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千尋手掌一翻,一張無形能量護罩就張開來,擋住外面不斷飄蕩的大雨。

雪千尋道:「當年彌天神錯殺親妹妹,以至心智大亂,對自己的侍女做出不倫之事。那位侍女被彌天神逐出彌族,在中域傳聞是被天御宗少主看中,遭來禍端,以至於腹中胎兒也是命喪黃泉!可惜,錯了,錯的很離譜!那位侍女不是天御宗的人殺害的,天御宗只不過是真正兇手推出的替死鬼而已!」

「什麼?那名侍女不是天御宗的人殺的?」彌塵臉上驚訝,有些不敢相信,因為他記得彌心然與他說過,那名侍女明明是天御宗少主想將她收為妾室,然後抵死不從,遭來殺身之禍,就連腹中胎兒也未能幸免於難。可是,此刻卻有人告訴他那名侍女之死,另有他因,怎麼能不讓他驚訝?

雪千尋點點頭,道:「彌天神殺死自己的妹妹,震斷了自己妹妹生下的那名男嬰的全身經脈,讓他一輩子做個廢人!但是,他卻沒有殺死那個旁系之人,而是放了他一條生路,讓他終生出不得彌界!可是,殺妻之仇,毀子之恨,那個旁系之人本也是天資絕頂之輩,這些仇恨要他如何能夠忘卻?因此,他便想出了一個辦法,彌天神不是放逐了那個被他逐出彌族的侍女嗎?他要對這個侍女進行報復!但是,之後他跟蹤這名侍女,他發現一個驚天秘密,就是這名侍女竟然懷了彌天神的骨肉!他又是驚喜又是害怕,如果讓彌天神知道這件事,他一定會死無葬身之地!可是,要他放棄復仇顯然也不可能!於是,他便借刀殺人,控制住天御宗少主,強行將那侍女收為妾室,然後暗中出手,做成那名侍女失手殺死天御宗少主的假象,惹來天御宗宗主的追殺!這個時候,這名侍女臨盆在即,天御宗宗主到時,胎兒已經生下,是個女嬰那名暗中布局的旁系之人就將侍女打昏,抱走那名女嬰,然後偷偷給侍女吃下一顆造成懷孕假象的丹藥,自己則是悄悄離開!之後,天御宗宗主殺死那名侍女,彌天神趕到,衝冠一怒為紅顏,血洗天御宗,連帶周圍幾個小宗派也沒能逃過一劫。」

「那名女嬰後來如何?」彌塵問道。

「如何?被那旁系之人帶走,與自己的兒子放在一起,對外宣稱這是自己雪藏的女兒。男為長,女為妹,兄妹兩人一起在彌族相依為命,感情rì益深切,即便不是親兄妹,但情感卻比親兄妹還要親切。妹妹天資很好,具有先天雷體,被彌族一位大人物收為弟子,被譽為彌族第一天才!但哥哥經脈被人震斷,造成修鍊無成,彌族第一廢物,名至實歸!這一切,即使我不說下去,你也應該能明白的吧!」

彌塵瞳孔一縮,驚恐至極望著雪千尋,臉上儘是蒼白……

「小傢伙,你就是彌天神妹妹與旁系之人生下的男嬰,而你的妹妹彌月,就是上代彌族族長彌天神的親生骨肉!」

「你和她,並不是親兄妹啊!」

天空雷霆劃過,印得他臉sè刷白…… 「逼我自殺?彌心然,你是在痴人說夢嗎?」彌月突地露出極度的不屑神sè出來,心中那股殺意,已經被她提升到極點!

