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對方的時候,臉上不由的劃過了一滴冷汗,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對方能夠知道我的公司在什麼地方,並且對方的速度要明顯比我快很多,我心裏面想着這些事情,就開始和對方那邊走了過去,臉上掛着一副職業化的微笑。

那個男人在看到我這個樣子的時候,不由的笑了一下,我覺得對方的笑容裏面好像在包含着一些什麼東西一樣,於是就愣了起來。

因爲我總感覺到對方的笑容,好像我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雖然不太確定,不過我總覺得這個笑容在我腦海裏面特別的熟悉,好像是我原來經常看到的一些東西。

“看樣子你是真的忘了我了,沒想到我記得你這麼多年還幫你保守了這麼多年的祕密,竟然會這麼樣對我。”

那個人看着我4號想不起來他的時候,一臉傷心的對着我說道,我聽到對方的語氣,總感覺我們原來肯定是認識的,並且兩個人關係特別的好,要不然的話這個跟紳士一樣彬彬有禮的男人是絕對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的。

因爲這些話在國外都屬於禁忌的話語,如果隨隨便便對着一個女性說的話,那就是說明這個人喜歡上了這個女性,或者說是這個男人就是一個流氓。

我心裏沒想這些事情,表面上也沒有露出不開心的表情了,畢竟對方表現的對我越熟悉,我如果隨隨便便做出一些動作的話,指不定會贏得對方懷疑的。

可是還沒有等着我的笑臉重新擺出來的時候,我就看到對方笑道:“沒想到過去了這麼多年了,秋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我真的想象不到,齊恆那個傢伙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改變了你。”

我聽到對方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面的幾年就開始大震了起來,畢竟一開始的時候我跟齊恆之間的關係就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隨隨便便不知道的,要不是我們這個市中心的話,其他的地方的人是絕不可能受到我們之間的消息。

當初因爲想要做一些假,所以我們就只在市中心舉行了這場婚禮,並且沒有對外面大肆的報道,所以說這個人不僅知道,我還知道我們這裏的消息的人,肯定是跟我們有着特別親密的關係。

我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人,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便想給齊恆打個電話問一下,不過這個時候那個男人看了我一眼之後就笑着把我的手機搶了過去。

“咱們都這麼多年沒見了,你都不好好的跟我嘮嘮嗑,或者說點別的什麼的,一心一意的就想着你那個所謂的男朋友啊?”

那個男人一臉得瑟的看着我,如果不是對方手裏面拿着我的手機的話,我決對撂下包就開始走人了。

我看着對方的樣子, 嬌妻,快來懷裡生個娃

不過這男人好像對於我的發脾氣很享受一樣,令我不由得想起來了,一開始我跟齊恆在一起的時候,對方也一直在包容着我,只不過過了這段時間之後,我們兩個之間的距離就開始慢慢的變遠了。

我也不知道對方爲什麼會突然做出了這種選擇,反正這個時候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與其就這樣跟對方之間不明不白的繼續在這裏站着的話,我還不如直接找一個地方,請對方吃點東西,順便好好的談一談爲什麼?

那個男人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想法,於是沒有反抗,就開始跟着我離開了,我看着他這個樣子的時候,總感覺我們兩個一開始肯定是認識,要不然的話,我心裏不可能一直冒出來的這種感覺。

但是既然我們兩個認識的話,我爲什麼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呢?我心裏沒想到這個問題,便函臉看了一下對方的側臉,想要從記憶裏面找一下,有沒有跟這個臉型一樣的人。

結果在我盯着對方看了許久之後,我都沒有想起來,我原來認識這麼一個人,不過這個時候這個男人好像是發現了,我在看他一樣,臉上竟然掛出了明媚的笑容。

“秋秋,你這樣子看着我,我還以爲你是喜歡上我了。”那個男人帶着一臉得意的笑。

我雖然不想跟他說任何話,不過在這個時候我要是暫不跟對方說一些事情的話,我就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要怎麼做了,因爲我如果不繼續問的話,那個男人是絕對不可能告訴我當時發生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隨隨便便的就跟對方打一個招呼的話,那麼我可能給對方的印象就變成了很輕浮的人,我心裏一直在糾結這些事情,也就沒有注意對方,一直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終於在走到了一家還不錯的咖啡廳之後,我看着對方笑着道:“他家的味道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很不錯的,要是喜歡的話倒是可以嘗一下。”

我藉着對方給我們上甜點的時候,便開始說一些話,想要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後把話題慢慢的扯到那件事情上面。

