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味道聞起來倒是有些讓人放鬆。

“大師,請喝茶。”那楊薇走上前,給毫不客氣坐在主座的江北和江南兄弟倆倒茶。

兄弟倆也不客氣,畢竟剛救了她們。

正好,有點事也得開始滲透給她們了。

“如果這次內門的人過來責問,你該如何?”江北率先開口問道,至於江南,他就老老實實的抽着他的煙,喝着他的茶,怎麼跟人家玩鬧……這種事他懶得摻和。

兄弟倆,最重要的就是分工得明確!

“此時皆是楊薇所謂,與兩位大師毫無瓜葛。”楊薇施禮道。

“你會承受什麼後果?”江北反問。

“按理說……同門之間爭鬥是必不可免的,如果其中一方被殺……另一方也不會死,反而是會關進天魔園中。” 關進天魔園!

天魔園!

聽聞這三個字,江北心裏猛地一緊,所料不錯,這地方絕對是萬魔宗的一個非常神聖的地方!

至於爲什麼?萬魔宗五大峯,那主峯,老魔主的山峯,便叫天魔峯!

這時候突然搞出來一個天魔園,只要他還沒傻透腔,肯定得意識到一些問題!

這是關人的地方!而且多半還得是關押犯人的地方!至於裏面到底有什麼,現在還不得而知。

那他……那素未謀面的母親,會不會也被關押在那裏?

江北不敢想了,甚至覺得自己的腦海之中一頓炸響,這消息來的有點快!萬萬沒想到此時就已經接觸到了這些東西!

但是他還在壓抑着自己的心情,起碼,不能被這些小弟子們給看出來。

“但是你是外門弟子,而那已經涼掉了的朱爽,可是內門弟子。”江北突然笑着問道,故作輕鬆。

而楊薇也是明顯的一怔,陷入了沉默。

是啊……她可是外門弟子,那朱爽卻是內門弟子。

以後哪個更有前途,一目瞭然。

“可能會被當場格殺,外門弟子還從沒出現過擊殺內門弟子的情況。”楊薇沉聲說道。

“挺好,你是第一例。”江北摸着下巴。

一來這地方就搞出來這麼大的事,他是沒想到的。

至於放跑了的那些弟子,說實在的,江北也不好說她們回了內門會不會到處亂說,是她們殺了朱爽的。

不過在江北看來,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殺一個楊薇,不是什麼問題,但是隻要他和他哥還在這萬魔宗,她們以後出門,就是個問題。

萬一哪天又碰面了?多嚇人?

楊薇縱然必死,但是隻要這兄弟倆還在……早晚有一天會報仇!

而且就算是她們不主動說,死了一個內門弟子,還是在內門之中頗有身份的弟子,怎麼可能不被過問!

到時候,口供能一致?

甚至此時的江北已經明白他們到底要經歷了什麼了。

不過轉念一想,這也並不是什麼壞事……

“也罷,今日之事,是我兄弟二人做的,我們也該承擔,至於你,不會有事的。”江北笑着擺了擺手,而江南反倒是皺起了眉頭。

隨後便鬆開了。

好像是有麻煩要上身了,那就說明……可以打架!

“不,兩位大師,那朱爽是衝着我來的,事情也該我來承擔。”楊薇攥緊了拳頭,視死如歸。

江北雖然被她這個樣子明顯給感動了一下下,但是該說不說。

這丫頭還是沒明白自己到底要幹什麼。

到時候萬魔宗真的會將我兄弟二人驅趕出去嗎?怕是不見得吧。

現在這個風雨飄搖的節骨眼上,正派宗門和萬魔宗的人打打和和的,誰知道明天會不會又掐起來?

而且現在他們顯然還不知道一個重要的消息……這三大宗門的聖子聖女已經盡皆身死!

到時候只要派人將這個消息給傳出去,加上幽冥一族現在的內亂,萬魔宗定然徹底會亂起來!

亂世,當個梟雄是不是也挺好的?江北有點犯愁,再看看老哥那還一臉享受的抽着煙的樣子。

呸!好個屁好,還是在家躺着,沒事出去敗家那才叫好。

就像老哥,多會享受,這特麼纔是富二代的生活!天天該吃吃該喝喝,沒事出去欺負欺負人,多瀟灑?

當個富二代,哪虧着自己了?還特麼惦記當梟雄?

要不是生活所迫,老子現在還在風國花着真金白銀呢!那才叫錢!

