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是怎麼識破我的?”‘虛書’的樣子漸漸模糊,再度清晰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美豔的女子,額頭一團奇異的圖騰十分惹人注目。女子悠然退了一步,拿起桌上一串葡萄,輕輕挑了一顆深紫的葡萄放入櫻桃小口中,小露半抹酥胸。擡臂時玄桓正看到女子身前淺淺的小溝,險些嚥了口口水。

“因爲你知道的太多了!而且最終,我想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此時大殿內,笙歌妙舞已經不見,而是數十個術士圍着玄桓。

“哎,其實我就沒想過能這麼容易殺死你。嗯,你表現還不錯,但接下來這一關就沒這麼容易渡過了。佈陣!”女子一聲嬌喝,所有術士立即跑位,眨眼把玄桓包圍在中央。其實術士佈陣不過是備用而已,她根本沒想過玄桓能活着走出她的幻術。

“你不過是讓他們送死而已。如果你還有厲害的招式,勸你還是早用出來,不要白白浪費他們的生命!”玄桓怡然不懼,就這些術士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傷到自己。

“小心哦,我可不看好你。告訴你,他們這個陣法叫四九劫殺大陣,很厲害哦。”美麗的女子說話嗲人,一羣術士中的男人忍不住側目。

玄桓沒放在心上,這時元神散開,去找楊廣去了。玄桓心生警覺,一劍回刺。只見玄桓身後的術士手持一把金色巨劍刺向玄桓,金劍破空,凌厲無匹。

玄桓納悶,這是他第一見術士用近戰招式。

“當”一聲,兩劍劍尖抵在一起,真如劍直接刺開了金色巨劍。這時,金色巨劍上的力量突然撤去,玄桓自然不會因此失衡,但此時他身後的術士又一劍刺來。

玄桓冷冷一笑,有些意思。不過若只是憑着合力這點技巧,他們根本就威脅不到自己。真如劍一橫,玄桓不需回頭,回劍側砍。眼看後面的巨劍就要刺入玄桓後心,真如劍化作一道白光切過這隻巨劍。

“叮叮噹噹……”切斷的劍尖在地上蹦蹦跳跳。玄桓有心看看這四九劫殺大陣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沒有屠殺陣中術士。

玄桓砍斷後面偷襲的劍時,前方三隻同時刺來三隻劍。玄桓冷笑,這些術士是不是傻啊?難道三隻劍一起刺我就擋不住了嗎?

真如劍橫切三支大劍,玄桓小退一步,真如劍化作道道幻影,封住了身後無名術士的活動空間。玄桓道:“有什麼本事抓緊使出來,不然我可要下殺手了!”玄桓不願多做耽擱,但不想這四九劫殺大陣如此的不堪。

“哼,別得意!剛纔是四級殺劫,看來對你來說,確實沒什麼威脅。九級殺劫似乎也拿你沒轍,直接上四九劫殺!”女子話落,三十六個術士迅速跑動起來。

玄桓臉色陡變,術士換位的瞬間,他便察覺了威脅。這一刻,玄桓不再留手,靈氣全力流轉,身形頓化萬道虛影。玄桓一劍刺出,所有威勢頓時集於一點,所中術士身形一滯,卻瞬間換了位置。玄桓一劍刺空,有些意外。這時,異變突生,玄桓腳下突然出現一片光華,玄桓的身形慢了下來。

果然有些門道,不過這難不住玄桓。玄桓身形突然放的更慢,這正是在水中和敖欽對戰時領悟出來的步法。女子見玄桓身形慢了下來,暗暗得意,再強你也抵不過四九劫殺大陣!早知道對方在四九劫殺大陣前如此的不堪,自己直接就出劫殺大陣就好了。要知道,施展混沌幻術消耗是十分巨大的!她可是高貴的混沌士,關鍵是她出手竟然失敗了。這事如果讓父親知道了,說不定會逼自己苦修。想到這裏,女子暗下決心,決不能讓自己施展混沌幻術失敗的消息讓父親知道。

