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那波紋之上竟是有著龍吟呼嘯獅吼的聲音,帶著彌天之威,猶如巨型炮彈一般在青陽的面前猛的爆開!

咚!

在所有人震驚的眼神中,一隻兇猛威武的狂獅踏紋而出,帶著滔天的氣勢,其後更是有著龍虎齊飛,龐大的威壓將所有人都是生生震懾住了。

如今的青陽,竟是能使得狂獅龍虎化形而出,這便是憤怒的力量!

砰砰砰!

聲波瞬間便是彈了出去,一剎那間,所有人沖向前的紫雲弟子在這一刻彷彿落葉般被生生彈開,摧枯拉朽,沒有絲毫餘地。

龍虎聲響,狂獅怒吼,聲起鬼神驚!

一道道鮮艷的血液從他們的口耳鼻眼暴涌而出,那聲波的力量,恐怖如斯!

一時之間,青陽的前路,沒有一個人是站著的。

哀嚎遍野。(未完待續。。)

ps:對不起,這一更晚了。今晚去開例會,沒辦法。請大家海涵。 「你!」此刻,司馬長老已經是震驚地徹底說不出話來,那種音波連得他都是被震得兩耳發矇,更別說那些實力不足的紫雲弟子,他們就像被暴風雨掀翻的海浪一般,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我說了,你們擋不住我的!」青陽語氣強硬,那精芒閃爍的目光里有著無可匹敵的自信。

顯然,這獅空龍虎咆所帶來的效果,是非常可觀的。當然,為了擁有這般威力,青陽可是付出了不少,至少他本人已經被這一招給折磨了好多次了。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鬼神驚的咆哮,令得所有弟子此刻渾身顫抖,他們連站起來的力氣和勇氣都沒了,乃至於那司馬長老此刻都是頹然跌倒在地,雙目中沒有一絲光彩。

「廢物!通通是廢物!」

忽然,一道震怒聲從氣和殿內傳出,帶著無盡寒意,讓人聞之生寒。

青陽聞言目光變得冷冽起來,同時那一雙猶如實質的目光電射入那氣和殿中。

「終於捨得出來了么?」青陽低聲呢喃,眼眸中有著無盡火焰燃燒著,那是憤怒的火焰。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輩此獠抓去並受盡傷害,青陽便是一股怒火碰碰的往上蹭,恨不得將裡面那人抽筋拔皮!

「紫天運,交出我父母來!否則今日我便讓這紫雲門雞犬不寧!」青陽含怒大吼,那聲勢里隱隱有著先前獅空龍虎咆的餘威,讓人聞之耳痛,一股害怕之意更是升騰而起。

那般聲音里彷彿有著震懾人心的力量,讓得所有人都是生生退開,此刻青陽的面前。一片坦途!

「哼!」

一道冷喝聲從氣和殿內緩緩傳出,帶著森冷的寒意。


「以為擊敗了僅僅下一品任境的司馬尚,就能在紫雲門內放肆了么?你還嫩著呢!」紫天運的身影終於是出現在氣和殿的門前。

只見他渾身紫金華衣,濃密如墨的頭髮束在身後,一身霸道凜冽的氣息瀰漫周圍,那一雙陰寒的雙目讓人見了膽顫,不怒自威。

青陽對於紫天運其實並不了解,無論實力還是人品。但沖他抓拿自己父母並處以極刑這樣的行為,就足夠青陽將之斬個稀巴爛了。

所以此番,青陽不會有何仁慈之心。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下一品任境?」突然聽到這個陌生的字眼,青陽也是不禁皺眉。


「哈哈哈!」

一道得意的狂笑聲忽然從紫天運的口裡傳出,彷彿在嘲笑青陽的無知。

「無知小兒!連任督境的細分都不曾了解,就敢衝上紫雲門來,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紫天運言語如刀鋒。讓得青陽心底十分不舒服。

不過,對於這任督境的分划。青陽倒也是真的不知道。劍老和嘟嘟也未曾跟他提過。而今看來,這任督境裡面恐怕大有懸殊啊。

見青陽冷著臉默然,以為青陽吃癟,紫天運桀桀一笑,旋即道:「嘿嘿,告訴你也無妨。任督境可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你以為擊敗了司馬尚。你就能打敗真正的任督境強者?別笑死人了!司馬尚的實力不過是下一品任境,是在任督境中墊底而已!」