彌心然無辜攤了攤手,道:「事嗎?我不覺得,因為只有這樣,彌塵哥哥才有活下去的可能,難道,你沒有留意,最近【九冥】的動向有點奇怪嗎?」

「你什麼意思?」彌月聲音陡然一厲,眼裡凶光閃爍不停。

彌心然道:「有人要殺你和彌塵哥哥,但我只能保證一個人的安危,你不在我的保護範圍內。」

「你的鬼話說完了?」 小妖快到懷里來

「我知道你不會相信,所以我帶來了充足的證據。【九冥】最近舉動異常,是因為彌無戒得罪了人。你想知道彌無戒得罪了什麼人?又為什麼得罪嗎?」

彌月默然,不語。

彌心然說道:「他得罪了彌天神,原因就是彌天神要殺你和彌塵哥哥。」

「不可能!」彌月根本不信,當即反駁道。

「不可能?很抱歉,這的確是真的,因為你和彌塵哥哥的身上,流著彌族叛徒的血液!十幾年前,彌天神殺死自己的妹妹,但那個時候,其妹已經與那個旁系之人生下了兩個孩子,彌月,你知道那兩個孩子,現在如何了嗎?」彌心然笑問道。

「怎樣?」彌月嬌軀一陣顫抖,彷彿猜想到什麼可怕的事物一樣!

彌心然道:「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彌月,你還猜不到嗎?你和彌塵哥哥就是那兩個孩子啊!你們一個是彌天神的侄子,一個是彌天神的侄女,你們身上流淌的正是彌族叛徒的血脈!」

「這……不可能!怎麼回是這樣?你騙我?」彌月只覺胸口氣血翻湧,怒目瞪視彌心然,不相通道。


「為什麼不可能?我沒有騙你,你自己好好看看吧,這裡面有你想要了解的一切。彌塵哥哥為什麼天生無法修鍊有成,你們的身世之謎,又是牽扯到彌族什麼隱秘,這裡面可是記載的清清楚楚!」彌心然微微一笑,從懷中掏出早已準備好的捲軸,遞給彌月。

彌月一把將捲軸抓過來,胸口起伏不定,剛才彌心然那一席話語,讓她的臉上、背上都是冒著冷汗,心頭更是壓著一塊巨石,讓她喘不過氣來。

扯開捲軸,驚疑不定的眼神,快速掃過捲軸上記載的那些信息,越看下去,彌月的手掌便越是抓緊了一分,冷汗就又是多冒出一身,心跳加速,面sè慘白,沒有一絲血sè!

彌心然好像沒看到彌月此時的狼狽一樣,自顧自道:「當年那位彌族先祖的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留下的「天脈」血脈,讓彌族穩居遠古四族之首。這樣的成就,我們這些作為後人的,當真什麼都不是!但也因此,血脈的強大,就造成了嫡系與旁系不能通婚的鐵則,違反者,皆是死罪!」

彌月看完捲軸之後,看向彌心然,仍然有著一絲僥倖,道:「這是真的嗎?」

「捲軸里的內容可有紕漏?」彌心然反問道。

彌月無力垂下表情,搖頭嘆道:「沒有,捲軸里字字清晰,順理成章,根本做不得假。只是,我沒有想到結果會是這個樣子。血脈,真的那麼重要嗎?」

彌心然眼中似有光芒波動,道:「也許吧。在我們這些後輩人眼裡,血脈也許不是那麼重要,但能讓彌族一直穩居遠古四族之首,這種血脈力量,的確不能用常理推測!或許,這只是彌族的一種手段,為的就是讓家族千古流傳,香火不絕!一些犧牲,也是在所難免!畢竟螻蟻就是螻蟻,沒有達到那種高度,根本無法體會那些人的心思!他們所做的一切,也是為了彌族!」

「因此他們就要抹殺掉我和哥哥?」彌月臉sè蒼白問道。

「不錯,彌無戒之所以被抽調出彌界,征討冥河宗,原因就是他知道彌天神要對你下手,祈求彌天神放你們一條生路。但是,彌月你的天資實在是太高了,如果給你充足的時間成長,彌天神自覺自己都不一定能夠壓制住你!你是彌天神妹妹與那旁系之人的女兒,流著彌族叛徒身上的血液,僅憑這一點,彌天神就沒有放過你們的理由!」彌心然嘆道。