玄桓身周突然出現青色風罡,玄桓眉頭一皺,被術士遠距離施展術是十分頭疼的!雖然這個風罡對自己還沒有威脅,但玄桓明白,既然在陣中感覺到了威脅,就說明這些人有威脅自己的實力!玄桓心沉寂下來,是該認真一點了!四九劫殺大陣再一次證明龍王的實力是人間的巔峯高手,卻不是無敵的存在!如果沒有威脅玄桓會覺得無趣,現在這種情況,玄桓反打起幾分精神認真對待。

“真如劍,解印!”玄桓一聲冷喝,萬象瞬間解印到五階仙器,這是玄桓目前無負擔使用的最高階。

就在真如劍光芒大作時,玄桓身周凸現萬千飄絮,如雪般洋洋灑灑。飄絮出現的瞬間,玄桓突然感覺自己的身子沉重了,呼吸艱難了。然而,變化不止如此,玄桓腳底慢慢升起綠色霧靄。

玄桓震驚,自己的靈氣正迅速的流入霧靄之中。這樣下去,自己必然被耗死,玄桓雙手握劍,看來要用出最強的力量了。

真如劍陡然變大,凸出了青色的風罡。陣外的女子看到通體如玉的真如劍,臉色大變,她敏銳的感覺到了真如劍的氣勢!仙器,絕對是仙器!

在衆人眼中,真如劍緩慢的落下,但事實上真如劍卻是急速切下。正面玄桓的幾個術士腳步瞬時慢了下來,漸漸的被龐大的壓力固定在了原地,四九劫殺陣也隨之停止了運轉,而真如劍還在下落。這一切,不過是玄桓急速揮劍的瞬間造成的假象而已,一道淺黃的光華自真如劍激射而出,兩側術士皆迫離真如劍!

“轟隆隆……”一陣地動山遙,玄桓正面出現了一個幾丈寬,幾十丈長的大溝。大殿西面牆壁被轟出一個大洞,好在大殿支柱較多,不然倒塌也有可能。若非突破四九劫殺陣的束縛卸掉了大部分力量,玄桓面前的大溝會更加壯觀。

玄桓身前的術士都倒地上,渾身顫抖。女子貝齒輕咬紅脣,四九劫殺陣的全部實力還沒全部發揮呢!

“叔叔,你快出來呀!侄女擋不住了!”女子朝一根雕龍石柱靠了一步。

玄桓心道,如果不是真如劍解印,要破掉這四九劫殺陣要麻煩許多。玄桓真如劍回身橫掃,身後幾個還在發楞的術士瞬間斷爲兩截。淡淡的血腥氣瀰漫宮殿中,玄桓冷冷盯着神祕女子。

“你別殺我,我叔叔就要來了!”女子手指在背後不停搓動,原本那種嫺然淡定已被玄桓的冷酷殺伐打斷。

玄桓瞬移般出現在女子身前,嘴角尚殘餘一絲冷笑。真如劍消失在手中,玄桓在女子周身大穴拍了幾下。玄桓不知道女子的幻術是否用類似靈氣的能量,也只能封住她的筋脈。“你叔叔很厲害,我想請你幫個忙。”玄桓感覺到一個強大人物的到來。

“你不要威脅我叔叔,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女子咬牙道!

“是嗎?難道我不威脅你,我會死的很好看?”

玄桓嘴角上揚,一絲不帶任何情緒的微笑讓女子恐慌起來。 “我們不會殺你,我們只是保護楊廣而已。”女子眼珠滴溜溜的轉。

玄桓暗道,天下果然越來越有意思,能對自己撒謊的人也越來越多了。正好,自己很久沒撒謊了,這次就騙騙這個女的。玄桓的靈覺沒能察覺女子撒謊,可惜她撒謊技術太差,被玄桓看了出來。玄桓早已證實,凡是自己看不透的人,自己就能對她撒謊。但玄桓故作恍然大悟,“我又不是來殺楊廣的,你爲什麼一開始就對付我呢?”

“你不是殺楊廣的?”女子訕訕一笑,“你不是殺楊廣的最好不過了,這樣吧,你放開我,我也不用喚我師叔了。”

女子避開玄桓的問題,話題轉換之間滴水不漏,不過這難不住玄桓。“這樣說來,我們本就不是敵人,看來是我魯莽了。”玄桓絲毫沒有解開女子筋脈封印的意思,“我還不知道姑娘芳名呢?”


