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和魔族之間的戰爭不分勝負,但隨着戰爭的持續,越來越多的武者加入到正道陣營,我們漸漸取得了戰爭的優勢,同時在門主的建議下,我們精心謀劃了一個將魔族一網打盡的計劃,但在實施的時候卻出現了大變故。”

“因爲這個計劃是由門主提出來的,執行的時候自然由我們四極門帶頭,由門主和我帶領門中兩萬弟子前去誘敵深入,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整個計劃竟被魔族提前察覺,魔族出動十萬魔兵設伏,又派出四大魔尊牽制門主,十萬大軍壓境之下,我們四極門兩萬弟子浴血奮戰,足足戰鬥了一天一夜,但最後還是因爲寡不敵衆,全都隕落了!全都隕落了啊!”

義老激動的回憶着,四極門是他宗門,宗門兩萬弟子全軍覆沒,他如何能不心痛。

“你們的計劃怎麼會被魔族全部知道?難道是?”許安思索着。

“你猜得沒錯!我們正派陣營中出了魔族的奸細!將我們的計劃透露給了對方,最後導致我們四極門落得滅門的下場,當時我和魔族大軍大戰兩天兩夜,但最後還是因爲體力透支,真氣耗盡,被魔族圍攻隕落!”

“若非我反應及時,靈魂力藏入了朱雀令牌中,恐怕現在連靈魂力都不剩了!”

義老握緊了拳頭,身上透着濃濃的肅殺之氣,眼中全是不甘與憤怒。 數千年以前的變故,即使經歷了無數的歲月,只要回憶起來義老依然憤怒不已。

這份憤怒不是因爲自己隕落了,也不是因爲魔族大軍的進犯,而是在背後遭到小人的出賣,正是因爲有着這個尖細的出賣,才導致了四極門損失慘重,不但前去引誘魔族大軍的四極門兩萬弟子全軍覆沒,就連四極門門主,四極大帝也在這場戰鬥中失去音訊,生死未卜。

同時義老也很自責,當初怎麼就沒想到防備,嚴防自己的陣營中滲透進來魔族的奸細,若是之前能夠意識到這一點,早作防備,這樣的悲劇就不會發生,自己宗門的兩萬弟子就不會不明不白,就慘死在了魔族之人的手裏。

“義老,您也別太自責了,這件事的責任並不完全在您!”許安出言安慰道,“一個陣營會有很多主事的人,在那樣的情況下,大家能夠想到的就是如何抵禦魔族的進攻,誰會想到自己內部會出現魔族的奸細。”

雖然許安沒有親臨那等戰場,但他通過義老的描述,也能夠想象得一個大概,兵荒馬亂大敵當前的時候,縱使是再厲害的天才,也絕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更何況義老當初只是四極大帝手下的四大王級強者,還算不上是陣營的*****。

“你放心,老夫活了數百年,又以靈魂狀態存活了數千年,心智早已經到了無堅不摧的地步,我沒事的!”義老幽幽說道。

“對了,您知道當初滲透入正道陣營中的奸細是誰嗎?”許安突然問道。

“奸細!哼,老夫當然知道,這個名字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記得!”

義老眼中怒火閃現,情緒突然變得變幻無常,許安清楚的知道,義老對這奸細的恨意有多深,他在心中暗暗發誓,若是這人還存活在時間,他就算是拼得一死,也要將這卑鄙之人斬殺在自己的劍下,以化解義老心中的怨恨,以告慰四極門爲正道獻出生命的兩萬名弟子。

“是誰?”許安問道。

義老目光陡然鎖定在許安身上,怔怔的看了許久,直到看得許安心中發毛,才嘆了一口氣,淡淡說道:“這個你就別問了,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等到你哪天達到了王級強者,我再告訴你!”

義老臉上生硬的擠出一絲笑意,許安的心思他自然清楚,也讓他倍感欣慰。

“王級強者嗎?這倒的確還很遙遠!”許安心中想道。

不過他也並沒有繼續再詢問,他心中同樣清楚,當初能夠得知這個計劃的人,哪個不是頂尖的高手,如今已然過去了五千年,若是對方真的還活在世上,那應該擁有多恐怖的實力?那絕不止王級強者那般簡單,王級強者的壽命不過區區五百年,若只是王級強者實力,現在估計連白骨都不剩了。