不過這個男人好像是知道我心裏在想些什麼一樣,反而看了我一眼之後便低下頭,繼續對着盤子裏面的甜點作鬥爭。

我看着對方的樣子,有心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問一下地方,不過在這個時候,我倒是覺得沒有必要再繼續問下去了。

反正在這個時候我也沒有辦法把這裏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跟對方問清楚,不過既然這個人對我們有敵意的話,那麼說明我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好辦了。

因爲我現在的敵人就已經夠多了,我實在是不想在宿舍裏面的,有一些人對着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敵意了。

那個男人好像是知道我心裏面在想什麼一樣,於是對着我笑了笑道:“秋秋,你放心,我是絕對不可能這樣對你的那些人當初是怎麼對你的,我以後就會怎麼樣報復他們,你原來受過這些苦難,我一定會……”

這個男人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我就直接捂住了對方的嘴巴,畢竟他說的這句話越來越不靠譜了,我甚至感覺這個男人是一個精神病。

在看到我的眼神的時候,對方不由的苦笑了一下,也沒有去跟我解釋一些什麼,反正我現在就已經認定了,對方一定是一個精神病患者,要不然的話就憑藉對方向的能力,哪能達到齊恆呢?

要知道齊恆在我們這裏的權力可是隻手遮天的,就像他這麼一個人,隨隨便便叫囂着這些事情的話,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被齊恆那邊的人給聽見,然後給帶回去了。


我看着對方的樣子,不由的覺得好笑的搖了搖頭,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突發奇想的,把這個人帶回來,不過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倒是覺得,如果有這麼一個開心果在身邊的話,幫還是不錯的。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便笑了一下,對他說道:“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能不能先告訴我你的名字,然後告訴我你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那個人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後,對着我說道:“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是沐風啊,當初要不是你把我從家裏面救出來的話,我現在應該還在家裏面繼續被他們奴役着呢!”

那個人在說起了自己的身世的時候,臉上就掛着那分不清的表情,我看着的時候總感覺對方像一個小猴子一樣,特別的可愛,然後順手就抓了一串兒香蕉給對方扔了過去。

沒想到這個男人在看到這些香蕉的時候,竟然愣了一下,然後眼睛裏面開始閃了淚珠,我不知道對方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的,剛剛想要安慰對方的時候,便發現他擦了擦眼淚。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記得的,當初那件事情就是你扔給了我一串香蕉,我沒想到現在你還會給我這麼一個東西……”

那個人家看着我給他的香蕉的時候,臉上不由的就開始哭了起來,我看到對方的樣子,第一次感覺到了無奈,明明只是一串香蕉而已,對方好像生離死別的樣子。

不過我也不能讓他一直哭下去,否則的話,這裏的人就幹說我在涉嫌一些什麼案件,或者是把我當成一些花心的女人了。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看到對方的時候,臉上不由的都帶過了一抹黑線,我已經看出來了,自己面前這個人,雖然一直在哭,不過眼淚卻沒有落下幾滴,那就說明對方是在假冒的。

但是這個人爲什麼要不顧及自己形象的人把這些事情壓在我身上了,我心裏面也不知道爲什麼,不過在看到旁邊那些人譴責的眼神的時候,我纔不情不願的過去哄起來了對方。

“你要是不哭的話,我就帶你回家。”

我在哄了對方半天之後都沒有什麼效果,如果對方在聽到我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讓我想到天上的星星一樣。

我看着對方的這個樣子,不由的笑了一下,其實這個人還挺好哄的,我看着她的樣子的時候,心裏就知道這個人是害怕我拋棄他,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不過現在看來對方對於我來說真的沒有一點的敵意。

我甚至可以比相信齊恆要更相信對方,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笑了一下,畢竟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可以對這麼剛剛見面還沒有一會兒的人,放下所有的戒備心。

“你說的,如果我好好聽話的話,你就會帶着我離開這裏!”那個人在聽到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急忙的擡起了頭,就算我跟他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我便聽到了身邊傳來了一道冷哼的聲音。

“何秋一段時間沒見,你竟然膽子大到想要去這裏包養小白臉了,對吧?”