女子細眉一挑,目光狐媚的看着玄桓道:“公子,咱們第一次見面,你就問奴家的名字,難道你不覺的魯莽嗎?”女子素手搭在玄桓肩上,稍稍仰頭,若幽蘭般的氣息撲到玄桓臉上。

玄桓心神一蕩,下身險些有了反應。“魯莽嗎?像姑娘這種容顏絕美的女子,人間罕見,玄桓能一睹芳容,確實應該知足。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斗膽問姑娘芳名,似乎不算魯莽。”

“咯咯,你話說的真好聽。可是奴家的筋脈都還封閉着,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說到最後一句,女子稍傾身子,飽滿的乳峯險些抵在玄桓的胸膛上。

玄桓一陣心驚肉跳,這感覺比肉搏還要刺激。玄桓目光稍側,看到女子柔絲長袍內一片雪白,頓時血氣上涌。玄桓只是看着這飽滿的曲線,彷彿就能感覺到那裏驚人的彈性。玄桓急忙注視大殿頂部,心道這女人絕對是個妖精!玄桓強忍着抱住這女人的衝動,也稍稍前傾,胸膛正好若有若無的砰到女子驕傲的峯巔。女子身子一顫,退了一步,俏臉一片殷紅,驚道:“你想做什麼?”

玄桓冷笑,還以爲這女人是久經情場的狐狸精呢,沒想到似乎是個守身如玉的小處子。玄桓心道,莫非她是故意裝作純情,勾引自己?不對,如果她是故作純情,先前就不該那樣引誘自己。“這裏是大庭廣衆,我能做什麼?”玄桓言下之意是人少的話,我真想做點什麼。

“你……你!我叔叔馬上就來了,你沒救了!”女子臉漲的通紅,又退了一步。玄桓身形一閃,又出現在女子面前。說實話,如果女子繼續挑逗玄桓,玄桓會放棄。但既然女子放棄了,玄桓反來了興趣。

感覺到大殿屋頂那個超強人物的氣息,玄桓內心冷笑。對方至少是三階上仙級別的存在,絕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抗衡。雖然人間道的力量限制在一階一層的素仙級,但仙人可以瞬間發出自己的最強一擊。等劫雷形成時,仙人完全可以輕鬆應對!

仙人下界,給玄桓很大的震撼。玄桓心中疑惑,如果對方隱蔽自己的氣息,自己現在根本不能發現他。既然對方是故意泄露氣息,一定有什麼目的。玄桓有些不明白,一個至少有上仙實力的仙人,根本用不着和自己玩什麼謀略。對方到底有什麼陰謀呢?難道是告訴這女子他已經到了,讓她安心和自己周旋?緊要時刻,玄桓顧不上太多,先控制了這女子纔是正途!

玄桓身形一閃,出現在女子身前,佯作不知道她叔叔已經來了。右手真如劍突現,左手摟住了女子的柔腰。女子腰肢柔若無骨,玄桓一摟,小腹自然的抵在玄桓身上。感受到不帶一絲贅肉的小腹驚人的彈性,玄桓下身一片火熱,勃然抵在女子小腹上。玄桓冷道:“如果我放開你,你叔叔來了我纔會有危險。現在你在我手中,就算你叔叔是大羅金仙,他也拿我沒轍。”

“哼,你也太小看大羅金仙了。我叔叔雖然只是金仙,但要殺你,易如反掌!”女子顯然也感覺到了屋頂上的強者氣息,說話語氣硬了起來。竟然是金仙,據說仙人每差一層,都是近乎不可逾越的界線,更不用提一階了。

“那我就先殺了你!”玄桓突起雄心,被一個女人當面說成弱者,尤其是被一個漂亮女人這樣說,是不可容忍的!

