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坐着船到達藏寶海灣的,是獸人八大軍團之一的巨蟒軍團全員上萬人,再加上巨魔族一支五千人的軍隊,以及兩千多人的牛頭人部隊,這樣的實力雖然不敢說打下暴風王國吧,至少西部郡和艾爾文郡加起來的兵力,那是肯定抵擋不住的呢!”

“譁!部落的人發了瘋嗎,怎麼派出不多不少的兵力來南邊,就這點兵力根本就不夠我們暴風王國瞧的,他們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南風嗅出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卻是想不通其中的關鍵所在。

“誰知道呢,聽小道消息說是獸人族的領導層出了點問題,似乎跟他們在北方戰場的毫無進展有些關係,也許這次派兵到南邊來是想看看能不能轉移攻擊重心吧!不過呢,部落這次的藉口還真是有點搞笑呢!”

“哦,這次又是什麼藉口呢?”南雲瞪大了眼睛問道,他可是好奇着呢,因爲舉凡是弱智部落挑起戰爭的藉口,往往都能夠白癡得讓人發笑呢,當成笑話來聽那也是蠻有意思的哩。

“他們說呀,牛頭人族裏面出了一個長着白頭髮白鬍子的叛徒,偷襲一個巨魔族將領未遂之後就跑到咱們聯盟的地方藏了起來,他們硬要說那個牛頭人是咱們派過去搞破壞的間諜,因爲就聯盟裏面的人類纔會長白頭髮。”在說到“聯盟”二字時,狡猾的地精商人特意使用了“咱們”,暫時把自己劃分到和客戶們相同的陣營當中,無形中取得了兩個少年的好感。

“我靠,太他媽的白癡了,我們人類中有長白頭髮的,可也沒聽說過長得像是牛頭人的人類呀,這些白癡部落的邏輯思維,實在是白癡到家啦,哈哈哈哈,笑死我啦!”

八六一直都沒有睡着,也一直在偷聽着地精商人的免費小道消息,當他聽到白頭髮牛頭人這一段時,只覺得兩眼發黑,暗道完了:自己竟然成爲了部落南方部隊攻打人類王國的導火線,一不小心成了全世界的公敵……

這他媽給冤枉得,跳進無盡之海也洗不清哪,雷尼這個陰險的小人,還有你妹妹,還有你們所有姓雷的,再包括所有的巨魔族人,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八六一定要把你們全部都殺光光。

呃,似乎雙方認定我的標準也就是頭髮和鬍鬚的顏色而已,我他媽的染個色不就沒事了?天才呀,簡直就是天生的天才呀,這麼絕的辦法都能想到,這下爽了,回頭搞個第三身份出來,這身份嘛那是越多越好的,打不過我就變身,變成和高手一夥的那不就安全啦!


天哪,爲什麼讓我生得這麼聰明呀,難道那些白癡部落兄弟的腦細胞全都聚集到我這裏來了嗎……

“國產牙刷五把、國產牙膏十隻、國產褲腰帶兩根……”里科爾念着南風交給他的貨物清單,沉吟一番之後報出了價錢:“兩百二十五個銅板。”

“不是吧,這麼貴?”對於數字特別敏感的南風叫了出來,這價格也確實,比起以前要貴得多了。

“荊棘谷那邊最近出了一羣專門搶劫咱們商隊的亡靈,風險大增呀,而且眼看着又要打仗了,我們這次進貨的時候都已經漲了,現在賣你的都是成本價,賺你一個銅板我是孫子行吧?”

何只賺你一個銅板,最少也得賺上幾十個,奸商里科爾心說。當然,里科爾更不會說那羣由亡靈戰士帶隊的食屍鬼只搶值錢的東西特別是魔法物品,至於這些個生活用品,因爲道路不暢而造成的滯銷,價格上卻是不漲反降呢……

不明內情的風雲二人到底還是中了招,老老實實地沒有侃價就買了單。

“我得走了,一會還得去狼人那邊轉一轉呢,有着幾筆大生意要談。”大個鬼,也就自己這個混不走的地精商人才會來這窮鄉僻壤賣點破爛,那個悲慘哪!

