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根據我的研究發現,小天你很可能是女人,要麼就是不喜歡女人,不然怎麼會下這麼狠手啊。」韓文目光望著遙遠的天際,一臉的深沉,很是有著一股磚家叫獸的范兒。

「有道理,這麼一個大美女你也捨得下手,肯定不是男人,相信你現在的敵人以及遍布整個學院了,小心哪天被人陰啊。」林傑也是笑嘻嘻道。

「你們才不是男人呢,小小敵人,怕毛啊,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砍一雙。」步雲天牛比轟轟的道。

「好了,你們就別那麼多廢話了,我們還是先離開,要是再遲一點,等大家回過神來,我們那柳嫣然的粉絲就要把三弟給吃了。」一旁的海紫荊連忙提醒道,現在可是很多吃人的目光看著這裡,在待下去的話說不準就出意外了。

「那我們快走吧。」醒悟過來的盧漢勝看到四周都是吃人的眼神連忙開口道。

眾人在步雲天的帶領下。直接向著他師傅的小院走去。

「師傅,怎麼樣,我乾的不錯吧。」步雲天笑嘻嘻道。

「非常不錯,你小子果然是成大事的人,居然連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都捨得下手。」傅義嘎嘎笑道。

看到這個老傢伙一副老不正經的樣子,步雲天只感覺面前有數萬頭草泥馬在奔跑,無語了。

搖搖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步雲天才開口道:「額,師傅你還是給我說說其他的比斗吧,那排名確定了嗎?」

「差不多都確定了,其他的經過多場打鬥已經基本確定下來,本來明天是要讓那宮天賜和葉飛花在打一場的,如果他輸了自然就是第四名了,如果他贏了就挑戰柳嫣然,不過那宮天賜沒打就直接認輸了,所以四強排名已經全部確定了下來,你第一,柳嫣然第二,葉飛花第三,宮天賜第四。」傅海點點頭道。

「太好了,小天你真的成冠軍了,一百萬啊,這回賺大了。」盧漢勝語無倫次道。

「是啊,三百六十五倍的賠率啊,那豈不是三億六千五百萬,而且還是上品靈晶,那傢伙豈不是要破產了。」韓文也是有些難以置信的驚呼道。

確實也是,此時開賭局的學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那個工作人員更是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真是無妄之災啊,那可是三億多上品靈晶啊,而不是下品靈晶啊,這回是損失大了,這次賭局算是白開了。

「太好了,有錢了,文哥,有空你就帶我去逛街吧,我們需要好好慶祝一下。」海紫荊興奮的拉著韓文的手道。

「沒問題,到時你想買什麼都行,反正有小天這個大款在。」韓文毫不猶豫道。

「呵呵。到時給你們一人發一千萬上品靈晶。你們想買什麼就買什麼。隨便你們。」步雲天笑著道。

「這太多了,給一百萬就有多了,財富是需要實力去守護的,我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小天你真的沒必要給那麼多我們。」盧漢勝搖搖頭道。

「是啊,天哥,意思意思,隨便給個幾十萬就行了。那可是上品靈晶,已經夠我們花很久了,就是不夠了我們也可以再找你要啊,沒必要一次性給那麼多。」林傑也是點點頭道,說真的,要是一下子給那麼多靈晶,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花。

「還是先別說那麼多了,等靈晶拿到手再說吧,希望那些傢伙不會賴賬吧,現在說這個還早了點。」步雲天笑著道。給多給少也沒什麼關係,反正目前他還和大家呆在一起。需要的話可以隨時給他們。

「臭小子,你放心好了,誰敢欠我徒弟的債啊,我會讓他乖乖的把那些靈晶吐出來。」火爆的傅海摸著紅紅的鬍子沉聲道。

「嘿嘿,有師傅做靠山我自然是放心。」步雲天嘿嘿笑道。

本來之前步雲天還是有點擔心的,畢竟沒有靠山的話,對方很可能來個欠債不還,故意說先欠著的話,恐怕還真拿他們沒辦法,不過現在有了靠山就一切都好辦了。

三天之後,一切比賽排名都確定了下來,也終於到了領取獎勵的時候。

步雲天也得到了自己滿意的獎品,一把九階寶器級別的飛劍,他挑這把飛劍其實主要是用來學習御劍飛行的,因為他發現用裂天刀御空飛行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只好找把飛劍了。