彌月仍然存在著最後一絲僥倖,道:「那當初為什麼他會放過我們?那個時候斬草除根不是最佳時刻嗎?」

彌心然道:「首先,在你被接回彌族之後,彌天神已經閉關,突破更高的境界,其他人沒有做主的能力,因此你被保全了下來。否則,憑你的資質,彌天神絕對不會容許你這樣的天才活下來!你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威脅!彌天神殺掉了你的母親,毀去了你最愛的人的經脈,你說對他不恨,彌天神會相信嗎?」

彌月搖頭苦笑,隨即目光一狠道:「不會!老實說,我現在真有一種想將他殺死的衝動,為哥哥報仇雪恨!現在我終於知道了,為什麼當初師尊總是不肯告訴我答案,原來哥哥的經脈是被彌天神打斷的!除了他之外,還有誰能讓師尊顧忌?原來,一切是這麼回事!昊澄長老也曾jǐng告過我,不要試圖找尋毀掉哥哥經脈的那個人,否則必定有死無生!我全部都明白了,明白了!」

說著,彌月口中一熱,一口鮮血涌了出來,噴在地上。

「那就是了,你的xìng子,絕不容許你愛的那個人有一絲的傷害。誰要是對他出手,你肯定會發誓親手殺死那個人!如果是一般人就是了,彌天神那樣的人物也不會在乎,但千不該萬不該你的天資是這般的絕頂,連彌天神都對你產生了一種想將你扼殺的想法!彌無戒知道彌天神會對你出手,所以他在彌天神面前懇求,但是,彌天神是什麼人,怎會聽從他的懇求?如果他真這樣做了,豈不是養虎為患?但是,彌無戒再怎麼說也是他看重的人才,彌天神不想對他出手,只有利用冥河宗這件事,將他調走,然後他再利用這個空隙,派人殺掉你和彌塵哥哥!」彌心然一字一字道,鄭重的臉sè,讓人看不出任何異樣。

彌月沉默,彌心然也識相的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亭外的冷雨飄浮,面無神采。

忽的,彌月抬頭視向彌心然,苦澀道:「你來的目的就是這個?」

「不錯,我的師尊是一位高階天神,就是彌天神也對他頗為看重,再加上彌塵哥哥雖然崛起了先天體質,但是,他在彌族中的成就,頂多算是中等偏上,彌天神還不放在眼裡。因此,再加上我師尊在其中周旋,彌塵哥哥有九成幾率可以保全下來,但你……」說道這裡,彌心然苦笑了一聲,嘆息道:「要怪就怪你的天資實在是太恐怖了,連彌天神那樣的人物都要對你鄭重對待!我可以保住彌塵哥哥,但是……」

彌月不待她說完,就打斷道:「不用說了,我明白,彌天神再過不久,就會破關而出,到時,無論怎樣,我都難逃一死!只是,令我放不下的,還是他呀……」

彌月苦笑一聲,眼中不知為何流出兩行清淚,眼眶微微紅潤,看的人揪心。

「你真的可以保證他的安危嗎?我要你的承諾!」彌月神sè肅穆,略顯穩重。

彌心然點頭,自通道:「有我在,我絕不會讓他有事!他是我的男人,就算是彌天神想要殺他,也必須踏過我的身體!」

彌月見她表情肅然,知道彌心然說的是真的,而且彌心然也沒有騙她的必要。

「他有你,當真是幸運之至!」彌月道。

彌心然笑道:「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什麼?」彌月皺眉道。

彌心然品了口茶,放下杯子,一字一字盯著彌月道:「你知道的,你必須死!彌天神不會放過你,為了能讓彌塵哥哥活下去,我不得不這麼做!」

「如果我不答應,你會怎麼做?」彌月問道。

彌心然冰冷道:「那我會親手殺了你!這些東西不能讓彌塵哥哥知道,如果他知道,他肯定會像你一樣,去找彌天神尋仇!彌天神貴為彌族族長,是歷代彌族族長中的佼佼者,彌塵哥哥根本不可能殺了他!如果他這樣做了,最終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為何要做到這個地步,你殺了我,他會記恨你一輩子!」彌月自嘲笑道。

「哪怕讓他恨我一輩子,我也要那麼做!本來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但是如若你不自我了斷的話,只能殺了你!為了他,即便殺死他的妹妹,甚至會被他仇恨一生一世,我也在所不惜!」彌心然目光同樣堅定的看著彌月,眼中的殺機畢露,沒有絲毫的玩笑,如果彌月說出一個「不」字,她真的要取了她xìng命!