用銀幣交易就已經算得上是“大買賣”了,實在是自己和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族人相比,善良得過頭了,宰人都宰得不夠徹底呀……

“叔叔慢走,有空常來呀!”

鬼才有空,暮色森林連帶西部郡上上下下八十六個小鎮、五百多個村莊,我挨個宰最快也得用上一個月呀…… “叮叮叮叮……”比之風雲二人還要密集得多的石子撞響,並不就意味着超越他們的實力,而僅僅是因爲,八六在同時用兩隻手進行練習。

右手匕首或刺或挑或劃或砍,左手拳套或拳或爪或指或掌,頭一天練習就是雙手齊上,難度比起單手可要高得多了,成績自然也是慘不忍睹的,卻也必須得這麼練,一切都以實戰情況爲假想場景。

當然也沒有疏忽了地彈術的訓練,在雙手打擊石子的同時,忽左忽右地進行彈射練習,可謂是事半功倍。

就這樣在趕路中鍛鍊,卻是用了平常兩倍的時間才彈到狼人的主要聚居地,夜色鎮西北面的一個峽谷。

呵呵,好大的手筆,八六感應到附近竟然埋伏着上百股隱隱約約的魂力,可惜其中的狼人只有二十多個,大部分都是狼人奴役的血緣野獸——弱弱的恐狼。

這樣的陣勢,如果自己變身成元素生物的話,哪怕再是來上十倍八倍的數量那也是不懼的。狼人的力量就已經相當不堪了,更何況比起他們還要弱小得多的奴僕恐狼呢?

還真是讓人懷念呀,記得當年在大量的野豬人及其鬥主奴僕面前,自己是多麼地弱小呀,可人家狼人系列好歹也比野豬人強上兩三個檔次吧,如果當初的自己能夠擁有如今的實力……

八六不由得心中一痛,皮衣大嬸和西瓜隊長,以及那一隊牛頭人戰士的臉龐在眼前浮現,力量呀,爲什麼你來得如此之晚?

昂然無懼地步入狼人的包圍圈,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現在的八六,需要狠狠地發泄一番。

“嗷嗚~~”一個狼人通過嚎叫發動了攻擊命令,第一波衝上來的,是密密麻麻的恐狼大軍,四面八方地沒有絲毫空隙,爭先恐後地跑過來送死。

如果用地雨術的話,應該能夠在一招之內解決掉大部分恐狼吧,哼哼,七八十頭弱等生物,完全就沒有被八六放在眼裏。

不過他到底還是按捺住了羣體秒殺的衝動,通過屠殺狼人來給匕首進食,得來的好處實在是太過遙遠了,而且那到底是外力,八六更注重的,卻是自身實力的進步。

那麼,這些恐狼正好拿來給自己訓練格鬥技巧以及地彈術的熟練使用,想到這裏,八六露出了邪惡的笑容,一連幾個大跨步,朝着西邊的狼羣衝去。

八六那閃電般的身形移動,完全就打亂了狼羣的包圍進程,導致各個方向衝鋒在前的恐狼們,和目標之間的距離已經長短不一了。

需要的,正是這麼一個緩衝的時間。八六楊起雙手,左右開弓地衝入西面的狼羣之中,招式大開大闔之間,掀起好一片腥風血雨。

每一爪,每一刀都能讓一頭恐狼徹底失去戰鬥力,那攻擊石子都能夠“叮叮”作響的揮舞速度,雖然還沒能夠達到滴水不漏的無上境界,但是在行動遲緩的恐狼眼中,那就是一道無法突破的器牆,膽敢挑釁者,無不粉身碎骨而亡!

