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辰周身原本凝固起來的空間,在這一刻如同敲碎了的晶體一般,寸寸碎裂開來。一隻灰黑色的拳頭,隱約間從他頭頂破碎了的虛空中砸了出來。

“殺意成形!”擡頭,看着半空中轟然砸落的灰黑色拳頭,方辰眼角一跳。

這拳頭,並不是什麼實質東西,而是由那磅礴的殺意帶動天地之力凝聚而成的產物,蘊含着一絲這道尊境強者生前意念的強大一擊。

雖說並不是實質東西,而且也並非道尊境強者親自出手,但這一擊,在剛剛吐露的剎那,方辰就知道,絕對不容小視,即便如今的他得到了雷麒麟的大部分力量,短暫的達到了巔峯,但此時,仍是不容疏忽大意。

左腳向前沉沉的踏出半步,方辰身子微躬,旋即,擡手,舉拳,一拳向着半空中垂直轟落下來的灰黑色拳頭轟去。

“大破滅雷龍拳!”

一聲長嘯,驚動四方。

耀眼的紫色光芒,從方辰體內爆射而出,將他整個人在這瞬間都映染成一個紫色的光團。紫色光團之中,有陣陣龍嘯聲傳蕩而出,驚天動地,一道巨大的虛影,從方辰身後的虛空漸漸閃現出來。

這是一條近百丈丈大小,通體皆爲紫色,宛若紫水晶雕刻而成的巨龍。龍身上,有刺眼的雷芒閃爍,流淌,一塊塊紫色的鱗甲,宛若盾牌,在電芒閃爍而過的瞬間,映射出着令人刺目的光芒。

百丈巨龍盤旋身後,一種似能遮天蔽日的宏偉之感,驀然從方辰那看似並不龐大的身軀中散發出來,令人心折。

“吼!”

在方辰長嘯舉拳揮出的同時,這紫色巨龍也是仰天長吼一聲,旋即,那近百丈大小的身軀驀然一動,隨着方辰揮拳的方向,也就是灰黑色拳頭衝撞而去。

轟隆!

黑灰色的拳頭,與方辰一拳轟出的百丈大小的紫色雷龍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天與地,在這一刻似乎發生了重大的碰撞,時間,在這一刻似乎都靜止了。轟鳴聲因爲太多巨大,反倒是在第一瞬間,顯得頗爲安靜。

不過緊接着。

轟隆隆!

似末日來臨一般,驚天的響聲徹徹底底的咆哮開來。半空中,陰沉的灰黑色與耀眼的紫色,兩種截然相反的顏色,一時間如同天地間最爲燦爛的煙火一般,徹底綻放開來。

而後。

嘩啦啦。

原本四周就已經破碎開來的空間,在這一刻更是不堪重負,直接被撕得粉劑,大片毀滅性的力量,被虛無所吞噬,四周那濛濛的迷霧,在這一刻也被大量蒸發了開來。

一拳轟爆這殺意與道尊境強者生前的一絲意志形成的拳勢,方辰心神剛剛放鬆了一下,就在此時。

呼……

一股詭異的罡風,忽然從破碎的虛空中席捲而出。

原本就存在四周的時間錯亂之力,在這一刻爆涌開來,化爲一股無形的風暴,直接將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方辰生生吞噬。 狂暴且紊亂的時空錯亂之力,忽然從破碎的虛空中席捲而出,化爲驚天的風暴,將一旁的方辰給剎那間籠罩,生生吞噬。

黑暗的虛握中。

一陣頭昏腦眩之後,方辰意識猛的迴歸,漆黑的眼眸中,驟然閃過一抹警惕之色。只是隨後,他那俊秀的臉龐上,便浮現出了一抹驚疑之色。

WWW⊙ttκǎ n⊙c○

之前的時間錯亂之力,來得快過突然,而且也太過強大了,即便是他得到了雷麒麟的部分力量,此時的實力非比尋常,但也沒有過多的抵擋之力,直接被當頭籠罩,隨後,整個人便被那錯亂的時空之力給傳送到了這裏。

“這裏是哪裏?”面帶疑惑中,方辰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的,眼中的疑惑之色越來越濃郁了。

這四周,根本就是一片漆黑的虛無,空氣中,就連天地靈氣都絲毫沒有,四周沒有人,也沒有多餘的一物,甚至連最爲常見的雜草碎石等等小東西都不存在,令人沉悶的昏黑色,是這裏唯一的色彩。一股壓抑而寂靜的氣息,無形籠罩。

“殺殺殺……!”

