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慶話音剛落,李麗玲那一桌的男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一臉怒容的看向李麗玲。李麗玲神色木然的坐在那裏,目光只是看向桌面,卻不說一句話。想來,她是因爲看到了林慶而心情不好,誰知卻惹惱了自己的‘飯票’。

啪!

見李麗玲沒有反應,板寸男子忽地揚起手掌一把打在了李麗玲的俏臉上。聲音又脆又響,幾乎整個餐廳都能夠聽的到。

“呸,賤、貨,老子大好的心情都被你破壞了。”

板寸男子站起來不忿的斥道,拿起擱在餐桌上的手機和錢包,就要向外走去。

見狀,李麗玲連忙站起來跟上去。

“還跟着我幹嗎?”

板寸男子轉頭不耐煩的道:“現在,你該滾哪裏滾哪裏去。”

李麗玲張了張嘴,感受着來自餐廳食客的各種眼光,俏臉蒼白,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朋友,打擾到別人吃飯可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哦。”

就在板寸男子擡腳準備走人的時候,一個聲音稍顯冷意的響了起來。

林慶緩緩的走到板寸男子的面前,嘴角的一絲笑意,卻是那麼的冰冷。

“你他媽的是誰?老子愛怎麼樣管你屁事!”

板寸男子上上下下將林慶打量了一番,從對方的身上他很快判斷出,對方就是一個窮小子。

見林慶竟然會站出來,李麗玲疑惑的看了林慶一眼,緊抿紅脣站在那裏。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打擾到了我們大家吃飯。”

林慶淡淡的道,“而且,我非常討厭在吃飯的時候看到那些讓人憎惡的嘴臉,就好像你一樣,以爲自己有幾個臭錢,就可以牛、逼上天。可你不知道的是,你根本就是狗屁。”

話落,不待對方罵出口,林慶直接飛起一腳將板寸中年人踹的飛了起來。 砰砰砰……

板寸男子在林慶的這一腳之下,直接趴在了自己的那一桌子上,頓時各種菜汁、酒水濺的滿身都是。

見狀,林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半寸男子的衣領,一甩手往着地面一摔,飛起一腳踢在了後者的大腿上。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老……我惹你了?”

板寸男子很快的明白過來自己惹了個煞星,坐在地上不斷的往後縮着。

“沒什麼,就是想教教你這麼去做一個好男人。”

林慶拍打了一下雙手,“做人不要太囂張,不然的話,連自己這麼死的都不知道。”這麼幾下,林慶也算是解了氣,雙方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恩怨。

板寸男子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自己爲什麼會莫名其妙的被揍一頓,聞言也只能連忙點了點頭。

林慶看了一眼神色複雜同樣看向自己的李麗玲,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半晌才搖了搖頭,悵然道:“其實,踏踏實實的,比什麼都好。”

聞言,李麗玲嬌軀一震,眼眸中竟有着一絲後悔閃現。

說完這句話,林慶並沒有再說什麼,也更沒有做什麼,而是徑直走到孫傲雲的位置,輕聲笑道:“怎麼樣?吃完了嗎?”

呂珂連忙點頭道:“嗯啊,大哥哥,這裏的飯真的很好吃,下次還來好不好?”

林慶莞爾笑道:“當然可以,大哥哥今天就答應你了。”

孫傲雲一臉微笑的注視着林慶,“好像,你這纔算是真的解脫了呢?”

林慶一怔,臉上露出一絲髮自內心的笑,“當然,或許這纔算是真正的完美結局吧。”說完轉頭看向呂珂,“小珂還要不要哥哥抱你呢?”

