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千鋒說完之後,就讓三元,佛珠,白皮回到了天閣之中,也收起了那七彩的頭骨,至於其他的,全部被他擺放在了洞府之中…….

凝聚第二重天閣終於開始:

葉千鋒先是不斷的吸收那堆積如山的普通玉之中所蘊含的靈力,並且將那些靈力毫無保留的輸送進了天閣之中,而沒有讓半點力量留在自己的經脈之中,只是因爲玉確實太多,他居然足足用了一日的時間才全部吸取完;

當普通的玉全部變成普通的石頭之後,天閣之中就出現了細微的變化,只是並不明顯罷了;

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葉千鋒將四品到六品的聖藥之中所蘊含的天地靈力全部吸收,並且將爲數不多的靈玉也全部變成了普通的石頭,這一次,天閣之中的變化可就明顯了,天閣周圍的虛空之中,出現了朵朵七彩的祥雲,並且佛號,禪音,道語陣陣,好似有萬千得到高僧和仙風道骨的道長在同時吟唱一般,葉千鋒靈臺之中的靈氣也明顯的增加了一些,並且有億萬仙霞和神光從天閣釋放出來,璀璨萬分,美輪美奐;

第五日到第八日,葉千鋒將更加稀少的神藥和聖玉之中的力量全部的吸收,那一吸收,葉千鋒靈臺之中的變化就越加的明顯了,靈臺之中雷濤之聲響徹天地,期間更有無數溫柔的人形閃電由上至下落下,佛號,顫音,道語也更加的嘹亮,甚至還出現了好似天乃之音的仙音,極是好聽,只是到了現在,那第一重天閣之上已然沒有出現第二重天閣,甚至連半點影子都沒有;

第九日到第十二日,葉千鋒一鼓作氣將四大家族送給他的所有魂玉,魔核,甚至還有他自己的五十顆驚悚級的魂玉,以及五十顆驚悚級的魔核,以及五顆傳說級的魂玉和五顆魔核之中的獸系力量都統統的吸收了,這一下,可是不得了,不光靈臺之中各種異象大漲,甚至靈臺的虛空之中還出現了幾十朵狀如妖獸的七彩祥雲,那七彩祥雲可不一般,時而咆哮,時而怒吼,時而惡撲,時而纏鬥,並且最重要的一點,那第一重天閣之中居然隱隱出現了小上一號的第二重天閣的虛影,只是那僅僅只是虛影而已,並不是真實如同第一重天閣一般的天閣;

第十三日到第十五日,葉千鋒徹底的拼了,他將上百壇驚悚級和傳說級妖獸的鮮血和妖獸肉之中的獸系力量統統吸收,只是葉千鋒還是失望了,因爲第二重天閣的虛影還只是虛影,最多也只是真實了一點而已;

看來力量還是不夠啊,帶着這樣的心態,在第十六日和第十八日,葉千鋒一咬牙,就將那珍貴無比的集天地靈氣而誕生的萬年石鐘乳的乳液之中的力量也全部給吸取掉,如此之後,眼看第二重天閣還是沒有凝聚出實像,葉千鋒就徹底的豁出去了,將全部的靈器,聖器之中的力量也徹底的給抽了出來;

可是,葉千鋒失望了,那第二重天閣居然還差一線才能凝聚出實像,而這一刻,他也沒有多少東西可用,只剩下一些魂玉和魔核,而那些東西,他是準備將來收買人心的…….

用還是不用?

用吧,如果這一次不能成功凝聚出天閣,我丟掉性命性命的機率就會大大的增加,一旦我丟了性命,還留着那些東西做什麼?

就在葉千鋒如此想到之後,他終於不再有任何的保留,將剩下的那所有驚悚級,傳說級的魂玉,魔核,獸血,獸肉之中所蘊含的力量一點不剩的全部拿走,甚至還動用了最後的神話級妖獸的血肉…….

