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他們便轉身回到了那個洞,內升起了一堆篝火,靜靜的等待起了董眾兵。 就在申有為等人,在那個洞內等的董眾兵有點著急時候,他才帶著一些野兔鬣狗之類的東西回去了,那時候練寧寧趕忙為他拍打了幾下身上的雪花,申有為和明復祖也立刻將那些小動物接了過去,在洞口外面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便拿回去架在了火堆上燒烤了起來。

那時候董眾兵忽然將幾棵野人蔘交給了練寧寧,較為平靜地說道:「雖然咱們從東方之城出來的時候,天氣還較為可以,但現在這種大冷天的,讓你一個女孩子跟著我們出來執行任務,陪著我們吃了這麼多苦,歷經了這麼多的兇險,為師心中多少有點愧疚,但無奈這些都是咱們必須要做的事情,現在外面很冷而咱們也還得加快腳步,趕幾天的路程才能回去呢,你就先用這幾棵人蔘補補身體吧!」

說完后他便坐在了火堆旁邊,翻烤起了那些野味,當時聽了他那番話,練寧寧有點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和明復祖,忽然有點羞怯的向明復祖說道:「復祖少爺,這一路上你最辛苦了,每次和敵人交戰的時候,你都是最先衝過去和他們拼殺,真元一定消耗的最多了,現在你趕緊吃下這幾棵人蔘,補充一下體力吧!」

說話間她竟將那些人蔘硬塞進了明復祖的手裡。

看著她那怪怪的樣子,和正在喝著熱茶的申有為,他忽然將那些人蔘丟給了他,登時令練寧寧有點生氣地皺緊了眉頭,但那時候申有為卻有點無奈而說到:「你別會錯意了練家丫頭,復祖是讓我為你把這些人蔘做好了,留給你吃呢!」

說完后他一翻手,變出了一個稍大一點的酒罈子當做了鍋子,將那些人蔘和一隻弄好了的野雞放在了裡面,隨後又在火堆旁邊弄了一個小坑,加了些樹枝引燃后便燉起了那些東西。

當時聽了他那些話,練寧寧也不管是真是假,立刻臉色羞紅的向明復祖說道:「謝謝你對我這麼關心復祖少爺!」

而那時候明復祖就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繼續烤起了那些野味,一下子令練寧寧有些失落了起來。

片刻過後,申有為一邊看著酒罈子燉的那些食物,一邊有點擔心的說道:「師父,剛才步一層等人,在和我們交戰之前曾說過,他們前些時候和一幫傢伙,率人攻擊了咱們東方之城,而且還殺掉了白樂前輩與復祖的父親,真不知道這件事是真是假啊?」

他的話剛說完明復祖一下子陰森森的說道:「就憑他們那些混蛋想要幹掉我父親等人,簡直是痴人說夢!」

說完后他還相當情緒激動的捏碎了一塊木頭。

但那時候練寧寧卻有點擔心的說道:「復祖少爺,雖然你父親和你們明氏一族的很多人,都是當世高手,但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而且那些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如果他們在和咱們東方之城的人大戰的時候,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暗算了咱們的人的話,那他們剛才說的那些話,也很有可能是真的呢!」

聽她那麼一說,董眾兵忽然眉頭微皺著說道:「寧寧說的不錯!雖然以祖力霸和任自在他們二人的實力,對咱們東方之城根本構不成任何太大的威脅,但步一層以前確是第四代城主的首席大弟子,而且他不但陰險狡詐至極,手上更是有著一面,足以將世間幾乎所有人的魂魄吸走的招魂幡,和一塊可以隨時召喚出數不清的亡魂厲鬼,來禍亂人間的招魂百鬼令,他們如果向咱們東方之城,施展一些陰損手段的話,很多人都會因此而喪生的。」

聽他說得那麼謹慎,明復祖一下子也有點擔心的說道:「難道以我父親等人的百靈之眼,也無法和那些傢伙相抗衡嗎?」

當時對於那件事情也很擔心的練寧寧,也向董眾兵看了過去,可那時候申有為卻有點無奈的說道:「復祖你要知道,你們明氏一族的百靈之眼雖然很厲害,可是據我所知,到目前為止你們明氏一族當中,也就只有你的老祖宗明開元前輩和你兩個人,能夠使用那極具威力的毀滅狂魔,而你們明氏一族中,除了毀滅狂魔可以應付步一層那面招魂幡以外,也就只有你帶著的這把斬月奪命刀了,所以!」