呂珂搖搖頭,從椅子上下來,嬌聲道:“當然不,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小珂可是個什麼都知道的好孩子,我要自己走路。”

林慶輕笑一聲,伸手牽住呂珂遞過來的小手,“嗯,那就走吧。”

林慶轉身剛走了幾步,就聽到李麗玲聲音有些不自然的道:“對不起,謝謝了。”

一句聽起來有些矛盾的話,林慶卻深知其中的含義。或許,今後的她會過的更滋潤。不過,那已經完全與自己無關了。

孫傲雲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就在快要出店門時,忽地伸手挽住了林慶的手臂。

見狀,李麗玲的神色一愣,雖然她對自己的容貌很是自信,可是對於孫傲雲,卻只有甘拜下風的份。眼見兩人的動作竟然是那麼的親暱,心底不要泛起了一絲醋意。忽地一愣,俏臉上浮現出一絲苦笑。

“現在的我,還有資格吃醋嗎?”

“你幹嘛?先說清,這可不是我主動佔你的便宜哦。”

林慶對於孫傲雲這送上門來的‘便宜’稍稍的有些牴觸,可別把自己給坑了。

“切,佔了便宜你還嫌吃虧啊。”

孫傲雲推開林慶,輕叱一聲。

“哈哈!那是當然,我佔你便宜,那就是你賺了。”

林慶哈哈一笑,調侃道:“哥這副身軀,看起來雖然不咋滴,可絕對如玉一般的純潔。放眼世界,僅此一副,如有雷同,絕對是僞造。”

“去死了!”

孫傲雲嗔道,忽地一把抓起林慶的手放在了嘴邊,然後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啊!我靠。”

林慶痛苦的**一聲,連忙用力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不滿的道:“你妹的,你屬狗的啊,還喜歡咬人。”

“我就是屬狗的,你又能拿我怎樣呢?”

孫傲雲下巴微揚,挑釁的看向林慶。

“好男不跟女鬥,不,好男不跟狗鬥。”

林慶甩了甩被咬的左手,向一臉笑意的呂珂道:“小珂啊,看到了吧?以後和大姐姐在一起可一定要小心點。她要是發瘋了,可是會連你也咬的哦。”

“嘻嘻,不會的了,姐姐纔不會咬小珂呢。”

呂珂嘻嘻一笑,對林慶的話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瞧見沒?小珂都知道我是好人。姐姐當然不會咬小珂了,姐姐只咬壞蛋。”

孫傲雲得意一笑,彷彿是找到了戰友一般。

誰知,呂珂目光在兩人的身上游走了一圈,嬌聲道:“小珂知道,剛纔姐姐和哥哥其實是打情罵俏。所以,姐姐只會咬哥哥,而哥哥也只會讓姐姐咬。”

“啥玩意?!打情罵俏?……”

兩人都是一愣,難道說現在的小孩子都那麼的早熟了嗎?連這個都懂了。

而且,那最後的一句,‘姐姐只會咬哥哥,哥哥也只會讓姐姐咬……’這句雖然沒有多大歧義的話,可還是讓林慶浮想聯翩。

咬……怎麼咬呢?

“去死了,你個齷齪男!”

孫傲雲俏臉微紅,一見林慶神色不對,就知道他肯定又想到了什麼少兒不宜的地方去了。想也不想的直接飛起一腳踢向林慶。

見狀,林慶身軀一扭將這一腳躲開,只是嘴角的那絲笑意越發的猥瑣起來。

一路上,再有了呂珂這個可愛的小傢伙,氣氛很是融洽。只是在到了門口的時候,卻發現兩輛警車停在了門口。

“咦,怎麼會有警車?”

孫傲雲停下腳步,修眉微蹙,同時疑惑的看向正蹦蹦跳跳的呂珂,難道說呂珂的事情已經被這些人知道了?

林慶也是一愣,心底隱隱感到一絲不妙,問道:“大小姐,不會是你招惹了什麼麻煩吧?咱們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這才兩個小時不到的時間,竟然就有警察來?”