終於,當在第二十一日的時候,葉千鋒的第二重天閣徹底的凝聚出實像,只是伴隨着第二重天閣被凝聚出的這一刻,葉千鋒卻感覺到了無比恐怖的危險……. 在葉千鋒的靈臺之中,第二重天閣終於如同第一重天閣一般凝聚出實體,只是,爲什麼我感覺到了危險?爲什麼我感覺到了恐怖的好似能夠摧毀一切的威脅存在?

當呆在自己靈臺之中的葉千鋒元神看着那比起第一重天閣而言要小上一號的第二重天閣凝聚在第一重天閣之上的時候,葉千鋒元神居然不知覺的顫抖了起來!

“不好,是天罰!”

呆在葉千鋒身邊的血龍牙發出了不安的聲音。

“我的天啊,居然在第二重天閣的時候就出現天罰了?我可是聽說最起碼也要第四重纔會出現天罰的啊?我說老闆,你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變T啊?”

佛珠也開始顫慄了起來。

“天罰?什麼玩意?誰能趕緊告訴我該怎麼辦?”

葉千鋒的元神焦急的吶喊了起來,因爲他感覺到那股危險的力量即將出現了。

“哎,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並且我也不是很明白,反正天罰就是針對一些逆天行事或者想要擁有逆天之能的人的一種懲罰,我想只有主人你扛過了這一次的天罰,那第二重天閣的凝聚纔會徹底的成功,要不然,你就前功盡棄了,並且很有可能連本體也會收到重創,更有可能會丟掉性命!”

血龍牙同樣焦急的說道。

“我的天啊, 天罰來了,老闆你快點做好準備!”

望着風雲涌動的虛空,佛珠尖叫了起來。

“我準備什麼?”

葉千鋒急了,抓着佛珠就吼聲連連。

“我沒經歷過,不過貌似也經歷過,具體怎麼辦我不知道,反正你就盡全力在天罰之下活下去就行了!”

被抓住的佛珠焦急的說道嗎,在它說完之後,那傳說中的天罰終於出現在了葉千鋒的靈臺之中…….

天罰,天之懲罰,神祕異常!

古往今來,多少修爲通天的人物都沒有經歷過天罰,如今,修爲不過只有一品地武境的葉千鋒,居然就要體驗那種只屬於傳說中的詭異事件。

天罰,降臨最多的,是在那種強大無比的妖獸身上,畢竟妖獸的修煉,那簡直就是逆天行事,而一旦降臨在人類修者的身上,那說明這個人連上天都嫉妒了,所以,人類的天罰其實並能算做是懲罰,而是嫉妒!

靈臺之中,七彩的祥雲,不管是何等模樣的七彩祥雲,當那天罰帶着鋪天蓋地的雷濤之聲從上而下降臨的時候,它們全部在瞬間躲避進了第一重天閣之中,原本釋放着億萬仙霞和神光的第一重天閣也在此刻仙霞神光內斂,好似一個死氣沉沉的巨大房子一般的低調。

天罰,徹底的降臨了!

雷濤聲中,霞光萬條,巨大的白色閃電鋪天蓋地,每一條閃電,都帶着恐怖到極致的力量,別說是如今葉千鋒的元神,恐怕就算是天武境的修者闖進去,也會在瞬間被雷成渣渣。

“主人,事到如今你也只有放手一搏,可惜我們不能在此刻幫助你丁點了!”

血龍牙發出了無奈的擔心之聲。

“主人,我們躲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啊!”

佛珠也擔心無比的說道,之後,那兩個傢伙和什麼都不知道的愣頭青三元以及白皮就不得不躲避進第一重天閣之中了…….

“尼瑪的,天罰到底是什麼玩意?老子真的想要會會你!”

當惹毛了的葉千鋒仰天發出咆哮之後,那最前面的幾道巨大的閃電就劈在了他的元神之上,只是瞬間,他就如同遭受一個地武境高境界的修者全力一擊一般的難受,差點沒將他劈的魂飛魄散……

“嗚…….”