當然,兩隻手也不是沒有盲點的,到底是可憐兮兮的短短兵器,對於沒有跳躍攻擊而只是小心突進的矮小恐狼,完全就將脆弱的雙腿暴露在它們的尖牙利爪之下。

勤練多時的腿功也終於等到了用武之地,“嘭”的一聲就將匍匐前進,想要偷襲的一隻恐狼踢飛,連帶還撞倒了兩三個同夥。

細算下來,這被牛蹄踐踏的恐狼反而是最爲悲慘的。

被匕首劃傷的倒好,哪怕沒有被擊中要害也會隨即死在劇毒之下,石拳就更不用說了,那狂猛的力量之下根本就沒有活命的道理。惟獨這被牛蹄踹飛的,雖然五臟六腑給破壞掉不少,可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死得了的,那種在劇痛摧殘下等死的感覺,實在是比起瞬間死亡的同類們要悲慘得太多太多……

殺得興起,八六也不管先前制定出從一個方向殺出重圍後再往回猛殺的戰略,被狼羣包圍又如何,你們能奈我何?

“嗷嗚~~~”又是那個弱智的狼人叫聲,不過這次的含義卻是一點都不弱智。狼人命令下達後,如果說先前的恐狼攻擊不過是和風細雨的話,那麼現在就完全變成了暴風驟雨。

方圓五米以內的十來只恐狼,竟然同時前撲,不顧一切地朝着八六沖了過去,距離稍遠的恐狼也沒有落下多少,全都發瘋一般朝着這邊猛衝,渾不在乎前方是否有自己的隊友,因爲它們得到的命令,就是不顧一切代價,用身體把那個牛頭人給埋起來……

“嘭!”左手一拳擊碎那頭靠得最近的恐狼頭顱,右手匕首已經接連劃破了兩頭狼的皮毛,毒性迅速地蔓延了進去。

其實拳套的揮舞速度比起匕首要快,但是在強力一擊之後卻還有個停頓斂力的過程,而不像匕首那樣只需要把劇毒效果發揮出來就行,面對強敵時絕對是另外一種打法。

“樸!”狼類兇悍的天性果然是不同凡響,那兩頭被劇毒纏繞的恐狼竟然沒有因爲生命的流逝而放棄任務,拼着最後一點力氣趴倒在八六身上,讓後面那些紅了眼的恐狼們看到了一線機會。

“咔嚓!”擊出的左拳舒展開來,一掌劈在另一頭撲擊位置較低的恐狼背上,強勁的劈力瞬間將那恐狼的脊椎砍作兩段,口吐鮮血地躺倒在地,分毫都不能動彈。

右手匕首不得已地猛力揮舞,“嗤”的一聲迎上了飛撲而來的恐狼頭,一刀入骨,攪得腦髓都隨之濺射出來。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張開嘴就往下咬。

隨着“嘎嘣”的兩聲響,狼牙齊齊被內在的祕銀鎖甲磕飛,但是那餘盡未絕的穿透力卻透過鎖甲傳導進來,讓八六很是不爽。

猛地拔出狼頭上的匕首,哪怕是吊着兩頭恐狼的重量,仍能將又一頭恐狼的肚子劃出老大一條口子,然後膝蓋一頂,撞飛了掛在小臂上的那個累贅。

至於大臂上的那傢伙,現在已經是顧不上了,左手拳套化爲掌形的手刀劈飛了十來只恐狼之後,終於漏掉了一隻,看來對於拳套的熟練度還是有所欠缺呀!

隨着前幾隻恐狼的成功突破,越來越多的恐狼也隨即撲了上來,眼看着八六的雙手防線就要失守,沒有泥石盔甲保護的頸部大動脈以及後腦勺,如何抵擋不住弱小的狼爪攻擊呢?