說到了那裡他便不想在說下去了,而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一下子緊皺著眉頭,拔出了那把寶刀審視了起來,與此同時練寧寧更是有些擔心的說道:「如果你們說的那都是真的話,那咱們東方之城,現在豈不是已經被那些傢伙弄得,成為了人間地獄了嗎?」

說和說著她竟因為過度害怕渾身抖動了起來,那時候明復祖也有點情緒失控的當的,一下子將手中的寶刀插在了地面上,殺氣騰騰的說道:「步一層,你們這幫混蛋!早知道是那樣,剛才我就不該那樣輕易地送你們去地獄,而要你遭受到世界上最為慘烈的折磨之後,在一刀一刀的活剮了你!」

說話間他的雙眼又變成了兩個,順時針旋轉著的梅花形狀的百靈之眼,不斷的向周圍散發出了一陣陣濃烈的殺氣,令本來心裡就相當不安的練寧寧的情緒,一下子更加不安定了起來。

的那那時候董眾兵卻較為平靜地說道:「你們也不要太過擔心了,雖然咱們現在還不知道,步一層他們剛才說的那些事情是真是假,但從他們受的那一身的重傷來看,他們絕對沒有在咱們東方之城,得到太多的便宜,而起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他們很有可能還遭受到了白樂等人,對他們發動的十分猛烈,甚至是幾近戲弄的攻擊了。」

他說完后申有為也較為平靜地說道:「而且以城主和幾位長老的法力,他們應該是可以與那些人相抗衡一段時間的,尤其是白樂將軍所擁有的霸道罡氣,步一層那幾樣法寶,根本就對他起不了多大作用,還有呂仁仁將軍的中天之眼,應該也可以應付步一層那些法寶的。」

聽了他們那些話,練寧寧才較為安心的鬆了口氣,而明復祖稍微想了想也微微點了點頭,較為謹慎的說道:「不管怎樣,第四代城主都曾經是步一層的師父,縱然那傢伙的法力再怎邪門,第四代城主應該都是可以應付的,而且我父親等人也都是當今世間高手,那幫傢伙縱然手上有著一些邪門的法寶,也絕不可能,一舉將城中所有人全部消滅掉的。」

聽了他那種分析,董眾兵等人都相當謹慎的點了點頭,但隨後練寧寧卻有點擔心的說道:「如果師父剛才所說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的話,那步一層那幫傢伙,在和白將軍等人交戰的時候,若召喚出了很多厲鬼來攻擊咱們東方之城的話,雖然咱們城中有一些高手,僅憑城主等人想要將它們全部消滅掉,那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聽了她那些話申有為立刻也有點擔心的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步一層那傢伙,以前在咱們東方之城的時候,就曾多次秘密的潛入過,城中好多軍事要衝地帶,而且因為他以前無法無天的殺掉了很多的人,引得第五代城主等人將他從城中驅逐了出去,第四代城主更是一怒之下和他斷絕了師徒關係,這次他和祖力霸與任自在雖然落敗了下來,以他們那強橫陰損的個性即便是那樣,他們也絕對會在逃跑之前,向城中的很多將士發動很猛烈的攻擊的。」

聽了他那些話董眾兵登時相當謹慎的點了點頭,同時還頗為擔心的說道:「剛才咱們雖然看到了,步一層等人已經身受重傷了,而他們也說了,那是被咱們東方之城的人打的,但以他們那種向來狡詐的個性,我現在很擔心,他們那一身的傷,並不是被咱們東方之城的人打的,而是被一些其他的高手打的。」

聽他那麼一說明復祖登時相當謹慎的說道:「師父說的很有道理,步一層那幫人向來陰險狡詐,而且他們的敵人幾乎也遍布天下,如若他們在和咱們東方之城交戰的時候,他們那些敵人找上了他們的話很有可能會將他們打敗之後,趁著他們將咱們城中的高手的實力,消耗的大減之時,又轉而向咱們東方之城發動攻擊的。」

聽了他那種分析,練寧寧登時有些害怕的訴說道:「那樣一來的話,就算是城主等人的法力再怎麼高強,無論如何也是很難應對,他們那些人發動的連番攻擊的,那樣咱們東方之城,現在豈不是已經危在旦夕了?」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又相當害怕的向明復祖看了過去,但那時候申有為卻輕輕的搖了搖頭,頗為謹慎的說道:「師父和復祖分析的那些,只是其中的一種因素。」