……

看着兩位大師久久不說話,楊薇也陷入了沉默,有些尷尬。

全然沒想到江北此時在那研究着富二代的覺悟呢。

“滅法大師……”楊薇顫聲問道,很想聽聽這滅法大師是怎麼想的。

“啊?挺好的,挺好的,你喜歡就去做吧。”江南擺了擺手,完全沒聽好嗎。

剛還在心裏感嘆着這五階靈煙就是好抽呢。

“你剛剛說啥來的?”江北趕緊問道,看了江南一眼,頗爲無語,你別動不動讓人家怎麼樣啊!

“法海大師……此時是因爲而來的,理應我來承擔。”楊薇再次說道。

“楊薇,你可信我二人?”江北擺了擺手,直接問道,甚至還看了一眼其他的女弟子們。

“自然是信二位大師的。”那楊薇答道。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照着我說的去做,就每天該修煉修煉,如果內門那邊有人過來責問你,就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們身上,你可明白?”江北一臉嚴肅的說道。

“可是……大師……”

“沒什麼可是的,既然你相信我們,就按我說的去做。”江北緩緩站了起來,隨後在楊薇的腦袋上敲了三下。

楊薇有點懵,但還是忍了,雖然心中有些不太情願……畢竟這事兒因她而起,她心中有愧。

雖爲魔門之女,但是心性倒是比絕大多數的正派女弟子還要有正義感的多。

江北和江南則離開了。

說句實在話,這一天折騰的,饒是江北都感覺有點累,心累。

倒是江南,依舊神采奕奕。

這麼多天了,終於能出來打架了!

但是還是有些不解的,對於弟弟所說的那個話,爲什麼會拒絕那楊薇主動擔責?他們雖然救了她,但是卻並不想被拉下水啊。

尤其是後果,很可能就是被趕出萬魔宗!到那個時候,楊薇依舊在這地方舉步艱難。

“弟弟……”江南沉聲喚了一句。

江北哪能不懂他哥?

“放心吧哥,這次只要不出問題,咱們在這萬魔宗,可就一步飛天了。”江北笑着說道。

雖然江南不太懂,但還是微微點了點頭。

江北心中冷笑,將兩個如此實力的強者給驅趕出去?你們萬魔宗真就不需要點人才的嗎!

夜深了,吃過張歡慶送來的飯菜,江南早早便睡着了,而江北,則是守在門外。

雖然初春,但是晚上還是很涼的,江北獨自在冷風中凌亂着。

按常理來說,大家都在這外門居住,肯定是知道我們這些客卿應該住哪的啊。

這特麼都夜半三更天了,這楊薇咋還不來呢?

不是在她腦門上敲了三下了嗎?該不會是沒理解自己當初看西遊記學來的東西吧?

擦,有點煩。 夜,深了。

江北也終於也放棄了等楊薇的到來而回屋睡覺去了。

等楊薇來幹什麼?自然是要等到一個夜深人靜,周圍沒什麼人打擾的時候做點羞羞得……

咳咳,開玩笑開玩笑。

其實是江北當時聽說了天魔園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想要趁着今晚還沒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趕緊打聽清楚這天魔園的消息。

那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如果按照江北所猜想的那般,以後的路會明亮很多,起碼也會有個正八經的目標。

至於今晚沒等來人……不甘心雖然是有點不甘心,但是心裏卻是直接大罵這楊薇笨。

西遊記裏,那麼經典的橋段她竟然都反應不過來!就這還大師姐呢!

這智商還不如一隻猴子!簡直是讓人心碎!稀碎的那種!

看來這路數算是走不下去了,想要打聽打聽天魔園的消息,還得直接把這楊薇給找來,或者直接去找她。

至於當面問守山門的張隊長?江北不是沒想過,而是直接pass掉了這個設想。

論遠近程度來說,這楊薇絕對是要比張隊長來的親近的多的,在這種事情上面,所有的細節都要做到萬全!

萬一有一點失誤,暴露了他們此行的動機,那萬魔宗定然不會放任他們離去。

相比於死一個內門弟子,宗門的安危纔是重中之重!

兩個外來的客卿強者,如果說上來就要打聽天魔園的消息,那他們意欲何爲!

這種簡單的道理,還怎麼容許江北狡辯!

這一晚,江北做了個不太好的夢,夢到一家人合力進攻萬魔宗的時候,盡數倒在了那天魔園內。

老魔主手握大砍刀,站在他女兒,也就是江北的母親面前,將他們三人一一擊殺!

夢都是反的。

江北是這麼安慰自己的,但是醒來考慮良久,他又不願意信了,作爲穿越而來的人,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就如同他不止一次的夢到老爹年輕的時候,夢到母親在那如同九幽地獄一般的環境受着烈火的炙烤。

……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