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喊殺聲傳遍了整個山區,連開始時的呼喊也不能相比,這是發泄的喊聲!是報仇的喊聲!是勝利的喊聲!

一番發泄後,凌風驚訝地發現滿山遍野都堆滿了魔獸屍體,所有的人都和自己一樣,無力地躺在了屍體堆裏!

休息了好一會兒,凌風才掙扎着坐起來,這時太陽已經在西邊的山頭上發出今天最後的光和熱了。

連凌風都不知道自己砍了多少劍了,總覺得他這一輩子也沒砍過這麼多劍一樣!

和拉夏相互攙扶着走下山坡,村子的大門也已經被打開了。

村子裏的老人和小孩都出來慶祝勝利!歡呼聲再次傳遍了這個古老的部族小村。


來到彩虹家門前時遇見了彩虹和她爺爺玉巖峯還有伊凡,伊凡和彩虹都受了不輕的傷,凌風和拉夏也被那奇怪的黑氣弄得疼痛無比,而且被擦到的地方還變得死黑!這讓凌風再一次佩服玉巖峯,他竟然只受了點擦傷,和凌風他們的“擦傷”根本沒的比!而且凌風知道他的擦傷肯定是自己故意受傷的。

“拉夏小兄弟,實在是太感謝你了!要是沒有你和凌風小兄弟的話,我們部族可就要完了啊!”其實玉巖峯還真的是真心的很感謝他們,要不是他們的話,自己就不得不親自對付那黑影了呢!

“應該的,族長不用客氣!”

“啊,那你們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就將神鷹圖騰交給你,讓彩虹和伊凡隨你去其他部族取圖騰。”說着還向拉夏眨了眨眼,又用嘴往彩虹那撇了撇。

凌風看到這番表情簡直想吐!真想不通一個老頭,表情怎麼還那麼豐富!

又是夜深人靜之時,依然是未知的空間。

“那神選者的身手果然不凡,以後還真麻煩呢!”

另一個身影一動不動,並沒有說話。

“你說那個凌風身手很爛的對吧?”

“以前的確如此。”

“依你的意思,他是突然變強的咯。”蒼老的聲音明顯帶着諷刺。

“可能是因爲他得到的那把劍很趁手吧,而且那是您心愛的寶劍,鋒利自是非同凡響。”看似在拍馬屁,但卻一點感情也沒有表現出來。

“嗯“`”

“要不要屬下找機會解決掉他?”

“那好吧,只要神選者的實力夠強就可以了,要是他的幫手太多的話,對我們以後的計劃很不利。”頓了一下,他又繼續說道:“如果沒事的話,你就下去吧!”

“是。”

兩個身影依然迅速消失,只剩下空蕩蕩的未知空間。

“好了,我就送到這裏了,我明天還要帶一百勇士去北方神牛部族與你們的大巫師會合呢!之後村子裏的人也要遷到鹿城去,這裏太不安全了!”說着玉巖峯邊從懷裏掏出神鹿圖騰遞給拉夏道:“你知道使用方法吧?那些傢伙可能不會輕易交出圖騰,你要小心啊!”

接過圖騰,拉夏拍拍胸脯道:“放心吧!這是我的使命,我一定會完成它的!”

“爺爺,你也要小心啊!”彩虹對她爺爺還有點戀戀不捨,纔來兩天就要走,真的捨不得。

“你也是啊!好了,你們出發吧!”

路上居然沒有遇到魔獸,可能都被那黑影控制了,然後被屠殺得乾乾淨淨的了吧?

看了看手裏的凌風寶劍,凌風總覺得叫起來有點不自然,突然想起昨天將風凌九霄的真氣注入其中的時候,它竟然發出了耀眼的金光,看來它和風凌九霄挺有緣的,呵呵,乾脆就叫風凌好了,和風凌九霄是一套的嘛!凌風不禁暗暗爲自己的主意拍手叫好。

伴着朝陽,凌風一行人再次踏上了征途! 再次來到鹿城,凌風心裏多了一分輕鬆。

拉夏他們都有馬,可是凌風的馬被魔獸給殺了,這時凌風纔想起要趕快去把自己綁在馬上的包袱給揀回來才行啊!裏面的衣服都不算什麼,關鍵是清雅的短劍還在包袱裏呢!

“柯大叔,這城裏有馬賣嗎?”凌風看這兒也不太可能有馬賣,但還是抱了點幻想。

“難哪!你到守衛那兒去看看,運氣好的話,可能會有多餘的馬。它們的主人戰死了,守衛拿它們來也沒用了。”雖說這些守衛都是臥龍國士兵,但對付起魔獸來還是難免有傷亡。

說到守衛,凌風突然想到了他老爹給他的好東西,靈光一閃,一個好主意浮現在凌風的腦海裏。“啊!那我去看看去啦,你們在這裏等我吧!”