聽他那麼一說董眾兵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難不成你還想到了什麼其他因素不成?」

說話間他和明復祖與練寧寧,都十分謹慎的向申有為看了過去,而他那時候更加認真的思量了好一會兒,才相當謹慎的說道:「你們剛才只是站在,咱們東方之城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才做出的那些分析,但如果現在有人前去支援咱們東方之城的話,那麼此時咱們東方之城應該是十分安全的。」

聽他那麼一說,董眾兵和明復祖稍微對視了一下,也有些贊同的點了點頭,但那時候練寧寧卻還是相當擔心的說道:「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有什麼高手回去支援咱們東方之城啊?而且即便是有人去支援城中的將士們了,但現今世間,能有幾個人不懼怕師父剛才所說的,步一層的那些法寶,還有被步一層那老東西召喚出來的那些厲鬼啊?」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也相當謹慎的說道:「而起現在又是大冬天,世間除了南方帝國以外,都是寒冷至極的風雪天,即便是有一些人前去支援咱們城中的將士,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他們又能帶去多少人手啊?」

想著想著他們二人都眉頭緊鎖著沉思了起來。

而那時候想了好一會兒的董眾兵,卻相當謹慎的說道:「復祖,寧寧,你們不要為那件事情太過傷神了,現在無論城中發生了什麼事情,咱們都無法立刻趕回去幫助大家解決,而正如有為剛才分析的也那樣,當今世間是有那樣一些,為了世間和平而樂於幫助別人的大賢人的,而那些人當中最為寬心仁厚的,就是咱們前些日子見到過的,鍾離百樂公子!」

聽他那麼一說,申有為登時露了下笑臉相當謹慎的說道:「師父說的對!以鍾離公子那種宅心仁厚,向來主持天下公道的品行,他如果知道了,咱們東方之城遭受到的那些劫難的話,肯定會施以援手的,而且以他高深的法力,和他體內的大地麒麟那無限的實力,他們絕對有能力將步一層等人打成重傷,令他們落荒而逃的。」

聽了他們那些話,練寧寧才較為放心的點了點頭,可那時候明復祖卻微微搖了搖頭,相當謹慎的說道:「你們說的那位鍾離公子的實力,的確可以將步一層那幫傢伙,打的落花流水的,更能夠將他們向咱們東方之城發動的攻擊,全部化解掉,可問題是現在他正忙著處理,伏隱患等人的事情,而在世間幾方勢力間穿梭調聽著了!而且現在他又得知道了,夜幕降臨那個恐怖組織的事情,以目前他索要辦理的那些事情來看,那每一件都絕對要比,咱們東方之城所面臨到的那些危機,對於當今世間的格局要重要得多!」

聽了他那種分析練寧寧也相當贊同的說道:「復祖少爺說的很對,而且即便是他知道了,步一層等人向咱們東方之城發動攻擊那件事情,也未必會去幫助城主他們,畢竟那些都是咱們東方帝國自己的事情,在當今這種各方勢力割據一方的時代,中原帝國的人,絕對不會貿然向咱們東方之城出兵馳援的。」

那時候也在思量著那些事情的董眾兵,有稍微思量了片刻才較為贊同的說道:「你們分析的都很對,在當今這種,強者為王大國雄起各方勢力相互牽制的時代,每一方勢力,都不想為自己無緣無故的製造任何麻煩,尤其是處在各方勢力交匯地帶的中原帝國,更不會因為某些,和他們沒有任何直接利害關係的事情,貿然向任何一方出兵,那樣一來一旦被某一個國家會錯了他們的意思,聯合中原帝國周圍的勢力,向他們發動進攻的話,中原帝國肯定會面臨到十分危險的境地的。」

聽了他那番話,明復祖等人都相當贊同的點了點頭,但他們那時候卻也想不出,到底有誰會去支援他們東方之城,而且還是能夠將步一層等人,打成那種重傷的超一流高手,不覺間他們都相當著急的苦思了起來。 不多時正在思量著那些事情的申有為,忽然靈機一動,相當謹慎的說道:「對啊!我怎麼把那小子給忘了?」

說著說著他還相當興奮的拍了下大腿。

看著他那有點不對勁的樣子,在明復祖和董眾兵向他看過去的時候,練寧寧登時相當納悶的說道:「有為你怎麼回事啊?難不成你現在想到了,有誰真的能化解,步一層那幫傢伙給咱們東方之城帶去的,那些難以預測的危機了嗎?」