玄桓真如劍彷彿刺向空氣一般,刺進了女子的小腹,毫無阻力的洞穿過去。

那一瞬間,玄桓愣住了!玄桓以爲,仙人盡在咫尺,絕對能阻攔自己。可真如劍就這麼容易的,刺進了這個漂亮女人的小腹中。玄桓覺得自己有些殘忍,怎能刺傷一個如此美貌的女子。她的容貌比周遠茹和索菲亞稍差一點,但也算是絕色女子了。尤其是額頭的圖騰,讓她散發真一股野性的美麗。

玄桓陡然感覺到周圍氣息的變化,大殿屋頂的強者氣息已經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真如劍驟然抽出,潔潤的劍身滴血不沾!玄桓小退一步,全神貫注!強者氣息消失,既有可能是對方想要偷襲!

“你好狠!”女子雙手護住小腹,殷紅的鮮血從手指尖滴滴滴落。

玄桓意識到了問題,真如劍直指女子額頭,“剛纔的一切,都是你的幻術?”

“哼!你才發現!大笨蛋!”女子話一出口,便意識到了自己語氣的不對。小腹一陣劇痛,女子嘴角咧的大長,正好掩飾了自己的尷尬。

玄桓愕然,竟然真是她的幻術,全沒在乎女子語氣的不對!玄桓兩次經歷這女子的幻術,雖然第二次被自己巧合打破,卻足以說明這女子的恐怖!這女子絕不能留,她這幻術殺人於無形,防不勝防!

玄桓下了決心,目光瞬間轉冷。女子感覺到玄桓的殺意,低喝道:“你要做什麼?你不能殺我!”

真如劍化作一道白光刺向女子,對於危險的敵人,玄桓不會心有憐惜。死亡,未嘗不是給敵人一種解脫。

劍出如電,眼見着絕色女子就成劍下亡魂。突然,一股博大的氣息籠罩玄桓。玄桓身形一滯,劍仍急刺女子額頭。

“放肆!”來人一聲暴喝,衝向玄桓。這人速度比玄桓快了一倍有餘!迅捷的速度有種撕裂空氣的感覺,似乎這人的身周覆蓋了一層薄煙一般。玄桓不得不回身接招,暗叫可惜。在這人的威勢下,自己速度變慢,而來人速度又太快,如果玄桓不回身接招,在刺到女子前,一定先被這人解決了。

慌忙間,玄桓只能回劍格擋。

“轟”玄桓只覺手臂巨震,虎口破裂,一陣無力。

這一掌之威,餘波震盪,地上的術士屍體都被吹的滾動丈餘。玄桓倒越出三丈,內心驚劾!這是什麼力量?難道沒有超越人間道的界限嗎?剛纔的氣息就是他的?難道這還是這女子一個幻術?玄桓心中疑惑重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必須盡力殺掉這女子!自從中了她的幻術,玄桓有種分不清現實與虛幻的感覺!

“叔叔,你可來了!我都快死了!”玄桓後退時,女子吃下了一粒丹藥,小腹的傷口已經止血。

“哼,你不是說你仙人之下,絕對無敵嗎?現在怎麼好意思說這種話!”來者急速趕來,還是晚了一步。看女子無妨,來人放下心來,心道眼下讓她吃點苦頭很有好處。

玄桓看向一掌拍飛自己的人,這纔看清了他的面貌。這人臉色蠟黃,一臉銀白長鬚垂腹,看上去十分蒼老!一身青色道袍鬆鬆垮垮,道骨仙風凜然。這老人正是楊廣奉若天神的道尊,十七年來一直致力於尋找莊子殘篇!

玄桓暗暗估算,自己打贏他的機率。如果對方背後拂塵不是仙器的話,有對半的機率能贏,如果對方拂塵是仙器的話,那就毫無機會了!波羅蜜傳授的那招尚未完全領悟,不會有關鍵性作用。唯一的勝率,就押在九幽練魂訣!

玄桓略作調息,劍指蒼穹!(屋頂上就是蒼穹哈,賣個POSS)感受到玄桓的氣息,道尊看向玄桓,笑道:“我關注你很久了,既然你出現了,就是說魯干將真的死了?”

