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漢子一聽,表情頓時輕鬆了許多。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面對微笑在葉心鈴那漢子也生不起氣來。

「不瞞姑娘,我們都是粗漢子,會做些木工,砌些土房子還可以,但是不懂建樓。」那漢子倒也誠實。

「不過村口的房築可以,山下的迎福樓就是他弄的。」迎福樓是孝興縣城裡最豪華的酒樓。

「諸位會做傢具嗎?」

「傢具會。」那漢子點頭。

「我想定些傢具,這塊下品靈石要定金,麻煩諸位了。」這些人是焦平凡請來幫忙的,人家好心好意過來幫忙就這樣回去說不過去,也折了焦平凡的面子,雖說建樓不行,但是做傢具還是可以的。

「姑娘見外了,木頭都是山裡的,不要錢。」那漢子推過靈石不肯收。一塊下品靈石對這些山民來說可是幾個月的收入,可是他卻連看都沒看一眼就推了回來,足見其淳樸。

「那哪兒行,這些傢具可不少,只怕要耽誤不少時日,諸位大哥也是要賺錢養家的。」


「也不缺你這點兒,大家都是鄰居相互照應是應該的,莫要再說了。」

不管葉心鈴怎麼說他們就是不肯要錢,葉心鈴看向焦平凡,原本想焦平凡將靈石拿給這些山民,沒想到焦平凡倒反過來幫山民們說話,讓葉心鈴哭笑不得。

這些山民比牛還倔,無奈之下葉心鈴只好收回靈石,以後如果他們有什麼事的時候多幫忙。

……

胡應接到屬下的密函,說朱管事被人殺死,兇手至今未明,他連忙從京城趕回來,本來想協同寒總管協查此時,可是寒總管受了驚,還躲在密室里打死都不出來。

「豈有此理,這還像一府的總管嗎?」敢吭害人就不敢承擔後果。

「最好一輩子躲著別出來!」胡應氣得將桌子拍得粉碎,可是這事兒還沒完,又發現葉心鈴和雷仁被寒總管調走了。

「可惡,除了勾心鬥角還會什麼!」

「說,他們倆人被調去了哪裡?」

「孝,孝興縣。」梁子聰從來沒見過胡應如此震怒的模樣,孝興分部是什麼情況大家再清楚不過了,他二人被調去那裡只怕這一生都沒什麼作為了。

胡應踱了幾步,梁子聰正等著他發脾氣,沒想到,胡應卻突然笑了起來。

梁子聰心裡咯噔一下,完了,總教頭這回是氣瘋了,怒極反笑啊。

「總教頭,你看是不是要把他們調回來?」梁子聰小心地問。

「調什麼調,孝興縣好著呢。」胡應笑。

完了,總教頭是氣糊塗了?梁子聰冷汗淋漓。

「寒克啊,寒克,這一次你失算了,孝興好著呢,哈哈……」胡應拿過一張信箋快速寫了一封信,信的開頭赫然寫著:「少安吾友」。http:///

仙逆 雷仁請了房築修房就在老房的旁邊,房築的動作很快,與雷仁敲定了方案之後,立刻開始動工.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

葉心鈴也大致了解了孝興縣神行天下的一些情況。

孝興縣是實在和別處不同,山寨太多,良民太少,來往的信件很少,山寨之間都各又信使。至於寄送的物品那就更是少之又少,人們總會擔心會不會在半路上被土匪劫去。

不是大家對神行天下不信任,實在是土匪們太過猖獗。

孝興分部如此蕭條除了焦少安以外,還有著很客觀的因素。

沒有任務就意味著沒有積分,這倒是一個麻煩。不過還好每月有靈石拿,聚寶鈴升級吞下歲寒三友劍過後,發生了些許變化,如今每隔七天就能聚一次靈石,長久下來也能積累到不少錢。

她收了趙剛的芥子袋,裡面有不少東西,暫時不缺,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焦少安每天晚上醉醺醺地回來,手裡抱著酒,第二天又醉醺醺地出去。焦平凡除了要照顧他的生活以外,還要跟著山民到山上去採藥,葯園子里的那些靈藥基本上都是他挖回來的。