逼不得已,八六也只好準備施展地雨術來解圍了,雖然是極度不樂意地,不得不承認這個石拳術加上地彈術的組合,竟然還不如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的地雨術厲害……

沒辦法呀,兩隻手加上雙腳都不夠用呢!想到這裏的八六不由得靈光一閃,日間春夢的情景從腦海中一飄而過,沒錯,就是當時擊向雷神的那一拳!

左手石拳離體而出,在撞開八六身邊的幾頭恐狼之後就衝進了狼羣當中,一時間天空中盡是些瞬間斃命的恐狼屍體在飛。

似乎這離體石拳術有點變相單體地雨術的嫌疑,其實不然,與單體的地雨術,也就是離地攻擊的地刺術相比,石拳在本身的材質方面不但比之倉促聚集的泥石要堅硬上十幾好倍,而且由於一開始就接受了手掌連綿不斷的魂力供應,幾近達到了飽和狀態的石拳威力,甚至等同於一個六十級戰士的全力一擊!

哇哈哈哈,自創的絕招還是相當厲害的,想到這裏剛纔還感到沮喪的八六忍不住又開心了起來。

當然,隨着石拳離體時間的推移,以及攻擊次數的消耗,其中蘊涵着的魂力也會越來越少,威力自然也會跟着變弱。

因此,在打飛了附近的十幾條恐狼之後,石拳很無奈地回到了八六手中,迅速地灌注着魂力。

區區一個石拳竟然比起自己的雙手加上雙腳還要厲害,八六極其鬱悶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到底自己還是一個薩滿呀,灌注了絕大部分修爲的離體石拳術,確實有着厲害的理由。

那個指揮羣狼進攻的狼人終於按捺不住,索性低伏着身體,隱在羣狼的中間,悄悄地朝着八六的背後靠近。

如此小小伎倆怎麼可能瞞得了感應力驚人的八六,要知道你堂堂狼人的靈魂波動和那些弱小的恐狼可是很不一樣的呢!


於是,就在那個狼人遠遠地躍起,迅速無比地撲向八六那脆弱頸動脈的時候,心有靈犀的八六一個轉身甩手,鋒利無比的劇毒匕首一閃而沒,結實地扎進了陰險狼人的胸口。

倒不是匕首想要效顰石拳那無比拉風的的離體攻擊方式,僅僅是因爲,這次的攻擊對象可是一個狼人呀,與其讓匕首慢慢地“吃”掉那個狼人從而使得自己的右手跟着發呆,還不如索性放棄對匕首的控制,迅速變出一把泥石匕首來應付眼前恐狼的危機。

雖然失去了劇毒性質的泥石匕首威力遠遜,但是在離體石拳術的大發神威之下,竟然沒有一頭恐狼能夠侵入到八六身前一米的範圍以內。

波波長老驚恐地看着那個手下被匕首吞食的情形,心裏面顯得相當地猶豫不絕。這個白頭髮的牛頭人果然是自己狼人一族的剋星,分明是在拿自己的族人修煉邪功啊!

不行,絕對不能任由對方無止境地屠戮下去,一百多個族人的慘死已經惹得是天怒人怨了,再這麼搞下去估計用不了一年,咱們黑暗狼人就得滅族了。

權衡良久,波波長老很無奈地作出了決定,按照對方的陣營習性,用部落語言大喊了一聲:“住手,全部都給我退下。”

狼人操控恐狼,尤其是波波這種頂級狼人,不管說的是哪國語言,狼羣都能在其中聽出大致的含義,因此在第一時間就停止了攻擊,迅速退卻。

到底還是自己明智呀,讓恐狼去送死,總比族人被屠戮要廉價得多吧,波波長老自我安慰地想着。

風雨朝陽 ,緩步走到八六面前,波波長老竟然帶頭跪在地上,並且還朝着八六磕上好幾個頭之後說道:“請大人接受我們黑暗狼人一族最爲崇高的敬意,我們願意侍奉無比強大的大人,跟隨大人的腳步,將所有的人類和聯盟踩在腳下,千秋萬載,一統大陸……”

當八六看到波波長老的第一眼,他就聯想到了日間春夢中那第一百三十八個,比之普通狼人還要強壯得多的傢伙,如果讓匕首“吃”掉對方,會不會如同夢裏那樣蹦出個美女狼神來呢?

