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狩獵!開始了!”唐萱縱身躍到了丸子身上,意氣風發的說道。 很快,這片天地開始了騷動,在唐萱的衝殺下,剛剛還是鋪天蓋地的外域嘍囉們紛紛潰散,逃的是無影無蹤。

“主人,它們都嚇跑了,哈哈哈。”丸子得意道:“這外域魔族也不過如此嘛,讓我們一起把它們剷除吧。”

“不要大意,這些只是一些嘍囉而已,我們區別的地方看看。”唐萱摸了摸丸子的大腦袋,此時唐萱正站在丸子的頭上,因爲丸子實在是太巨大了。

“嗯,看來這北地是沒什麼看頭了,我們去蜀天學院看看吧。”

丸子說罷縱身一躍,此時以它的修爲,這蜀天大陸都是不夠看,也就是幾個閃爍之下,身形就已經是來到了中原唐國了。

不知這裏的外域魔族們沒有收到消息還是在這裏布了一道防線,在這裏聚集了大量的異類,而修爲也不再只是單純的分神層次,更多的是反虛、大乘都有出現。而唐萱也能夠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唐國的城牆之上鎖定着她,彷彿隨時都要出手狙殺她一般。

“主人,你感覺到了嗎?城牆上,有一個……人類修士?”丸子停駐在半空中,遠遠的望着唐國所在。

“那個應該是化形的吧,類似於魔獸化形一般,只是不知道外域魔族中什麼層次才能夠化形。”唐萱也是眉頭微皺,雖然自己此時已經是靈境巔峯,可還是感到了一絲絲的危險。

“雖然我不知道外域魔族什麼層次能夠化形,但我知道他和我們一樣,是靈境巔峯。”丸子正色道。

“靈境巔峯嗎?先不要和他正面衝突,我們先把其它的都清理乾淨。”唐萱右手一揮,低喝道:“我們上!”

丸子修爲全開,化作了一道流行一般,在這唐國周圍來回的衝殺着,都沒見它動手,它只是不停的在移動着。但城牆上那個靈境巔峯卻是看的真切,唐萱雙手之上全部是火光滔天,無數細不可見的火焰絲線以唐萱爲中心,形成了一個千丈網狀光球。將她和丸子完全包裹在內,可謂是攻防一體,所過之處不論是外域魔族還是山石樹木,全部被絞殺的連渣滓都不剩。

只是短短十息時間,唐國外圍已經是寸草不留。

“起陣!”城牆上站立的那個人類修士厲聲道。

一個百萬丈的黑色光罩出現在了唐國之上,將唐國死死的籠罩了起來。

“哼!”唐萱嘴角輕揚,身形未動,雙手飛速結印,擡手就是她最大奧義之一,‘幻龍殺!’

一道極度危險的萬丈火龍夾雜着毀滅之勢從天空中向着唐國黑色光罩之上砸去。

城牆上那個外域魔族冷笑着也是雙手一擡,一道黑色靈力向着光罩之上衝擊了過去,黑色光罩在他黑色靈力的補充下猛烈的收縮了一下,變得更加的黝黑。

轟!!!

幻龍殺轟擊在了黑色光罩之上,整個地面都是陣陣晃動,可是黑色光罩並沒有一絲破裂的跡象。

“這!!”唐萱眉頭微挑,俯身拍了拍丸子的腦袋,說道:“一起!”

丸子點頭會意,向着天空之上飛了起來。

唐萱雙眼一閉,雙手之上結出了一道道複雜的印記,隨着印記的不斷結出,在她腳下出現了一道六芒星的印記,隨後她擡起右手俯身向着六芒星狠狠的一砸。

轟!轟!轟!

一陣陣雷暴的交織下,一個如同唐國那黑色光罩般的萬丈雷罩將她和丸子牢牢地包裹着,她又是召喚出了龍吟鍾在內部將自己和丸子完全籠罩在內。

“給我破!”隨着唐萱的一聲低喝,丸子的身形如同一道雷暴流星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唐國黑色光罩之上。

黑色光罩只是堅持了兩息不到,應聲破裂,整個城池更是被砸出了一個足有萬丈深的深坑。在深坑的底部那個外域魔族的靈境巔峯口中吐着大口的鮮血,身體一陣陣的虛幻,在人形和外域大頭生物之間不斷的變換着,仰望着半空中憑空站立的丸子,一臉的難以置信。

如若是在王霸用毒丹毀掉這世界之前,唐萱斷然不會使用如此霸道的招數,但是現在不同了,這世界,除了外域魔族沒有他人,沒有她不能殺的。

無數道白點從這深坑中升騰而起,向着唐萱那裏匯聚着。

“不!!不可能!”

