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真不好意思,修煉耽誤時間了,咱們現在就出去吧!!”張小天也不在廢話,直接一把拉住歐陽俊傑,隨後兩人就離開了天界!

青子淳府邸,張小天的廂房沒,一道閃過,張小天和歐陽俊傑就出現在了房間之中!

“我去……那天界真是你自己的空間啊?”歐陽俊傑之前聽說天界是屬於張小天的他還怎麼相信,還在事實擺在面前,他只能無語了!

“哈哈……早就聽說小友有空間寶物,如今一見,果然是真的,小友真是福緣不淺啊!!”單千道的笑聲傳來!

張小天定睛一看,屋子裏已經有着數人,青子淳和陸無雙夫婦,單千道,單無常,以及惡鬼門的墨成,墨煞和墨珠,一個個全都驚訝的看着張小天和歐陽俊傑!

“咦?歐陽公子,看來還真是張小天救了你啊?”陸無雙一扭腰肢,來到了二人面前,有些差異的說道!

“歐陽見過陸掌櫃,見過諸位前輩!!”歐陽俊傑急忙拱了拱手說道,其實經過凝老的講述,他也已經知道了,在場的幾位高手都或多或少的幫助過他,雖說沒能挽留住歐陽二老!

“嘿嘿……我說兄弟,你的那什麼空間寶物,拿出來看看唄!!我還沒見過呢!!”單無常這是突然插口道,一對雌雄眼嘰裏咕嚕的亂轉,也不知道在看誰!

“無常,不得無禮,既然是寶物怎可輕易的見人?”單千道見到單無常**病又犯了,不由的氣憤的罵道!

“好啦,既然你已經出來了,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出發吧!”青子淳隨後說道!

“呵呵,不好意思,讓青島主久等了!!”張小天有些無奈的說道!

“既然如此,老朽就不打擾了,小友放心,一路上如果遇到什麼危險,只要傳訊即可,老朽定然前去支援,這一次,我地鬼門不會像當年一樣,讓主人孤軍奮戰了!!”單千道隨後鄭重的說道,自從他知道張小天是紫魔一族後,就下意識的把張小天當成真正的朋友了,更何況張小天還救了單無常!

“我惡鬼門老祖也已經知曉此事,到時候我惡鬼門也一定前去支援!”墨成也是一抱拳說道,本來惡鬼門與地鬼門的關係就非同尋常,因爲單千道與惡鬼門的老祖墨淵關係匪淺,外加上墨煞被張小天所救,所以這次,墨淵已經發話,全力支持張小天!

“張公子,一路小心,珠兒實力不濟,可能幫不上什麼忙,但是我惡鬼門一定是你堅強的後盾!!”墨珠有些害羞的說道!

“是啊,兄弟,哥哥我這次就不能陪你去了,我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但是太爺爺一定會全力的支持你的!!”單無常顯得有些鄭重的說道!

“……………”

張小天的眼眶有些溼潤了,眼前的這些魔道中人,個個都是極具血性之人,他突然感覺,被稱爲魔道的並不一定是魔,反倒是那些所謂的正道,個個都是道貌岸然的僞君子,他的內心觸動的很大,魔又如何,道又如何?還不是人心的貪婪所致嗎?

張小天甚至有種想法,那就是讓玄武大陸不在有正魔之分,不在有爾虞我詐,武者之間相互信任,共同的修煉,這樣不好嗎? 魂海的海底深處,兩道身形如同閃電般的一路急馳,速度快的就連海底的魚類都無法感知的到,一些已經修成靈智的海底鬼獸,被這兩道氣息嚇得直接不敢動彈分毫!

“小友,你是說先去冰魔宗?”青子淳對着張小天說道!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張小天和青子淳,至於歐陽俊傑已經被張小天送進了天界,因爲歐陽俊傑的實力太弱,速度遠遠跟不上他和青子淳,現在冰魔宗的形式危機,張小天當然要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至於冰魔宗的事,之前張小天就已經告知了青子淳等人!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張小天道!

“倒也沒什麼,只不過,冰魔宗與玄冥宗的距離相距的有點遠,一個在無盡沙漠的東邊,一個在無盡沙漠的西邊!”青子淳隨後道!

