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察覺到意識內的那一顆如蠶豆般大小的綠繭時,楚辰的心裏就一陣酸瑟,這“不靠譜”的帝靈,終於還是爲了救自己,而變成了這般模樣……

“楚公子,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雖然我們初次見面,但你對我的幫助,對我們鬥劍宗……”

“而且你還幫我殺了計大師,還替我上鬥劍臺……”

楚辰牀榻上,又傳來了蕭雅的聲音,幾個時辰前,楚辰剛剛醒來,剛剛碰到蕭雅吐露心聲~~

於是楚辰暫時決定查探身體狀況,避免了這次尷尬,可沒過多久,蕭雅又再吐露心聲,楚辰的頭瞬間變得有點大~~

楚辰心道:“要不要告訴她,我只是爲了報答她的丹藥~~”

蕭雅滿目淒涼,嬌羞道:

“楚公子,雖然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但蕭雅又何嘗不是,如果,如果你真的要了我……”

“額……………”

楚辰瞬間滿頭黑線,心裏不由納悶道:

“這小妮子,一天都在想什麼呢?”

…………

知道不能再讓她說下去,於是楚辰故作咳嗽,眼睛也隨即睜開。

“楚公子,你醒了?”

見楚辰醒來,蕭雅原本梨花帶雨的小臉蛋瞬間變得像花兒一樣綻放。

“嗯,我醒了!”楚辰一臉“尷尬”道。

看着楚辰那尷尬的神情,蕭雅好像明白了什麼,臉上一陣緋紅,心裏更是小鹿亂撞……

驚慌道:

“好的,我這就去找師叔~”

說完這話,蕭雅便身影閃動,一陣香風吹過,蕭雅的身影便離去了。

…………

半個時辰後,楚辰和鬥劍宗一行人齊聚劍壁閣,陪同的,還有破劍宗和滅劍宗衆人。

他們雖然在這兒,但他們卻規規矩矩,一點也沒有搗亂的意思。

此時已是日過中天,楚辰也已換了一身衣服,全身靈力恢復鼎盛。

沉默片刻,孫半城沉聲道:

“楚師侄,你進入吧!”

“好!”楚辰踏步上前。

“吼~”


突然,當大門打開的一瞬間,一聲劍吟響徹天地,衆人的配劍,此刻除了雷橫和齊楓外,包括孫半城在內,所有的配劍突然出鞘!

然後整齊的排列在一起,像百鳥朝鳳一樣,“恭恭敬敬”拜向劍壁閣內。

“這劍意~~”

雷橫和齊楓的眼睛同時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了深深的震撼!

伴隨的,還有淡淡苦澀……

“劍綱嗎?”

見此狀況,楚辰也不猶豫。

“錚”的一聲劍吟,凌厲的劍綱頓時從楚辰身上浮現,而楚辰回頭掃視衆人後,便一擡腳,身體消失在劍壁閣內~~

…………

眼前是一片黑暗,周圍是呼嘯的劍氣,耳畔能聽到的除了滴水聲,周圍一切死寂……

楚辰神色謹慎,自語道:“這是陣法~”


自從到達秦州後,楚辰見過很多陣法,如測碑石上,巡空戰艦上,各種各樣的陣法,這也讓楚辰對陣法有了初步的理解~~

陣法,顧名思義,是利用周圍地勢,凝聚天地靈氣來達到一種目的的結晶;

此刻看到這周圍的一片黑暗楚辰知道,這應該是鬥劍宗祖師的考驗?

具體是什麼,楚辰不知道;但楚辰相信,鬥劍宗宗主,不會害人;

“踏踏~”

沒有過多猶豫,楚辰順着自己的直覺方向,試探性的邁了一步~~

“譁~”

一步邁出,楚辰耳畔的劍氣呼嘯變得更加強烈,前方黑暗的上空,一股難以抗拒的恐懼感深深傳來~~

“進、退?”楚辰腦海裏兩個字一閃而過。

“能退嗎?”

