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市這邊的事情已經徹底結束了,自己要回到濱海市了。

如果要是不回去的話,估計柳媚兒還以爲自己怕了他。

當然,王越能夠知道這一次柳媚兒回來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他一定有什麼招數等着自己。

……

wWW☢ ttкan☢ ¢○


“帥哥,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第二天再前往濱海市的動車上,王越將目光放到了窗外,看着外面的風景。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傳來,一名女子看着王越,隨後笑着說道。

王越旁邊有一個空位,女子想了想,然後問王越。

王越聽到他的話後,並沒有理會他而是聲音平靜的說道。

“不行。”

美女打扮的十分的時尚,他萬萬沒想到王越會拒絕自己。

這讓他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笑着坐在了那個位置上,隨後對着王越說道。

“王總,謝謝了。”

說完之後,美女拿出口紅和化妝品隨意塗抹了一下。

當王越聽到這名女子的話的時候,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不過王越並沒有說話,而是看着這名女子。

女子正在化妝絲毫沒有去理會王越的意思,也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情況。

好半天,美女將自己的化妝品放到了名牌包包裏,隨後看着王越笑着問道。

“王總,你覺得我漂亮嗎?”

說完之後,美女看着王越向着王越的身邊湊了湊,然後一臉感興趣的問道。

坐在王越旁邊的幾個男子看到這一幕後,都是一臉的羨慕王越。

如果他們是王越該多好啊!

就算是傻子也能夠知道這個美女看上了王越,想和王越搭訕。

如果要是王越同意的話,估計兩個人很快就會發生點什麼美妙的事情。

只不過隨後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你長得可真醜。”

王越聲音平靜地說道。

周圍的人聽到後瞪大眼睛,一臉的無語。

像這樣的大美女王越竟然說人家醜,也不知道他是什麼審美眼光。

原本所有人以爲這個大美女要生氣了,可是誰也沒想到這個美女竟然笑了起來。

“咯咯咯,王總,你可真會開玩笑,不過我倒是很喜歡你,對了,忘了和你介紹了我叫張莉莉。”

張莉莉笑的花枝亂顫,周圍的人能夠感覺到張莉莉似乎並沒有生氣,也不知道張莉莉這麼死纏爛打王越到底是什麼原因。

他們覺得王越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而且看起來十分的普通。


張莉莉原本以爲王越想和自己說點什麼,只不過王越此終都沒有看自己,這讓他有點疑惑,不過他還是想了想說道。

“王總,不知道你認識一個人嗎?”

“誰?”

王越冷冰冰的看向了張莉莉,隨後問道。

見到王越的樣子,張莉莉再次笑了一聲。

不過下一秒,張莉莉臉色變得冰冷起來,隨後冷冰冰地看着王越說道。

“我要找的人叫王越和你可是一個名字,不知道你認識他嗎?”

張莉莉的話說完,冷冰冰的看向了王越。

他想要看看王越到底是什麼表情,不過讓他有點無語的是,王越始終都沒有任何的表情。

他覺得自己有點琢磨不透眼前這個男人。

“你找他做什麼?”

“他殺了我的老大,我自然要找他算賬了。對了,我老大是雪狼僱傭兵的雪狼。”

“雪狼,對嗎?”

王越聽到張莉莉的話後,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張莉莉沒想到王越剛纔還眼神平靜,但是如今忽然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頸,這讓張莉莉想要躲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一瞬間,張莉莉感覺到自己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周圍的男子看到這一幕後,有點看不下去了,隨後有點生氣的說道。

“小子,你這是做什麼?”

“砰!”

原本有男子想要英雄救美的,但是直接被王越一拳打得飛了出去。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瞪大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不過衆人都不敢去多管閒事了。

此時,張莉莉臉色越來越難看,隨後他咳嗽了一聲,對着王越說道。

“你想要殺我,對嗎?”

王越聽到他的話後冷笑了一聲說道。

“你猜呢?”

王越看着眼前的張莉莉,沒想到雪狼僱傭兵的人陰魂不散,還來敢找自己。

如果要是不讓他們感覺到害怕的話,等自己回到濱海市,恐怕雪狼僱傭兵的人會對自己身邊的人出手。

所以他要殺雞敬猴,讓雪狼僱傭兵的人不敢來找自己。


當張莉莉聽到王越的話後,神色沒有絲毫的恐懼。

隨後一臉的平靜,這讓王越有點疑惑,他爲什麼會如此的淡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接下來張莉莉說的話,讓王越臉色微微變了。

“王越,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殺不了我的。”

王越聽到張莉莉的話後,冷笑了一聲。

這個女人也太自信了吧,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現在他這讓對方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

只不過就在王越準備出手解決掉這個女人的時候,張莉莉忽然開口了。

“如果你要是敢殺我的話,這輛車上的所有人都得陪着我去死,你覺得這個生意是我賠了還是賺了?”

張莉莉說完後,眼神陰狠的看向了王越。

王越能夠知道張莉莉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周圍的這些人聽到張莉莉的話後,臉色直接變了。

隨後他們一臉驚恐的看着張莉莉,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爲什麼只要他死了,整個車上的人都得和他一起死。

軍少太神秘︰甜妻,別亂撩 ,恐怕他說的是真的。

原本王越準備殺了張莉莉的,不過這時候王越忽然鬆手了。

隨後對着周圍的人說道。

“不想死就趕緊離開這節車廂。”

王越的話說完,原本坐在他周圍的這些乘客急忙離開了這邊。

雖然他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們能夠知道如果繼續待在這裏的話,恐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等到這些人離開後,王越直接鬆開了手,而這時候張莉莉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劇烈的咳嗽了一聲向着另外一邊的車廂走去。

只不過當他要離開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對着王越說道。

“王總,雪狼僱傭兵做事情從來不留後手,我要告訴你,你已經徹底得罪了我們,所以所有和你相關的人都得死。”

張莉莉說完後,很快離開了這邊。

看到這一幕後,王越能夠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妙了,隨後他急忙向着張莉莉追了過去,但是這時候整輛動車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隨後,很多人都開始哭喊了起來,王越臉色十分的難看。

他能夠知道這輛動車經過地方將會是一處大峽谷,如果要是動車出事的話,所有人都得死,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下可要慘了!

而在另一邊,濱海市商貿廣場。

範朵朵正在試衣服,看着鏡子上漂亮的自己,隨後笑了笑。

而旁邊的祕書看到後對着範朵朵說道。

盛寵萌妻:BOSS大人的私人專屬 範總,您這個樣子真的很漂亮。”

聽到自己祕書對自己的誇讚,範朵朵十分的開心。

隨後笑着對着旁邊的女孩兒說道。

“你的嘴真是越來越甜了。”

範朵朵聽到自己祕書的話後,他心裏也十分的高興。

而就在這時,祕書笑了笑,隨後說道。

“範總,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讓你這麼高興啊,昨天見你打了電話後就一直這麼開心,還來商場買新衣服。”

祕書很好奇,也不知道昨天給他們老大打電話的到底是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