深坑中的靈境巔峯在噴了口精血後,挪移離開了。

“嗯?這是?”唐萱看着小時的對方最高戰力,微微一愣。

“主人,那是類似你和蓮姐術法的一種,只不過催動起來卻是損耗很大,只是用來保命用的。”丸子在一旁解釋道。

“他不是靈境巔峯嗎?怎麼會這麼的不堪?”唐萱有些不解。

丸子苦笑着搖了搖頭,道:“主人啊,它們的靈境巔峯哪裏能和你比的了啊。而且即使是靈境巔峯之間也是有着巨大差距的,可以說靈境巔峯到仙境之間的差距都夠你從零修煉到靈境了。”

“啊?有這麼誇張嗎?”唐萱吃了一驚,道:“那王霸他……也不會那麼順利的成爲仙境了吧?”

“這個,還真不好說。”丸子搖了搖頭道。

“先不管這麼多了,我們再到處看看吧,聽你這麼一講我都有些害怕了,也不知道這外域魔族有多少個仙境。”唐萱輕嘆一聲,拍了拍丸子的腦袋。

“有多少?”丸子吐了吐舌頭。


“我覺得至少會有一個吧,否則它們籌備這麼久纔來,不是一個笑話嗎?”唐萱說罷又是拍了拍丸子的腦袋,說道:“走吧,我們去蜀天學院看看吧。”

“哦。”丸子應聲向着蜀天學院那邊急掠而去。

對於唐萱和丸子此刻的修爲來講,對於這小小的蜀天大陸根本就用不上空間術法,相反的用這種原始的方法趕路可以更容易發現敵人。

“對了,主人,我們去蜀天學院做什麼?”丸子一邊行進着,一邊問道。

“當然是找外域魔族了。”唐萱沒好氣的說道。

“這蜀天大陸已經沒有外域魔族了。”丸子又是向前一個跳躍,弱弱的說道。

“停!”唐萱一把抓住丸子頭上的長毛,說道。

“疼!”丸子應聲停了下來,看着主人道:“主人,怎麼了?”

“沒有你不早說,哪裏有外域魔族我們就去哪裏。”唐萱這纔想到了丸子的特殊能力,可以偵測到敵人的所在和修爲,而此時以它的修爲,恐怕覆蓋的面積已經是難以想象了。

丸子低頭閉目不語,持續了有小半柱香的時間,終於睜開了眼睛,奇道:“主人,我感覺不到外域魔族的蹤跡了。”

“啊?你是說這附近都沒有了嗎?” 重生千金:大神,心尖寵

“不是,是這修仙界都沒有了。”丸子面色凝重的說道。 「嗯?」唐萱神色一凝,略一思索,道:「不好,莫非是決戰已經開始了?」

「決戰?哪裡?」丸子環顧左右,拚命的探查著。

唐萱右手一揮, 新婚難離:前夫求放過 ,可是在一陣陣的波動后,空間之力居然消散了。

「嗯?」唐萱眉頭一皺,這可是第一次空間術法失敗,而且還只是這麼短距離的傳送。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兒?」丸子也察覺到了,一臉茫然的望向唐萱。

「不知道,可能是空間紊亂吧。」唐萱想了想,回道。

又是右手一揮,二人已經是來到了蜀山聖地舊址,從那裡進入到了蜀山仙派。在蜀山仙派中唐萱就已經是能夠感受到一股股龐大的靈力在碰撞著。


「走,從大狩獵那裡進入到蒼茫大陸。」唐萱感覺到,蒼茫大陸正在經歷著大戰,一定要加緊時間趕過去。

「哦。」丸子也是察覺到了事態緊急,抬步就走。

對於從大狩獵處進入蒼茫大陸,它可謂是輕車熟路,在無數當年見過二人的魔獸們驚艷的目光下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奔出口而去。

而當年那個想著下次再見唐萱一定出全力的魔獸更是驚的下巴都掉地下了,它知道,唐萱和丸子並沒有惡意,沒有散發出威壓,否則光是威壓都會把它壓爆。

只是短短几息時間,二人已經是穿過了大狩獵之地,來到了蒼茫大陸。

此刻的蒼茫大陸已經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天空中不斷的有著天雷落下,這些天雷每一道都足以讓一個分神層次的修士隕落,天空中更是出現了道道的裂痕,整個天空都是灰濛濛的,一片末世的景象。

唐萱在做了短暫的停留後,指向了自由城的方向,說道:「走,先去自由城!」

丸子應聲向前,一個起落就已經到了牧家村,此刻的牧家村早已經被夷為平地。唐萱緊握雙拳,從丸子頭上跳了下來,憤憤的說道:「把自由城外的魔族全給我滅了!」

丸子什麼也沒有說,它此刻的心情也是十分複雜的。

此刻正有著數不清的外域魔族修士圍著自由城,各式術法跟不要錢了似的丟向城池,可無論怎麼進攻,城池都是安然無恙。只是有著無數的魂魄伴隨著刺耳的哀嚎,在外域魔族的攻擊下紛紛的從城池上方飄向了空中,景象異常的詭異。

「你們這些畜生!」唐萱緊咬著牙關,手持屠魔劍殺入了敵陣,此刻她也顧不上大材小用了,將屠魔劍催動到了極致。被她碰上,不管是分神也好,大乘也好,甚至是這裡為數不多的幾個靈境也都不是她一合之敵。可憐幾個靈境之修,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丸子那邊也是處於狂暴狀態,完全沒有施展任何術法,只是用著肉身之力,在它不斷的爪擊和碰撞之下,也是一片一片的外域魔族修士在它面前隕落。