忽然間,有喊殺聲從虛無之中傳遞出來,每一個殺字響起,那虛無之中滲透出來的殺意便濃郁一分,強大一分,等第九個殺字落下的時候,方辰眼中精芒一閃!

殺氣越來濃郁,越來越兇猛,若是尋常武者,哪怕是洞天境的存在,此時都要心煩意亂,疲於抵擋,但方辰不同,對於殺氣歷來頗爲親近的他,這等層次的殺氣雖然強大狂暴,但是想要影響他,撼動他的心神,卻還是差了不少。

而且更爲重要的是,在細細觀察中,方辰從那越來越猛烈的殺氣之中看到了星辰墜落,看到了時光逆流。原本只有單調的昏黑色的這片虛空,在此時,在方辰眼中,赫然如同星空般璀璨起來。

四周,那從虛無之中滲透出來的殺氣,早已不是普通的殺氣,這些兇猛狂暴的殺氣之中,蘊含着武道的無上奧妙。

原本還因爲突然被錯亂的時空之力席捲,來到這片連天地靈氣都不存在的虛無之地還頗爲苦惱,想要儘快離去的方辰,此時卻是沒有了一絲離去的想法。

雖說沒有天地靈氣,難以長時間駐留,而且隨着殺氣的越來越濃郁,這裏的危險程度,也在不斷提高。但是除了這些之外,那殺氣之中蘊含着的武道奧義,卻是彌足珍貴的東西。

這種珍貴程度,足以令道尊境以下的武者爲之瘋狂!而且這些東西,對於即便是得到過一部分涅槃境強者記憶的方辰,都有着莫大的作用。

這是一種感悟,是一種另類的傳承!


目光掃過着片未知的虛無之地,方辰眼中一亮,他心中隱約間,有了一個猜測。

血色大山內,蘊含着一個道尊境強者的傳承,而這裏,恐怕就是這傳承之中的一部分!

搖了搖頭,方辰拋開無謂的猜測和疑惑,既然有這種好地方,如今就算是趕他走,他都不會走了。頂着殺氣,他繼續前進,道尊境強者的墓地可遇不可求,哪怕是得不到其真正的傳承,如今這些蘊含着天地奧義的神妙東西,也是難得的好東西,是一場不小的造化。這比一頭悶着閉關,苦修數年時間都有用。而且這還是方辰苦修數年,換做別人,極有可能一輩子的苦修,都比不上如今短暫的參悟。畢竟,這是道尊境強者留下來的武道奧義,承載着其不少的心血。

啵!啵!

忽然,方辰前方的空間崩潰了,一團又一團的混沌氣流誕生,宇宙本來便是混沌演化出來的,此時這強橫的殺氣,似乎連宇宙都要崩壞掉。

當然,這裏的宇宙,並非是真正天地之間的宇宙,而是由四方殺氣從無至有幻化出來的宇宙。不過即便如此,這殺氣的威能,都足以讓人心驚。

“好大的氣魄,竟然要以己身修煉出來的殺氣,崩天滅地,連宇宙都難以將其束縛。”

方辰喃喃自語,眼中閃過着明滅不定的光芒。

他從這殺氣之中,感受到了那不知名的道尊境強者的氣魄。

武道一途,艱險萬分,而每一個能夠達到巔峯的存在,無一不是具有大氣魄之人,大毅力,大宏願之人,缺一不可。


所謂人定勝天,武道,說到底,其實就是唯己而已,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又何談武道。

