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叨着煙,沒有理會他,那人卻向蘇南靠了過來,面帶笑意地對蘇南說道:“年青人,你也是來接人的麼,以前咋個沒有看到過你喲。”

一句話讓蘇南明白這傢伙可是常客啊,這要是接女兒還行,要不是的話,那可就,閒着也沒事,蘇南就接上了話:“老兄你好,我這不,第一次來。”

那人看了看蘇南,又看了看風痕,撇嘴說道:“難怪了,第一次來纔會犯你這樣的錯誤,衣冠不整,太隨便了,車子壓根就沒有名氣,連牌子都沒有見過,這個樣子怎麼能夠讓人上你的車呢?”

蘇南一幅虛心受教地樣子,說道:“謝謝老兄,來,抽一根,你一定要教教俺,以後要是有收穫,我一定重謝。”

那人看了看蘇南的紅塔山,擺了擺手,拿出自己的精品黃鶴樓,大方地說道:“來吧,抽我這個。”說完遞給蘇南一支。

二人點好煙,那人繼續說道:“這到學校來泡妞,有幾個條件很重要,第一,要有錢,第二,要有車,第三,讓對方看到你有錢,這三個條件最重要的就是這第三個,只要看你的樣子像有錢人,那就成了一半。”

蘇南奇怪地說道:“爲什麼是一半呢?”

那人白了蘇南一眼,說道:“這前一半就是上車,後一半就是上牀,只有上了牀,纔是完成了後一半嘛。”

蘇南伸出大拇指,讚道:“老兄,高,你不但成功地泡到了妹子,還總結出了經驗,實在是佩服,佩服啊!”

“好說好說。”那人得意地回道,然後繼續說道:“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換身行頭,再把你的車好好裝扮一下,你的這車子雖然不出名,但外型還不錯,應該有妹子會喜歡吧。”

蘇南假裝爲難地說道:“現在時間上也來不及了,今天就這樣了,改天一定吸取教訓,向老兄你學習,老兄你也是把妹子的?”

那人看了蘇南一眼,說道:“我不把妹子,我來幹嘛?”

“那你是每天把不同的妹子,還是長期把一個妹子呢?”蘇南繼續問道。

“把到一個,當然就玩上一段時間嘍,等玩膩了,再換另一個唄!”那人理所當然地說道。

蘇南點點頭,這時陸續有人從學校內走了出來,有的單身一人,有的三五成羣,而這些車主一般都把目標放在單獨的女生上面,很快就不斷有車子離去了。

不一會兒,一個打扮的很潮的妹子,模樣還不錯,直直地來到這老兄的車前,向他一揮手,就坐到了他的車上。那老兄對蘇南笑着說道:“老弟,別急,等其它車子走的差不多了,有那些沒有找到主兒的妹子,就是你的機會來啦。”

蘇南微微一笑,說道:“老兄,多謝你的關心,你去吧。”這時他已經看到宮薇薇二女的身影了。

這時那位老兄也見到了宮田二女,眼冒色光,對蘇南說道:“老弟,這兩個不錯,要是能上我的車就好了。”

蘇南眼神一冷,沉聲說道:“滾!”

那位仁兄還以爲蘇南也是看中了,怕自己搶他生意,得意地說道:“老弟,你不要發火,那人長人帥也沒有用,關鍵還是要看口袋有沒有貨。”

這時二女已經走到了近前,田笑正想招呼蘇南,蘇南眼神示意一下,然後對那人說道:“是麼,要不我們賭一個。” 這時二女已經走到了近前,田笑正想招呼蘇南,蘇南眼神示意一下,然後對那人說道:“是麼,要不我們賭一個。”

那仁兄正得中着,沒有注意到二女的反應,聽蘇南的話後,神氣地說道:“賭,你有什麼可以賭的,我說老弟,人要有自知之明,現在的社會是現實的,又有錢又長的帥那叫高富帥,人家也不會來這裏釣妹子不是。”

蘇南見他越說越興奮,這不給他個教訓是不行了,想定注意,怒極反笑,說道:“嘿嘿,你說的是,不過我年青氣盛,我想試試,怎麼樣,敢不敢賭一句話。”

那人看了看二女,見二女就站在身邊,饒有興趣地看着他們,宮薇薇還不時向他拋個魅眼,讓他心下火熱,更是認爲自己贏定了,得意地對蘇南說道:“小子,你這車雖然不怎麼樣,不過我看你也沒有其它拿得出手的東西,就賭它了,怎麼樣?”