齊恆看着我的時候,臉色不由的開始發黑了起來,其實這個時候我也知道自己對不起對方,不過我也不願意隨隨便便的就把這個人扔到這裏。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 替身娘子傾天下

這個我不說,並不代表我不會猜,所以我一直在腦補裏面發生的劇情,不過我總感覺齊恆跟這個人之間好像有一些什麼祕密。

而且他們兩個之間的這個祕密肯定是跟我有關係的,雖然我不願意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不過現在看起來,如果這件事情再不弄清楚的話,我肯定會開始東想西想的。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的看到齊恆娘,也發現對方絲毫沒有興趣,想到跟我說下去的時候,我便又看向了這個男人,對方也只是朝着旁邊看了看之後並沒有回答我的這些疑問,我看到這裏的時候更加堅定了,他們兩個肯定是有一些關於我的事情在瞞着我。

這世界上只要我想知道的東西還沒有我不能知道的呢,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的倔脾氣又開始上來了,如果他們兩個人不告訴我的話,那麼我就一直追着他們兩個,讓他們兩個車下去,如果一次不行的話就兩次,兩次不行的話就三次,一直到這個樣子下去的時候,齊恆最終還是勉強的答應我,告訴我一點點往事。

雖然只是一點點,不過當時從齊恆嘴裏面說出來的話,我心裏面就覺得會有一些的可信度,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的笑了起來。

畢竟這些事情是跟我有關的,所以我也急忙的想要知道這裏面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如果說當初那些事情真的是我犯下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爲自己做過的錯誤來抵罪的。

這就跟我當初一直認爲何璐是錯誤的一樣,不過現在看起來那些事情好像的確是我想錯了,沒想到何璐也是一個可憐的人。

不過現在並不是想和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現在主要想知道的是我跟他們兩個之間究竟有一些什麼關係,如果說他們兩個說的那些事情我根本接受不了,怎麼辦?

因爲我不確定自己原來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記憶就是那一塊,在小的時候我還以爲這只是正常情況,不過等着長大了之後,我一直想把那些記憶找回來卻一直沒有方法。

並且何家的人也一直在阻攔着我,久而久之,我也就沒有想着再去找那個記憶了,反正那個記憶對於現在的我也沒有什麼用了。

現在我們這兩個人突然叫起來這個的時候,我心裏面甚至還有一絲激動,如果當初的我是一個特別善良的人,會怎麼辦呢。

“你就別想了,這件事情我能告訴你的,一定會告訴你,但是如果你在知道了一些情況的話,認爲接受不了你會怎麼辦?”

齊恆在和打算告訴我的時候又閉了兩下嘴之後,纔對着我說了這麼一段話,我感覺對方的心裏面好像是有一些什麼事情,不願意告訴我,如果這樣的話,我還不如自己接受自己的命運。

“你說把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我最受不了的,反正當初那件事情我也接受過,也做過……”

我最終還是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並在這個時候,如果再繼續跟對方嬌氣下去的話,我們就真的沒有別的時間了。

按照齊恆跟何璐約定的時間的話,現在應該還有十五分鐘就要到達目的地,而我面前的這個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開始慢慢的離開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就又有了一種被人給忽視的感覺。

我不知道爲什麼,心裏面就開始莫名其妙的涌上了一股的寒意,難道這些人就這麼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多呆一段時間吧,我明明是很想要離他們近一點。

西行擔憂的看了我一眼之後,最終簡單的跟我說了一下當初發生的事情,也就離開了他甚至沒有告訴我對方的名字。

一開始的時候我並不想想到這一層的,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面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出現一些什麼事情,所以對於齊恆對我說的那些事情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是什麼對方是在說謊話。

邪月彎刀 ,而且不願意讓我觸碰。

我雖然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會這個樣子對我,不過這種被人忽視的感覺,還是讓我心裏面特別的不爽,我現在迫切的想知道他們到底在隱藏着一些什麼東西。 我越想越覺得這裏的這件事情肯定有問題,如果被他們兩個繼續這樣弄下去的話,很可能到最後,我連繼成何家財產的機會都沒有了。

一想到我辛辛苦苦這麼長時間的東西,全部要給了何璐的話,我心裏其實是有着非常的不願意的感覺的。

但是一想到齊恆他們看着我那種殷勤的眼神的時候,我又不忍心拒絕他們跟我說的每一項要求所以現在變成了一切都是因爲我的事情。

我心裏面想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雖然很想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有着一些什麼矛盾,但是現在對於我來說還是好好的,先把自己的事情弄清楚比較好。

我手機上已經收到了,原來的那些人給我發條短信他們統一都跟我說的事,如果我再不出面解決的話,到時候我的所有財產都將被凍結。

我從來沒有幹過那種欠錢或者是別的事情,並且信譽度一直也都是保持着的,所以一般來說,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唯一可能就是何浩然在那邊給我弄了什麼東西。