當時申有為又相當謹慎的思量了一會兒,才較為認真的說道:「不錯!如果鍾離公子前些時候對咱們說的那些話,都不是虛言的話,以那小子現在的實力,他絕對可以將步一層那幫混蛋,打成那副熊樣子的。」

聽他那麼一說,就在練寧寧感到很意外的時候,明復祖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你說的該不會就是東方萬劫吧?」

他說完后練寧寧一下子情緒激動地說道:「那絕不可能!以那傢伙那種天生的小痞子個性,就算是他現在長了些本事,也絕對不可能擁有,將步一層那幫傢伙打敗,甚至是不害怕步一層那些厲害的法寶的本事的。」

她說完后明復祖也相當不服氣的說道:「剛才師父也說過了,步一層的那面招魂幡,可以將世間很多人的魂魄吸進去,那樣厲害的法寶,就是我們明氏一族的百靈之眼都難以應對,縱然東方萬劫的法力已經有所提高了,但我絕不相信,他已經高到了那種,超越了我們明氏一族中很多高手的境界了。」

說完后他還相當惱火的向申有為看了過去,但那時候董眾兵卻較為贊同,申有為所說的那些意思,相當平靜地說道:「雖然那些事情令人感到有點吃驚,但我相信萬劫應該是擁有那種能力的,而我這樣說絕對沒有任何的私心,而是真的覺得他會有那種能力。」

聽了他那番話明復祖頓時臉色微變了一下,練寧寧更是很難理解的說道:「師父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啊?就憑他那個,不知道是從哪裡來到咱們東方之城的野種,他怎麼可能會擁有那種超強的能力呢?」

她的話音剛落,董眾兵登時相當惱火的喝道:「練寧寧你放肆!為師知道你對東方萬劫一向都有偏見,但你絕對不能詆毀他,更不能詆毀他已故的父母,東方萬劫雖然不是向你們一樣,自幼在東方之城長大的,但他絕對是咱們東方之城,最令人敬仰的英魂的後人,他已故的父母,曾經為了咱們東方之城,為了包括你們的父母在內的所有黎民百姓,無數次擊退過很多兇悍的賊寇,同時他的父母更是有著極其高貴的血統,從今以後你最好不要再讓我聽到那些話,要不然為師定會重責你!」

幾乎從來都沒有見他發過那麼大的火氣的練寧寧,一時間被嚇的趕忙低下了頭去,相當害怕的說道:「師父請您不要生氣,徒兒記住您的教誨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妄加菲薄任何人了……」

說著說著她竟因為太過害怕,而發出了一陣陣的哭泣聲,頓時令董眾兵有點不忍心的說道:「好了好了寧寧,你不要哭了,剛才是為師責備的你太嚴重了些,你也不要往心裡去,啊!現在咱們都不要對那些事情瞎猜了,趕緊趁熱吃點東西吧!」

說話間他便拿起了一隻烤熟了的野兔遞給了練寧寧,而那時候申有為也微笑著說道:「師父說的對!無論咱們東方之城成了什麼樣子,現在咱們都不可能一下子趕回去,一會兒天就要亮了,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吃點東西,然後再作打算吧!」



看著他們那較為平靜的臉色,練寧寧又轉頭向明復祖看了看,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復祖少爺,雖然步一層那幫傢伙相當厲害,但我相信,你父親和我父母他們,現在肯定都沒事的對吧?」

看著她眼神里的淚珠,明復祖猶豫了好一會兒,忽然將她輕輕的摟在了懷裡,較為平靜地說道:「你放心吧寧寧,正如你所知道的,我父親和你父母都有著相當厲害的法力,縱然是沒有任何人去將步一層等人打傷,他們也絕對不會被那些傢伙傷害到分毫的。」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相當挑釁的向申有為看了一眼,但那時候申有為卻根本沒有看向他們,而是將那個酒罈子下面的火撲滅了以後,拿起了幾隻烤熟了的兔子正吃著呢!