“喂!凌風,你的凌風寶劍呢?不會給弄丟了吧?”拉夏這才發現凌風背上的凌風寶劍居然不見了。

剛走出去兩步,凌風又轉過身來笑道:“第一:它現在叫風凌了;第二:像金磚那樣重要的東西“`當然要藏好啦!”說完便大步跑開了。

一聽凌風提到金磚,拉夏就想到了凌風把金磚變沒的事兒,肯定是他把劍放到小龍那兒了!

拉夏等人也到城裏去看看能不能買到乾糧,不然這一路上就要天天打獵了,他們只有一袋肉乾,是吃不了幾天的。

好不容易買了些肉綁在馬背上,拉夏才鬆了口氣:過兩天神鹿部族的人遷到這裏來的話,這鬼地方應該會繁榮起來吧?

又過了好久,凌風才牽着匹棗紅馬慢悠悠地回來。


“幹什麼啊!去那麼久纔回來!”彩虹瞪眼道。

“就是!快來吃飯吧,吃完了好趕路。”拉夏端着碗使勁兒地吃着。

“不啦!我都吃過了。”凌風拍拍肚子,他現在還很飽呢!

“這城裏還有小吃?”拉夏還以爲他去吃小吃來呢!

“不是,祕密!”凌風神祕地一笑。

“簡直想吐!”彩虹作出了嘔吐的姿勢。

“想吐就吐吧。”凌風纔不介意,他心情正好呢!

“吃不下了,我們走吧!”彩虹把碗一丟,就直接上馬了。

拉夏趕緊再塞了幾口,也向他的馬走去。

伊凡不緊不慢地吃完飯,也上了他的馬。

“柯大叔,我們走了,你們慢慢吃。”彩虹第一個騎着馬衝出了大門,拉夏和伊凡也跟了出去。

“有沒有搞錯啊!在這裏騎馬!?”凌風牽着馬也衝了出去,走到巷字裏才騎上馬。

空蕩蕩的鹿城裏就這樣響起了嗒嗒的馬蹄聲和一串紅塵。

不多久,凌風就來到了那天和巨鐮獸“打鬥”的地點,那沒頭沒雙鐮的屍體發出了陣陣惡臭,臭得彩虹差點就真的吐出來了。

只是路過而已,他們的記憶裏已經深深地記住了這種惡臭!凌風心裏不禁感嘆:要是玉樹攻城的時候扔些巨鐮獸的屍體進去,全城的人恐怕都要被臭死!那城豈不是不攻自破了嗎?

不一會兒,凌風等人已經來到了馬的屍體旁,準確的說是骨架旁!沒想到才兩三天的工夫,它居然已經被吃得精光了!

凌風下馬去揀包袱,沒想到那包袱也臭得不行!趕緊把裏面的短劍給取出來,凌風飛一般地跑掉了,連他的衣服都不要了。

彩虹見他取的是那把短劍,立刻騎着馬就走了。

“凌風,走啦!快點。”拉夏也騎着馬和伊凡追了上去。

凌風還以爲她被那臭氣給嚇怕了呢!邊騎着邊問了問手上的短劍,果然還是有一股惡臭,不過和那隻巨鐮獸的臭氣比起來要差遠了!

爲了避免臭到自己,凌風讓小龍也將它收了起來。凌風覺得這種放東西的方式實在是太方便了!不用擔心丟掉,也不用擔心自己拿不了那麼多,而且想要的時候叫一下小龍,它就會出現在自己的手上,天下間可能就只有自己有這種好事了!

一直在茫茫的草原上趕了幾天的路,衆人才來到澗水溪。這是一條小河,水只及膝蓋而已,較深的水潭也只有不到一人深而已。

看到前面的小河,凌風他們都開始歡呼了!他們這幾天可是都把水給喝光了,洗個澡更是不可能的事了,眼看河就在眼前了,哪能不高興啊!

夕陽西下,烈日終於休息去了,可是凌風他們卻仍然瘋狂地跳下馬,直接撲進了河裏。不管怎麼樣,先涼快一下再說!

由於已經是初夏了,太陽也無情的烘烤着大地,當然也包括着凌風他們。又因爲他們前些天在北方,還不覺得熱,於是都沒想到要多準備點水,結果他們的水在昨天就喝完了“`

沒水的情況下凌風才知道:原來吃肉乾也必須得喝水啊!溼淋淋地爬上岸,衆人都是趕快吃點東西,餓一天了,渾身都沒勁兒。

等凌風他們吃夠了的時候,月亮和星星都出來了。凌風拍了拍肚子,然後站起來自言自語道:“得好好洗一下,換身衣裳了!”

