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攻擊超乎了人們的想象,簡直是太霸道、太彪悍了。虛空都被其掌控。如此一來這不是太強大了嘛。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多久!」一鳴冷笑,雖然他這樣的狀態也不能堅持多久。但是他依舊要和對方拼上一拼。

「轟!」

一鳴全身發光,淡藍色的火焰熊熊燃燒,黑髮飛舞,狂暴的力量衝擊四方。一道道符文閃爍,背後一座極限領域旋轉,內部有一道六座燃界形成的神環在旋轉。強大的領域力量,將他的力量發揮到了極限。

神威如注,此時他英氣逼人,彷彿是天生的神子。讓人仰望,心中充滿了敬畏。

五種玄術同時被他施展而出,真龍、朱雀、青鸞火鳳、陰陽漩渦、雷澤五種映像同時從他身後極限領域的燃界中沖了出來。仰天咆哮,旋繞著神秘的符文,沖了上去。

這是要群毆的節奏呀!俗話說的好,亂拳打死老師傅。一鳴這是要群毆。

「這是洞天山脈幾尊獸王的玄術,沒想到他竟然演化到了這一步。這也太逆天了吧,竟然達到了玄術意象的地步!馬上就要大成了!」

「化龍術、奔雷術、開雲術、吞天術、朱雀術,這五種玄術每一種出世都足以讓靈王大動干戈。沒想到他竟然一人集中了五種驚天地玄術,太強大了有沒有!」

「同代稱王,同齡至尊!他可以稱得上是少年至尊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承認,一鳴的力量在同階之中的確沒有人能和他抗衡。是名副其實的極限強者!

極限強者!

不錯,每一個時代都會湧現出一些天賦逆天的強者。他們在修為很低的時候就表現出了不同凡響,他們的戰力逆天,比同階強者高出一大截來。

有的是因為修鍊出了極限領域,而有的則是因為天賦逆天,天生就擁有上天的大氣運。

「少年王!」人們驚嘆,面對一鳴的時候,他們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這是一個能讓老一輩人度汗顏的少年,超越了以往的天才,堪稱逆天的妖孽。

「少年王?哼,今天就讓你真正的少年亡!」蕭老家主冷笑,身上的氣勢讓人心悸,一隻腳進入靈王之境的強者,讓人感覺到沒有了光明。

觀戰者的議論進入他的耳中,讓他的殺意更濃了。這樣具有天賦的少年結仇之後不能化解,還不如殺掉的好。

「就憑你?殺的了嘛?恐怕到最後死的會是你!」一鳴揶揄,眼神不在意的在他身上掃了掃,一副不放在眼裡的感覺。

身為疑似靈王的強者竟然被一個小修士如此的無視和懷疑,那絕對是怒火衝天。

「死吧!」

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有手上見真章了。兩人再次大戰到了一起。一鳴已經掂量出對方的戰力了,此時再也沒有保留。展開了自己最強大的巔峰戰力。

極限領域,第六燃界。三天歸元術、怒濤十擊所有能提升戰力的手段全都開啟了。再加上大陣的加持力量,此時他真的能在短時間之內與蕭老家主抗衡的。

「轟隆!」

大陣驚天,四周的山脈都在劇烈的搖晃。深夜中,金黃色的大陣無比的耀眼,兩人更是比天空中的明月都要閃耀。

「噗嗤!」

鮮血在天空揮灑,雖然一鳴窮盡一切的手段,但是依舊比真正的疑似靈王強者弱上很多。在這種強強的碰撞中,鮮血揮灑,腹部被一拳擊出了一個碗口大小的血洞。鮮血洶湧而出,染紅了他的身體。

一鳴咳血踉蹌後退,看著自己的傷勢,他大吼一聲,雙目通紅的再次沖了上去。大戰就是這樣,就是不要命的血拚,流血是必然。

淡藍色的生命本源涌動,迅速的修復著他的傷勢。只是幾秒鐘而已,他腹部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了。一分鐘的時間,竟然完全的修復如新。如果不是腹部的盔甲破開了一個口子,還沒有自主的癒合,恐怕沒有人能看出一鳴之前受過傷。

