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迪爾嘆了口氣,說:“唉,我當然知道,但是現在,我們真的不能打擾他,我覺得,現在小寒處於一個極爲重要的時刻,我們一定不能讓他受到一點點打擾,我們只好等下去了。”

這樣,又過了一個多月,麥迪爾兩人驚訝的發現,易寒的身體居然開始萎縮了,從原來強壯的身體逐漸枯萎,就像秋天的枯枝一樣,麥迪爾兩人更加着急了,不過,易寒微微起伏的胸膛證明他還活着,麥迪爾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小瓶子,那個小瓶子裏面只有一滴綠色的液體,這可是生命泉水,據說,只要一滴,可以讓一個老頭子回覆到年青的狀態,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延長十年壽命也不是難事,而且對治癒傷勢也有很作用。

麥迪爾拿出這個小瓶子出來,就是表明自己至少會少活十年,不過,當他想要走向易寒的時候,他的手被傑蜚特捉住,傑蜚特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小瓶子,對麥迪爾說:“老大,先用我們的吧。” 麥迪爾看了傑蜚特,也不矯情,點了點頭,傑蜚特把他瓶子中的那一滴生命泉水滴入易寒已經乾枯得變黑的嘴脣中,不一會兒,易寒的身體就開始產生變化,本來已經枯萎的肌膚開始片片脫落,然後從新長出新的肌膚,新長出的肌膚白的不像話,就像新生的嬰兒一樣。

本來易寒單靠自己吸收改造自己的身體,至少要半年的時間,但是有了生命泉水的幫助,改造的時間縮短了近一半。有了火系元素提供的能量,易寒在一段時間內不用吃東西也能生存。

又過了一個星期,易寒終於睜開眼睛,一睜眼,易寒就看到了傑蜚特長滿鬍子的大臉,那雙大眼正瞪着易寒,易寒被嚇到,右手直接向傑蜚特遞出,傑蜚特也沒有想到易寒居然真的想麥迪爾說的一樣,在這兩天就醒過來,他還想看看經過元素粹體之後的人,到底和自己有什麼不同,哪知道易寒就在這裏醒了過來。

閃躲已經來不及,傑蜚特用左手去抵擋,兩人相碰的一瞬間,傑蜚特感覺到,易寒的右手的力量已經不比自己少多少了,而且,他的手,比一般的金屬還要強大得多。

相撞之後,兩人各退了幾步,傑蜚特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手居然紅了,居然靠身體和力量就能傷到傑蜚特,這是多久沒有發生過的事。

易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充滿活力,雖然魂能沒有增長多少,實力也還是在初階大劍師左右,但是,身體的強度,比原來的增長了很多,魂能的恢復速度也加快了很多。

“小子,你很好,嘿嘿,讓我再來試試你到底有多大的成長。”這時候,傑蜚特的聲音在易寒的耳邊響了起來,傑蜚特因爲剛纔被易寒一拳擊退了,所以感到很不爽,現在打算好好虐待一下易寒。易寒這時也想試一下到底自己有多大的成長“好!”易寒應了一聲,就開始做好戰鬥的準備了。麥迪爾見到易寒醒了過來,後來發現易寒的身體強度居然能夠赤手空拳讓傑蜚特吃了一點小虧,他也想看看到底易寒變強了多少,所以也沒有阻止了。

兩人分開了一段距離,在麥迪爾的一聲“開始”之後,兩人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中間的位置了,易寒和傑蜚特都只是靠自己的身體來戰鬥,沒有使用特別的力量,但易寒的速度明顯比傑蜚特慢了一些,因爲兩人相遇的位置,偏向於易寒原來的位置,兩人的雙手向着對方擊出,拳腳的碰撞聲不絕於耳,只是有的時候速度跟不上傑蜚特,被直接命中幾下,纔有疼痛的感覺傳過來,他的雙手與傑蜚特的手腳碰撞時,易寒的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

傑蜚特就有點鬱悶了,他的拳頭打中易寒,易寒也只是悶哼了一聲,自己的雙手與易寒的雙手碰撞時,更是有疼痛的感覺傳了過來,看着易寒的表情沒有一點反應,傑蜚特很無奈的發現了一個事實:易寒的身體強度的確比他的身體強大。