那時候為了不再另練寧寧受什麼刺激,董眾兵也較為平靜地說道:「雖然東方萬劫的開悟之瞳,有著極其驚人的能力,但明氏一族的百靈之眼,那也是世間極其高明的瞳術,在這一點上,從復祖召喚出來的毀滅狂魔,就能夠很清楚的看出來。」

聽了他那番話,明復祖和練寧寧的臉色才較為平和了一些,但那時候申有為卻又相當謹慎的說道:「師傅你說的很對,但以我所知道的開悟之瞳的威力,至少到目前為止,他絕對可以和復祖的毀滅狂魔,那巨大的威力相抗衡,儘管到目前為止,誰也沒有見到過,擁有開悟之瞳的人,能夠像復祖以及他的祖先明開元前輩那樣,召喚出可以與毀滅狂魔法力相當的異象,但以當年第一代城主,將明開元前輩打敗了的那件事情來看,開悟之瞳絕對有著百靈之眼有所不及之處,所以我還是相信,這次很有可能是,萬劫將步一層那幫傢伙打敗了。」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的臉色一下子變的相當陰沉了起來,那時候練寧寧又相當不高興的說道:「申有為,你和我們到底是不是師兄弟與師兄妹啊?怎麼你幾乎無時無刻的,都在維護著東方萬劫呢?雖然師父剛才因為他的事情,斥責了我對他去世父母的不尊重,但我就是對他不服氣,尤其更討厭他那種不著調的個性!」

他說完后明復祖也相當不悅的說道:「有為,不管怎麼說咱們都是師兄弟,我希望你不要把你個人對東方萬劫的好感,放在可以和咱們同門的情誼之上!」

看著他們那麼不悅的神色,以及董眾兵那默不作聲的樣子,申有為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較為平和的說道:「好了好了,就算我剛才說錯話了還不行嗎?咱們從現在開始都不談論那些事情了,趕緊來嘗嘗我的手藝吧!」

說話間便要那起酒罈子里的人蔘燉雞飽餐一頓,卻被練寧寧一把奪了過去,放在了她和明復祖身旁,看著她那相當得意的樣子,申有為頓時更加無奈的苦笑著搖了搖頭,只得拿起了一直烤兔子吃了起來。

那時候看著他們的情緒都相當緩和了過來,董眾兵忽然相當慎重的說道:「大家趁現在趕緊吃點東西,並把吃不了的全部帶在身上,天亮以後咱們必須要抓緊時間趕路!」

聽他那麼一說,也非常擔心自己父母的安危的練寧寧,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好的師傅,無論咱們東方之城發生了什麼事情,咱們必須要趕緊干回去這總是好的。」

當時也是那個意思的明復祖,稍微猶豫了一些也說道:「無論怎樣,我都不能接受我的父親和我的族人,遭受到任何慘烈的事情發生,所以我贊同師父的意思!」

說完后他和練寧寧便狼吞虎咽的大吃了起來,而申有為大有深意的看了看他們,也抓緊時間吃了起來。 在將步一層等人除掉之後,由於太過擔心東方之城的安危,第二天一早,董眾兵等人便迅速的踏上了返回的行程,而且自那天開始,他們每天幾乎都只在深夜時分稍微休息一下,便繼續冒著風雪加快了返回去的速度。

在回去的途中,雖然練寧寧有好幾次都因為過於勞累,幾乎連步子也走不動了,但她卻因為太擔心自己父母的安慰,在明復祖和申有為的攙扶下,勉強跟著他們走了下去。

經過了好幾天的快速奔襲,董眾兵師徒四人終於在一個大雪天的早上,趕回到了東方之城,可那時候他們卻發現,那裡城牆堅固壕溝寬闊,站在城牆上的那些將士們,更是個個精神抖擻威武雄壯,絲毫沒有任何遭受過襲擊的跡象,一時間不僅令他們感到相當納悶了起來。

但那時候董眾兵也沒有對那些事情過多的去想,因為他很清楚稍後東方風霸等人,肯定會將那些事情全部告訴他的,是以他們師徒四人稍微審視了一番,城牆周圍的情況,和城牆上的一位將軍打了聲招呼之後,便回到了城中。

而那時候他們卻看到了,城中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居然重新建造了一些房屋樓閣之類的建築,而且在那還沒有到過年的大雪天里,城中的好多黎民百姓,居然相當高興的貼了好多窗花,春聯之類的東西,井然一種相當喜慶的節日景象,一時間令董眾兵等人的心中,又感到十分意外了起來。

不覺間他們便走到了城主府的外面,經專人稟報之後,他們立刻與一名執殿官走進了大殿內,當時正站在一側的明軍,看到了明復祖之後,忽然相當特別的對著他微微點了點頭,但那時候明復祖卻沒有去理會他,而是跟著董眾兵等人一起向東方風霸跪拜了下去。