“呵呵,沒事的,到時候前輩先去玄冥宗,待我去冰魔宗將冰魔宗的危機解決後,就去玄冥宗與你等匯合,現在冰魔宗的事情當務之急!”張小天微笑着說道,可是眼神之中則是露出了滔天的殺意!

“哈哈……青某豈是貪生怕死之輩,再說了,青某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忘恩負義,落井下石之流,就算是爲了吳老弟的得意弟子,這冰魔宗之行青某也是非去不可的!!”青子淳豪邁的大笑着,這一切說的極其的真誠與自然!

“哈哈……好,既然青前輩如此灑脫,小天就不推辭了,代替歐陽俊傑先行謝過前輩了!”張小天聞言也是灑脫一笑,隨後又道:“對了,前輩,你跟吳帆祖師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呵呵,此事說來話長,那是數年前………”青子淳隨後就將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

原來,數年前,青子淳閒的沒事,就跑到了無盡沙漠去遊歷,在無盡沙漠的邊界處,偶然發現了一處上古武者的洞府,這座洞府極其的隱蔽,青子淳也是運氣所致才得以發現的,那時的青子淳已經是玄聖境九階的實力了,藝高人膽大,他就進入了這座洞府之內!

進入洞府以後,青子淳發現這座洞府也沒有什麼奇特之處,裏面就是一些破舊的木桌木椅,還有一些已經殘破的功法與丹藥!

隨後青子淳又是到了洞府的最裏邊,發現裏面一個密室,密室之中已經是灰塵密佈,還有武者的屍體殘肢,青子淳觀察了一番後,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在他準備離開這間密室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只見密室的角落裏,突然爆起一團耀眼的白光,緊接着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傳了出來!

“嘿嘿……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人進來了,嗯,不錯,你的肉身還可以,青牛一族的肉身,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吧!!”白光過後,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頓時出現,模樣是極其的兇惡與醜陋!

“什麼人?”青子淳見到出現突然出現的老者,頓時被嚇了一跳!

“嘿嘿……實力還不錯,居然已經達到了玄聖境九階,不容易啊,這樣吧,你自己靈魂出竅,留下肉身,老夫饒你一命!!”灰袍老者沒有理會青子淳的問話,反而一臉興奮的盯着青子淳看着!

“哼!大言不慚的老東西,青某倒要看看,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青子淳本就是整個玄武大陸的巔峯人物,何曾被人如此的威脅過!

只見青子淳一個閃身就來到了灰袍老者的近前,也不廢話,對着灰袍老者就是狠狠地打出了一拳,結果令青子淳意想不到的是,他這一拳直接的打穿了灰袍老者的身體!

“嗯?你只是一個靈魂體?難道你是這座洞府的主人?”青子淳打了個空,驚訝的說道!

灰袍老者的身影在密室的另一邊出現,依舊是哈哈大笑道:“哈哈……力量不錯,要不是老夫的靈魂境界達到了玄帝境,恐怕還真不是你的對手!!”

“什麼?玄帝境?這怎麼可能?”青子淳聞言腦中嗡的一聲,彷彿聽到了極其不可思議的事,要知道,玄帝境的強者只出現在傳說之中,眼前的老頭居然是玄帝境,怪不得他的靈魂體都已經實質化了,與常人無異!

“嘿嘿……不可思議是吧,其實老夫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要不是這顆上古龍骨髓的話,老夫也不會達到如今的境界,哎……要不是這顆上古龍骨髓的話,老夫的肉身也不會爆裂,真的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啊………”灰袍老者突然說出了一番古怪的話,緊接着他的手裏突然出現了一顆雞蛋大小的白色珠子!

青子淳突然見到了傳說中的人物,已經打起了退堂鼓,見老者好似沉靜在回憶之中的時候,就嗖的一聲向着密室之外掠去!

“嗯?還想逃?給老夫定………”灰袍老者見青子淳逃走,急忙對着青子淳伸出了一指,一道白芒就打進了青子淳的身體內!

青子淳正在逃跑的身體突然的停住了,他驚駭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了!

“哼!!如此的不知好歹就不要怪老夫了……”灰袍老者打出了這一指後,彷彿也是消耗頗大,身體瞬間變了有些虛幻了起來,只見灰袍老者口中一聲低喝:“奪舍!!!”