飛行法術已經從兩位師傅給的修鍊功法中得到了,乃是一種非常不錯的御劍術,速度非常快,可以說是殺人逃命必備絕跡,練之極致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級。

當然,步雲天修習御劍術的時候摔得可不少,還好是躲在定海神珠裡面練得,沒人看見他那衰樣。

「走吧,今天我們一起去領取靈晶吧,相信他們應該把靈晶準備好了吧。」步雲天微微一笑道。

「哈哈,走,發財去。」盧漢勝等人哈哈大笑著跟上了步雲天,眾人彷彿看到了開賭局的傢伙那張哭喪的臉似的,格外開心。

沒多久眾人便一起來到了稅換靈晶的地方,遠遠便看見了那哭喪著臉的特級學生,也就是這次開局的老闆。

「這位老闆早上好啊,我等是來領取靈晶的,這是我們的票據,希望閣下不要賴賬啊。」步雲天輕笑著道,同時把手中的票據交了過去。

「原來是大比冠軍啊,果然是人中龍鳳啊,一看就知道是風雲人物,不知閣下能否推遲一兩天再稅換靈晶啊。」那老闆一看到步雲天便哭喪著臉道。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老闆再怎麼哭喪也沒用,他現在估計是恨不得把那夥計給生吃了吧,本來是大贏的局面,居然讓他一搞倒貼了幾億上品靈晶。

「這位老闆你就別哭喪著臉了,雖說你這次輸了點靈晶,可是以前那次你不是大賺啊,怎麼可能會不夠靈晶付給我們,不會想故意欠著不給吧,要是這樣的話,就是我肯答應,我師傅也不會答應哦。」步雲天淡淡道,一副吃定對方的樣子。

「這個這個,我這裡靈晶確實是吃緊啊,難道就真的不能推遲兩日嗎?」那老闆看到步雲天把師傅搬了出來,不由一臉無奈道。

「不行,這靈晶不拿到手,我實在是放心不下,相信閣下應該可以理解。」步雲天沉聲道,倒不是他可故意難對方,而是大家都不熟,幾億上品靈晶豈能隨便拖欠,萬一中途出點什麼意外,那豈不是後悔莫及。

那老闆最後還是拜倒在步雲天師傅的淫威之下,乖乖的把靈晶全數付給了步雲天,一個子都不敢缺,然後送瘟神一般把步雲天等人送了出去。

一路上眾人都非常沉默,就連步雲天也不例外,就是因為之前他打開了儲物袋,眾人一起把神識探入其中看了一下,那堆積成山峰一般的靈晶使得眾人一下子迷失了。(未完待續。。) 聽到姜天威的話,幾人都是有種想撞牆的感覺。他們可都是知道,姜天威習武也不過這五六年而已,而他們可是從小就開始習武,到現在起碼也是十五六年了。

可是人家現在卻已經跑到他們前面去了,就算是楊清凝,這個一直被稱為武痴的女孩,也是一陣失神。

她一直以來,都在為自己年僅二十三,便能夠達到暗勁巔峰而沾沾自喜。就算他哥哥楊特鴻,也是在二十五歲才到暗勁巔峰,現在已經二十八,也不過剛剛達到化勁而已。

自己不過二十三,而且自己也自信自己兩年內一定能進入化勁,那時候也不過二十五而已。

可是現在,姜天威有二十五歲么?更主要的是,人家習武僅僅六年,就從一個不懂武功的普通人,一躍成了一個化勁高手。這讓她感覺自己這十幾年的努力似乎都是個笑話。

看著眼前幾位神色不善的傢伙,姜天威拉著劉佳佳迅速的溜出了人群。他懷疑,在和他們待下去,可能會引起他們的群毆。

拉著劉佳佳出了人群,劉佳佳才笑著說道:「跑那麼快乾什麼,你還怕他們吃了你啊!」

對劉佳佳來說,她並不懂化勁代表著什麼,在她眼裡,姜天威彷彿就是戰無不勝的,所以對於他們的話,劉佳佳反而是覺得理所當然的。

姜天威也笑著說道:「再不跑,就要被他們群毆了。」姜天威就是從他們眼裡看到了危險的信號,才毫不猶豫的拉著劉佳佳逃之夭夭。

下午楊特鴻他們幾個都還在比試,只是現在看來,除了楊特鴻和宮福海,能穩穩出線外。就是楊清凝都有點困難,就更不要說慕容海天和司馬方騰了。

不過,這些姜天威並沒有放在心上,對於誰出線,他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三月三那天,他有了對手。

雖然看起來自己強勢出擊,將楊特鴻擊敗,但是姜天威自己心裡清楚,楊特鴻並沒有拿出看家本領,而且也不過是中了自己的計輕敵而已。

真要打起來,鹿死誰手還真的難說的很,所以,對於三月三的比試,姜天威還是很有興趣的!