而超越王級強者境界的實力,許安連聽都不曾聽說過,更別說是要斬殺對方了。

“我是在人魔大戰中被斬殺的,最後只剩下了這半縷殘魂,自然沒有什麼陵墓可言,但青龍靈王、白虎靈王和玄武靈王都是後來自然死亡的,所以他們擁有着陵墓,現在這青龍王靈俗就是如此,只是老夫沒想到的是,它竟然會在此時此地出世。”

“也罷,在這裏出世也好,有老夫在這裏給你指引,這就是你小子莫大的機緣,老夫除了記憶,已經沒什麼可以傳承給你的了,等到青龍陵墓開啓之後,你進入其中,自然能夠得到靈俗的傳承,雖然靈俗實力不及我,但他的武學傳承給你,倒也能讓你突飛猛進。”

聽到義老這麼說,許安心中也是大喜,若是有了義老的幫助,他必然比其他人要順利許多。

雖然義老口中說靈俗不如他,但許安卻不這麼認爲,五千年前的青龍王者,這名諱可絕不是浪得虛名的,這是青龍王陵墓,其中必然有着他研究一生的武學,哪怕只學到那麼一點點,對自己這個剛剛在武道上起步的人來說,其中好處絕對是不敢想象的。

“你小子先別得意,老夫能夠感覺到,這附近雖然沒有王級強者的氣息,但起碼有不下十位劍靈境界強者,你現在不過大劍師四階,我只怕你還沒得到傳承,就被他們給斬殺了,就算得到了,你也要有保得住它的實力。”

義老毫不留情的對許安出言打擊。

這倒不是說許安不優秀,恰巧相反,許安在義老眼中是個不可多得的奇才,以一年多的時間從一名劍氣段三階的愣頭青,迅速成長成爲如今西北域矚目的青年高手,這就是放在五千年以前義老的那個時代,都算得上是難得的天才。

義老之所以這麼說,爲的是讓許安認清他現在的實力,不驕不躁,繼續刻苦修煉。

聽義老這麼一說,許安也是收起了笑容,以他的實力要在衆人虎視眈眈之下闖入青龍墓中,奪得其中的武學和寶貝,這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許安一臉鄭重,義老卻是心中竊笑。

“別那麼緊張,我只是給你提個醒。”義老開口說道,“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將朱雀令認主,你將朱雀令認主以後,我在朱雀令裏面就可以隨時和你說話,而外人,哪怕是超越王級修爲的強者,也不可能聽到。”

“認主?”許安疑惑道,“難道要滴血?”

“哈哈哈!堂堂七尺男兒,人你也沒少殺,難道你害怕滴血不成?趕緊的,時間不多。” 非你莫屬

許安也不遲疑,一柄真氣利刃凝成,刀鋒一閃,許安手指上鮮血噠噠噠滑落下去。

嗡!

當許安鮮血落到朱雀令牌上,整個令牌發出一聲嗡鳴,那血滴竟然蠕動着,瞬間被吸入了方形鐵片之中,鐵片上鏽跡瞬間消失不見,轉而被一道耀眼的金光替代,金光流轉,令牌上一隻火鳳凰模樣圖案栩栩如生,那就是朱雀圖案。

嗖!

義老藍幽幽身影一閃,整個人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義老身影一閃進入朱雀令牌,許安心神一動,便能夠感覺到義老的存在。

許安最初得到朱雀令牌之時,曾經反覆探查朱雀令牌,卻絲毫沒能發現其中的奧祕,若不是義老主動現出身影來,許安根本不能知道這鏽跡斑斑的朱雀令牌內,竟然還有着這麼一方可以藏匿靈魂力的空間,之後雖然知道了義老的存在,但許安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清晰的感知到朱雀令牌中的情況。

許安知道,這是因爲他已經和朱雀令牌認主的緣故,經過認主以後,如今朱雀令牌已經成爲了許安的私人物品,自己查看自己的東西,自然不會再收到令牌的限制。

“臭小子,發生麼愣,從現在起,老夫就算不出朱雀令牌,也可以正常和你說話,同樣你也可以運轉意念和我交流,試試看!”