猛地搖了搖腦袋,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腦外,望着眼前跪了一地的狼人,心想這也未免太假了吧,不說狼人很殘忍的嗎怎麼可能會投降呢?

我他媽的還沒過足癮呢,這麼快就怕怕了讓我找誰玩去呀?也不能夠主動跑過去大開殺戒呀,那樣估計絕大部分狼人都得被我給嚇跑吧,一兩個狼人還不夠給匕首塞“牙縫”的呢……

搖頭的動作卻是嚇暈了等着回覆的波波長老。搖頭意味着啥呀,不會是看不起咱這些弱小的智慧生物吧,難道天意如此,黑暗狼人的末日就這樣突如其來了嗎?

“大,大人,黑暗狼人全族現餘四千七百三十一名成員集體向您投誠,請問,請問有沒有什麼指示?”波波長老忐忑不安地仰視着八六那殺氣十足的雙眼問道。

四千多……後面那什麼幾百幾十的數字八六沒聽清楚,也沒有心思去聽了,雖然狼人的個體實力從來就沒放在自己眼裏,可是,四千多個呀,一人吐十口唾沫就能把自己給淹死的。

雖然這個數字多少得有一些水分,除去老弱病殘,真正有戰鬥力的也就只有兩千多人,可那也是頂強的一支軍隊了呀,這麼多的狼人會拜自己做老大?不會是又在做夢了吧……

“好,這個長得比較壯的傢伙,就暫時選你當我的副手吧,帶我到你們,哦不,到我們的家裏面去轉轉。”八六指着波波長老說。管你們這些傢伙有什麼陰謀呢,本薩滿藝高人膽大,實在不行就變成元素生物橫衝直撞也是能夠保命的。

可要是,這些狼人真心投靠自己的話,那可是比買彩票中了五百個金幣還要爽得多的天大好事呀!在這個戰爭年代,金幣的重要性是遠遠比不上軍隊的,擁有軍隊就可以隨手製定出百般計策去弄大錢,可要是沒了軍隊,有再多的金幣,啥時候被殺了那還不是人財兩空?

無緣無故地投降那是不可能的,一定有什麼陰謀或者說意圖存在,最好是對方遇到了什麼難題,然後正好被自己解決掉他們就心甘情願地爲我所用了。

不過再仔細想想,一個牛頭人薩滿領導着狼人大軍的搞笑情景,心裏面總是感覺有些怪怪的不怎麼塌實…… 八六懶洋洋地躺在滑竿上面,看來這些狼人還真是早有所預謀呢,連這麼精緻的東西都準備好了,討好自己的意圖如此明顯,應該沒有什麼陰謀,似乎是有所求吧!

不過,這麼精緻的滑竿應該不是由這些手粗腳糙的狼人制造出來的,大概是從人類那裏搶來甚至是偷來的吧,可惜呀可惜,兩個狼人扛着滑竿的滑稽模樣實在是有些大煞風景……

更加大煞風景的則是那個叫做波波的強壯狼人,這不是張冠李戴嗎,你這樣的造型怎麼能夠用那麼可愛的名字呢?要不是現在對於這些狼人的掌控力度不夠,八六非得給這廝改個稱呼不可!