儘管如此,焦平凡從來都沒有埋怨過焦少安,一直堅信自己的爹爹總有一天會振作起來。

真是造孽啊。

焦少安沒有教焦平凡修鍊,他只跟著山民學了一些粗淺的呼吸吐納和莊稼把式。孝興縣凶獸眾多,靠著這點皮毛功夫遇到了凶獸別說是殺就是連自保都成問題。

既然他叫了自己一聲師姐,葉心鈴就不能放著他不管。

「平凡,你想不想修鍊?」

「想,不過爹不教我。」


「從今天開始你就跟著我和雷師兄修鍊.His.Om回味書庫」提到焦少安,葉心鈴就不自覺地搖頭.his.Om回-味-書-庫一縣的總管大人每月的靈石並不低,但是這位焦總管領了錢以後全部拿去買酒,原本神行天下的那些家當也被他典當換了酒錢,若不是焦平凡懂事每天上山去採藥賣錢,只怕連生活都成問題。

有這樣的爹也難為焦平凡,他只比葉心鈴小一歲,但是已經承擔起所有的家事,葉心鈴覺得自己不如他。他堅強得讓人心疼,讓人心酸。

「真的嗎?太好了。」焦平凡聽到葉心鈴要交他修鍊高興得跳起來。一向靦腆的他笑著圍著房子跑起來,一見人就高興地說:「我要修鍊了,葉師姐要教我修鍊了。」那發自內心的笑容比陽光還要燦爛。

「把這個喝了。」葉心鈴倒了一杯回春丹藥液給他,焦平凡的身子很單薄,回春丹藥液除了消除疲勞恢復靈力以外,還能改善體質。

回春丹藥液藥力太猛,葉心鈴怕他承受不了,又用泉水稀釋了一下。

藥液入口,焦平凡覺得全身發熱,葉心鈴立刻讓他坐下,幫助他運轉靈內的靈力歸納在丹田處。幾周天之後,焦平凡丹田處終於形成了一塊小小的氣團,雖然很小,但是修行第一步開啟的標誌。

「記住剛剛靈氣運轉的路線,以後就要靠你自己了。」葉心鈴第一次幫人修行,每一步都很謹慎小心,心神耗費巨大,此時她滿頭大汗,將一書遞給焦平凡后坐下恢復。

「你照著上面修鍊,不懂的可以問你雷師兄。」葉心鈴給他的是她入門后選得三本功法中的一種叫《疾風驟雨劍》這是本高級功法。

起步很重要, 孽愛深囚

焦平凡起來時覺得神清氣爽,身體不但輕盈了許多,而且力氣似乎也大了不少。他向葉心鈴道了聲謝,他高興地接過書,翻開第一頁時有些傻眼,高興的神情斂下去,慢慢低下了頭。(/歡迎n.n)

「葉師姐,我……我不識字.His.Om回味書庫」

焦平凡說話很得體,葉心鈴卻沒想到他竟然不識字,她腹誹:焦少安這個爹到底是怎麼當的?這麼好的兒子給他真是可惜了.hiS.Om回味書庫


「沒關係,我教你,以後每天早上跟著我們修鍊,修鍊結束之後,我教你識字。平凡,有一點你要記住,男子漢大丈夫要抬頭挺胸,永遠不要向別人低頭。」焦平凡有些小自卑,葉心鈴除了教他識字修鍊以外還要培養他的自信,自信一有自然就有了男子氣概。

現在她已經把這個小他的一歲身世坎坷的少年當成了自己的弟弟。

焦平凡似懂非懂,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他知道葉師姐不會害他。

葉心鈴在孝興縣城找了好久,才在一個巷子里找到一家書店,她買了幾本啟蒙的書籍。

雷仁掛的肉粽已經被人放下來,不過些天大街小巷都在談論這事,白花花的八個屁股吊在城門口那是何等壯觀。這八人平時在縣裡為非作歹,此次簡直就是大快人心。

不過也有人放言,要給葉心鈴兩人好看。

好看是多好看?葉心鈴搖頭,她給焦平凡買了兩身合身的衣服,然後回了神行天下。

「平凡,你過來。」葉心鈴把焦平凡叫到身前,將青鋼劍拿出來。

「這是我小叔叔送我的青鋼劍,我現在送給你。記住,一把好的武器雖然很重要,但是畢竟只是外物,最主要的還是自身的修為。」這是葉容之告訴葉心鈴的,她現在轉述給焦平凡。

修為不足哪怕拿著絕世神兵也不能發揮出他的威力,修為高深哪怕只是用一根細竹也可以輕巧取人性命。

葉心鈴手中還有幾把四品寶氣,不是她小氣,實力不足只會遭來別人的覬覦,那不是幫焦平凡而是害了他。以他現在修為就是青鋼劍也不能十足十地運用。

青鋼劍對葉心鈴有著特殊的意義,她能給焦平凡就說明了她對焦平凡的疼愛。

「這個你拿著。」葉心鈴又遞出一個芥子袋。她身上有好幾個芥子袋,有當初葉容之給她的,也有從成勾三魔那裡拿的。

她有聚寶鈴,聚寶鈴里的空間可比芥子袋大了許多,平時掛著芥子袋只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多了也無用,她拿一個給焦平凡,他日後上山採藥也不用背著葯簍行動也要方便些。