怎麼可以這樣就算,傑蜚特想虐待易寒的心越來越強烈,終於在兩人的一次分開之後,傑蜚特終於運用起了魂能,淡淡的血色在傑蜚特的身上浮現,傑蜚特對着易寒陰險的笑着:“嘿嘿嘿嘿……”

易寒臉色一變,傑蜚特每一次想要教訓易寒的時候,都是這樣對着易寒笑,易寒對着麥迪爾叫道:“麥迪爾教官,傑蜚特教官犯規,你看看他,居然在耍賴。”

麥迪爾聽到易寒的話,擡着頭望天,可是他頭上的,只有洞壁了。這明顯在表示:這事我可不管了。

看到求救無門,易寒也只能咬牙切齒的在心裏罵兩個混蛋,不過這時,運用了魂能的傑蜚特,速度快了近一倍,易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到了易寒的身後,向着易寒的屁股就是一記狠踢,易寒來不及轉身,就被踢飛了出去,撲倒在地上,易寒立即從地面上借力彈了起來。

傑蜚特的一腳用了一半的力量,他踢了一腳之後就沒有追擊了,但是,看到易寒毫髮無傷的樣子,也經不住愣了一下,傑蜚特看了麥迪爾一眼,麥迪爾點了點頭,傑蜚特的身影再次消失,但是這次他來到易寒身邊的時候,易寒就在他向前消失了,易寒的技能,閃爍,傑蜚特突然感覺到有身後有一股勁風捲了過來,傑蜚特連忙轉身,右腳向着身後踢了過去,他的腳掃中了易寒揮過來的右碗,有紅色魂能的增幅下,傑蜚特的力量更加驚人,易寒與他對撞一下,擊起的衝擊力將周圍的地面也刮開了一層塵土,易寒猛的飛退幾米,傑蜚特也退了一步。

傑蜚特一站穩身子,身體再次消失,這次易寒和傑蜚特都有心理準備,易寒急忙使用了閃爍,如果有一個平常人在這裏,他只能看到易寒一閃即逝的身影,根本不可能看到傑蜚特的影蹤,傑蜚特的速度已經快到連一般人也不可捉摸的地步。

嘭一聲,易寒的腳擊向傑蜚特,傑蜚特雙手交叉在身前,兩人接觸,傑蜚特沒有後退,硬受了這一腳,易寒一腳無功,還來不及收腳,就發現他的腳被傑蜚特捉住,然後,傑蜚特把易寒向着遠處的牆壁扔了出去,快要撞到牆壁上,易寒的腳向着牆壁猛的一踏,牆壁出現了一個深寸餘的腳印,易寒再次向着傑蜚特衝了過去,右手出擊,在快要到達傑蜚特的身前時,突然再次使用了閃爍,傑蜚特向着右邊一拳揮出,拳頭落空,傑蜚特沒有停留,左手手肘往左邊,嘭,剛好擊中易寒的胸膛,易寒的身體被擊飛十多米之外,不過,易寒很快就站了起來了,根本沒有什麼事,只是胸膛有一點疼痛。

看到易寒這麼快就站了起來,傑蜚特的眼睛瞪得老大,這一擊雖然是倉促,但是也集中了他八成的力量,易寒受了這一擊之後,居然沒有什麼事,他的身體強度,真的是強得變態。

“好了,就到這裏吧!”麥迪爾突然大喝,然後對易寒說:“看來這種方法對身體強度的修練很有效,不過對其它方面的提高沒有什麼幫助。”

易寒點了點頭,說:“我也是這麼覺得,剛纔我受到傑蜚特教官的攻擊時,居然只是感覺到有一點疼痛,並沒有受傷。”易寒心裏無奈,這不成了打不死的小強了!

傑蜚特也說:“我想,現在這小子的身體強度應該比我們兩人都要強了,可能再過一段時間,他甚至可以比擬聖劍師了。”

“但願如此吧!希望沒有什麼後遺症纔好。”麥迪爾想起之前易寒的身體,那就快變成枯枝的身體,他不無擔憂的說,“對了,在這段時間,你有沒有感到什麼異常?”

易寒搖了搖頭,說:“我只感到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而且我也感到時間只是過了一會兒,後來就有種更舒服的感覺了,然後我就醒了過來了,對了,現在過了多久時間了?”

