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拳風呼嘯,幾乎瞬息而至。

劉武都沒反應過來,臉色剎那蒼白,只感到胸膛一陣刺骨的劇痛,直接哇的大口吐血,橫飛了出去。

“敢來此地鬧事,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一個戰狼成員大吼,名叫白風,他兇狠的樣子真如一頭草原出來的狼,宛如瘋子似的對着魁梧青年猛烈攻擊。

白風很兇殘,雙拳如同暴雨落下,拳拳到肉,利用身體優勢避開鐵鐘的大鐵錘。

“滾。”


鐵鐘怒吼,雙眼瞪裂,揮舞着大鐵錘,他的身體各個部位隱隱作痛。

砰砰砰……

同時場中,各個戰狼成員彷彿瘋子一樣出手,對着劉武帶來的人進行全部碾壓,根本沒有遇到阻礙。

啊!

慘叫聲彼此起伏,僅僅幾秒鐘的時間,劉武帶來的人全部躺在了地上哼唧着。

有的人手臂折斷,有的人腿腳斷裂,場中一片哀嚎,沒有一個能站着的。

劉武震驚,身子哆嗦,渾身冒出一層白毛汗,自己帶來的人全部倒地。

這到底是一羣什麼人?比瘋子還可怕!

轟!

蒼狼一拳砸來,猛烈的拳風呼嘯刺耳,劉武躲避不及咔嚓胸膛肋骨斷裂,哇的大口吐血倒在了地上。

另一邊白風停手,一腳踏在了鐵鐘腦袋上,這種羞辱的手段讓他憤怒,可面對這個比瘋子還瘋子的青年,自己根本無法反抗。

這時,葉寧掏出電話看了看時間,不禁皺着眉頭。

“二十五秒,你們整整慢了五秒。”

葉寧的話語,如同雷鳴在所有戰狼成員耳畔迴盪,很明顯他不滿意。

“請戰神責罰。”

戰狼成員各個低頭,不敢直視葉寧深邃的眸子。

“你不是要殺我嗎?”

葉寧擺擺手,看向劉武,嘴角噙着淡淡的殺意。

蒼狼大手提着劉武,把他扔在了葉寧面前,一腳踹翻!

“跪下。”

噗通!

鐵鐘被四個戰狼成員摁着亦跪在了地上。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們可是六爺的人!”劉武大驚失色喊道。

“你敢動我們一根汗毛,六爺不會放過你。”

鐵鐘怒道,瞪着大眼。

啪!

葉寧擡手,抽了鐵鐘一個大嘴巴。

“閉嘴。”

“呵呵,誰指使你來工地鬧事的?”葉寧冷冷道。

“沒有人,我就是來收保護費的!”

葉寧的眸子若深淵。

“掌嘴!”

啪!

說着,蒼狼反手抽了劉武個大嘴巴,力道十足,劉武嘴角頓時向外淌血。

“誰指使你的,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葉寧看向劉武,眯起了眼睛。

“我……”


劉武欲言又止,腮幫子都一陣劇痛,眼神流露出畏懼,暗自咬着牙死撐。

“不想說是吧,把他殺了丟掉當肥料。”

葉寧揮了揮手,立刻蒼狼拖着劉武就走。

“不要!”

“不要啊……”

“我說還不行嗎?”

劉武害怕,對方太兇殘了,把人殺了當做肥料,一陣恐懼都尿褲子了,他還不想死,還沒活夠呢。

“放過我們,是林家大少讓我們乾的,他給我了一筆錢,讓我天天來這鬧事。”

“林峯?”

葉寧眼中閃過一縷殺機。

“是、是的。”

劉武恐懼,眼神躲避,縮了縮脖子,如小雞啄米點頭。

“蒼狼讓人看着他們,正好工地缺人幹活,這幾十個人當苦力不錯,留一個人回去,告訴六爺拿錢來贖人。”

“你、你想幹什麼?要敲詐六爺!”劉武瞪着眼睛,這才明白過來。

“給老子閉嘴!”

“你們敢……?”

啪!

剎那,蒼狼擡手就抽劉武大嘴巴,左右手開弓,打的劉武臉都腫了。

按照葉寧的意思,蒼狼把劉武等人圈進起來,全部鎖在了一間門板房。

並且放走一個小弟,讓其回去給六爺報信。

彼時。

皇家娛樂會所,一座豪華包廂內燈光閃爍。

巨大的沙發上,六爺正在風馳電擎的打着地樁。

年輕女人嬌羞,咯咯的笑道。

“六爺夠硬氣,寶刀未老,雄風依舊啊!”

六爺大笑一聲。

“叮—”

正在澎湃時,茶几上的電話響了。

六爺不滿,皺着眉頭,向後退了兩步,拿起電話。

“草!”

“他媽的!這個點打什麼電話?”

“啊……”

六爺一陣低吼,一臉的滿足之色。

“六爺出事了!”

“大呼小叫什麼!這個點能出什麼事?”六爺怒斥,沉着臉喝道。

“六爺,劉武被人扣押了!”

“什麼?誰幹的!”

六爺震怒,騰地起身,臉色驚變,他媽的活膩了,老子的人也敢扣押。

“在林氏集團蘭江路工地,那個人叫葉寧,還讓六爺您拿錢去贖人。”

“草。”

“還讓老子拿錢贖人,哪裏蹦出來的雜魚,他敢收老子的錢麼,通知所有人天亮集合,老子倒要看看這個小畜生,究竟是何方神聖!” 天剛矇矇亮,工地的工人們吃完飯就開始幹活了。

劉武等人也被哄起來,戴上安全帽去幹活。

“武哥,這可咋辦,六爺會拿錢來麼?”劉武的一個小弟在其身邊小聲嘀咕。

“閉嘴!”

“人多眼雜,先看情況,六爺一定會來的。”

劉武瞪了那小弟一眼。

“你們倆嘀咕什麼呢,趕緊幹活,別偷懶!”

戰狼的一個成員指着劉武喝道。

工地幹活的工人,看到莫名多出三十個工人,不少人議論紛紛。

不過,當知道多出的這三十個工人是昨晚來鬧事的,然後被留下幹活,所有人也就釋然了。

“戰神。”

“那個六爺帶人來了,足足一百多號人。”

這時,蒼狼大步流星進辦公室。

葉寧正在吃早餐,嘴裏咀嚼着一個豆包。

“報警。”

“啊、報警?”

聞言,蒼狼都傻眼,懷疑自己聽錯了。

“大白天的,咱們難道還要跟他們火拼麼,多影響市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