青陽聞言眉頭皺的更深。

「任督境細分為上下三品,每一品之間的差距可謂是天差地別,就憑司馬尚這一品的實力。老夫一人可滅殺他千千萬萬遍而不費吹灰之力!」紫天運語出驚人,雙目中射出兩道寒芒徑直投在了青陽的身上。

青陽聞言一震,臉上閃過一絲陰沉之色。

「你這小子的成長速度簡直令人髮指,呵呵…不過老夫也不怕告訴你!老夫乃下二品,這等實力,足夠碾殺你了!」紫天運先是一笑,旋即語氣便是徹底冷了下來。

青陽閉上了眼睛,不想跟他廢話了。

他冷笑一聲,道:「能不能碾殺,憑實力說話吧。掌門的嘴皮子還真是耍得厲害啊,莫非是想要拖延什麼?」

咯噔!

彷彿被戳中了心事一般,紫天運面色一僵,旋即又是猙獰一笑,道:「桀桀,小小年紀城府倒是挺老辣的。沒錯!老夫為了給你準備一個大禮,需要一點時間罷了。很快,你便會知道了!」

「交出我父母。」青陽一開始就察覺到這紫天運似乎想拖延時間,但如今的他真的沒有退路了,即便是神來了,也得硬著頭上,所以青陽不打算再耗下去了。

「嘖嘖嘖。你的父母啊…不知道在神禁里享受得如何了,哈哈哈!」紫天運聞言癲狂一笑,臉上閃過瘋狂的神色。

青陽深感不妙,大喝道:「老匹夫!什麼是神禁!你對我父母做了什麼!」

「桀桀,別急!很快你也能享受這神禁了…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喲,在他們受刑的時候,還苦苦求饒,叫我放過你…你說我該不該放過你呢?」

紫天運忽然眼中寒光一閃,舔了舔嘴唇,道。

「你!你真的用刑了!混賬,我要宰了你!」青陽一怒,一劍揚起,一道白芒便是衝天而起,狠狠朝著紫天運轟去。

噗!

僅僅是伸出一手,那先前能劈開司馬長老的劍氣,此刻卻是猶如棉花一般沒有絲毫作用,下一瞬竟是被紫天運生生捏爆。

「桀桀! 妙手聖醫 …年輕人就是急性子。話又說回來,你的父母還真是不簡單啊,若非他們身上沒有絲毫王氣波動,我還真以為他們有修王師的底子呢,在五毒雷的轟劈下居然還不死,那意識還是那麼頑強。不過嘛…撐了一年多了,如今恐怕也快魂飛魄散了吧!哈哈!」那令人徹骨深寒的聲音緩緩傳開,青陽聞言眼睛徹底紅了起來!

居然用雷轟擊他的父母!青陽不知道那五毒雷是什麼!但是!此刻,青陽腦袋徹底轟鳴了,他要宰了眼前這人!

啊!

「混賬!」

青陽怒吼一聲,劍氣不要錢不要命一般的狂暴出去,一道又一道,沒有絲毫間歇,那些狂涌劍氣猶如怒龍般爆轟向紫天運。

咚咚咚!

天地在此刻彷彿震蕩了一般,被那劍氣攪得嗡嗡作響。

但是紫天運絲毫不懼,臉上笑意依舊是那麼冷冽。

只見他大手一揮,一道紫色的颶風揚起,將那來勢洶洶的劍氣盡數揚起,下一瞬那劍氣彷彿遇到了什麼不可抗力一般被生生絞碎!

「沒用了!我說了,任督境以上,每一品的差距是十分巨大的。眼下的你,只能乖乖認輸吧。放心,我會讓你跟你父母死在一起的,哈哈!」

紫天運喪心病狂的笑了起來,青陽怒視著他,但一時之間卻是沒有繼續攻擊,顯然這樣盲目的攻擊是沒有意義的。

「為何你要如此對我父母?就因為我殺了歐陽鋒么?」青陽忽然目光低下來,聲音低沉沙啞的問道。

「哦?」

「哈哈哈!沒錯!」紫天運的臉色忽然變得異常凌厲起來!

「我都說了,可憐天下父母心!」

「就因為你殺了鋒兒,就憑這一點,你跟你父母,一個都逃不了!」奇寒無比的聲音陡然響徹,紫天運的眼睛在此刻居然也是變紅了起來。(未完待續。。)

ps:哇靠!推薦和收藏居然漲了那麼多!道友們太給力了!繼續吧!!!刷起來! 「鋒兒?」青陽聞言心中一突,他似乎猜到了什麼,但卻又無法相信。

「哈哈哈!如今鋒兒已去,我將之公布了又如何!沒錯!歐陽鋒便是我紫天運的兒子!」短短几句話,卻是猶如驚雷般響徹所有人的耳邊。

嘩!