麥迪爾和傑蜚特對望了一眼,然後傑蜚特說:“如果算起來,現在離我們來到這裏的時間,已經過了四個月了!”

“四個月!”易寒不禁大聲叫。

易寒後來又問了一下其它情況,終於明白自己只感到過了一會兒,現實之中居然過了四個月了,這四個月中,他居然沒有吃一點東西,只靠火系元素的能量來維持,一想到這個,易寒就感到一陣飢鋨感傳了過來,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乾糧。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幾人又扯了一會兒,然後麥迪爾和傑蜚特兩人就離開了,易寒繼續在那裏讓炎系元素粹體,雖然易寒已經醒了過來 ,但是,大概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易寒纔算是完全煉好。

離開煉爐頂,傑蜚特一臉着急地對麥迪爾說:“老大,我們已經沒有什麼時間了,老三也在催促我們趕回去了,米蘭特那些雜種們已經快要行動了。”

麥迪爾說:“我們現在還不能走,小寒還沒有完全……”

傑蜚特打斷他的話說:“老大,米蘭特有四個大劍師,我們母國現在只有兩個啊,如果我們現在不回去,就沒有人去阻止他們了,而且,從這裏趕去母國,也要近一個月的時間,再拖的話,我們回去的時候也已經開戰了。”

麥迪爾思考了好一會兒,才說:“好吧,我們一個星期後再走,到時候不管小寒修練好了沒有,我們都走。”

易寒醒過來的時候,感到身體比原來好像更結實了一點,然後他看到身邊有一隻空間戒指,空間戒指並不是太罕有,只要是高級空間魔法師,都可以做出來,只是做出來的空間戒指的大小不同而已,這只是一隻很小的空間戒指,大概也只有幾立方米左右。易寒察看了一下里面,發現裏面有兩個小瓶子和一個記憶水晶,小瓶子裏面有,當然是生命泉水,記憶水晶的作用,就是留言。這隻戒指上已經鋪了不少塵了,看來,也過了不少日子。易寒把身上唯一受控制的那一絲魂能運用出來,輸入記憶水晶之中,水晶中出現麥迪爾的頭像。 麥迪爾說:“小寒,在你看到這段留言的時候,我們已經離開了,我們不知道你到底什麼時候才結束,我們的母國受到入侵了,我們必需回去,你已經瞭解了這種煉體的方法了吧,其它系元素的方法其實和這個也很差不多,你完全可以自己去修煉,在空間戒指中的是兩滴生命泉水,如果你要用下一種的元素來粹體時,你可以首先喝下一滴,據我所知道,水系元素最集中的是在精靈國度的寒光森林,風系元素就是在不死族領地的暴風高原,土系元素就是在獸族的加碼平原,不過,你如果想去暴風高原和加碼平原的時候要小心一點,獸族和不死族對我們人類不太友好,好了,話就到這裏,希望我們還有再次見面的機會。”

看完之後,易寒首先做的事,就是拿出食物再次啃了起來,吃飽之後,易寒也想好了,首先去麥迪爾他們的母國——多尼柏特王國。

不過這時,易寒聽到自己待着的山洞外有嘈雜聲傳了出來,他小心的把頭伸了出去,這個煉爐頂是一個巨大的山洞,裏面有更多的小山洞,易寒這個小山洞毫不起眼。

易寒看到前方有四個男人,正飛速向着外面衝出去,雖然他們的速度很快,但是易寒清楚地看到其中一人的手中拿着一個紅色地蛋,然後易寒聽到,一聲清脆的鳳鳴從這個煉爐頂傳了出來,一團紅色的火焰,以難以置信的速度,一下子到了四人的身前,這是一隻奇怪而美麗的鳥,它有三米長,身體很多部分都冒着火焰,有一雙色彩斑斕的翅膀,三條長長的尾巴,這就像易寒前前世傳說中的神鳥鳳凰一樣。

這隻鳳凰口張了幾下,居然發出人類的聲音:“卑鄙無恥的人類,立即放下我的孩子,然後給我滾出這裏,否則,你們就別想離開了。”這隻鳳凰的語氣中充滿憤怒,但是這聲音卻是一把女人的聲音,這聲音非常悅耳動聽,讓人聽到就會着迷。


不過這幾個人都是強者,兩個是大劍師,還有一個聖劍師和一個大魔導師。這時,那個大魔導師悄悄的問那個聖劍師:“文森特,現在怎麼辦?”