“你好,我是何秋,想要問一下……”還沒有等着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對方已經把電話掛掉了,這已經是我今天不知道第幾次被這些銀行掛掉電話。

我原來掌控何家的時候,這些人看到我的時候都是畢恭畢敬的,沒想到到現在真的是牆倒猢猻散。

“你現在還沒有明白這件事情吧,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到時候不光是你,就算是何家都沒有辦法繼續生存下去了!”齊恆找到何秋的時候,對方正在酒吧裏買醉。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意義上面的何秋,在齊恆的心目中,何秋哪怕是被人從後面捅了一刀也能優雅的站起來,繼續看着對方怎麼樣露出醜態的人。

但是現在在齊恆眼裏面那個無所不能的人,在鎮江酒吧裏面跟一些普通的人一樣買醉,這是齊恆第一次看到對方露出這個樣子的時候。

“你現在開心了吧,我沒有了自己家,沒有了自己的朋友,我甚至連自己的事業都沒有了,你現在你想要的東西全部都達到了吧……”

我看到齊恆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就衝着對方喊道,畢竟在我心裏,我現在的所有事情都是對方造成的。

如果不是齊恆一直在下着何璐的話,我現在也不可能變成這個樣子,心裏也想着這些事情,我對於齊恆的怨恨,不由得就更加嚴重了幾分。

我現在看到對方的時候總有一個感覺,就是把對方殺死,但是就在我剛剛要下手的時候,又停了下來,但我的心裏面齊恆的性命可是比不上我的命重要的。

不過對於齊恆來說,我現在下不了手,這是在對他心裏有着一些念頭的要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在這種危急時刻停下來了自己的手。

我不屑的看了對方一眼之後,繼續喝這種酒,如果不是我面前的這個人跟我最討厭的那些人聯合起來的話,我現在怎麼可能會達到這個樣子呢。

那個時候就是因爲我錯信了人,所以纔會變成這樣的現在我是絕對不可能再重蹈覆轍了,我想到何璐的表情的時候,總覺得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按照何璐的腦子是絕對不可能想到現在的計劃的。

“何璐的背後是不是還有一個人?”我看着齊恆,淡淡的說道,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不過這個時候我心裏面已經有着肯定的念頭。

按照何璐那個樣子,就連整容何璐自己都不會去醫院裏面,更別說現在制定了這麼完美的計劃,就連我一直在防備着他們都沒有完美的避開。

看着我期待的樣子的時候,齊恆不由得扭賺的投資,輕輕的對着我恩了一聲,我聽到對方這句話的時候就感覺到整個人好像被救贖了一般。

我堅決不可能承認,我比何璐有什麼地方差!這就是我爲什麼一直在那裏看着何璐而不跟對方說話的原因之一,沒錯,剛剛我用齊恆的手機給對方發了個短信。

果然,何璐在收到短信的五分鐘之內就已經趕到了這裏,我看到對方那個樣子的時候,恨不得衝上去把何璐臉上那副虛僞的表情撕了。

但是我心裏清楚,如果這樣做的話,只會讓齊恆離我更加的遠去。

“你把我叫過來有什麼事情嗎?”何璐在等了半天之後,終於看到齊恆,於是迎了上去,說道,我看到齊恆那裏微微一愣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向我這裏瞄了一眼,但是我害怕何璐發現我,於是就藏到了一個東西的背後。

雖然我沒有去看他們,不過我還是能感覺到齊恆眼中的好笑的光芒,對方已經知道這件事情是我做的,也許是以爲我吃醋了,所以纔會用他的手機把何璐叫過來。

反正這個時候我也沒有讓何璐在這裏做點什麼事情?齊恆就這樣認爲了,我也懶得解釋,就在何璐走了沒一會兒之後,她的時候就已經悄悄的跟上了一羣人人。

我能用齊恆的手機把何璐叫出來的原因就是想要綁架對方,只要何璐這個人消失了,那麼何家所有的財產都會在我的手上,永遠不可能給了別人的,何浩然他其實不算是何家真正的人,他只不過是被領養回來的而已。

這就是我爲什麼非要把何璐叫出來的原因,我倒是想要看一看何璐被這些人綁架了之後會有什麼人來救她!


如果這個時候何璐背後的那個人站出來的話,就說明我的推理沒有錯,如果跟事實恰好相反的話,這些人也不會放過何璐的。

只要何璐死了的話,就再也沒有人跟我爭奪這些財產了,就讓我剛剛準備執行這個手段的時候,我便發現我的身後突然多出來了一個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