蘇南嘿嘿一笑,說道:“老兄,你貴姓。”

“杜建!”這時他的目光已經看向了二女,隨口應到。

蘇南點點頭,說道:“那就這麼定了,我輸了,我的車歸你,你要是輸了,就拿出等價的東西來就可以了,如何?”

杜建能忙着美色,點點頭,隨口應道:“好。”

這時宮薇薇開了口:“你們這是幹什麼呢?”

蘇南還沒開口,杜建就笑着說道:“嘿嘿,美女,這輛車馬上就歸我了,只要你跟我走,馬上就把它送給你,怎麼樣?不喜歡也沒關係,我可以另外買一輛給你。”說完又對田笑說道:“這位美女也有份。”

蘇南搖搖頭,懶得理他,剛纔已經查到了他的身份,今天不讓他去層皮,還真是浪費了大好機會。

宮薇薇掃了一眼蘇南,然後嬌笑道:“我很喜歡這輛車,就要它了。”姓杜的不知道這輛車的價值,她可是清楚的很,要是自己有一輛,那做夢都是要笑的。

杜建到宮薇薇的話,更加興奮了,轉頭問道:“喂,小子,你不會想反悔吧?”

蘇南正要說話,宮薇薇掃了一眼蘇南,說道:“反悔也沒用,現在就立下字據來吧。”

蘇南故作遲疑,杜建卻積極地從車裏拿出紙筆,並把車裏的那個妹子趕下車來。

那妹子看了看宮田二女,對於她們,她是認識的,從來沒有釣凱子的行爲,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來搶自己生意,可她不敢得罪宮薇薇,有些失落地轉身離開了,很快上了另一輛車離開了。

蘇南假裝不願意地和他立了字據,宮薇薇還拍了蘇南的車子,算到合約中,兩人的賭約正式成立了。

這時杜建嘿嘿笑道:“兩位美女,請上車。”說完躬身做了個請的動作。

宮薇薇對蘇南嘿嘿一笑,身杜建的車走去,嚇的蘇南冷汗都出來了,這妮子,不會爲了自己這輛車,讓自己下不來臺吧。

好在田笑看蘇南臉色有些難看了,怕他生氣,急忙拉住宮薇薇,喊道:“薇薇。”

宮薇薇好笑地捏了捏田笑的鼻子,說道:“看把你急的,人家有些人都不怕,你怕啥,等姐姐贏輛車,以後就咱們就不需要司機了,嘿嘿。”

田笑拍了她的手一下,好氣地說道:“去。”

蘇南心裏直叫小甜心,田笑真是善解人意,還好有她,要不然宮薇薇這瘋丫頭還真保不準就把自己的車給弄跑了。

杜建看出情形不太對,對田笑說道:“美女,到時候你的也少不了,我再買一輛送給你,比這小子的好十倍,這小子一看就是窮小子一個,開個破車來騙妹子的,你們可別上了當啊。”

田笑對於這種人,一直就沒有好感,冷着臉說道:“不稀罕。”說完轉頭對宮薇薇說道:“薇薇,別鬧了,走吧!”

宮薇薇沒趣地說道:“好吧!”說完對蘇南說道:“便宜你了,哼!你給她灌了迷湯的,就向着你。”

在蘇南嘿嘿笑聲中,二女坐到了蘇南的車上,直到這時,蘇南一顆心才落了地,這妮子,回去後一定要教訓她一下,居然敢戲弄自己。

這時杜建才急了,來到風痕旁邊,不停地說着話,又是說自己有很有錢,又是說蘇南的壞話,到這時他也沒有把一輛車放在心上,關鍵是兩個漂亮妹子,不是自己的菜,他很不服氣。

蘇南在後面聽不過去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喂,姓杜的,是時候對現了,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你還浪費口舌,不如去看看還有沒有落單的妹子,好把上一個半個的。”

杜建心裏很不服氣,但現實已經成了這樣,他也沒有辦法,不在意的說道:“哼,算你小子運氣好,她們看上你這個小白臉了。”到現在都沒有看出來,二女和蘇南本身就是認識的,只能註定他倒黴。

蘇南冷眼說道:“你再說一遍!”冷咧的眼神盯的杜建心裏發毛,現在的蘇南,氣勢一變,就能生出一股殺氣,杜建一個普通人怎麼能夠承受的住。

“好好好,我賠就是,你車子多少錢買的,說吧。”杜建急忙軟口道。

直到這時,蘇南才得意地笑了笑,說道:“嘿嘿,我的車子的價值麼,說出來嚇死你,把你的底褲賠上,你都賠不起。”

杜建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怎麼會相信這世界上面還有一輛車子是自己買不起的,揚頭說道:“你少來嚇唬人,就你這輛破車,我會賠不起?”