楚辰苦笑,似是在問自己,又似是在自嘲,而後神情突然變得堅毅,眼神堅定,毫不猶豫的踏出了第二步……

這一次,四周劍氣又更加強烈,彷彿在楚辰周圍整個空間都充滿了恐懼!

一股強烈的死亡威脅快速籠罩着楚辰的全身~~ “嗡~”

一步踏出,空氣中滿是肅殺,普天蓋地的殺氣,此刻如同潮水一般,瀰漫在楚辰的身體四周。

殺氣森森,幾乎要化成了實質。

“呼~”

楚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中一股狠勁劃過,擡頭看向遠方,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

“男兒仗劍踏歌行,披荊斬棘蹬頂峯!”

楚辰此刻全身戰意高亢,戰神訣自動運作,全身的靈力此刻快速運轉,整個人都戒備起來。

“沙沙~”

伴隨着楚辰前行的距離越來越長,在他的周圍,劍氣也越來越鼎盛!

而伴隨着他的深入,那些劍氣已經不滿足於僅僅震懾於他。

“殺!”

楚辰怒喝一聲,當即利劍出鞘,傲劍決運轉,一劍劈向前方的上空。

就在剛剛,在他的前方黑暗中,一柄利劍突兀出現,而後轉瞬即逝。

就在楚辰疑惑時,這柄劍又突然出現,吞吐着劍氣,如同蛇吐信子一樣,嗖的一下衝擊着楚辰的身體。

“刷~”

楚辰當即躲避,可就在那柄奇怪的劍鎖定楚辰的同時,楚辰驚人的發現,那柄劍,他躲不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感受到那柄劍上傳來的靈力波動,楚辰分明感受不到靈力和殺機,那柄劍的運行,可以說毫無規則!

甚至可以說,幾乎沒有規則!

“這到底是什麼劍!”

利劍臨身,楚辰當即感受到一股刺痛,伴隨而來的,還有一種恐懼,一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死亡恐懼。

“嗖~”

利劍穿過楚辰身體之後,就直接消失不見。

楚辰見狀,簡單的檢查了身體,感覺到無大礙後,楚辰又繼續向前走去。

“嗡嗡~”

經歷了之前的利劍攻擊之後,楚辰在這之後,又遇到了數次攻擊,它們的攻擊各不相同。

或凌厲、或霸道,有的甚至詭異……

但這些結果都無一例外,楚辰完全失敗,因爲他根本就躲不過~~

這樣的結果,要是讓等候在外面的蕭雅她們知道,不知道心裏會怎麼想?

不過楚辰此刻明顯沒有顧及她們,在連續的經歷了八次攻擊之後,楚辰拖着疲憊的身軀,終於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劍壁留影!

映入楚辰眼前的是一塊四方的青石塊,青石光滑,顯得一塵不染~

而在劍壁中央位置,一個狂放不羈的身影,舉劍向天,不可一世!

而就在楚辰看到劍壁的同時,在楚辰的識海里。

那消失的鬥劍臺突然涌出,鬥劍臺剛一出現,整個劍壁閣內,劍氣呼嘯~~

此時的劍壁閣外,已是繁星漫天。

“吟~~~”

突然間的一聲劍鳴響徹黑夜,而後衆人只見一道劍氣從劍壁閣直射虛空!

虛空在一寸寸碎裂,整座風雲城都在顫抖。

此時的風雲城內,無論是誰,都在那劍氣出現的一瞬間,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恐懼。

它們個個面色難堪,尤其是那些修爲越好的人物。

在剛剛劍氣出現的那一剎那,他們明明感受到了一柄利劍詭異的向他們攻擊過來。

而這一劍,他們躲不過。

風雲城外一個小酒館內,一股滿身污垢、鬍子邋遢的中年男子那渾濁的眼睛突然一亮,而後便消失在原地。

他就那樣的走了,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或許唯一能證明他來過的印象,大概就是他剛剛趴過的桌子,此刻已變成粉末。

劍氣內斂,返璞歸真!

這正是劍綱大成的標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