「他也是我喜歡的人,將他讓給你,你知道我的內心會是怎樣的不甘心嗎?」彌月自我解嘲道。

出奇的是,彌心然卻是幽幽一嘆,道:「我能理解你的感受,突然之間接受這樣的慘劇但是,請相信我,這不是假的。彌天神派出的殺手,說不定已經掩藏在此處,不過你不要擔心,來人雖然實力很強,但我的師尊可以抵擋住他。但是,這並不是長久之計,只能權且當做權宜。此次失敗,彌天神會派出更多的強者。不要期望你的師尊彌無戒可以救你,他現在估計已經被彌天神的人困在冥河宗,只有等你們兄妹死後,他才能夠回來。」

彌月臉上慘白,無一絲血sè,譏笑道:「我是他的妹妹,對自己兄長產生了不該存在的感情,曾經的我以為自己可以不在乎這些所謂的世俗倫常,追求自己心中的憧憬!但沒想到,堂堂彌族上代族長,一個天神巔峰的強者竟然會落下面子殺我,不只是幸還是不幸!」

「幸,或是不幸,這又有誰能夠說得清呢?彌天神要殺你是事實,你和彌塵哥哥是那兩人的孩子,也是命運使然,無法改變!你若要逃避,這也無可厚非。」彌心然淡淡道。

彌月笑了一聲,有些苦澀的意味,道:「我從沒有想過逃避,是福不用躲,是禍躲不過。我只是心頭還是不能夠放下他而已,彌心然,你真的能幫助我好好照顧他嗎?不讓他受到一丁點兒傷害?」

彌心然肯定道:「那是當然,這世上不止你一人可以為他放棄生命,我也可以!」

彌月沉默下來,良久之後,又是問道:「哥哥現在在哪裡?」

彌心然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笑容,笑道:「放心吧,在來之前,我已經假傳消息支走了他。他現在的處境很安全,絕對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他!唯一讓我擔心的,還是你啊,彌月!彌塵哥哥對你不是一般的疼愛,如果讓他知道是有人殺了你,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去找那個人尋仇,為了你,我相信他一定會那樣做!這段恩怨,我不想讓他知道,你死後,這一切會徹底的完結,所以……」

不待彌心然說罷,彌月已經打斷道:「所以,讓我自殺是最好的辦法,不讓他知道真正的兇手是誰,一生都不能接觸這個真相,對他來說,是最好的結果!彌心然,你很好!」

彌心然笑道:「我沒有逼你選擇怎樣的死法,我只是在為自己喜歡的人,做出一點犧牲而已。你可以不選擇自我了斷,等待彌天神的人來殺你,那個時候,彌塵哥哥會做出怎樣的決定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你這還是沒在逼迫我?」彌月嘲諷道。

彌心然繼續言道:「如何選擇是你的事情,我只希望你到時不要後悔。」

「選擇?你都這樣說了,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彌月慘然一笑,不知是解脫,還是痛楚,心裡無力到了極點!

「那你?」彌心然抬頭看了看她一眼。

「彌心然,你知道嗎?我羨慕你,嫉恨你,更多的時候,還是想要殺了你!因為我以為這樣,誰也不可能從我身邊搶走他!但是,我輸了,在他和我之間,永遠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束縛著我們!想當然,他也心裡很痛苦吧,對他來說,我這個妹妹現在一定是最不想見到的人!每次見到,他的心都會莫名的痛楚,即便他沒有說出來,但他的眼神還是告訴了我,他的內心也在掙扎,在悲痛!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我在這個世界完全是多餘的!」彌月似哭還笑,身心都在不知名的恐懼顫抖著,絕望與傷痛集齊一身,全身上下充滿了一股悲憤的怨氣!

這股怨氣,直將她的內心布滿無止盡的苦痛,令她在無窮黑暗之中,怒天道不公!

