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鋒根本不信這一切可以靠人力做到!

面前!

官兵已經擺好了陣營,橫七豎八,在冷冽如寒刀一樣的秋風之下,所有人的臉色都如瘦鐵,陣法充斥着戾氣。

生命的對抗!

這些人要是殺不掉那耶多,他們就得死在這裏。

那耶多要是不能戰勝他們,也就得永遠地躺在這個巷子之中。

這一刻。

那耶多的氣息逐漸的爆發,攀升。

可與將近一百名武者組成的官兵陣法比起來,還是那麼的渺小。

陳鋒攥緊了拳頭,他悄悄地抓起了一把弩箭,卻沒有着急拉弓,在那耶多與官兵陣法較量的瞬間,他會射出這一隻弩箭。

這一系列。

足以讓那耶多實打實的永遠躺在這個巷子,再也沒有出去的機會。

看你怎麼逃得掉!

還是太幼稚了,要是選擇直接殺了我,就可以全身而退。

瞬間!

那耶多的身體如同脫兔一般,飛一般的衝刺了出去,如雷霆劈臉。

對面,官兵陣法的最中心位置。

有人大喊道:“屠!”

背後所有人都喊道:“屠!”

這陣法可有來歷,當年北蠻一位大人物的兒子出門,帶了二百位官兵做護衛,卻還是被一個一品境界的高手殺了,那人揚長而去,還留下一句話:俠以武犯禁,江湖水深。

後來人們才調查出來,他這兒子在一座青樓,得罪了某個江湖人物。

大人物震怒,調動軍隊所有軍師謀士,共同想對策,怎麼解決這個俠以武犯禁。

後來是一位有名的內功大家,同樣也是一位一品高手,研究出來一個陣法,專門對抗帶有武功的江湖人士,共有三百多種變化,七十二次加力。

百人,只能完成其中八次變化。

七十二次變化,堪堪對抗戰神。

需要足足千人。

這既體現了武林中人的武功之高,可撼廟堂。

也體現了軍師的智慧。

從此這陣法流傳於世,後來大爲廣傳。

面前這百人,列的就是此陣法。

氣勢十足,喊聲撼天。

那耶多臉上居然不帶絲毫懼怕,悶哼一聲,拔腿就衝着這羣人衝了出去。

背後。

陳鋒靜等着,慢慢地拿起弩箭。

他要等一個最好機會,那耶多和官兵們碰撞在一起,沒辦法分心的時候。

那耶多漸漸地臉色鐵青了起來,全身力氣都被他調動,對抗陣法裏各個位置的人,每一次出手,都被他堪堪躲過,可這時候,他也已經沒有了任何分心能力。

就是這時候!

那耶多頓時反應過來。

拔起弩箭,當場就一箭奔着那耶多射了過去!

就是這麼一瞬間。

弩箭刺破空氣,劃過地上的各個屍體,噗呲一聲穿入了那耶多的背部。

瞬間。

那耶多剛剛的圓滿的氣場被破壞,他只感覺內力在慢慢流逝,他咬了咬牙,怒吼一聲,繼續費力地迎戰此地的官兵。

“你死定了。”陳鋒鬆了口氣,摸着地面費力地站了起來。

那耶多沒命活着了。


再也沒機會了!

遭遇七二大陣,還被他背後射了一箭,內力已經外泄。

這時候的那耶多隻是強弩之末。

陳鋒握着黑刀,緩緩地朝着那耶多走去,只要這一刀砍在那耶多身上,他就再也沒有反抗的能力了,找個官兵把那耶多綁回去,就可以對城主覆命。

結束了。

陳鋒走到了那耶多的身邊,高高舉起了手中長刀。

砰!

一聲巨響。

陳鋒緩緩地擡頭,一道巨大的黑色氣焰,就這樣朝着人羣彙集着的百名官兵衝了下去,砰一聲,炸裂開來,黑色的蘑菇騰空升起,百人大陣。

就這麼……

沒了?

陳鋒怔了徵,像是被人潑了一盆涼水一樣,頓時冷靜了下來。

他傻了眼。

所有人,就這麼沒了。

面前站着兩個人。

楚天南扶着那耶多。

那耶多臉色猙獰的咬着牙,一把拽出背部的弩箭,偌大的洞眼。他隨便的從衣服上扯開一個布條,環形的紮在了他的腰間,緊緊地綁着。

陳鋒咕嚕嚥了口唾沫,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對,撒腿就想逃。

楚天南寶刀時光飛了出來,插入他的腿中,隨後再次飛回楚天南手中,滴血不沾。

陳鋒腿上多了一個猙獰的傷口,頓時半跪了下去。

那耶多先看向楚天南,解釋道:“歐陽大師,我已經安排在了旁邊一家酒館。”

楚天南嗯了一聲道:“我已經讓飛廣接回去了。”

“你們原本,是不是已經撤離了?”那耶多問。


“是。”楚天南迴答道。

“謝謝!”那耶多道。

楚天南看着地上沙青的成堆的屍體,他目光聚焦在沙青屍體上,他沉默良久,才說道:“還是來晚了。”

“不怪你。”那耶多說道。

“這是我們兄弟的命。”

隨後那耶多拖着重傷的身體,手上拽着那一把鋼刀,在地上摩擦着朝陳鋒走去。

陳鋒已經半癱倒在了地上,眼神畏懼地看着那耶多嚥了口唾沫,身上冷汗直流,被徹底的嚇到了。

嚓!

那耶多的刀插入了陳鋒耳邊的地板裏。

“知道我爲什麼要把這些人殺完纔來殺你嗎?”那耶多忍着背部的劇痛,看向陳鋒問道。

陳鋒有些膽怯,雙腿打着顫抖,他搖了搖頭。

那耶多拽着他的頭髮,將他的頭挪向沙青的屍體處:“睜大眼睛看明白了,我就是想讓你體驗一下,老二死之前的感覺。”

陳鋒嚥了口唾沫。

那耶多一把將他的頭用力一推,碰撞在了地上。

一把鋼刀揮舞。

咔擦。

那耶多語氣平靜地說道:“人在江湖,總是要還的。”

他起身,掙扎着朝楚天南走去,說道:“能走了。”

“沒事。”

“我沒什麼。”那耶多雙頰眼淚滾了下來。

楚天南沉默一會兒說道:“不好走了。”

不知何時,走近幾人。

唐金、背後還有五人。

北蠻六位戰神齊至!

南院大王死的事情……

傳出去了! 六位戰神齊至。

唐金氣勢如虹,風輕雲淡的站着,臉色卻是極爲難看,他 語氣威嚴道:“亂臣賊子,殺我北蠻南院大王,影響朝政,其罪當誅!可有遺言?”

楚天南站在原地,眉目炯炯有神,他道:“既然來了,無懼一切。”

唐金和他,都沒有提及任何一句,兩人從前的計劃合作。唐金和楚天南計劃一起殺南院大王的時候,他們是盟友。現在唐金帶着人因爲上面的命令,攔截在楚天南面前的那一刻。

兵戈相見,生死大敵!

互相恨不得食肉挫骨!

北蠻爲了進攻,兵馬、官兵、遊卒,橫屍一片,枯骨累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