孫傲雲思索道:“不可能啊,我這段時間可是老老實實的。算了,咱們就別在這猜了,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林慶點了點頭,“嗯,說的是。”

待林慶、孫傲雲兩人到大門口的時候,數名身着制服的警察連忙圍了上來。其中一名年齡稍大,國字臉的男警察看向林慶問道:“請問你是林慶林先生嗎?我們是市公安局的人。”

“嗯,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林慶眉頭微皺,更加想不通警察爲什麼會找自己。

“不好意思,你被捕了。希望你不要反抗,與我們警方配合。”

聞言,國字臉男警察向旁邊的兩名警察使了個眼色,兩人見狀一左一右的將林慶夾在中間,其中一名還拿出了一副手銬。

“等等,爲什麼抓我?我好像並沒有做什麼事情吧。”

國字臉男警察沉聲道:“有人報案,說你上午的時候蓄意傷人,而且還是入室行兇,並致使十幾人受重傷。現在那些人還在醫院躺着,現在請你配合我們,只要事情有個滿意的解決方案,相信你很快就沒事了。”

“上午?”

林慶頓時明白過來,沒有想到雲虎幫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反倒是自己沒有想到這一點。當下深吸一口氣,沉聲道:“笑話,你們說是什麼就是什麼?有證據嗎?沒有證據的話,我絕對不會跟你們走。”

孫傲雲眉頭微皺,似是也想到了事情出自哪裏。

國字臉男警察似乎也沒有想到林慶會有這麼一問,想到臨來的時候上邊的人交代,這次來抓的可是一個非常能打的傢伙。至於那些證據,自然是沒有的。

若非說有,那就是醫院躺的那些傷者。不過國字臉警察卻也不太相信,消息上說總共是兩個人,可是兩個人就能夠把堂堂雲虎幫幾百人打的落花流水?別說他不信,就是他上頭的人也同樣不信。

不過就算這些他都不信,可他卻相信那一筆不錯的額外獎金。

因此,這對他來說,一切的理由就是那些人想借**的手來教訓一下他們看不慣的人。

“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國字臉男警察臉色一沉,忽地向後退了一大步,沉聲喝道。話落,另外的警察也都紛紛的圍了上來。想了想,又道:“只要證明事情真的與你無關,我們會盡快放了你。”

孫傲雲卻是一動不動,只是將呂珂拉向自己。而呂珂哪裏見過這個陣仗?小手抱住孫傲雲的大腿,瞪着一雙大眼睛看向林慶。

林慶悄然將雙手緊握,知道自己只要一動手,那就會落一個‘襲警’的罪名。到時候,這上午的事情不會算什麼,可是襲警的罪名那就是可大可小了。

“好,我跟你們走,”

林慶朗聲道,忽地冷笑一聲,“夜路走多了,終會遇見鬼,有些昧良心的事情還是少做一點爲好。”同時壓低聲音想孫傲雲道:“幫我聯繫上樑餘飛,他知道該怎麼做。”

孫傲雲點了點頭,拉着呂珂退到了一旁。

呂珂不解的問道:“姐姐,他們要帶大哥哥去哪裏啊?”

孫傲雲搖頭道:“沒事,只是有事情出去一趟而已,很快就會回來的。”

見林慶答應配合,國字臉男警察神色一鬆,向站在林慶旁邊拿着手銬的警察使了個眼色。

見狀,拿着手銬的警察抓起林慶的手腕,就準備將林慶銬住。

“哼!”

林慶手臂一震,將對方震開,精神威壓悄然將衆人覆蓋其中,冷聲道:“別太過分了,我現在只是去配合你們調查而已,好像還用不着戴手銬吧?”

感受着那來自靈魂的壓力,所有的警察都是心底一凜,一絲莫名的恐懼悄然佔據了心頭,國字臉男警察更是臉色一變,連忙點頭道:“可以,可以。”

待林慶坐進警車內,國字臉男警察這才發現,在那一瞬間,自己的後背竟然已經被汗水溼透了。 這是一處單間,面積僅僅只有一平米左右,確切的說,只夠一個人站在其中,轉個身都會稍顯困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