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叫紫儀,你呢!’’~

紫儀說完之後,一雙大眼睛看向迷茫中的我,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

‘‘我是胡曉東,請問紫風是誰?’’~

有了紫儀引開話夾子,我也無拘無束,於是問紫儀關於紫風的事情,還有紫風如今去了哪裏,爲什麼我會被木瓜太郎給誤認爲紫風。

一說到這些,紫儀臉上的笑容瞬間便僵硬了下來,看來我的問題貌似戳到了她傷心的往事。

此時,紫儀低着頭鼓搗着手中的勺子,不再說什麼話,讓我心中有種濃厚的罪惡感,感覺是自己惹得紫儀不開心。

‘‘對不起紫儀,我不知道會勾起你的傷心事,如果不方便講的話,那麼就算了吧!’’~

咚~

我說完之後,想要起身下牀,但是我還沒有站起來,卻一下子就重重的摔倒在牀下,整個身子除了意識之外,居然全部失去了知覺。

怎麼會這樣,剛纔明明還好好的,我怎麼就會癱瘓,一想到這裏,我便疑惑的看向紫儀。

‘‘唉~區域封殺和木瓜太郎自爆的餘威纔剛剛在你身上爆發,估計你需要癱瘓一陣子了!’’~

只見紫儀嘆了口氣,便起身過來攙扶我,攙扶的過程中,兩人無限接近,一股誘惑人的體香充斥着我的大腦,讓我意識也陷入了混亂。

臥槽,沒天理啊,勞資居然癱瘓了,這要是在牀上躺個一年半載的話,我出去的時候估計馬叔他們的屍體都成骨頭了。

‘‘紫儀,有沒有辦法讓我快點恢復過來,我還要去救人呢!’’~

紫儀將我攙扶到牀上之後,我便急忙向紫儀尋求快速的治療之法。

‘‘救什麼救,就你這樣子,出去只能送死,如果我哥紫風還在的話,你或許會在短時間內恢復,但是他已經……!’’~

說到這裏,紫儀停了下來,將身子轉到了過去,不再面對着我,可能她已經哭了吧,不想像讓我看到她在哭。

‘‘說說吧,或許說出來之後,你會好受一點!’’~

我不會哄女生,也不會逗女孩子開心,而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能夠分擔痛苦,或許我真的可以幫助她。

雖然勞資目前已經癱瘓,不過我的口還能動,要知道哥這三寸不爛之舌可是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還怕不讓紫儀說出那些憋在心裏的往事。

就這樣,經過我的勸導,紫儀終於對我說出了憋在她心中多年的事情!

從與紫儀的對話中我才明白,原來紫儀和紫風是親兄妹,而至於紫風爲什麼會突然離去,這一切都取決於數千萬載的一天。

那時候這個結界產自於紫風之手,爲了遠離塵世的喧鬧,紫風帶着年幼的妹妹來到了崑崙山之上。

那時候崑崙派還沒有開派,只是一片荒山,而山下到處都是神與魔的戰爭。

兩人到了崑崙山深處,只見一座氣勢宏偉的石塔屹立於一片荒地之上,共有八層,散發着浩然的神魔之氣。

但是沒有人知道這座塔建於何時,只知道它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屹立在這裏了。

當時,紫儀的哥哥紫風大手一揮,鎮魔塔居然在第七層打開了一扇空間之門,隨後紫風便牽着紫儀的小手走了進去。

就在進去的七天時間內,紫風分別創造了一個界界內世界,大山,還有喝酒樹木等一應俱全,但是唯獨沒有生命,生活上過得難免枯燥無味。

但是即便如此,兩人還是在這裏生活了幾千萬年,一直到外界有魔靈妖靈等經過進入這個世界之中,紫風纔想到了外出的日子來了。

然而紫風在這期間曾經出去過一次,來的時候帶來了一整個種族,那就是泰坦一族。

但是就在泰坦一族來到這裏不久之後,那座玄武山卻發生了坍塌,最終形成了一個出口。

然而山口出現不久之後,另一個種族便出現在了紫風兄妹二人的視線。~

對,那就是日族,一個醜陋而又殘忍的種族,他們祖祖輩輩都生活在極度寒冷的惡劣環境中,所以造成了他們對美好事物的有所向往。

而日族就相當於空間遊蕩一族,居無定所,所以族內一直有一些占卜高手四處尋找適合自己生存的領地。

但是很不幸的是,紫風的這個空間被列成了侵略對象,就在那一天,紫風所造的這個內世界發生了第一次血流成河的戰爭。

而第一次從界們出現的傢伙就是木瓜太郎,他是日族的數萬支對外征戰隊伍的其中一支,帶領着百萬日族高中低級的日族士兵浩浩蕩蕩的來到了這個世界。

戰號一響,數百萬日族士兵如同螞蟻一般涌出,見靈和泰坦就殺,轉眼之間就逼近了紫風的住所。

經過交談我才知道,當年木瓜太郎境界比現在要高,和紫風幾乎相差無幾!