聖劍師文森特其實已經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但是他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他低聲罵:“還能怎麼樣,這個鳳凰蛋好不容易纔到手,你還想還給它?誰知道它會不會一口火焰將我們都燒成灰了。”一隻神鳥鳳凰寵物對一個聖劍師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就算自己不用,將它賣出去也能掙幾百萬個金幣。

其中一個大劍師又問:“那我們要怎麼做?”

文森特說:“這隻鳳凰本來應該是亞神獸級別的魔獸,如果不是我們偶爾發現它在懷孕,我們也不會打上它的主意,根據我們得到的信息看來,現在它是剛剛纔生完孩子,所以它的實力應該不足原來的10%,現在它的狀態大概就是隻有一個初階神劍師的實力,這個鳳凰蛋現在在我們的手上,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用這個鳳凰蛋來威脅它,現在你們聽我說,威利,”文森特對其中一個大劍師說,那個大劍師應了一聲,文森特繼續說:“你現在拿着這個鳳凰蛋,只要我們一有危險,你就把這個蛋舉起來,或者用劍作勢要劈了它,威廉,你和我一起去拖着這隻鳳凰,沃倫你準備一個魔法,要讓這隻鳳凰的速度減慢,今天,我們就來一場民屠凰之戰,我們的名字將會在這個世界流傳,嘿嘿嘿嘿……”幾人無恥的笑了起來。

鳳凰是合稱,現在這只是雌性,應該稱爲凰,她心中着急,鳳那混蛋怎麼還沒有回來,現在的情況很糟糕,這幾個人明顯不是善良之輩,想要他們還孩子根本是不可能的,現在只好拖延他們,等待鳳的回來。

這幾個人估計出了一點點問題,就是這隻凰的實力並沒有神劍師的實力,因爲這是難產,所以她的實力只剩下原來的5%,也就是說,她現在只有聖劍師頂峯的實力,所以她纔不敢輕舉妄動,怕一不小心暴露出來,那時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聽到幾人發出的笑聲,凰更加着急了,雖然鳳和凰之間有心靈聯繫,但是,鳳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現在的情況,她只能硬撐着場面,越遲打起來對她越有利,聽到這幾個人發出的下賤的笑聲,凰怒喝一聲:“你們在笑什麼?難道你們不答應我的要求?你們想要承受我的怒火嗎?”

文森特微微一笑,說實話,這個文森特長相還是很帥的,他笑進來也可以讓很多欲求不滿的熟女花癡。他說:“尊敬的鳳凰大人,請不要發怒,我們剛纔在討論你的孩子真是長得太可愛了,讓我們不小心把它帶了出來……”文森特說着亂七八糟的話,他的目的就是爲了爲沃倫的魔法拖延一點時間。

凰聽着文森特亂七八糟的話,一邊思量着他的目的,但是在他的身上怎麼也發現不了什麼,不過,她也不想這麼快就戰鬥,於是她說:“我的孩子的確很可愛,但是,它現在還沒有孵出,我要快點把它帶回裏面,否則它就永遠也不能出生了。”

文森特說:“尊敬的鳳凰大人,我們……”

他還沒有說完,凰突然怒吼一聲:“你們該死!”凰的周圍溫度猛降,彷彿空氣也被凝結了一下凰不是鳳,鳳是魔法免疫,但是凰只是豁免90%的魔法,現在她的體質更是差了,最小受到一半的魔法傷害,本來這一點傷並沒有什麼,但是,這個魔法的冷凍遲緩卻讓她的速度下降了三成,這讓凰知道現在不得不戰鬥了。

“上!”文森特一聲令下,威廉和他一起衝了上去,大魔導師沃倫再次吟唱着咒語,準備另一個魔法。

凰騰空而起,向着接近的文森特吐出一口火焰,文森特閃身躲開,身爲聖劍師,已經可以鬥氣化翼,他的身後出現在一雙黑色的翅膀,他居然也是黑暗鬥氣的修練者。文森特靈活的向着凰接近,威廉的速度沒有文森特那麼快,被火焰的擦傷了,身上的衣服被燒燬了大半,頭髮也沒有了,臉更像一塊黑炭。