那時候董眾兵的心裡雖然有好多疑惑,但他還是十分鎮定的向東方風霸行禮說道:「回稟城主,屬下日前奉命前去,剿滅曾為禍我東方帝國多年的,西南邊陲之地的穿山甲一族,雖然已經令他們臣服於我們帝國,卻沒能將他們的賊首,伏隱禍與伏隱患以及鐵臂穿山甲的首級帶回來,請您降罪!」

說完后他們師徒四人便匍匐在了地上,登時令大殿內的很多人,為他們擔心了起來。

但出乎很多人預料的事,那時候東方風霸非但沒有怪罪他們,反而相當高興地說道:「董將軍,你們師徒四人此番征戰西南邊陲之地,自始至終恩威並用,最終不但令伏隱禍兄弟,誠心誠意的與天下間各方生靈重修於好,而且還令其原有的好多族眾誠心歸附於我國,令我們東方帝國因此一役,憑添了好多良善百姓,與一大批能征善戰的勇士,此等大功著可嘉,汝等快快起來說話吧!」

聽了他那番話,很多人一時間對董眾兵等人相當佩服了起來,但那時候董眾兵卻相當誠懇地說道:「我等此番行事,雖然略有收穫,卻沒有按照城主之命行事,實乃違抗上命,還請您立刻降罪於我等師徒四人,以儆效尤!」

看著他那麼正直的樣子,東方凈水等人都相當滿意的點了前頭,但那時候東方風霸卻相當平和的說道:「董將軍,汝身為本帝國大將應該明白,在執行一些特殊任務的時候,應該懂得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這層寓意,此番汝等師徒四人,雖然沒有按照本座頒給你們的指令行事,卻歷盡千辛萬苦,令西南邊陲百姓對我國成心歸附,此種成果,要比本座讓你們之行的那道指令要好得多,所以此番汝等師徒四人,對我帝國雖有小過卻也有大功;爾等蘇蘇齊聲說話吧!」

說完后他還示意站在他身旁的兩名執殿官,去將董眾兵等人扶了起來。

聽了他那番話所有人都相當贊同的點了點頭,而董眾兵師徒四人,那時候心裡懸著的一塊大石頭,也總算落了下去,一起十分恭敬地說道:「多謝城主不責之罪!」

說完后他們才相繼站了起來,可那時候東方風霸忽然相當嚴厲地說道:「董眾兵汝等師徒四人好大膽,竟敢明知故犯故意違抗本座之命,擅自放過,為禍我東方帝國多年的伏隱患等人,其罪甚大,為儆效尤本座定要降罪汝等!」

看著他那突然逆轉而下的樣子,很多人都為董眾兵等人捏了一把汗,與此同時,他們師徒四人一下子又相當驚恐的跪在了地上,極其謹慎的齊聲說道:「屬下等人辦事不利公然抗命,請城主降罪!」

說完后他們便匍匐在了地上,當時看著東方風霸真的已經動怒了,東方凈音等人相當為難的對視了一下,趕忙齊聲說道:「請城主暫熄雷霆之怒,念在董將軍等人此番有大功於帝國,請您饒過他們師徒四人吧!」

說完后他們竟齊刷刷的跪拜了下去,可那時候東方風霸卻十分嚴厲的說道:「我東方帝國向來軍紀嚴明律法威嚴,上至大王下至黎民百姓均一視同仁,現在本座如若不懲處董眾兵等人,他日定會有人再行抗命!現在本座意義已決。」

說到了那裡,他一下子相當威嚴的掃視了一下董眾兵師徒四人,頓時令所有人都十分無奈的,向董眾兵他們看了過去,明軍等明氏一族的人,更是對東方風霸恨得,幾乎都要忍耐不住衝過去和他拚命了。

但那時候董眾兵師徒四人,卻立刻相當謹慎的齊聲說道:「請城主降罪我等以儆效尤!」

說完后他們便靜靜的等待起了,東方風霸對他們將要下達的命令,可過了好一陣子東方風霸卻始終一言不發,不禁令所有人的心都越發緊張了起來。

就在白樂等人,又準備向為董眾兵等人求情的時候,東方風霸卻相當嚴厲地說道:「為儆效尤,本座特令董眾兵三徒兒練寧寧,稍後立刻回家面壁三日反省己過;令董眾兵二弟子申有為,稍後立刻去中軍大營火頭營,為城中將士燒火做飯擔水劈柴勞役三日;令董眾兵大弟子明復祖,稍後立刻隨明軍將軍,去東城校場中軍大帳外,替換一名守營將士,把守三日營房;令董眾兵前往北山之巔,歷經風雪面壁三日不得有誤!」