義老的聲音突然在許安腦海中響起,清晰明亮,甚至比面對面交談還要清晰。

許安此時也非常興奮,聽義老這麼一說,立刻調動意念嘗試着和義老對話交談。

“現在我和朱雀令牌認主,那我的靈魂力是不是也可以藏匿到朱雀令牌內?”許安開口問道。

對於許安而言,能夠直接和義老交流,這自然是更加方便了,但許安此時關心的卻是,他的靈魂力能不能進入朱雀令牌中,如果可以的話,那許安手中也多了一個底牌,若是在非死不可的情況下,也可以按照義老的方式,將靈魂力藏匿進去,至少靈魂力還能夠保全。

心裏這麼想着,意念一動,許安的聲音便在朱雀令牌內迴盪而起,本以爲用意念講話會費一些周折聯繫,沒想到現在這麼輕易就成功了,這倒是讓許安頗爲驚喜。

當然,這是因爲許安的靈魂力足夠強大,對意念的控制相當嫺熟,才能夠這麼輕易做到,若是換作是普通人,想要靠意念流暢表達自己的意思,必然要花不少時間去練習。

“按常理說這的確是可以的,不過以你現在剛剛開闢魂海的靈魂力強度,靈魂力脫離魂海之後,還不能以獨立的形式存在,所以現在只要你的肉身死亡了,就算你有着朱雀令牌這件奇物,你的靈魂力也不可能像我這樣生存。”義老解說道。

這讓許安有些失望,但隨即也就釋然了,不過義老有補充了一句。

“想要做到靈魂力獨立存在,只要進入王級境界,靈魂力擁有分化出第二本源靈魂力的能力,那時候你就能夠在遇到危險時,分化一道靈魂本源到朱雀令牌中,即使肉身消亡了,這道靈魂力也會獨立存在下去。”

“當然,這個存在下去是有時間限度的,根據個人靈魂力的強度,這道本源靈魂力的存在的時間也各有不同,靈魂力強度越高的,存在的時間自然越長,相反時間就會越短。”

“當然,老夫希望永遠不要看到你進入這裏和我爭地盤,裏面的空間可不寬敞。”


義老打趣的說着,微微笑了起來,許安自然聽得明白,心中也頗爲感動,義老是不希望看到自己落得肉身隕落的局面。

“據說西方域血妖門有煉製軀體的方法,等到小子實力足夠,定然會爲義老煉製出一幅軀體,讓您不必天天困在這朱雀令牌方寸之地。”許安鄭重的對義老保證道。

聽到這話,朱雀令牌中陷入了沉默。

義老眼睛有些溼潤,自己從來沒有要求過許安給自己煉製軀體,但許安卻一直惦記着自己的事,雖然現在許安實力低微,能給的也只是一個口頭保證,但許安的心意卻是實實在在的,有這份心意在,自己這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了!

…………

就在倆人沉默之間,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身材姣好,白衣素衫,如果仙女降世。

“許師弟,原來你在這裏,大長老不放心你,讓我到附近來看看。”

來的人正是雲靈。

雲靈看到許安沒事,臉上也是浮現一絲微笑,緩緩走上前來。

“哦,這裏風景不錯,能夠看到山峯間的峽谷綠樹,又能聆聽清泉叮咚,還能感受到聞到撲面而來的芳香氣息,所以忍不住在這裏停留了一會兒,倒是讓大長老和雲靈師姐擔心了!”許安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道。

“這裏景色的確不錯!”雲靈看着四下的青山綠水,不經讚歎道。

平日裏都在宗門閉關苦練,能夠遊山玩水,放下心來好好欣賞美景的機會的倒確實不多。

這裏青山綠色,風景秀麗,好山好水好人,倒是別有一番詩情畫意。

忽的,雲靈似乎想到了什麼,俏臉微紅,趕緊對許安說道:“這寶物出世動靜引來了大批武者,現在這附近到處都是人,大長老讓我們快些回去,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回去吧!”

說完,雲靈也不管許安聽到沒有,身法運轉起來,在幾塊凸石之間借力,身影瞬間向頂峯飛去。

“這小丫頭好像對你有些意思!”

義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帶着盈盈笑意。

“義老說笑了,雲靈師姐天姿國色,是我們西北域第一美女,小子就是有這個心,恐怕也難入雲靈師姐的眼睛,所以義老就別取笑小子了。”

聽義老這麼說,許安也頓覺彆扭,趕緊出言說道。

義老卻不以爲然,“她是第一美女,你是第一強者,老夫看着倒是挺般配的!”

“小子哪裏是第一強者,義老這是存心洗涮我的吧!”許安哭笑不得。

“你小子那點心思,老夫還不清楚?你難道沒有爭第一的心思?若你沒這份雄心,老夫才懶得在你身上浪費時間。”義老笑道。

許安無話可說,義老一針見血,他的確有爭奪第一的心思,只是他隱藏的很深很深,外人幾乎不能察覺,但義老卻看得清清楚楚。

“老夫一生閱人無數,那小丫頭的心思,老夫豈能不知?我看有戲!”