威廉只是大劍師,對在空中的凰沒有辦法,只能不留餘力的對着凰發出黑色的鬥氣斬,如果凰被這些鬥氣斬擊中,受傷的地方就會被腐蝕,防禦能力下降很多。

凰雙翅一展,身上的火焰漲了一倍,身上的火焰噴離身體近半米,那些黑色的鬥氣斬觸碰到火焰,就被抵消了,但是那裏的火焰同時也暗淡了不少。

凰再次噴出一道火柱,這道火柱長近十米,寬也有兩米,不停息的追着文森特跑,終於文森特被這道火焰追上了,文森特大叫一聲:“威利!”

凰看到一直拿着自己孩子的那個人,居然舉起長劍想要刺向她的孩子,也連忙收起火焰,口中叫着:“不要——”這時候,大魔導師沃倫的魔法也完成了,凰周圍的空氣一寸寸結成冰塊,連她的身上也出現了幾塊寒冰,但是很快就被溶化了。凰本來火熱的身體遇到冰塊讓她無比疼痛,空氣中溫度也讓她非常不舒服,但是這些都比不上心疼孩子,她口中說道:“求求你們,別傷害我的孩子,別傷害它。”

這時候的凰不是什麼稀世神獸,她只是一個母親,一個想要保護孩子的母親。但是,很明顯,她碰上的並不是什麼善良之輩,回答她的只是猙獰的冷笑還有冰冷的刀刃,噗一聲,文森特的劍出現在凰的後背,凰的後背被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那道傷口沒有癒合的趨向,反而還有漸漸擴大的趨勢,以亞神獸的恢復力,居然不能癒合,這可知道文森特的黑暗鬥氣腐蝕性有多強了。

凰想要反擊,但是隻要她的攻擊快要傷害到文森特和威廉的時候,威利就會向着那個鳳凰蛋舉起長劍,這讓凰不得不停下來,不到一會兒,凰的身體就變得傷痕累累,本來生完孩子的凰,體質就下降了很多,現在還受了這麼重的傷,她的能量不足以支撐她變成本體了。

凰的身體慢慢下降,變成了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少婦,她一頭火紅的長髮,劉海下是一雙黑色的眼眸,眼中帶着複雜的感情,有傷痛,有悲哀,有憤怒。然後是精緻的鼻子,一張性感的嘴脣。她的肌膚很白,身材很火辣,身上有衣服也不多,只是把重要部分都遮蔽了。只是,她的身體已經佈滿傷痕,就連臉上也有幾道傷痕,背上更是傷得嚴重。

文森特四人看見凰的模樣,忍不住吞了幾口口水,心中說,好漂亮的女人。

凰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叫人心動,威廉提議說:“文森特大哥,女人我們上多了,不過神獸,我們還沒有試過,嘿嘿嘿嘿……”

看着凰的樣子,文森特心中也癢癢的,不過,他的定力也不算太差,他說:“我們現在要把這鳳凰蛋送出去,免得夜長夢多。” 威廉一臉淫笑的說:“文森特老大,我們只是玩一會兒,你看,這女人的臉蛋,多漂亮,她的皮膚,多細嫩,還有她的胸和臀……”沃倫和威利也配合的淫笑起來。

文森特揮揮手,說:“去吧去吧,不過,別太久,太久我可不會等你的。”說完就搖了搖頭。

“你要幹什麼?不要過來!”看到威廉**的笑容,凰的眼睛快要噴出火來,可是又不能動彈,只好眼睜睜的看着威廉的手伸向自己。

“啊——”一聲不合時而的慘叫聲響起,就在剛纔的一瞬間,易寒忍不住出手了,本來他不打算出手的,但是這些人,實在是太混蛋了,不僅利用一個母親的天性,而且還想做出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