波波恭敬地跟隨着滑竿左右,細心地爲八六解釋着黑暗狼人在暮色森林的實力分佈:“咱們狼人的發源地就在暮色森林,具體歷史已經無從考證,這裏也是全世界最高級數量最多的狼人聚居地,經過長時間的優勝劣汰,以及人類軍隊的掃蕩之後,如今只剩下了四大狼人族羣。”

“我們黑暗狼人的數量在四大族羣中高居首位,其次是爪牙鋒利的邪齒狼人,然後纔是弱小無比的織影狼人,以及四肢粗壯的墮落狼人。”

“哦,這幾大族羣具體還有些什麼特點,哪個族羣的實力最強?”八六懶洋洋地問道。

波波的心頭一驚,沒想到自己都說得這麼隱晦了,還是沒能把這個牛頭人的思維引入誤區,既然同是狼人,理應人數最多的族羣就是最強,一般人都會那麼以爲吧!這個傢伙的智商居然和傳說中的弱智牛頭人大相徑庭,難道那個號稱弱智的族羣還能比狼人聰明嗎?

無論八六是不是牛頭人中的異類,至少從這一刻起,波波就完全斷絕了算計八六的心思,弄巧成拙的下場可是很悲慘的,特別是對於如此殘忍的一個惡魔。

“我們黑暗狼人的人數雖然是最多的,但是在四大族羣中按照實力來說只能夠排到第三位,最弱的是織影狼人,那是一羣膽小鬼,甚至都沒有勇氣從正面挑戰獵物,而是習慣在背後進行偷襲,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延續下來的,總數大概有一千多人。”

“咱們黑暗狼人就不多說了,人數的優勢,以及並不比另外兩個強大族羣弱上多少的單兵能力,都讓其它族羣不敢輕視我們;具體說說邪齒狼人,那羣傢伙的數量大約在三千左右,他們的爪子特別鋒利,牙齒特別尖銳,這纔是我們一直都比不過他們的地方,可惜我們狼人不能使用人類的武器,要不然,唉……”

“哦!”八六皺了皺眉頭,打斷了波波那噁心的感嘆神情,當老大的感覺真好呀,動動眉頭就可以嚇得手下打顫。

“最厲害的還是墮落狼人,聽說他們的祖先在幾千年前受到了墮落魔法的污染,從而變得身材高大,四肢粗壯,皮粗肉厚,力大無窮,我們黑暗狼人十個八個都未必對付得了一個,也只有邪齒狼人的尖牙利爪才能對他們造成有效傷害。”

“墮落狼人因爲有着遺傳的墮落魔法後遺症,所以他們的生殖能力很差,總數只有六七百個,也幸虧如此,否則哪裏還有我們的立足之地!”

“而且他們生性殘暴,從來不和我們這些同類交流,一點面子都不給,要不是有着邪齒狼人制約他們的話,還不知道得亂成什麼樣子。”

聽完波波的敘述,八六不由得眼前一亮,那織影狼人豈不是天生的刺客嗎?至於黑暗狼人和邪齒狼人就屬於類似於南氏家族的敏捷型戰士,有着刺客般敏捷身形的戰士,訓練一下興許還可以成爲投擲飛矛的簡易獵人,至於墮落狼人,他們完全可以作爲力量型戰士來使用,這樣就具備了組建一支標準軍隊的基本元素。

可惜,當八六聯想到眼前單單是實力較弱的黑暗狼人,自己都還沒能夠把握得住的時候,纔算是認清了現實,想要組建出一支足以稱霸暮色森林的軍隊,還早這呢!


情惑美女總裁 ,自己從啥時候開始,變得對搶地盤感興趣了?找死也得等到活夠了再說呀,可能是因爲以前沒有當過領導人的經驗吧,以至於現在竟然有點得意忘形了……

八六連忙警惕地觀察着波波這廝,居然膽敢蠱惑自己去爭霸天下,害得他差那麼一點點就中了招,好險呀好險,看來以後得防着點呢!

坐着滑竿來到黑暗狼人的老巢,卻是沒有絲毫隱蔽工事的山洞。

看着八六疑惑的詢問眼神,波波連忙解釋道:“其實我們黑暗狼人在暮色森林的主要敵人到底還是其它三大族羣,而我們對於族類的氣味又是極其敏感的,無論山洞弄得多麼地隱蔽,那都是毫無意義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