葉千鋒一個激靈,剛纔第一道閃電給他的震撼太尼瑪的強大了,差點就要了他的小命,差點就沒活下來的他,直接因爲渾身漆黑,口中吐着黑煙而說不出話來……

“我靠!”

葉千鋒被徹底的惹毛了,也非常清楚的認識到了天罰的厲害,故而他不得不使出全部的力量於那一道道恐怖的閃電戰鬥了…….

就在葉千鋒的元神在他的靈臺之中“享受”着天罰的時候,他卻不知道整個衆王之城都沸騰了…….

“葉千鋒,別讓我再見到你,要不然,我非要掐死你個小王八蛋不可!”

洞府之外,落人咆哮了,不過他能不咆哮了:

但見此刻的衆王之城的天空之上,重重疊疊貌似無窮無盡的黑雲天縱,繼而從那無盡的黑雲之中降落下一道道粗壯的閃電,並且每一道閃電之中都帶着絕強的恐怖力量,而黑雲的中心正是葉千鋒所待的洞府,閃電的目標赫然就是洞府,就算那些閃電衝進洞府之中消失不見,卻讓整個衆王之城中的人都看得真真切切,年輕一輩的人或許還不知道那代表着什麼,可是像落人這樣的老傢伙豈會不知道那就是傳說中的“天罰”!

“老孃真的是被你個死小子給害死了,天罰啊,想不當你居然要對付的是天罰,那可是隻會降臨在洪荒級王者極其以上等級的妖獸身上啊,可是爲什麼天罰會找上你?莫非真的是上天也嫉妒你不成?莫非你不知道你引動天罰的同時,我們將會面臨何樣的危險?”

北煙雨怒氣衝冠的而又害怕的望着那從天空之中不斷降落的閃電,雖然那些閃電不能給她造成任何的傷害,可是她卻非常明白天罰的厲害,只要她敢進入閃電之中,那閃電的威力瞬間就會提升很多很多倍,到那個時候,就算是她也可能會灰飛煙滅…….

“你們還有心情在這裏罵我重孫女婿,還不快給我叫人來保護葉小子!”

相較於落人和北煙雨的叫罵聲,寒香隨卻是激動到了極點,就算他在洞房的時候,也從來沒有如此激動過,就算他終於突破到神侯境界的時候,他也沒有如此的激動過,因爲他真的明白天罰出現代表着,一旦葉千鋒挺過天罰,那葉千鋒將來的成就將會無以倫比,因爲在他的記憶之中,古往今來的各個修爲通天的修者,也從來沒有人在地武境的時候就會引動天罰的,從來沒有……

“南家所有弟子聽令,速回家族!”

南家的那個神王發出了非常威嚴不容抗拒的聲音,而那聲音,足足覆蓋了方圓數百里的範圍。

上門狂婿 寒家的老傢伙們,能夠出關的,全部出關!”

“落家的神君,神侯,神王,該出關了!”

“北家,除了必要的留守力量之外,全部,全部趕到南家來……”

天罰原本就足以讓衆王之城中的修者們瘋狂了,當寒香隨,落人,北煙雨那雄壯無比的聲音覆蓋了整個衆王之城後,衆王之城就徹底再徹底的沸騰了…….. 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

如今,天罰的詭異降臨,恐怕就算是再牛B的諸葛亮,也算不出今日之事,再牛B哄哄的肖邦,也彈奏不出六大家,五大宗弟子心中的驚恐之情,也彈奏不出三大宗,四大家族弟子心中的興奮之情!

“天啊, 與虎謀婚 ?”

在洞府之外,多的遠遠的落天驕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那廝,只能是震撼的望着那粗壯無比的閃電。

“葉大哥,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激動的寒靈雨,嬌軀早已開始顫抖。

“我的個逆天親妹夫啊…….”

“葉兄弟,靠,真是逆天了!”


“我的天,還好我那天堅決的沒有支持落剛!”

徹底的愣住了寒靈動,北不言,南新雲等人尖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南家那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莫非是那一個老古董突破到神王以上的境界?”