易寒使用了閃爍,瞬間到達威利的身後,雙手冒出綠色的獻祭之火,威利不過也是一個初階大劍師,易寒詭異的攻擊方式讓他無法閃躲,易寒的手一下子捂住了他的臉,獻祭之火劇烈的在威利的臉上燃燒起來,威利放開了手中的鳳凰蛋,雙手捂着臉,想要把那獻祭之火撲滅,但是他的註定是徒勞無功的,獻祭之火不是凡火,想要把它撲滅,至少需要大量的鬥氣,而且對於敵人,易寒可不是什麼好心人,他左手接過鳳凰蛋,右手帶着祭獻之火拍向威利的胸膛,力重如山的鐵拳將威利凝聚的鬥氣激散,重傷威利,威利撞向了洞壁,肋骨也斷了幾根,但祭獻火焰還在燒着他的身體,威利慘叫不斷,不到一會兒,威利就被燒得連灰沒有了。

易寒的出現,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當所有的人都吃驚的看着他的時候,凰突然雙手聚於胸前,嘴脣不停的動着,然後一個近兩米直徑的大火球撲向了威廉,聖劍師的力量和反應想要閃開這個大火球實在不是難事,所以凰也只好選擇攻擊大劍師威廉了。

威廉只感到身後一陣熱浪捲了過來,然後一陣巨熱,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那大火球吞噬了,只留下一陣陣慘叫聲,易寒用閃爍來到了凰的身邊,把鳳凰蛋交給了她,同時還隱蔽的把一瓶治療傷勢的藥水交到了凰的手中,不理會凰疑惑又感激的眼神,易寒小聲的說:“這瓶藥水可以治療你的傷勢,你快點把它喝了,然後我們一起來對付他們。”

“朋友,你這是什麼意思?”文森特憤怒了,本來一帆風順的事居然因爲面前這個人的出現,死了兩個同伴。

“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看不慣你們的所作所爲,只是這些而已。”易寒毫不遲疑的說。

“好好好,看來你是鐵定心來跟我們作對了,我會讓你後悔的。”文森特一連說了幾個“好”,看來是怒極了。黑色的鬥氣沖天而起氣勢上直接壓倒易寒,這是易寒第一次正面面對一個聖級強者,光憑氣勢,就壓得易寒不能呼吸了,易寒運用閃爍,離開原來的位置,因爲還找不到可以承受獻祭之火的武器,易寒還是空手對敵,文森特的反應非常快,在易寒消失的一瞬間,他也離開了原地,不停地移動,易寒出現的時候。

迎接他的是一道黑色的鬥氣斬,鬥氣斬其實與鬥氣彈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就是速度和能量上有差別,鬥氣斬的速度快,但是能量較低一點,鬥氣彈就想反,這一記鬥氣斬的速度很快,單憑肉體速度,易寒是躲不開的,但是,易寒還能使用閃爍,身化成一團光,消失在原地,文森特本來是看到易寒這招神奇的技能的,但是再次看到,還是忍不住妒忌,如果擁有這一招技能,自己以後的危險就少了很多了。

不過,想歸想,文森特的腳和手可沒有停止,腳仍在不停的移動,手中的長劍揮舞,只要易寒一出現,就一定會有一個鬥氣斬到來,文森特漸漸適應易寒的攻擊方法了,易寒只是在一定的距離內不停的移動,他的攻擊方法也單一,文森特覺得,只要自己不被那綠色的怪火觸碰,易寒根本不能傷害他分毫。

一次一次的鬥氣斬,一次比一次接近易寒的身體,簌一聲,易寒的頭向左邊一歪,這一次的鬥氣斬從易寒右頰劃過,傷口傳來陣陣的劇痛,不過這點痛苦對於易寒來說實在不算什麼,但是傷口上面還冒着一個個黑色的小泡。這正是黑暗鬥氣的腐蝕,但是這些小泡很快就會消失,易寒本身的體質就很好,而且體內還有強大的魂能,這一點腐蝕對易寒來說,實在不算什麼。

易寒心中無奈,閃爍的速度更快了,在周圍移動的範圍也大了一點,易寒現在不求攻擊,他發現自己的攻擊對文林特根本沒有什麼作用,易寒這次不走運了,他閃爍出現的地方,正到了文森物的前方,文森特冷酷一笑,長劍夾帶着黑暗鬥氣,向着易寒的身體刺了過去。