而這裡,已經沒有了楊特鴻的對手,就是能逼他出真功夫的人也沒有了,畢竟化勁和暗勁還是相差太大。所以姜天威也沒有必要再留下擂台旁了,拉著劉佳佳便回了酒店裡面。

而於大志則是繼續帶著凌雪雁在各個擂台之間觀摩比較。

只是,姜天威和劉佳佳剛剛回房間沒多久,房門便被人敲響了,打開一看,卻是王星宇在敲門。

「師傅,請您一定要收下弟子。」剛剛打開房門,王星宇便跪在了門前。

看到王星宇的樣子,劉佳佳不由好笑的看了一眼姜天威,想起中午他說的話,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實現了。

姜天威一把拉起王星宇笑著說道:「中午你不是說想讓我給你引薦我師傅么,怎麼現在又想拜我為師了!」

王星宇滿臉漲紅,不過還是說道:「師兄說過,達者為師,師傅的功夫足以做我的師傅,上午的時候是弟子眼拙。還請師傅一定要收下弟子。」

姜天威笑了笑說道:「對了,還不知道你是那的人?」

王星宇整理了一下說道:「師傅,我是JS人,我爸是JS省委副書記,家裡還有一個弟弟,正在大學。」

聽到王星宇的來頭,劉佳佳不禁也是側目多看了一眼。看不出來,還是個官二代啊。就算比起鄭少東,也差不了多少!

「那你爸媽對於你習武的事情不反對么?」姜天威問道。

王星宇想了一下說道:「我爸很支持我,所以我才有機會能夠一直堅持到現在。只是我媽不太捨得,不過她現在也不反對了。」想了想王星宇繼續說道:「對了師傅,我現在還是龍組成員,你聽說過龍組么?」

說著,從懷裡掏出了自己的證件遞給姜天威,姜天威接過來一看,還是個上校。

笑了笑說道:「這樣看來,咋們還真是有緣了,我也是龍組成員。」說著,將自己的證件也是拿了出來。

看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證件,王星宇也是吃了一驚,這龍組可不是隨便功夫好就能進的。看來自己要拜的這個師傅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啊。

打開一看,卻是發現居然比自己還要高一個級別,這就更讓他心驚了。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要拜師的信念。

聽到王星宇家世清白,姜天威便也不藏著掖著了,直接說道:「行,我可以收你為徒,不過,我現在在SH居住,你能隨我一起去SH么?」


王星宇聽到姜天威同意,連忙點頭說道:「這個沒有問題,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說著,就要給姜天威磕頭。

姜天威手一伸將他扶住說道:「先不用拜這麼早,等回去再說吧。對了,下午你不用繼續比試么?」

王星宇不在意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來這裡,本來就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個師傅,至於這個第一我本來就沒打算去爭,我知道,就算爭了我也進不去前十。」

說到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之前也去找了這次評委主席。只是他也說我路子定型,不適合傳承他的武學,所以拒絕了我。」