聽了他你所說的那些懲罰,所有人都感到十分意外的向他看了過去,而他那時候相當威嚴的掃視了一下董眾兵師徒四人,又頗具威嚴的說道:「汝等師徒四人,還不起身去執行本座所說的懲罰,更待何時?」

聽了他那句話,就在白樂等人長長的鬆了口氣的時候,董眾兵師徒四人立刻一起十分恭敬地說道:「多謝城主對我等大恩,謹遵城主之命!」

說完后他們立刻起身走出了大殿,按照剛才東方風霸向他們發出的那些命令,行事去了。

在董眾兵等人走出了大殿,東方風霸忽然較為平靜地說道:「各位,現今諸事已定董將軍四人也已回來了,在此新年將至之際,務請各位各守其職盡心儘力護佑我國黎民眾生!」

聽了他那番話,白樂等人立刻相當嚴肅的齊聲說道:「謹遵城主教誨!」

說完后待東方風霸向他們示意了一下,他們才相繼站了起來,那時候東方風霸又說道:「白樂將軍,現在步一層等人對本城製造的危機已過,你速速將一應事情轉交回相應人員,重新成為本城機動人員,隨時準備接受新的任務。」

那時候似是已經有所準備的白樂,立刻相當恭敬的說道:「謹遵城主之命!末將稍後便將一應事情去處理好,但有關本城近期所有將士的功過賞罰之事,末將還有些事情,要與您以及列為長老商議商議,事宜還請您允許末將,暫時不將近期所有將士的功勞薄,備份給其他人!」

聽了他那番話,所有人一時間都相當謹慎的向東方風霸看了過去,而他稍微思量了一下才微微點了點頭,較為平靜地說道:「既然如此,你可以暫時將那些事情單獨處置,但你一定要在近期將那些事情處理好,絕不能因為此事,而令近期浴血奮戰過的所有將士寒心!」

他說完后東方凈水也相當謹慎的說道:「白將軍,自古至今兵卒將士們的功勞賞罰,對於一支部隊甚至是一個國家,都至關重要,那些事情如果處理的稍有不慎,都很有可能會引發很多難以想象的後果,所以對於那些事情你一定要慎重,決不能出現任何不利於軍心的事情。」

聽了他們那些話白樂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謹遵城主與大長老教誨,末將一定謹慎秉公的處理此事,絕不會因為這些事情,給我國造成任何不利影響的。」

聽他那麼一說大家雖然都沒有什麼意見,但很多人一想到了,他平日里那種嘻嘻哈哈很不著調的個性,一時間都苦笑著搖了搖頭,而明氏一族的人,更是對於他還將明心關在了大牢中那件事情,大為記恨了起來。

不過片刻后東方風霸看了看白樂等人,忽然相當平靜地說道:「現在如若各位沒有什麼事情要稟報商議的話,就散班各司其職去吧!」

說完后他便率先起身離開了大殿,而白樂等人隨後也相繼離開了那裡,去處理自己的事情了。 就在董眾兵師徒四人回到了東方之城的當天下午,萬劫和真真與杜文文還有費理,在對他們護送小雪等人,返回雪域之國的一路上經歷的所有事情,相當慎重的商議了一下,便去了城主府門外,請求參見東方風霸。

當時正在和東方凈水商議事情的東方風霸,聽得是他們四個人要見自己,立刻微微點了點頭頗為平靜地說道:「是啊!他們四個人也是該來找咱們了!」

說話間他便和東方凈水相當神秘地點了點頭,而那時候東方凈水半眯著眼睛,捋了捋他的長須,也相當平靜地說道:「傳他們四人進來吧!稍後爾等所有人全部離開大殿,老夫和城主有要事要與東方萬劫等人商議,沒有我等的命令,所有人不得靠近大殿三丈之內,違令者斬!」

聽了他那道指令,大殿內的所有人立刻走到了他們面前,十分恭敬地齊聲說道:「謹遵大長老之命!」

說完后他們又向東方風霸看了看,見他微微點了點頭,才轉身走了出去,不一會兒便將萬劫等人帶進去之後,立刻走了出去為他們關上了大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