另一邊在凰喝下那瓶藥水之後,身體果然開始恢復了,但是,這瓶藥水只可以治療好她的一小部分傷勢,即使如此凰也能變回了原形了。沃倫一看到易寒出現,就立即拉開距離,並且在自己身上佈下魔法盾。但是文森特選擇了易寒作爲對手,那沃倫就負責看着凰了,但是沒有過了多久,沃倫就發現身後有一聲鳳唳傳了過來,他轉頭一年,一隻三米長的鳳凰出現在他的背後,凰從口中吐出一道巨型火柱,三秒就將沃倫身上的數個魔法盾都催毀了。但是這三秒,爲沃倫贏得一次生存的機會,三秒的時間,讓他逃離了那道火柱的攻擊範圍,沃倫立即再往自己的身上加上魔法盾。

凰一陣鬱悶,如果是原來全盛的時候,這一道火柱可是可以將一個神魔導師連同他的魔法盾一起毀滅,但是現在,居然連一個大魔導師也不能殺死。

不過,凰可不會就這樣就放棄,對着沃倫就是一個大火球,然後吟唱起玄妙的咒語,沃倫的魔法盾只能擋住這個大火球,然後從懷裏拿出一個魔法卷軸,兩種魔法相對抗,從凰的身前發出了一道紅色小鳳凰,這隻鳳凰跟凰的身型差不多大,只不過它的全身都是由火焰組成,以閃電一樣的速度衝向沃倫,這個魔法,可是到了E級禁咒的地步了,就算是文森特到來,如果被擊中,也必然要受重傷,更不用說沃倫一個大魔導師,沃倫手中的不過是一個九級的魔法卷軸,根本無法阻擋那隻火焰鳳凰半分,整個人燃燒了起來。

文森特本來快要刺中易寒了,但是聽到不遠處傳來沃倫的慘叫聲,他突然發現後面有一個大型火球向他飛了過來,如果現在這一劍繼續刺去,易寒必然會受重傷,但是自己也會受傷,在這隻鳳凰面前,還是難逃一死,想到這裏,文森特突然偏離原來的軌跡,後面追上來的火球撞在他原來的位置,那裏深陷了一個大坑。

文森特看到沃倫也死去了,美麗的鳳凰再次出現,知道大勢已去,只好咬咬牙,向外逃去。

看到文森特消失不見的背影,凰立即變回了人身,手中還抱着那個鳳凰蛋,其實她的傷傷得很重,只不過,剛纔在硬撐着,如果真的動起手來,凰不可能接到三招,就會擊倒了。

“啊——”一聲慘叫再次傳來,這是從外面傳進來的,易寒連忙使用閃爍到煉爐頂的洞口去看,只是一到那裏,就看到一個被燃燒的火人,文森特居然被人活活的燒死了,易寒擡頭一年,只見一隻比凰更加美麗,身長五米,尾部有九條尾巴的七色彩鳥出現在他的面前,那美麗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易寒,口中突然張開,易寒感到一陣危機感在他心中出現了,易寒本能的往後一個後空翻,一道白色的火焰擦着易寒的肚皮衝了出去,落地的易寒一陣後怕,剛纔只差那一分毫,就差點被那團白炎燒死了。

“等等,別動手,我……”易寒剛想解釋,但是那隻巨型鳳凰根本不搭理他,雙翅一揮,幾道巨風颳了起來,易寒的速度被到壓制,然後那隻鳳凰再次噴出一道白炎,這一道白炎,居然連周圍的空氣和空間也被燃燒掉,易寒使用出閃爍,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那些白炎的問題,使用閃爍居然沒有用,易寒只好喚起了獻祭之火,用身體硬撐了,兩種火焰一接觸,居然是白炎被吞沒了。

“咦,小傢伙,看來你這火焰不錯麻。”一把**的聲音響了起來,不過,瞬間,這把聲音轉化成極度憤怒的聲音:“不過,這不是你能傷害我女人的理由!”