看到姜天威疑惑,王星宇說道:「就是坐在主席台最中間的那位老人家,陳長生陳大師,他老人家可是位宗師級高手,一手陳氏太極出神入化。」

姜天威點了點頭,對於武林中的前輩宿老,姜天威了解的並不多。當初陳共福也沒有過多的介紹現在的一些高手,只是稍微提了一下現在還剩下的五大家族而已。

至於其他的,並沒有多提,只說將來有機會自己再去認識。

於是對王星宇說道:「現在比試才剛剛重新開始,你也去試試吧,你的路子就是要博採眾家之長,所以,多見識一下各路武學對你也有好處。」

已經放下心來的王星宇,聽到姜天威這麼說,點頭稱是便出去了。 等到王星宇出去,劉佳佳再也忍不住了,笑了出來說道:「這傢伙還真是,被人賣了還在幫人家數錢。」

姜天威撇了撇嘴說道:「話可不能這麼說,如果沒有我的話,他這輩子可能也就這樣了。可是遇到我,他甚至有機會進入宗師境界,這可是好多了求都求不來的。」

劉佳佳撇了撇嘴說道:「真搞不懂你們這些人,都什麼年代了,還練武功。就算像你這樣了,能抵擋得了子彈么?一顆子彈下去,什麼都報銷了!」

姜天威神秘的笑了笑說道:「可別小看這些習武的人,他們每個人的神經反應速度可是比普通人快的多。一個暗勁高手,就算一個普通人拿著手槍也不一定能夠打的中哦!」

說到這,劉佳佳頓時來了興趣說道:「那你們能空手接子彈么?小說裡面,武功練到最後,不都是可以空手接子彈么?」

姜天威正想說你小說看多了吧?可是,想到現在自己對於肌肉的控制和對氣的運用,以及自己的神經反應速度。如果現在有顆普通子彈對著自己射擊,想必也僅僅射穿外面的皮肉,便會被自己的肌肉給擠壓住吧?

僅僅是現在的自己,對於普通子彈已經不是那麼畏懼了,那麼師傅他們呢?

於是有些不確定的說道:「這個我也不好說,因為我還沒到那個境界,可能,我師傅他們真的能夠做到吧!」

聽到姜天威肯定的回答,劉佳佳彷彿也是驚呆了。在她的世界觀裡面,人就算再厲害,也抵不過一顆子彈。可是現在姜天威卻告訴她,真的有人能夠空手接子彈。這簡直顛覆了她的三觀。

看到劉佳佳震驚的樣子,姜天威得意的笑了笑說道:「現在,如果相隔十米以上的話,我在有準備的情況下,也能夠躲開子彈的!」

劉佳佳彷彿反應了過來,有些激動的看著姜天威說道:「那我現在開始練的話,也能夠做到空手接子彈么?」

姜天威頓時感覺一群烏鴉從頭頂飛過,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你啊,就不要想了,就算你現在開始練,也就是個莊稼把式而已。再說了,你練功夫幹什麼,不是有我保護你么!」

劉佳佳一臉嚮往的說道:「可是,我也真的好想試試空手接子彈的感覺啊!」

看著劉佳佳一副嚮往的樣子,姜天威也只能是滿臉苦笑,不過,好在劉佳佳也不過是一時興起而已。隨即馬上說道:「天威哥,那你就快點加油,爭取哪一天能空手接子彈了,我來試試!」

當天下午,雖然姜天威並沒有了比試,兩人也在房間沒有待多久便出去了。雖然老是看這些人比試讓劉佳佳有些無聊,可是在聽姜天威說,功夫到一定地步后,也許真的能空手接子彈后。對於這些比試劉佳佳明顯是興趣大增,拉著姜天威在三個擂台處跑來跑去。

不時的指著一個勝利的人問姜天威這個能不能空手接子彈,那個能不能空手接子彈。

這讓姜天威很是無語,不由得指了指坐在主席台中央的那個老頭說道:「我們這裡所有人,最厲害的就是那個老頭了,要不你去問問他吧?如果他都不能的話,你就不用再想這裡會不會有人能空手接子彈了。」


劉佳佳抬頭看了看主席台,發現上面坐的是個七老八十的老頭了,不由得說道:「還是算了吧,我看他老人家別說接子彈了,就是我朝他扔顆石子他都不一定能接到。」

看著劉佳佳那懷疑的眼神,姜天威徹底無語了。拉著劉佳佳,找到於大志,將剛剛王星宇拜師的事情說了一下。於大志聽到自己多了個師弟,也很是高興,對姜天威說道:「恭喜師傅了。」

「對了,你師弟的比試你也多關注一下,作為師兄,可不能輸得太難看了。」看著於大志高興的樣子,姜天威不由得打擊到。

果然,聽到姜天威的話,於大志的臉果然一下就垮了下來說道:「師弟這都已經暗勁巔峰了,我才剛剛進入暗勁沒多久,這差距實在有些大。」

姜天威笑了笑說道:「所以啊,你才要更加努力了,不然你師弟到時候進入化勁了,你還是初入暗勁的樣子,到時候你面子上也不好看。」

看著於大志一臉的苦色,凌雪雁卻是笑嘻嘻的說道:「那也好,省的他以後在我們面前老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

於大志臉色更苦,爭辯道:「我什麼時候在你面前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了?」

凌雪雁嘻嘻一笑說道:「當初在警隊訓練的時候,你不就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