「這……」焦平凡沒有見過芥子袋但也聽說過,據說它至少要賣十塊下品靈石,十塊下品靈對焦平凡來說可是一大筆財富。

「多出來的,我也用不了。」

當焦平凡看到芥子袋中還有兩套新衣服時,眼眶濕潤了。焦平凡穿得都是山民給他的舊衣服,新衣服還是第一次穿……

「葉師姐,你對平凡真是太好了。」

「傻瓜,快去換給我看看,我看合不合身。」

「好。」焦平凡抹了眼淚,轉身回房裡換衣身去了。

焦平凡五官很清秀,那對虎牙尤為可愛,只是太單薄,長期跟著山民在山上採藥,皮膚曬得很黑,那過大的衣服套在身上也減分不少。

葉心鈴買得也是尋常的棉布衣服,但是勝在剪裁好,合身,焦平凡一穿立刻感覺不太一樣,整個人的精氣神都透了出來。

「好看。」

焦平凡被葉心鈴誇得不好意思,臉又紅了。焦平凡望著水中的倒影,真不相信那人就是自己。

焦平凡也很難得,父親那樣,又長期跟山民在一起卻絲毫沒有半點粗鄙之氣,反而像良人家極有教養的子弟,開始修鍊之後越發明顯起來。

焦平凡很快又回到房裡把衣服換了回來。

「怎麼又換回來了,不喜歡?」葉心鈴納悶。

「不,不是,我怕弄髒。」焦平凡連忙搖手。

「噗。」葉心鈴撲哧一聲笑出來:「傻小子,衣服買來就是要穿,髒了洗就行了,你放在箱子里還要積灰呢。」焦平凡的心情葉心鈴能理解,當初葉容之送她紙靈鶴時她也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弄壞了。

雖然只是一件普通的棉衣,但是對焦平凡來說卻是一件難得的好東西。窮人家的孩子總是格外懂得珍惜。

「明天再穿,今天身上臟。」焦平凡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葉心鈴在涼棚下教焦平凡識字,感覺似乎回到了幾年前,她也如他這般坐在矮几前,認真而專註地看著小叔叔。

眼中同樣充滿了崇拜。

但是葉心鈴知道自己這個半桶水比起小叔叔來說實在是差得太遠太遠。

她的學識不及小叔叔的十分之一,她的智慧就更不說了。

葉心鈴在講課時會順便講一些大陸的趣聞,焦平凡聽得津津有味,他從來沒有出過孝興縣,對外面的世界也充滿了好奇。

葉心鈴畢竟只有十四歲,雖然從小跟著小叔叔念書,但是所學有限,她怕自己教不好,又找來了雷仁。

雷仁則風趣詼諧得多,他講的時候涼棚中時不時會有笑聲傳出來,不過他的歪理很多又太過風騷,葉心鈴真怕他教壞小朋友。

兩天過後,從府城來的行者來到了孝興分部。所有的信件都是先送到當地分部,再由分部派發。


這是孝興半年以來第一次有信來,葉心鈴正準備登記在冊,接過來一看,兩封信一封是是寄給焦總管,一封是寄給她的。

…………………………

不知不覺又12點后了,我汗……

我這破速度啊……很快孝興縣的情節就要展開,粉精彩哦。http:///

仙逆 「師兄休息一下,我去給你倒點水。(n.n).his.Om回-味-書-庫.hiS.Om回味書庫」葉心鈴接過信,讓那位送信來的陸遠航坐下休息會兒。

陸遠航是化氣境的高手,專門負責一些高級物品的派送,這兩封信倒是沒什麼高級之處,只是孝興縣太過特殊為了保證東西能夠安全送到,一向派到這裡來的都是化氣境的高手。

化氣境是一個質的飛躍,不但能為大大提升,還能御劍飛行。

這一年多來負責這邊業務的都是陸遠航,只是距上一次來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

「不了,我還有任務在身。」陸遠航將信交給葉心鈴之後,便踏上飛劍長空而去,劍光在孝興縣上空拖出一條長長的尾巴。

葉心鈴把給焦總管的那封今天給了焦平凡。「等你爹回來給你爹。」

她手中拿著自己的那封,上面並沒有署名,不僅心中納悶,到底是誰寫給她的?不管誰寫的,拆開看看就知道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