緊接着灰袍老者化爲一道耀眼的白光,就進入了青子淳的身體之中!

青子淳的身體在老者進入的剎那,瞬間恢復了行動,可是沒等他來得及高興,就發現自己的靈魂傳來一陣巨痛!

緊接着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內,那道由灰袍老者化爲的白光正在吞噬他的靈魂,他也瞬間的明白了,這是武者的奪舍,也就是說,灰袍老者想要將他的靈魂體吞噬掉,然後佔據自己的肉身!

隨後,青子淳的靈魂也開始拼了命的反抗起來,奈何青子淳本就是妖修,靈魂的運用本就是他的弱項,而且對方還是玄帝境的靈魂體,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饒是青子淳的肉身力量強悍無比,奈何這一切都發生在他的體內,所以根本就使不上力氣!

身體內,兩個靈魂體在玩了命的糾纏,青子淳的肉身也是在胡亂的揮舞着,青子淳的肉身力量是何其的強大,這間密室根本就無法抵擋這麼猛烈的轟擊!

轟!轟!轟!

密室瞬間的被毀,青子淳的身體隨後就衝破了密室地上方,直接到了上方的沙漠之上!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糾纏,青子淳的靈魂已經支撐不住了,眼看着就要被灰袍老者吞噬的失去意識!

就在這萬分危機的時刻,一個人趕到了,這是一個玄尊境九階的武者,他看了看青子淳還在不斷揮舞的肉身,就有些發愣,心道這人怎麼回事?是不是瘋了?

當然,青子淳身體內的灰袍老者也發現了此人,突然,灰袍老者停止了吞噬青子淳,直接從青子淳的身體內飛出,一動不動的盯着來人,口水差點都流了出來!

隨着灰袍老者的飛出,青子淳的身體終於停止了動作,緩緩的倒在了地上,這是靈魂受到重創的表現,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

看着突然出現的灰袍老者,來人先是驚訝,隨後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這是在奪舍,想必倒在地上的那人就是被奪舍的!

來人思索了片刻後,就化爲一道紅芒開始逃走,廢話,自己只有玄尊境,眼前的靈魂體自己根本就看不透,不走,等着被奪舍啊?

“哈哈……老夫今天的運氣實在是好,先是遇到了青牛一族的肉身,現在又遇到了連老夫都看不透的肉身,而且還是個玄尊境的小子,真是天助我也!!”灰袍老者看了看來人,發現此人的肉身極其的詭異,他根本就沒有見過這樣的肉身,這具肉身裏蘊含了爆炸性的力量!

“哈哈……哪裏走……”灰袍老者隨後也不管倒在地上的青子淳,就直接掠向了來人!

嗖的一聲,老者又是化爲一道白光,進入了正在逃跑的武者身體之內!

這名玄尊境九階的武者,發現自己的身體內進入了靈魂體,隨後也是慌了,他只能胡亂的在體內施展自己獨特的玄氣!

“啊………啊………這是……腐蝕之氣?這怎麼可能?腐蝕之氣凝聚的肉體………”武者的體內傳出了灰袍老者那撕心裂肺地慘叫聲以及不可思議的尖叫聲!

這名武者剛開始還驚慌不已,可是隨着自己地胡亂施展,體內的靈魂體被快速的腐蝕,一絲絲的靈魂力量散佈了他的全身,一股非常舒爽的感覺洗遍全身!

“嗯?想不到我的腐蝕之力可以腐蝕靈魂體!!”武者變得有些激動,而體內的灰袍老者好像已經無法走出他的體內,只能不斷地慘叫哀嚎!

半個時辰後,灰袍老者終於停止了叫喊,他的靈魂體已經被腐蝕一空,這也就是灰袍老者太過的輕敵了,他要是運用玄帝境的靈魂力量遠程的攻擊來人,想必會非常輕鬆的搞定來人,可是世上沒有後悔藥!

“腐蝕之氣?哈哈……來人想必就是吳帆祖師了?”張小天聽到了這裏,有些哭笑不得說道!