“不可能啊,目前九州之上最厲害的人物不是隻有神王境界嗎?”

“我說你傻不傻?你還是太年輕,你要知道古往今來還是有一些大人物做出極限突破的時候引動了天罰的!”

“天罰?什麼玩意?不過看那陣勢很恐怖的樣子!”

“你可以去找一塊豆腐撞死了,連天罰都不知道,你還能算是修者嗎?”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居然還能在這一個時代見到天罰…….”

在衆王之城中,那些不小勢力或者是散修們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之中的異象尖叫着,興奮的討論着。

“師叔,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什麼南家那裏居然降臨了天罰?”

修羅宗駐地,仙修羅傻傻的震撼的望着天空的問着身邊的一個神王。

“兩個可能,第一,南家有一個老古董做出了逆天的突破,第二,還用我說出來嗎?”

那同樣帶着修羅面具的女修羅用釋放着複雜神光的眼神盯着仙修羅。

“師叔的意思是……..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就算葉千鋒的潛力無邊無盡,也不可能引動天罰纔對啊,想當年我們修羅宗的開山祖師做出逆天突破的時候不都沒有引起天罰嗎?”


聰明絕頂的仙修羅帶着不可思議的言語高聲說道。

“仙兒,你的九幽寒體已然是萬年不遇的體質了,並且你身上的寒氣之霸道,在你達到了神君境界的時候施展出來,恐怕師叔我也抵擋不住,可是爲什麼葉千鋒能夠抵擋?爲什麼地錄偏偏找上了他?最重要的一點,根據我們的古典記錄,凡是得到過天書地錄的修者,曾經都引動過天罰,只是好像沒有任何一個人像葉千鋒這般年輕的時候就引動了天罰,所以面對葉千鋒,你只有兩個選擇,第一,乘他還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殺死他,第二,收服他,最起碼也要和他做朋友,現在江家正在極力的遊說我加入到他們的陣營對付葉千鋒,到底怎麼做,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當神王境界的女修羅說完之後,仙修羅就陷入了徹底的沉思之中……

類似的對話還發生在了龍宗,乾達婆宗,緊那羅宗,摩呼羅迦宗之中…….

“你來了!”

“我怎麼可能不來,說不定就是我們認識的一個老傢伙做出了突破!”

“你們兩個很可能錯了,我們這些老古董想要做出突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最起碼不是現在,我想最大的可能還是葉千鋒那個小子在南家,是他引動了天罰!”

“你們三個真是不動腦筋,要是真的是我們這些老傢伙做出突破,那龐大的力量早就釋放出來了,所以引動天罰的,自然是葉千鋒那個小子!”

“說的對,我們這些老古董就算做出了突破,也必定不會引起天罰,所以沒有任何的疑問,必定是葉千鋒!”

“哈哈,既然我們六個老古董難得同時出關,就一起去會會我們的老相識吧!”

在天罰降臨的同時, 王爺的俏麗王妃 ,在他們漫步虛空的時候,釋放出來的,卻是神王境界的力量……

“狗日的葉千鋒,你到底在搞什麼?爲什麼引動了天罰?爲什麼你事先不告訴我一聲?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祕密是我不知道的?”

一邊在心中咆哮着,白甲神君一邊用眨眼的時間就出現在了葉千鋒所待的洞府之外。

“都來了!”

當白甲神君出現之後,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就對着隨之出現在他身邊的屬於四大家族的四個老古董說道。

“城主你都到了,我們敢不到嗎?”

“想不到過去了那麼多年,今日終於又能和城主大人一起並肩作戰了!”

“是啊,並肩作戰啊,可惜對手卻是曾經的戰友啊!”


“哼,我才懶得管那六個老古董,只要他們想要打葉千鋒的主意,我就會廢了他們!”

四個屬於四個家族的老古董們排成一排站在了白甲神君的身後,並且他們的眼神都放在了那天空之中尋常修者根本肉眼難見的六個六大家族的老古董身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