蘇南知道跟他廢話也是沒有用的,現在他上了鉤,就應該是找正主出現的時候了,橫了一眼杜建,說道:“我懶得跟你廢話,現在你馬上找人來,確定車子的價值吧,免得我說了你也不會信,找專業人士來做評估吧!”

找就找,杜建說着就拿出電話打了起來,對於找兩個懂車的熟人,他還是沒有問題的,而且自己找的人,總會爲着自己說話,今天這個跟頭是栽了,但不能讓人欺負了不是。 蘇南也拿出電話打了出去,用是的黃瑩給的那個號碼,電話接通以後,電話裏傳出聲音:“哪個龜兒子,壞老子好事。”

蘇南不在意地說道:“局長大人是忙着泡妞呢,還是忙着數錢呢?”要不是黃瑩有跟蘇南說過這人的性格,蘇南都要以爲打錯了電話。

“廢話少說,自報家門。”對方仍然一副不耐煩地語氣。

“蘇南,找局長辦點小事。”蘇南簡明扼要地說出了來意。

“原來是你小子啊,別局長局長的把我都叫老了,叫我馬老大就行了,是你自己過來,還是我派人過去?”馬老大對蘇南也是瞭如指掌。

“我現在在川大正門,麻煩你派個小弟過來接我一下吧,不然到時候我也找不到路。”蘇南老不客氣地說出目的,自己去的話我還打電話幹嘛!

“等着,晚上過來陪我喝幾杯。”馬老大說完就掛了電話。

蘇南微微一笑,收起電話,這個人還真是個怪人。

等了一會兒,杜建叫的人還沒到,馬老大派的人到是先來了。來的是一個小青年,一米七多一點的身高,偏瘦,小眼睛很亮,整個人看起來很精神。

他來到蘇南面前,開口說道:“是蘇南麼?”其實他是早就見過蘇南的相片,現在只不過是例行試探性地詢問。

蘇南正在打量他,當下點了點頭。

那人見他點頭後,馬上自我介紹起來:“我叫病貓,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辦的,你直說就是,我一定幫你辦的妥妥的。”

“病貓?!”蘇南帶着疑問重得了一下,心想一定是取的外號吧,當下好奇地問道:“你們局長剛纔在幹嘛?”

“對不起,局長大人的事情,屬於一級機密,我不得外泄。”病貓嚴肅地說道,把蘇南唬了一跳,可轉眼病貓又換了一副神情,靠上來小聲地說道:“不過你是內部人員,告訴你也沒事,嘿嘿,局長大人剛在正在上廁所,嘿嘿嘿!”

我去,蘇南暗罵一聲,上廁所變成了享受,也只有馬老大這個怪人了,搖搖頭,說道:“你們局長還真是,算了不說他了,眼下有個小事要麻煩你一下。。。”當下把他和杜建的賭約說了一下。

病貓聽完後,臉色一正,再一次嚴肅地說道:“對不起,局裏不負責。。。。”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出來,蘇南趕忙打斷他:“行行行,別又整些條條出來,你就說辦還是不辦吧!”

病貓嘿嘿一笑,說道:“看吧你急的,你都把我叫來了,我還能不辦嗎?放心吧,這事交給我,妥妥的!”說完轉頭看向杜建,嘿嘿地笑了兩聲,笑的杜建心裏發毛。

又過了一會兒,纔來了一輛交警隊的車子,車上下來兩個身穿交警制服的男子,懶洋洋地走了過來,這時校門口的人已經很少了,只有少數幾個圍觀的學生。

來到杜建身邊,其中一個人說道:“杜哥,你這麼急找我們來,有什麼好事兒麼?”