“哼!他是你的手下?”玄桓終於找到了背後暗算自己的主,心中有一股暢快感。

“其實原本我還有幾分收攏的你的意思,既然魯干將死在你手中,我就容不得你了。還有你手中這把劍,恐怕不是一柄簡單的仙器。”

“你容不容我是你的事?你見過我的真如劍?”自從真如劍被楊廣偷走了,其中曲折玄桓皆知。只是玄桓未見過道尊,尚不能和頤林的師傅聯繫在一起。

“哈哈,我哪有機會見這等仙物。”道尊打馬虎道,“如果我的情報沒錯,你殺死魯干將的時候,還沒有天人合一境的實力吧?”

玄桓發覺道尊的謊言,知道自己不能對他撒謊。心中突然有一個想法,此時自己面對兩個人,自己可以對這個女子撒謊。如果自己心中所想的對象是她,自己的謊言是不是就脫口而出了呢?想到這裏,玄桓有些激動,如果成功,以後自己說謊的機會就多了。

玄桓心裏想着這個女子,開口道:“那時候,我早已經修煉了莊子。魯干將不過是武道天人合一境的巔峯而已,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話一出口,玄桓暗罵自己這張臭嘴!玄桓意識到,自己分神說錯了話。 “莊子?你修煉了莊子?”道尊神色凝重,追問道。

玄桓完全沒有爲自己能說謊了高興,這時沮喪萬分。修煉莊子自然不算什麼祕密,但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從觀音的態度來看,修煉莊子一定會有很大的麻煩。想到這裏,玄桓突然意識了過往這一段時間的異常!自從殺了金金、金銀之後,自己再也沒有遇見過通靈術士。現在還不能排除那些通靈術士和眼前兩人沒有關係,情況有些複雜。玄桓懶得否認,反問道:“咋了?我修煉莊子關你什麼事?”

“你修煉到第幾篇了?”

玄桓心陡然猛跳,對方對莊子十分了解!“我只有第一篇,所以只修煉了第一篇。”玄桓緊緊的盯着道尊,希望看出他貪婪的眼神。

“交出逍遙遊,我饒你不死!”

玄桓原以爲對方會掩飾一下,再暗地裏算計自己,沒想到竟是直接索要。既然對方奢求莊子,那麼,他們很有可能已經找到了其他殘篇。這是自己的機會!

“想要逍遙遊?”玄桓眉毛一挑,直視道尊,“可以!”聽到這句話道尊一喜,剛要說算你識相時,玄桓又道:“你至少給我你手中的莊子的一篇,我可以考慮把逍遙遊給你!”

“妄想!你是拿逍遙遊換你的命,而我也沒有莊子殘篇!”道尊臉色陡變,在他心中,玄桓已經是必死之人了,所以說話間吐露了一些東西。

“哼哼,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由你!”先知曾對玄桓說,你命由你不由天,記住你的堅持就是人間的希望!說出這句,玄桓心中痛快,繼續道:“你無權掌握我的生死!想殺我,看你本事!”幾句話之間,玄桓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

“好,好,好——”道尊一連三個好字,“果然是年輕氣盛,志比天高!我命由我不由天?這是老道我有生以來,聽過的最有志氣的話!”說完這句,道尊神色忽變,“無知!可笑!”笑字長音未落,道尊身形陡動。

玄桓早有提防道尊,手指循序點動,一上來就是九幽練魂訣!

白色的法陣一出現,道尊就本能的察覺了危險!這等法訣,本不屬於人間!雖然用靈氣施展出來,威力大大折扣,但法訣卻是實實在在的法訣!純正的法訣,只有神級強者才能使用!若非玄桓在特殊狀態下施展過一次,也根本不可能施展出來。所以玄桓才憑着法訣,根本性的壓制了東海龍王敖廣!論修爲進度,玄桓第一重逍遙天大成,只相當於道家修真者的結丹期,玄桓卻憑着強悍的身體加神祕的法訣,鎮住了四海之兵。

道尊身形化作道道幻影,白色的陣符卻窮追不捨。每當道尊想衝向玄桓的時候,白色陣符卻正好當在玄桓身前。道尊躲閃到第十三次的時候,白色陣符貼到了道尊背上,一閃隱沒在道袍中。道尊疾馳的身影剎時頓住,一口鮮血猛吐大殿石板上!