義老笑笑,不再說話。

許安腳下猛然一跺,身體暴衝而起,身影幾個閃掠,直接向着峯頂掠去! 回到離火大長老所在的山峯頂端,離火大長老正站在不遠處的一塊巨石上,舉目遠眺。

許安此時才吃驚的發現,就在他們佔據的這座山峯四周,幾乎每個山頂上都佔據着不少的人,這些自然都是因爲青龍墓出世的徵兆的引來的武者,他們同樣覬覦着青龍墓中的寶物和武學,希望能夠在這爭奪中分一份羹。

而在北方域地界那邊,出現的武者更是這邊的數倍,許安能夠明顯感覺到,北方域那邊涌動的氣息浩瀚澎湃,遠遠要比西北域這邊武者散發出來的氣勢強大許多,恐怕大多數都是大劍師境界高手,而西北域這邊主要以劍師境界高手爲主,兩者之間相差甚大。

對此許安倒也沒有太過在意,在劍道大陸六大域羣中,西北域長期積弱,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西北域之內,已經有着上百年的時間沒有誕生王級強者,就連尋常武者都比其他域羣的武者差一個層次,和其他大域之間的差距巨大,這不足爲奇。

許安淡淡一笑,看來這青龍墓出世引起的風波倒是不小,北方域出動了衆多高手,除開血妖使者不算,這還是許安第一次直面除西北域之外,其他域羣的高手。

“從這附近地形來看,出世的恐怕是一座陵墓,不知道這會是哪位前輩的陵墓!”項長老興奮說道。

“沒錯,從外部來看,這十之八九能夠確定是以爲先賢的陵墓,現在陵墓還沒有開啓,是誰的陵墓暫時還不得而知,但能夠建設如此恢弘壯麗陵墓的人,絕對是身份地位卓絕之人。”

離火大長老點點頭,目光緊緊看着遠方升騰縈繞的光罩,淡淡說道。

“從這散發出來的光柱能量上看,恐怕最遲在兩天之內,這寶物就要出世了!”項長老道。

這能夠引發天地異象的陵墓出世,即使是以項長老的身份和地位,同樣對此興奮不已。

大劍師和劍靈之間是武道一途的另一道分水嶺,進入劍靈境界以後,實力會突飛猛進,戰力成倍翻升,正式從高手跨入強者的行列,但同時在修煉上難度也會大大提升,許多武者劍靈都被困在劍靈境界,窮盡一生心血都難得突破。

太太她征服了全世界

“北方域那邊的宗門出動了許多強者,若是僅憑我們五人,恐怕能難在其中得到好處,而且還有着不小的危險。”阮紅英道。

在寶物面前,什麼規則,道德都顯得微不足道道,武道一途上,只有擁有實力才能擁有一切,自己沒能得到寶物還好,若是得到什麼珍稀寶物,難免會讓人眼紅,到時候對方仗着人多勢衆,殺人搶奪,對自己等人倒是十分不利。

阮紅英雖然不懼怕,但這也是個實實在在的問題,不得不防。

“嗯,紅英說的不錯,剛纔二長老傳音過來,二長老,五長老和八長老已經動身趕過來了,我們儘量等到宗門長老們到來,到時候我們有五名劍靈強者在,就算是北方域的宗門勢力都不敢輕易對我們動手。”

離火大長老淡淡撫着鬍鬚,面色嚴肅的繼續說道,“若是陵墓提前開啓,到時候我們進入其中儘量避免和其他人發生爭執,得到寶物迅速收起來,不得私自炫耀,免得惹人眼紅,對我們發動襲擊搶奪。”

衆人紛紛點頭答應。

青龍王陵墓開啓,所有人都是衝着其中的寶物而來,現在自己等人勢單力薄,就算是龍也得盤着,是虎也得臥着,悶聲發大財,避免和其他人發生摩擦自然是最好的。

不過許安倒是並不太擔心,這青龍王墓肯定不是那麼輕易進入的,其中勢必有着機關重重,普通人想要進入其中,肯定需要花很多功夫,但他有着義老在暗中指導,自然會容易許多,只要佔得先機,取得陵墓中的寶物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又商量了一番進入陵墓的細節,衆人這才略帶興奮的散開來,陵墓的開啓時間不確定,與其乾等着陵墓開啓,衆人乾脆在山峯上盤腿靜修起來。

“義老,你知不知道青龍王前輩的陵墓中有些什麼東西?”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