杜建心裏暗罵,打電話過去都快一個小時了,還急,要是不急,那不是要好幾天,臉上卻帶着笑意說道:“小王,急着找你們,是因爲這樣。”說着把事情說了一遍,並沒有提到病貓。

小王聽完後輕鬆一笑,說道:“就這小事啊,回頭杜哥你想着給咱兄弟安慰安慰,我給你處理了就是。”說完轉頭掃了一眼蘇南的車子,沒有牌照,外型奇特,根本就不用看內部設施,就已經有了定性,無牌改裝車。真接拿出電話打了出去:“喂,交警隊嗎?我是警號82981,現在發現一輛無牌改裝車輛,需要拖車一輛,地點在川大正門,嗯,好的,請儘快過來。”

打完電話後,對杜建眨了眨眼,示意辦妥了。

杜建心想也是,車子都不合法了,還賠你個毛線啊,心下直樂呵,車都給你弄沒了,你還玩個毛。

蘇南搖搖頭,懶得理他們,看了看病貓,看他怎麼辦。

病貓也是搖了搖頭,拿出電話直接打了出去:“喂,陳局,你們交通局怎麼辦事的,我們局裏的車子正在執行特殊任務,被你們交警無緣無故就給扣了,你們那些小警員還不認我們證件,看來得讓我們頭兒來請您老喝喝茶,聊聊天啊!你要問一下,好的,儘快哦,誤了事兒,你是知道我們頭的脾氣的。”說完掛了電話。


病貓說話聲音很大,還故意免提了,裏面交通局陳局長的聲音小王二人都很熟悉,心下一慌,知道這事兒弄砸了,踢到了鐵板。

小王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保住飯碗,這個時候杜哥就滾一邊去吧,來到病貓身邊,笑着說道:“小哥貴姓?”

“免貴,沒姓。”病貓隨口答道。

“麥哥,你看這事,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這完全是個誤會,誤會。”小王急着解釋道。

病貓知道蘇南的心思主要放在姓杜的身上,對這兩個欺弱怕強的傢伙完全沒有興趣,擺擺手,說道:“以後出門多吃點油,把眼睛放亮點。”

“一定,一定。”說着就要招呼同伴離去。

“等等。”病貓喊道。嚇得兩人身子一顫,停下腳步,以爲不會輕易放過他倆。

病貓心裏暗笑,知道兩個傢伙回到局裏也沒有好果子吃的,纔沒有心思在這裏找他們麻煩,開口說道:“你們交通局對車輛很熟悉,給估個價吧。”

“好的好的,小張,這方面你比較熟悉,你給看看。”小王急忙應道,後半句是對身邊那個男子說的。

小張走了過來,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風痕,越看越心驚,不管從材料還是從設計,都是頂級的。這時宮田二女也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給他留了空間,讓他仔細看清楚些。

小張還想着坐進去感受一下,剛把頭伸進去,車門就關了過來,把他給夾在那兒了。 蘇南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哥們,此車只坐美女,男士免進!”說完讓風痕放開了他。

小張退了出來,穩了穩心神,再往裏看了看,激動地說道:“好車,好車!”

蘇南微笑道:“嘿,我知道是好車,你給估個價吧!”

“這個,。這個。。。”小張有些爲難地望了望小王,不知道怎麼說了。

小王倒也乾脆,這個時候保住飯碗纔是主要的,鼓勵小張道:“好車肯定值很多錢,你儘管說,杜建有的是錢,付得起。”這時候杜哥也不叫了,真接喊出了名字,氣的杜建直翻白眼,平時沒少吃喝供的,這遇事還倒打自己一耙。

小張有些口吃地說道:“五。。。”本來是想說五百萬的,杜建一聽到五就叫道:“多少?”想給他提個醒,讓他少說點的,哪知道小張一激動就喊出了:“五千萬!”

“什麼?”杜建四十歲的人了,平時也只是貪圖酒色,身子本來就虛,這一嚇,直接就暈了過去,好在直接倒在了自己的那輛大奔上面,纔沒有摔倒在地。

小王也是張大了嘴,吃驚地望着小張,不止是他,周圍圍觀的人也是一個個的張大着嘴,有幾個清醒的還想過來仔細看看風痕的價值在哪裏,被蘇南一個眼神制止了。

病貓來到杜建身邊,在他身上拍了幾下,捏了捏,再一掐人中,杜建就慢悠悠地醒了過來,醒過來後一看是病貓,眼睛又是一閉,‘暈’了過去。

病貓放開他,說道:“別裝,趕緊起來,事兒辦了我們還有事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