下一秒,那種白炎鋪天蓋地的向易寒吞噬了,雖然易寒的獻祭之火“質”很高,但是,白炎比它也只差一分,白炎的“量”比易寒的獻祭之火多很多,易寒在白炎之下支持了十多秒,身上的魂能居然枯竭瞭然後身上的獻祭之火開始熄滅,易寒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快要死了,“不要——”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易寒突然聽到有人喊出這兩個字,然後易寒就昏了過去。 當易寒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的周圍都是岩漿,不過自己在一個火紅色的結界包圍着,這可是高級的結界,可以隔絕溫度的影響,還有一定的防禦能力。

“你醒來了?”一把柔和的聲音傳了過來,易寒看到一個美貌少婦從空中落了下來,正是那隻凰,不過現在的她現在和身體已經康復了大半,身上的傷痕也消失了,火辣的身材配上那美麗的容貌,就算是神也會動心。

“對不起啊,我的丈夫居然對你出手了,還差點把你……幸好你現在沒事,否則我會內疚一輩子的。”凰一臉內疚的說。

易寒打量一下四周,冷冷的說:“我只是看那幾個人不順眼纔出手,好了,現在說我需要怎麼離開吧?”

凰看到易寒的冷臉,更加愧疚,她說:“你先別走,我們想要送你一份禮物,就當是爲了答謝你救了我們母子,還有我丈夫誤傷了你的賠償。”

這時候,一個長相英俊的男人出現,他看上去只有三十歲,一頭紫色的長髮,這人對着易寒說:“這次的確是我做錯了,你救了我的妻子,我應該感激你的,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就當我是欠你一個人情。”可以得到一隻鳳凰的人情,足以讓所以的人瘋狂了,這可是神獸的人情啊,神獸可是相當於神的存在,普通人只能仰視的存在。

這時,易寒發現,胸口的寵物戒指一陣震動,赤焰甦醒了,應該是這裏充沛的火元素讓赤焰提前甦醒,易寒忙着把他放了出來,赤焰一出現,身體就不由的瑟瑟發抖,現在的赤焰雖然從沉睡之中甦醒了,但是,卻智力衰退的嚴重,現在赤焰的智商大概也只有幾歲的小孩子的地步了。在玩火的祖宗鳳凰面前,赤焰受到神獸的威壓,居然無法動彈,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易寒擋在赤焰的身前。就像想要爲他擋住威壓一樣。

“恩人,你的寵物……”凰剛開口,就被易寒打斷了。

“赤焰不是我的寵物,他是我的朋友。”易寒說。

“哦,你的朋友,看來已經退階了,智力也下降了,以你現在的實力,它大概也幫不上你的忙了吧。”那青年人說。

易寒搖了搖頭,說:“在以前,赤焰已經幫了我很多了,現在,就由我來幫助他吧。”易寒看着赤焰說,眼神中透着真誠。

青年人一直在注視着易寒的表情,看到易寒看着赤焰的神色真的像是對一個朋友一樣,暗暗的點了點頭,他開口說:“這樣吧,你將他留下,三年之後,我保證,他的實力一定會恢復,甚至,會比原來的更強大。”

易寒皺眉想了很久,然後對着青年人鞠了一個躬,說:“請你幫助赤焰,我不求他的能力有多強,我只希望他能夠有自保的能力。”易寒的語氣一轉:“但是,如果它受了什麼傷害,我絕不會放過傷害他的那個人。”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青年人冷冷一笑。

“隨便你怎麼想,如果你做不到的話,我可以帶赤焰走。”易寒盯着青年人說。

“看在你救了我妻子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有我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傷害到你的朋友。”青年傲然說,憑着神獸的實力,的確沒有人能夠與他抗衡,但是,如果他不在的話,易寒不禁想到之前的事。不過現在連凰的傷也好了,這是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大事了。

“菲兒,送他走!”青年人說完,頭也不回,消失了。

雖然赤焰不捨的看着易寒,扯着易寒的衣服不讓他走,畢竟現在的赤焰只有小孩子的心智啊,他只信賴易寒一人,但是易寒還是狠下心來,把赤焰留下。

凰菲兒對易寒使用了一個漂浮術,將易寒帶離岩漿地帶,一邊走一邊說:“恩人,你別介意,我的丈夫的脾氣就是這樣,其實他沒有惡意的,你的朋友,我們會盡全力幫助的。我非常感激你救了我們母子,這一條羽毛你留下,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了無法逃避的危機,你可以把這羽毛捏碎,我們就會出現了。”菲兒拿出一條火紅的羽毛,遞向了易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