兩世之身,再加上得到了一部分涅槃境強者的記憶,方辰可以說在武道一途上,積累已經破位雄厚了。但積累畢竟是積累,在宏願這一方面,他卻是缺少了許多,也缺少了這種雖千萬人,吾獨往的氣概。

缺少了這些,雖說在武道一途上的開始,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也看不太出來,但是隨着方辰自身修爲的提高,這些原本並不起眼的東西,就會越來越明顯,甚至是最終成爲他難以攀登武道巔峯的障礙。

當然,這僅僅是如果。

如今,在這未知的道尊境強者生前的大氣概的影響之下,方辰已經警覺過來了,意識到了自己隱晦的存在着的缺陷了。

“武道之極,雖說可以上蒼穹,入幽冥,一念風雷起,一嘯星辰落。但若是連自己的親人都保護不了,又何談其它!”方辰輕聲自語,說話間,他那原本帶着略微瀰漫的漆黑的眼眸中,精光越來越亮,連帶着,他內心的念頭也是越來越凝固。

大逍遙,大自在,這對於此時的方辰來說還太過虛無縹緲,如今對於他來說最爲重要的,是保護方家能夠平安的度過前世之中的滅門危機,而後再將母親尋回來,之後做到了這些,他自身的念頭才能通達,才能追求更高的境界,追尋無上武道的腳步。

這便是方辰的宏願!

在方辰許下宏願的同時,那一團向着他衝來的混沌氣流,終於將其籠罩。並不是方辰不想避開,只是那混沌氣流,超越了時空,不存在閃避的可能,除非此時的方辰境界上真正達到了道尊境,可以比擬這血色大山的主人,不然根本就是無解。

不過經歷了之間的忽然席捲到的時間錯亂之地,如今,方辰心中已經平靜了許多。

他靜靜的感受着臨體的混沌之氣,旋即,一抹笑容,漸漸於嘴角處綻放開來。

與方辰想象中的一樣,這些看似強大無比的混沌之氣,在臨身之後,並沒有將其湮滅,而是令方辰從那片虛無之地,進入到了另一片地方。

與之前沒有一物,只有沉寂的昏黑色之地不同,如今這片地方,倒像是一片浩瀚的星海。一個白衣白髮甚至連眼睛都是一片白色的中年人,靜靜的站立在這片星海的最中心處。

“鎮世殺拳,是由衆多強大的拳法融合而成,最終創造出來的一門無上絕學。鎮世殺拳,飄渺無形,有形到無形,只在一念之間,整套拳法,一共只有三拳。三拳出,敵若不亡,則自身滅亡!”

隆隆的話語聲,如同梵唱一般,在這星海中響徹。那一身皆白,似乎如同雕塑一般一動不動的中年人,忽然身形一轉,那略顯詭異的白色眼眸,直直的向着方辰看來。

“接招!”

他大喝一聲,身未動,一拳已經打向方辰,似乎在用自己的氣勢發招。

什麼是有形?

什麼是無形?

表面意思誰都理解,但是深層次的意思,能理解的卻是沒有幾個。

在方辰看來,有形就是有跡可循,一起誒都要根據規矩來,無形則是超脫規矩,但認真來說,有形和無形,並沒有明確的界限,存在一心而已。所以,這鎮世殺拳,應該便是心的力量。

與尋常的氣勁不同,心之力,是許多武者所不曾接觸過的,相比於前者,略顯詭異,而且威能莫測。不過雖說心之力用的較少,甚至許多武者一生都不曾接觸到。但是在高階武者之中,這心之力,卻是一種極爲強大的力量,而且應對起來也詭異萬分。即便是方辰,如果不是得到過涅槃境強者的一部分力量,對於這心之力,都會感到極爲陌生。

與中年人一樣,方辰身不動,開始反擊,一股無形的氣息,從他體內開始散發出來。如果仔細感受就會發現,這從方辰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與那中年人身上的,竟然極爲相似。

這同樣是心之力!