「你……你是不朽體?」蕭老家主心頭一震。被一鳴如此的自愈能力嚇得心驚肉跳。雙眸緊縮,驚叫道。

「不朽體?」一鳴疑惑,並沒有聽過這類的體質。可是聽著名字就很逆天。不朽!世間的一切有什麼可以說不朽?根本就沒有,就算是神也無法長存於世。

「什麼不朽體。小爺沒有聽說過。不過,小爺自己還真的堪比神靈。與天地長存,萬古不朽!」一鳴自戀的道,臉皮超厚。

蕭老家主喘著粗氣,一臉的錯愕,沒有想到這個逆天的妖孽竟然擁有如此厚的臉皮。竟然如此的自戀,讓人無語。

一鳴血戰,經過一段時間的大戰,全身都是上,鮮血淋漓,但是對方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一條手臂被一鳴撕裂了,當著他的面,直接轟成了血泥。

「呀呀……」

蕭老家主半邊身子都是鮮血,怒髮衝冠,灰發狂舞,身上的血氣雖然快要乾涸了,但是依舊讓人心驚。

他發狂了,丟掉左手的他,已經瘋狂了。

「滅!滅!滅!」

他瘋狂的大吼,不計後果的開始了攻擊。這樣的攻擊,讓一鳴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身體差點被打爆。

「蕭老家主……他……他快要完了!」那些觀戰者當然看出了蕭老家主的不妙,這樣肆無忌憚的攻擊,很可能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就算是贏了,恐怕也要半殘了。

「老祖!」

蕭家的那些修者看到自己的老祖陷入了瘋狂,擔心其受到重創,大吼著就要衝上去。卻被肖豪天擋住了,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卻無人敢逾越。

「肖大元帥,難道你要幫助那個小賊?」一個蕭家的長輩強忍著怒火,地吼道。

肖豪天道:「你們這是找死,回去。不要讓蕭家絕後!」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顫。就連蕭家的那些人也是一個機靈,看著肖豪天的眼神都變得恐懼了起來。

「啊……」

大陣之中,蕭老家主已經被逼成了絕境。一鳴頭頂上面的青銅古鏡照耀,差點將他的身體崩碎。鮮血淋漓,血染大陣。

一鳴也不好過,體表的青龍盔甲都支離破碎,只剩下三分之一了。身上的傷口不斷的出血,就算是他的恢復力驚人,也無法再短時間的修復自己的傷勢了。可想而知兩人的大戰慘烈到了什麼程度。

「少年至尊!」

「少年中的王者!」

「少年王!」

人們驚顫,看著一鳴最後一擊,拼盡全力用一截白色的手臂骨將蕭老家主滅殺。那可是連神魂都在顫抖,看著他的眼神都充滿了敬畏。

他們知道,如果那些老一輩不出手的話,一鳴必定成長為年輕的至尊。無人能夠阻擋,當之無愧的少年王!(未完待續。。) 第二百三十二章【別離】


風微涼,楊柳飛舞,河水潺潺,帝都外,一片山水之畫。

昨天晚上的大戰轟動了整個帝都,各大勢力全都緊張了起來。蕭家的老祖死了,整個蕭家差點發狂,幾十尊俊俠四重天五重天的俠客,手握長刀長劍,遙指蒼穹,恨不得要征戰天下。

他們依靠的老祖死了,威勢一方的霸主就這樣死了。而且並不是被同階強者擊殺的,而是被一個毛頭小子設計害死的。

這樣憋屈的死亡讓整個蕭家都受不了,這樣屈辱得死,讓他們蕭家的整體實力下降了三分之一。一個疑似靈王的強者死了,現任家主只是普通的俊俠五重天而已,已經沒有力量和帝都其他的四大家族分庭抗爭了,淪落為了五大家族的末端。

「老祖不會白白的死去,我們一定會讓兇手付出血的代價!」

「老祖,請你安息。我們一定會為你報仇雪恨!」

「血債只能用鮮血來償還,不論是誰,不亂勢力有多大。只要我們還活著,仇就不會彌留!」

三位青年,惡狠狠的跪在那裡,對天發誓。緊握著拳頭,青筋暴起,雙眸中射出仇恨的光芒。而其他的蕭家成員全都跪在那裡,身穿白色喪服祭拜著死去的蕭老家主。

「蕭家的子弟們!你們的仇人是誰?」一個中年人雙目通紅,面目猙獰的大吼道。站在靈堂前,身上的殺機畢露絲毫都不掩飾,他是現任的蕭家家主。

「梁一鳴!」

「洞天山脈!」

「為了老祖的血仇。我們該怎麼辦?為了我們蕭家,我們該怎麼辦?」

「殺!殺!殺!血債只能用血來償!」

那些蕭家的弟子不論是青年一代還是垂垂老矣的老者。全都奮力的大吼。他們都知道,如今的蕭家已經不比往昔。如果不團結在一起,恐怕真的要走向滅亡了。

此時,一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又招惹了一個無比可怕的家族。不過,就算他知道又怎麼樣,他根本就不在乎。