所有人在此刻都是目瞪口呆,連得青陽都是不例外,青陽怎麼都無法猜到,這兩人之間居然是這樣的關係。

「怎麼可能?你明明姓紫!」青陽驚聲疑道。

紫天運聞言卻是自嘲一笑,道:「呵呵,凡是意欲成為掌門的人,必須將其姓改為紫!當年為了這掌門之位,我拚命爭奪,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妻兒,使得他們流離失所。然而,這一切都是夢幻泡影。直到我真真正正的成為掌門后,我才發覺這所謂的掌門原來都只是一個虛名!」

頓了頓,紫天運聲音顫抖的繼續道:「而後,我發瘋似地尋找我那流離失所的妻兒。但那時我妻子已經遭人所害,離世而去。」

「所以!鋒兒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寄託,你居然將他殺了!你居然殺了!我要你死!」紫天運聲音猛的一厲,一道恐怖的氣息立即暴涌而出,使得青陽一時之間感到了一股窒息的壓抑感。

「不對!既然他是你的兒子,那為何不公諸於世,還藏頭藏尾?!」青陽皺了皺眉頭,一星紋體亮了起來,將那股威脅徹底壓制開去。

「哈哈哈!你道我不想公諸於世?但是鋒兒是我的私生子…他是我酒後與我師姐結合的結晶!這等醜聞,我堂堂一代紫雲掌門,怎可有這樣的醜聞!」紫天運歇斯底里,猙獰著神色道。

「私生子?!」青陽瞪大了眼睛,這還真是…錯綜複雜啊!

而所有人此刻也都是不敢置信的將目光投向了紫天運。唯一知道內情的司馬長老卻是面露痛苦之色,當年那位師姐也是他的師姐,更是他的愛人!而遭紫天運的毒手后,那位師姐誕下了歐陽鋒后便是自盡而去。這讓司馬長老十分痛苦,但這般怒火卻是無處可瀉,皆因為他是掌門!

「但即便是私生子!他也是我的骨肉!你居然敢殺了他!哈哈哈,那我就讓你父母陪葬,還要將你抽筋扒皮!死不超生!」紫天運的面容幾近變態,令得視之色變。

轟!

一道恐怖的氣息猛的炸開,旋即一雙紫色妖異的翅膀便是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緩緩從紫天運的背後伸展而開。那般巨大的程度,竟然與司馬長老的黑翼有過之而無不及!

紫色的翅翼上流轉著黑暗的光斑,一股高貴強大的力量便是從其上散逸開來,令得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這番實力和威壓。似乎比剛才司馬長老的還要恐怖!

「這是紫極天殺翼,今日老夫就破例為你動用一次它!天殺一出。必然血濺三尺!」紫天運嘴角泛起寒冷的弧度。冷冷道。

「哈哈哈!」

而在這時,青陽卻是狂笑一聲,猛的抬頭,目光如刀般刮視著那道緩緩升空的紫色身影。

「真是可笑之極!你的兒子就是兒子!別人的兒子就不是兒子么!別人的父母就不是父母么!你囚我父母,該死的是你!」青陽怒喝一聲,他不管紫天運有什麼理由。但是任何人敢傷及他的父母,那麼青陽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唰!

一道恐怖的劍氣衝天而起,青陽決定先發制人,不給紫天運啰嗦的機會了。

「哼!你父母與我的鋒兒來說。絲毫沒有比較的價值,死一千次都不可惜!」紫天運狠狠道,雙翼一震,一道空氣波便是將那劍意擋住。

青陽聞言臉色劇變,那猙獰的神色彷彿要將紫天運生生吃了一般!

「你這雜碎!」

轟!

「一重星耀閃!」

青陽持劍,狠狠咬牙,朝著天空中那道身影狠狠一劍猶如半月般斬了出去!

咻!

一道衝天的白光猶如玄月般倒沖而起,帶著強烈的劍意和不可阻擋的怒氣,彷彿洪水猛獸般要將紫天運你高高在上的身影生生撕裂!

星雲劍法第一重,星耀閃!

所有人的眼球在這一瞬間都感到刺目的暈眩,那是一種從星河裡湧出的光線一般,讓人不自覺閉上了眼睛。

而紫天運見狀卻是眼神一凝,這種劍法,居然這麼高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