“呵呵,是啊,正是吳老弟,所以,青某欠吳老弟一條命………”青子淳也有些苦笑的說道,本來以爲可以縱橫玄武大陸的他,卻碰到了玄帝境的靈魂體,這也就是每個武者的氣運所在! “這個,吳帆祖師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在無盡沙漠啊?”張小天隨後有些疑惑的說道,自己之所以能夠出現在魂海,那是因爲嗜血魔君將他從嗜血戰場給扔了過來,可是吳帆祖師又是怎麼回事呢?

“這個嘛……還是等見到吳老弟後,讓他親自跟你說吧!”青子淳笑道!

二人現在都是玄聖境的強者,而且肉身力量都是極其的強悍,所以他們的行動速度自然是十分的快!

魂海的面積果然是大的出奇,饒是兩人如此的bian態速度,也是花了一天的時間,纔到達了魂海的邊界處!

他們直接從海水裏飛了出來,擋在他們前方的是一座高數千丈的巨大山峯,與普通山峯不同的是,這是一座徹頭徹尾的石頭山,而且陡峭無比,整座山上沒有看見一顆植物,就像是某位大能將它挪移到了此處一般,顯得是那麼的不自然與詭異!

“呵呵,小友,過了這座山,山那邊就是魔修一脈的無盡沙漠了!”二人站立在這座巨大的石山面前,顯得是那麼的渺小,如同兩粒塵埃一般,青子淳像是鬆了口氣,露出了微笑!

“這魔道三脈的地界還是龐大啊,我感覺比正道那邊的地盤大的多了!!”張小天有些感慨的說道!

“呵呵,小友有所不知,正道那邊只是玄武大陸的東方,而魔道三脈也是佔據了玄武大陸的西方,南方和北方,這纔是真正的玄武大陸,魂海處於正西方,無盡沙漠在北方,而玄獸森林則是在南方,咱們還在所處的地方,正是魂海與無盡沙漠的邊界處,西北方!”青子淳隨後解釋着道!


“哦?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正魔兩道將玄武大陸一分爲二呢?”張小天有些差異的道!

“呵呵,當年的那場大戰,本就是魔道佔據絕對的優勢,所以後來分地盤的時候,魔道這邊自然佔的多,而且正道的那幫僞君子,美其名曰根本就看不上魔道三脈的地界,說是環境太過惡劣,哈哈……”青子淳有些鄙夷的笑道!

“是啊,好好的玄武大陸,幹嘛要分的這麼明確呢?”張小天也是有些無奈的說着,隨後又道:“前輩,不是說咱們這一路會不安全嗎?怎麼這一路也沒有出現麻煩啊?”

“哼,他們估計沒有料到咱們會從海底過來,不過,既然野化駒已經逃了回去,估計那幫老傢伙已經行動了,你這個紫魔一族可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啊!!”青子淳道!

“小子,麻煩來了,人還不少!!”張小天正待說話,凝老的聲音從天界傳了出來!

“小友,說曹操曹操到,他們已經來了!!”青子淳像是也已經感應到了,凝重的說道!


“哈哈……青子淳啊青子淳,想不到你居然真的勾結紫魔,而且還是來自正道的紫魔,想必這些年讓你的鬼坊島過的太過自在了,已經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正在二人凝神戒備的時候,一道渾厚的聲音從石頭巨山的上方傳來!

緊接着從石頭巨山的上方嗖嗖嗖的出現了數十人,隨後張小天和青子淳後面的魂海上方也是突然出現了數十人,只不過幾息的時間,二人的周圍已經聚集了上百人,將張小天二人是團團的圍住!

張小天轉頭看了看四周,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來的這上百人,個個實力都是不弱,光是玄聖境九階的老怪物就有着十數人,玄聖境一階到二階的武者有着三十來人,其餘的五六十人都是清一色的玄尊境九階,一個菜鳥級別的都沒有!

“哼!爾等還真是大手筆,看樣子整個魔道三脈的高手差不多都到了,你們還真的看得起青某啊!!”青子淳雖然表情凝重,但是沒有露出絲毫的懼意,反正全身散發出了滔天的戰意!

張小天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發現全是生面孔,只認識一個人,那就是躲在人羣中的野化駒,正一臉冷笑的看着張小天!

