聲,直接開了。

幾女同時驚呼,這份技術,若非親眼看見,誰能想象得到啊。

「你……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啊?」霍萍萍瞪眼:「你是當兵的還是開鎖的啊?你以前是不是神偷大盜啊

… 慕青榮在前面開了燈,這個房子並不大,兩室一廳的格局,裡面收拾得倒是挺乾淨的。

霍萍萍四處張望著道:「看起來不像是那種猥瑣男住的地方啊。」

「這也難說,信號不是在這邊最強烈的嗎?」慕青榮轉頭看向葉青,道:「你的手機呢?拿過來測一測,那個信號接收器到底是在哪裡。」

「呀,你在幹什麼呀?」霍萍萍驚呼道:「跑人家裡翻人的垃圾桶,你都不嫌臟嗎?」

葉青此刻正在翻垃圾桶,慕青榮看到他這樣,又是皺了一下眉頭。她有輕微的潔癖,雖然不嚴重,但也看不慣別人髒兮兮的。

「葉大哥,你在找什麼嗎?」方亭韻問道。

「一個房間里,最有調查價值的地方就在這裡。」葉青指著面前的一攤垃圾,道:「看垃圾桶里的東西,就能知道屋裡人到底做了什麼,屋裡曾經有過什麼。所以,就連警察辦案,留意最多的地方也是房間里的垃圾桶。這垃圾桶里,說不定有什麼證據。」

霍萍萍道:「說的好像很有道理,不過你既然都到這裡了,幹嘛還要翻垃圾桶,直接找到信號接收器,那不就是最好的證據了。」

葉青道:「那個你們自己去找,我看看這裡面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信息。」

霍萍萍:「廢話,我們怎麼知道什麼是信號接收器,你不進來幫忙,我們怎麼找啊?」

「房間裡面的電腦就是了。」葉青道。

「電腦?」霍萍萍推門進入一個房間,房間里的確有一台電腦。而且,電腦還在開著,主機燈一閃一閃的。

「這就是信號接收器?」霍萍萍瞪眼:「不就是一台電腦嗎?你之前說的好像多神秘似的,早說是電腦,我早找到了啊!」

葉青解釋:「信號接收器不是電腦,而是電腦上面連的一個接收器,和針孔攝像頭是配套的。這個東西連到電腦上,電腦才能接收那些信號。」

霍萍萍聽得糊塗,擺手道:「行了行了,別廢話了。也就是說,這電腦裡面,應該存有我們的照片是吧!」

「是的!」葉青老實回答,這也是他不願進房的一個主要原因。電腦上說不定存了這些女孩子多少照片,他要進去看見了,這不得尷尬了啊。

幾女立時奔進了房間,霍萍萍直接把房門反鎖,嚴密地防備著葉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