拉夏也站起來:“我也是!”

伊凡更是已經走過去拿衣服去了。

“都不準去!我先來!”這時彩虹也吃完了,聽他們要去洗澡,可是自己不可能和他們一起脫光了洗啊!於是趕緊喊了起來,然後兩步衝過去把他們的馬都牽走。

“伊凡哥哥!給我看好他們!”彩虹一把奪過伊凡的馬,瞪着凌風叫道。

牽着馬來到河邊,把拉夏和伊凡的衣服都拿出來掛在馬上,四匹馬就組成了一道“牆”。

“不準過來!知道嗎?不然我會讓他死得很難看!”說着彩虹又瞪了凌風一眼。 三人轉過身並排坐在一起,凌風在中間伸冤道:“你們看我像那種人嗎?”說着邊躺下來看着天上的星星發呆。

伊凡和拉夏也躺了下來,並沒有回答他。

“哎,反正沒事,我去那邊林子裏找點乾柴來,待會兒衣服洗了好烘乾。”說完拉下便起身往南邊的林子走去。

觀察了一下四周,凌風發現這河的北面、東面、南面都是樹林,而西面則是廣闊的平原。

這時伊凡也站起來向北邊走去,“方便一下,順便也揀點柴火。”頓了一下又說道:“月亮和星星在看着你的。”

凌風當然知道他什麼意思,沒想到連伊凡也要諷刺自己,凌風鬱悶的盯着天上的星星。

聽着河水的嘩嘩聲,凌風忽然想到,這條河是不是會流到東南面的清水城呢?這條河的流向就是東南方,或許還真有可能呢!凌風的思緒漸漸隨着河水流到了清水城“`

“啊——蛇啊“`”突然間,一聲刺耳的尖叫聲把凌風從幻想中拉了出來。

凌風立刻條起來衝彩虹喊道:“怎麼啦!?”

但是彩虹卻不回答,凌風立刻飛奔過去,他知道出事了!

那幾匹馬也被驚嚇得跑開了,凌風藉着月光看見彩虹昏到在了河邊,白皙的身子在月光下顯得是如此清晰,一條蛇正在她的大腿上往纏繞着!凌風衝過去一把將蛇給扯了下來,發現它不是毒蛇之後才放下心來。

不過凌風在觸碰到彩虹那白皙的大腿的時候,還是不自覺地流出了鼻血。右手金光一閃,風凌劍瞬間出現在了凌風的右手上,然後一劍將左手的蛇給砍成了兩截。將蛇扔進河裏,凌風才發現自己的鼻血不停流,趕緊用袖子擦了一下。

“凌風——”凌風在這剛把蛇殺掉,就聽見拉夏在林子裏的呼喊聲,又不知道出什麼事了!

顧不得那麼多了,凌風將衣服脫下來蓋在彩虹身上,不過那不爭氣的鼻血竟然滴了幾滴在她胸脯上!弄得凌風滿臉通紅,而且還有一種世界末日即將到來的感覺!

往南邊的小林子狂奔過去,凌風看見拉夏抱着左肩從林子裏跌跌撞撞地衝了出來。


凌風接過他左手的巨鐮問道:“怎麼了?魔獸嗎?”雖然這裏不太可能有魔獸出現,但凌風也想不到什麼了。

“快走!有人要殺我!”說着就和凌風往彩虹那裏跑。

正要跑到的時候,伊凡也從北邊的林子裏抱着一抱乾柴衝了過來,“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有人要殺拉夏!”凌風將拉夏扶到草地上坐下道。

伊凡衝過來看了看,“你左肩受傷了?”

“嗯,劍傷,對方好象是兩個人。”說着從懷裏掏出了一把飛刀,然後繼續說道:“和上次是同一夥人!”

“凌風你也受傷了嗎?”黑漆漆的夜,拉夏也看不清凌風是出鼻血而已。

“啊“`”凌風用手擦了擦鼻血,“摔的。”

“來,我先給你包紮上。”伊凡從身上撕下一塊布條爲拉夏包紮起來。

“奇怪,我一逃出林子他們就沒追了!”拉夏也想不通他們爲什麼會不追了。

“可能是怕沒殺還掉你,反而被我們殺掉了吧?”凌風覺得這不怎麼合理,但也沒別的解釋了。

“哦,對了!彩虹被一條蛇給嚇暈了!”凌風這纔想起彩虹還在河邊躺着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