“哼!青子淳,你勾結紫魔張小天,將天鬼門的天道友斬殺,如果不是老夫拼死逃脫,如今恐怕也已經遭了毒手,今天,就是我魔道三脈除去禍患的日子!!”野化駒擠出來人羣,冷森森的說道!

“對,青子淳,其實今天的事與你並沒有關係,識相點的趕緊自廢修爲,念在你的鬼坊島有些功績的份上,吾等或許可以饒你一命!!”之前那位聲音渾厚的漢子隨後接口道!

張小天看了看此人,一身的紅袍,身材魁梧至極,看樣子也不過三四十歲的樣子,可是張小天知道,眼前的這些每個都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了,只不過有的喜歡年輕的容貌罷了!!

“哈哈……蛟烏,你們蛟龍一族的消息還真是靈通啊,這麼快就趕過來了,怕是除我是假,想要分鬼坊島的一杯羹纔是真的吧??”青子淳爽朗的一聲大笑,隨後對着周圍指了指道:“還有你們,黑豹一族,金獅一族,心鬼門,野鬼門,山鬼門,還有你們,水魔宗,火魔宗,哈哈……還有諸多道友,青某就不一一的說了,你們不都是想分一杯羹嗎?奈何咱鬼坊島家小業小,恐怕諸位道友不夠分啊?”

青子淳地一番話,說的周圍的武者是一陣的臉紅,對啊,他們此次除去紫魔是其一,這其二則是瓜分鬼坊島,要知道,鬼坊島這些年聚攏的財力,可謂是龐大無比,這不得不讓人心生貪婪!

“哈哈……諸位前輩高人,在下張小天,正是你們口中紫魔一族,你們想要小爺的命就放馬過來吧!別老搞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想必當年的魔乾坤魔老前輩,也是被你們這樣的人給逼死的,所以……要戰便戰吧!!”張小天露出了濃濃的戰意,他不想在過多的口舌之爭,因爲如果講理能夠解決爭端,那就不會又正道以及魔道了!

“哈哈……小友說的不錯,吾輩武者,何懼一戰,要戰便戰吧!!”青子淳隨後也是哈哈大笑,語氣中透露着無比的霸氣!

“哼!!好,青子淳,蛟某就來會會你,看到底是你青牛一族強,還是我蛟龍一族更勝!!”蛟烏像是被激起了火氣,冷哼一聲,身上的紅袍瞬間的鼓脹起來,一身玄聖境九階的實力全面的爆發,嗖的一聲,就來到了青子淳的不遠處,對着青子淳就是狠狠地劈出了一掌!

“哈哈……來的好!!”青子淳一聲大笑,隨後幾個閃身就和蛟烏戰在了一處!

“小友,今天的局面對咱們相當的不利,到時候要是能夠突圍,就趕緊突圍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青某能拖住幾個算幾個!!”青子淳一邊與蛟烏大戰,一邊給張小天靈魂傳音,很顯然,他已經報了必死之心了!

只見隨着青子淳與蛟烏的大戰,周圍的人羣也都紛紛的退後,把中間的場地留給了二人,這可是兩個玄聖境九階的巔峯高手對決,在蛟烏沒有求援的情況下,他們不好貿然的出手相助,因爲這是一個巔峯高手的尊嚴!

再看青子淳與蛟烏,兩人並沒有施展什麼耀眼的玄技,全是以肉身力量對轟,青子淳每打出一拳都帶着青色的勁風,而蛟烏也是紅色的勁風,場中一時間,砰啪之聲不絕於耳,青芒與紅光更是互相的交錯,地上的石頭地面被兩人打出的勁風給擊的紛紛碎裂,飛沙走石!

“嘿嘿……張小天是吧,聽說你將天玄機都給滅了,還真是後生可畏啊,老夫水魔宗水雲子,前來領教高招!!”人羣中這個時候,走出了一名身穿藍袍的老者,一身玄聖境九階的實力猛然的散發了出來!

“水道友,小心點,這小子邪乎的很!!”野化駒開口提醒道!

“放心吧,老夫當然不會像天玄機一樣輕敵,要知道,獅子搏兔,還得需盡全力,你等給老夫掠陣便是!!”水雲子沒有理會野化駒的提醒,無所謂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