“啊——”道尊一聲痛呼,聽的人渾身寒毛直立。

玄桓尚未來的及反映,後心一疼,已被一掌拍飛。玄桓暗罵,好不容易把對方打吐血了,竟然這麼快就償還了。玄桓在空中暗暗調息,還好,未受內傷,筋脈尚暢通。一落地,玄桓便彈身出了大殿。玄桓全力奔行,想去看看所羅門他們是否已經撤離。躍過兩道紅牆,玄桓突想,或許這是刺殺楊廣的機會!在老道士以爲自己受傷遠遁時,自己迂迴偷襲。改變命運,未嘗不可!

大殿內,女子望着消失在夜色裏的身影,久久不能回神。

“咳咳……洛英,你要注意!不管他多麼優秀,你都不能愛上他,他註定是沒有未來的人!”道尊原本蠟黃的臉色此刻異樣的蒼白,看上去有些虛弱。此刻被一個初入門的修真者打傷,道尊對玄桓已重新審視。

“切,我會看上他!”洛英趕了兩步,扶起道尊,“叔叔,你傷的重不重?”

“呵呵,死不了。不過我成仙之後,還真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咳咳,這次真是陰溝裏翻船了。如果讓你爸爸知道了,估計要嘲笑死我。”

“叔叔,你永遠是洛英眼中最天才的天才,你放棄混沌士才能修煉的混沌幻術,毅然修煉普普通通的道法,洛英很佩服叔叔。”

“行了行了,不用拍我馬屁了。我可知道,即便是我手底下的術士,多是嘲笑我傻的。可是你知道嗎?”道尊看了一下四周,還躺着的十數個術士,一揮手和洛英消失了蹤影。大殿屋頂,道尊揮手步下禁制,纔開始繼續道:“混沌幻術爲什麼被指爲幻術王者?”

“這個爸爸在很小的時候就跟我說了。幻術共分七類,分爲視覺幻術、聽覺幻術、嗅覺幻術、觸覺幻術、味覺幻術、夢寐幻術、混沌幻術。其中,夢寐幻術和我混沌士幻術表現相似,而實際差距頗大。夢寐幻術只是通過影響人的思維形成幻術,而混沌幻術,則是通過視、聽、嗅、味、觸、思、以及空間來形成幻術。混沌幻術在一定形式上,形成了一個絕對主觀的結界,所以混沌幻術被指爲幻術王者。雖然有些人可以修煉多種幻術,卻不能將各種幻術融合使用,所以不可能超越混沌幻術。”

“但你知道我爲什麼放棄被稱爲幻術王者的混沌幻術嗎?”

洛英搖頭,水靈靈的眼睛透着異樣的智慧。

“因爲我知道一個祕密,告訴你也無妨。不論是道家還是佛家,都有神中的巔峯強者。佛家成如來佛,道家最終成神尊,都是六界巔峯的存在。但是,修煉幻術,大神都極少。而混沌幻術,被稱爲幻術王者。誠然,它有自己無與倫比的優點,但相較於其他幻術,它同樣存在致命的缺點!”

“什麼缺點?”聽到致命兩個字,洛英心一緊,加上被玄桓連續兩次打破幻術,她正有些沮喪。

“混沌幻術,無所不包。但單論視、聽、嗅、味、觸、思,混沌幻術都弱於單項的幻術。這是我放棄混沌幻術的原因之一。我心裏渴望的是六界的巔峯,而不是阿修羅道的王者,這是我放棄混沌幻術的原因之二。”

“哦。”洛英有些沮喪。

道尊早預料會如此,笑道:“我是放棄了混沌幻術,這卻不是說混沌幻術一文不值。強大的視覺幻術術士一樣十分恐怖,而一個神級的混沌幻術術士,則是神界各個勢力都要拉攏的對象。你不要因爲我,而失去了自己對修煉的信心。”

“嗯。”洛英應聲。

“你還有別人沒有的天賦,總有一天你的成就會遠超你爹。”

“嗯。”洛英點點頭,自己至少是差點成功了。洛英見叔叔說話時毫不間斷,中氣十足,疑惑道:“叔叔爲什麼不一掌拍死玄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