可是外域魔族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這裡和唐國情況不同,那裡完全都是外域魔族,唐萱可以沒有一絲顧慮的去施展大招。可是這裡,她不能那麼出手,否則自由城和自由城中的百姓和修士也會全被滅殺。

殺了一陣子后,唐萱乾脆把寶寶和鳳鳳八也放了出來,至於鎮魔塔中的魔獸,她試過,好像有著某種制約,無法召喚出來。

有了寶寶和鳳鳳八的加入,殺戮進度加速了,不管是誰滅殺掉的外域魔族,最後白色光點全部聚集到唐萱的身上了。

無情公子和唐寅等人在百般央求之下,唐萱在一番囑咐之後,也是把他們全部放了出來。可是奇怪的是,他們殺掉的外域魔族,並沒有白色光點出現。

在一番殺戮之下,唐萱發現這外域魔族好像殺之不盡,而自由城像是被某種特殊陣法籠罩了起來,在外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廝殺了半天,也沒見裡面有人殺出城來會合。

唐萱眼見這裡沒有什麼大危險了,對著大家囑咐一番后,決定帶著丸子去自在城看看情況。

可是在唐萱一連走了數個城池后,情況都和自由城一樣,唐萱猶如一尊殺神,是越來越氣憤,越殺越紅眼。

而在這無盡的殺戮之下,她隱隱的感覺到仙境的瓶頸已經有了鬆動。

就這麼一個城池一個城池的殺戮,當然,沒有一個城池被唐萱救下,因為……外域魔族竟然是殺之不盡的。


而在這無盡的殺戮中,她始終都沒有見到王霸,也沒有見到之前被王霸帶來的修士們,這讓唐萱無比的疑惑。她更是好奇那一座座城池中到底是什麼情況,還有那被攻擊之下不斷飄出的魂魄。

唐萱認為王霸是龜縮在了某座城池中進行最後的突破,仙境就這麼難突破嗎?唐萱不禁的對仙境充滿了期待。

也不知過了多少天,唐萱又回到了原點,自由城。

三百年後的火影忍者 ,而蜀山這邊,赤隊長也已經是重傷無法戰鬥,還有幾人更是隕落了。

唐萱一刻也沒有停留,對著胯下的丸子吼道:「殺殺殺!給我殺!」

「軒兒!住手!全部住手!」

一道聲音從天而降,一股龐大的威壓隨之降臨在了戰場上,不論是蜀山修士還是外域魔族,不論是大乘修士還是靈境修士,甚至連唐萱都感到了一滯。

「什麼人?」唐萱面色凝重的對著天空中喊道。

只見已經紊亂的空間更加的紊亂了,天空中的雷動已經是縱橫交錯到了極限,一些修為低的外域魔族修士在雷光的絞殺下神魂俱滅。蜀山這邊的人類修士在雷光下也是重傷數人,這還要得益於唐萱沒有把低於大乘中期的放出來。

天空中彷彿被撕裂了一個巨大的口子,就像是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眼睛一般,正在緩緩的睜開,從縫隙中露出了一個金色王座,王座之上端坐著一個偉岸的身軀。


「我是誰?你難道真的不知道嗎?」那到身影哈哈笑道。 此時場內所有的焦點都在這個男人身上,只是他在重重黑霧的包裹之下,爲露出真面目。

所有的外域魔族全部跪拜在地上,一臉虔誠的看着天空中的金色王座,看着金色王座上的這個男人。

在這個男人出現後,周圍的外域魔族也愈發的強盛,彷彿一個個的修爲和戰意都被他點燃了一般,彷彿他自帶着戰意覺醒的光環一般。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唐萱此刻終於也認真了起來,面色凝重的望向了那被黑霧包裹的男人,丸子也是乖巧的湊了過來。

“你好好看清楚了。”那男人右手一揮,黑霧漸漸的散去,露出了一張略顯蒼老的面容。

唐萱仔細的觀瞧之下,驚詫的說道:“唐伯虎?”

“沒錯,正是老夫。”那男人應道。

“你投靠了外域魔族?”唐萱問道。

唐伯虎搖了搖頭。

“你居然還不承認?以你的修爲居然投靠了外域魔族,真是可惜,即使你再強,我已然要斬了你!”唐萱堅毅的說道。

“哈哈哈,斬了我?你個目無尊長的小輩。”唐伯虎從王座上站了起來,哈哈一笑,憑空多出了一個丈餘的金色大劍,笑道:“這點你像你的母親,狂妄!”隨着他的起身,一股靈力風暴以他爲中心向着四處擴散着。

唐萱神念一動之下,將除了丸子外的所有人全部收回到了小世界內。

外域魔族那邊可就慘了,除了一些靈境勉強能夠忍住外,所有人都是倒飛了出去,而剛剛一直沒有被攻破的城池也是告破,無數的魂魄從城中飛了出去,露出了一座死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