為何她必須死?

為何每個人都在逼迫她?

為何直到死時,依然不能見他一面?

她只是想告訴那個人,她活的好累,每rì裝作那副冷淡樣子,只是奢望他能多關心她一點!

哪怕是給她一個溫柔的話語,她也會破涕為笑,為他展現最迷人的笑顏!

還記得你曾答應的誓言,要守護我一輩子,可是,如今為什麼卻是不見你的身影?

你可知道,少女千萬思緒萬千輾轉,想念的人兒正是你嗎?

哥哥,此生月兒與你有緣無份,便是兄妹也是做不長久的!

好不甘心,不甘心,這個上蒼,太是無情!

這個世道,這般冷血!

彌月痴痴而笑,瞭然,解脫,最多的還是一種深深的無可奈何……

也許,她死了……一切都會好吧…… 「彌月,你真的想好了嗎?不會有任何的後悔?」彌心然問道。

彌月搖搖頭,道:「不會,但我有個請求。」

「你說,我能幫的,一定為你做到!」彌心然答應道。

「我可以,見他一面嗎?」咬了咬牙,彌月有些心存希冀,問道。

彌心然苦笑一聲,道:「彌月,你這是強人所難啊!你應該知道的,這個時候見他,只會把他也牽扯進來,你難道希望他以後生活在復仇的道路之中嗎?然後向你一樣,逼迫彌天神不得不殺了他?」

彌月也知道這是不可能之事,但是,還是不死心道:「可我,想最後見他一面。哪怕是一面……也是好的!」

彌心然斷然道:「不可能!就算他想見你,我也不會讓你們相見的,你見他,只會害了他而已。這個,恕我絕難從命!」

彌月還想說什麼,突地,亭子里忽然出現一道人影,來人身穿一襲麻衣,看起來平平無奇,但身上宛如山嶽般的沉重氣息,讓人絲毫不懷疑他想要殺彌月或者彌心然,只是動動手指頭的小事罷了。

「你是?六長老?」彌月一驚,彌心然看到此人,卻是眼中閃過一絲怪異神sè,嘴角處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來。

那人年齡明顯已經像是六七十歲的老者,頭髮灰白,形象容貌與當rì彌月所見的上代族長一系六長老相差無幾!

這個老者,彌月自然是見過的,自己師尊在他面前,都不敢有絲毫的不敬之意。在上代族長一系中,能被成為六長老的,一定也是實力達到天神境界的蓋世人物!

這樣的人,便是彌月也是沒有見過幾個。

見到六長老的到來,彌月不自禁苦聲一笑,知道自己即將迎來的是什麼,一種極度不甘心的理念,充斥了彌月的腦海……

六長老眼中似有詭異的光彩閃現,如果彌月近看的話,一定可以看清六長老此刻眼神空洞,沒有了任何的思想,像是一具被cāo縱的傀儡一樣,聽人指揮。

可是,六長老即便身受控制,但境界未失,依然是天神境界的強者,不管是彌心然還是彌月,都不可能發現六長老此刻眼中的異變。

六長老滾動好久沒發出聲音的嗓子,語氣里儘是冷漠,道:「殺你的人!」

「為什麼?是彌天神叫你做的?」彌月沉聲道。

六長老點了點頭,道:「不錯,老族長再過一兩rì便會出關,到時會取代這一代的族長一系。而你,天賦絕頂,未來必定會是靈獄大陸的蓋世強者,並且,你已經知道是老族長親手震斷你哥哥的經脈,更是殺了你的母親,你的父親此刻也是生死不明,這樣的血海深仇,換作是誰,能不報嗎?所有的一切必將扼殺在萌芽中,老族長不會為自己惹下麻煩。更何況,你和你哥哥在十多年前就已經該處死了,嫡系與旁系通婚的本人,以及生下的子嗣,都必須死!雖然在那之後,這種規定被解除,但是,你們例外!」

彌月臉上一白,默不作聲。過了片刻,才問道:「為了報仇嗎?」

「什麼?」六長老疑惑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