仙靈教比蕭家強大多了,但是他不是照樣連他們的靈王都敢坑殺。在他出來的時候,就知曉自己已經是舉世皆敵,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多一個不多。

「一鳴……你真的要走了嘛?」一身白色衣裙。身體妖嬈,雙腿修長的秦熾月滿眼不舍的盯著一鳴。好像如果不多看他一眼,日後就再也見不到了一樣。

「是呀!已經見到你和三姐了,我也要回英俠鎮看看了。已經三年沒有回去了,放心,我過幾個月就來看你們!到時候,咱們一起浪跡天涯!」一鳴伸手將秦熾月垂落下來的青絲捋到了她的耳後,溫柔的說道。

這一次的相見,他已經深深的感覺到對秦熾月的心思。知道自己已經愛上她了。而且這種愛慕是在十歲那年就已經深深的在心底紮下了根。

當時他們都還年幼,不懂得兩人之間的情愫,但是現在他們已經長大了,都已經十五歲了。還有一年就該做成人典禮了。十六歲,十六歲就算是成年了。

肖楚楚站在不遠處,看著一鳴和秦熾月在那裡溫情的告別。臉色十分的不好看,眼中滿是失落和哀傷。恐怕誰看大自己喜愛的人在和別的人打情罵俏都不會好受。

「丫頭!別太往心裡去。他和公主是……好了,你不讓說就不說。你還是有機會的!」肖龍看著自己的這個妹妹如此,內心十分的擔心,忍不住的勸道。

肖楚楚強顏歡笑,擺了擺手,笑道:「哪呀?我是看到一鳴要走了,傷心,不是為了別的。你們想多了!」

「再說了,看著他和公主好。我也十分的開心呀,畢竟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會祝福他們的!」楚英笑道,可是卻掩飾不住雙眼中的那份悲傷。

肖家三兄弟看著自己那個活潑可愛的妹妹此時滿天愁容,卻毫無辦法,只能期望上蒼能夠讓她的願望實現。

「我幾位師傅都在那裡等著我,我回去之後,在家兩三個月就會再次開始遊歷。到時候我們一起暢遊九州,遊歷千山萬水!」

一鳴開心的道,為兩人的以後謀划著讓人心動的未來。

「嗯!好……」秦熾月不知道是太過於感動了,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雙目通紅,竟然忍不住的落淚了。

「唉?你怎麼哭啦?」一鳴還在暢想,突然聽到秦熾月抽泣的聲音,擔心的問道。他最見不得就是自己在乎的人受到傷害。

秦熾月破涕為笑,道:「我……我是太感動了!」

「傻丫頭!」

「一鳴……」

「嗯!」

「你說我們真能在一起嘛?」

「當然啦,誰敢阻擋我們在一起?就算是上蒼,我也要搏上一搏!」

「可是……」

「可是什麼?沒什麼可是,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

很快,已經日上竿頭,他們兩個渾然不覺。還在暢聊,彷彿有著說不完的情話一樣。

在遠處的肖楚楚他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紅葉也來了一次,告訴了他們一個很不好的消息。

「一鳴,公主!」肖楚楚終於還是忍不住的打斷了他們兩人的情話,走了上來。

「老三!」


「楚楚!」

一鳴和秦熾月這才想起來肖楚楚他們四個,全都有些不好意思。他們光顧著自己談呢,竟然忘記了別人。

「我不得不打斷你們,剛才紅葉叔叔趕來告訴我們。蕭家的人已經發誓要殺一鳴你了,所以這一路上,你恐怕會很難走!」肖楚楚擔心的道。「我想,你還是在這裡等幾天。岔開他們的時間段,再行趕路!!」

秦熾月已經知道一鳴殺了蕭老家主了。現在又聽到蕭家的人不會放過一鳴,甚至可能在他回去的路上埋伏他。忙緊張的抓住他的手臂,道:「一鳴,你晚些日子再走!我……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對你說!」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兒的,蕭家的那個老傢伙都無法奈何我,更不用說蕭家的那些不入流的傢伙了!」一鳴故作無謂的道,其實他還真的沒有將那些人放在眼裡。

他很多手段能讓他從靈王一下的人手中逃脫,就算不能戰勝,但是依舊能夠平安的逃脫。

「可是……」秦熾月還想勸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