方辰身不動,開始用心之力反擊,心中所想,在這裏即會變成現實,在外界,方辰絕對不敢這麼做,因爲這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眼下,在這中年人制造的這片特殊區域之中,卻是讓這不可能,暫時化爲了可能。

轟轟轟……

沒有任何跡象的,兩人之間產生了無數大爆炸,無形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這片特殊的空間之中,沒有時間概念。

兩人戰鬥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爆炸聲漸漸緩了下來。


“孺子可教也,你的悟性,資質,心智,都是上上之選,過關。”

中年人停下身,第二次看向方辰,那淡漠的眼中,罕見的出現了一抹笑意。 “孺子可教也,你的悟性,資質,心智,都是上上之選,過關。”

中年人停下身,第二次看向方辰,那淡漠的目光中,罕見的出現了一抹笑意。

他身形閃開,在他原本的位置,出現了一扇大門。

“去吧,再接下剩餘的兩拳,此處傳承,就是你的了。”

臉上的笑容收斂,中年人再次開口。不過這次的開口,卻是石破天驚,令一旁原本喜形於色的方辰,也驟然一愣。

“原來這就是傳承!”他恍然大悟,想起之前的猜測,臉上的驚異之色頓時化爲了狂喜。

道尊境強者的傳承,這即便是對於他來講,都是極爲珍貴的東西,絕對不亞於一場造化。況且,方辰又如何看不出來,此處這處傳承的主人,遠非尋常的道尊境強者所可以比擬的。不管是那錯亂的時空之力,還是令人心生駭然的驚天殺氣,以及最後氣吞山河,拳破星空的鎮世殺拳。

雖然已經隕落了,如今默默無聞的埋葬於黃土之中,但方辰相信,此人生前必然是一代天驕,威名赫赫,在道尊境這一層次之中,也是極爲強大的存在。

這種存在的傳承,比之尋常的道尊境強者的傳承,又不知道珍貴了多少倍。而且傳承可不是如同方辰之前用祕法竊取到涅槃境強者一部分記憶那麼粗淺。一旦得到,這對於他日後的武道一途的好處,將是不言而喻的。

而已以此來論誰得到此處傳承的話,那麼他方辰,即便是在陳楚二人之後到來的,時間上落後了不少,但也並非沒有機會。畢竟,三式鎮世殺拳的第一拳,就如此詭異莫測,用到了心之力,後面的兩拳,想要應付,想要領悟,其難度,可以想象。

即便是洞天境的強者,沒有超絕的資質,沒有非凡的感悟力,都是不可能成功的。畢竟,這考驗的並非是一個人的實力,而是資質,悟性這些方面。

這般想着,方辰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郁,原本他還有些擔憂因爲一開始的落後,此時的陳楚二人,或許早已進入了此地深處,想要阻攔,難度極高,但是現在嘛……

“多謝教導。”

壓下心中的狂喜,方辰躬身,向着中年人行了一禮。隨後,他沒有絲毫遲疑,邁開腳步,向着不遠處的那道聳立在半空中的大門走去。

在即將一步邁入門中的時候,他忽然停下了腳步,轉而,扭過頭,向着那不遠處的中年人開口問道:“此地可曾還有人進來?”

“嗯?”方辰話語聲落下,那中年人挑了挑眉,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之色。不過旋即,他點頭,說道:“除你之外,確實還有一人正在接受鎮世殺拳的考驗。那人如今已經在進行第二拳的考驗了。”

聞言,方辰心中微微一驚。

雖然不知道此人是陳姓之人,還是赤明宗的楚姓之人,但不管是誰,竟然已經領先他一步,開始了第二拳的考驗,這對於剛剛喜笑顏開的方辰來說,無疑是一盆涼水,驀然從頭頂澆下。

“怎麼可能?”震驚之後,方辰疑惑,雖說陳楚二人都極爲不凡,是金澄和赤明兩宗的長老,實打實的洞天境修爲,而非他這般暫時靠着外力強行攀登上來的。但不管怎麼樣,那第一拳的心之力量,絕對不是那麼好破的,也不是那麼好領悟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