但是還是由於一次小小的失誤而失敗,被紫風打成重傷,廢其內丹之後扔入界門,並將界門封印。

可能紫風並不是佈陣高手,所以他只能保持陣法萬年之間不失靈,而萬年之後則需要重新啓動。~~

就這樣,兩族一直打了千百萬年,直到紫風突然收到了來自外界的一封信,紫風才選擇了不動聲色的離開了紫儀。

那封信上寫的是魔祖的署名,似乎是去探索什麼天之道,去混沌地帶尋找戰天時代的謎團,探索那能夠毀天滅地的傢伙到底是何物。

就這樣,紫風走了,留下了紫儀一人在此守護了千百萬年,如果這次不是我的到來,她還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木瓜太郎。


畢竟以往的戰鬥時,木瓜太郎都沒有出過界門,可能是在養傷吧,而這次是他千百萬年來第一次的出現。

但是卻被我給虐爆了肉體,要是還想復出的話,估計還需要個千百萬年,所以說,這個內世界暫時是安全的。

……

說起內世界,這是帝境高手的產物,相當於一種自身攜帶的世界,也如同一個儲存空間,一般帝境高手都會領悟這種內世界。

但是如果想要領悟那種可以開闢空間,並且無限擴展的內世界,估計千百萬人之中都不會有一個,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那塊材料。

……

紫風走了,也不知道什麼能夠回來,畢竟探索天之道着我也是略有耳聞!

那是一條九死一生的不歸之路,也不知道大陸之上有多少熱血青年強者已經隕落在了探索之路。

但是爲了蒼生,這些人勇於探索,爲的只是能夠爲後世創造安逸的生活,而不爲未知的下一次滅世之戰再擔心。

…….

探索千萬載,只爲尋到混沌原民的信仰,將其擊殺!

而爲了黎民蒼生,他們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來打通天路!

與混沌原民抗,只爲衝破**縱的枷鎖!


而與天道之戰,只是爲了能夠開闢一道屬於新人類的信仰!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總之,過去的都過去吧,昨天都是歷史,今天才是真正的開始,既然已經將所有的不快樂踏了過去,那麼還爲什麼再將它們記起。

畢竟紫風這一走,也不是完全沒有意義,因爲他帶着的是全神魔的信仰,所以即使就是死,那也是光榮的。

如果引用毛爺爺的一句話說,那就是:‘‘爲人民服務,只有人民纔是創造歷史的動力’’,就如同紫風投身與探索天道一樣,只有不斷探索,才能創造歷史的動力。~

紫風走了,給紫儀留下了遺憾,他並沒有盡到做哥哥的責任,居然只留下一封信便離她而去。~

聽紫儀說,我和他哥哥有幾分相似,這麼一來,這也怪不得木瓜太郎那個二逼會一直追着我叫‘紫風’。

如今,勞資身體癱瘓,就如同一個植物人一般在牀榻上被紫儀照顧,一時間讓我對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感情。

感激嗎,也不全是,愛慕嗎,也不算是,總之呢,是好多種元素聚集爲一體的,那種感情無法用語言來代替,只能自己感受。

一天到晚,洗衣做飯,閒的時侯陪我拉拉家常,纏着我給她講外界發生在凡人界和重生魔界的事情。

紫儀每次聽到我往常的囧事,都會笑的花枝招展,而在我看來,她貌似已經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這裏屬於沒有時間的空間,連天空都是灰濛濛的,直到有一天,紫儀跑進屋子中興奮的對我說:‘‘曉東,我們可以離開這裏了!’’~

一聽到這,我好想一蹦三尺高,但是無奈身體還沒有恢復機能,所以只能臉部發生表情和聲音:‘‘哈哈哈哈,勞資終於可以離開這裏啦!’’~


一陣大笑過後,我突然覺得自己貌似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於是激動的對紫儀說:‘‘紫儀,這裏有沒有極品靈藥,我要強行衝關!’’~

‘‘強行衝關!!!’’~

紫儀對這個強行衝關貌似挺敏感的,雖然露出了一臉驚訝,但她是轉身走到一間小屋之中,從裏面取出了幾株極品靈草。

看着紫儀拿着靈藥走來,勞資的雙眼簡直看直了,不過不是看紫儀的容貌,而是看着她手中的兩株靈藥!

臥槽,這簡直是千古一絕啊,我曾經看過老頑童的一本上古醫書,裏面就有講到這種靈藥。

血龍草!!!!

一種只生存於血龍谷地帶的極品靈藥,有龍族皇者血龍一族常年守護,如果不是與血龍有緣之人,是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這種稀有的靈草。

而血龍谷與世隔絕多年,如今已經沒有人知道它們還存在於某個結界之中,所以對於這種靈藥的認識,已經歸於超級極品類型。

但是現如今看到紫儀手中拿着的兩株血龍草,我這表情頓時顯得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至於血龍草的功效,我還不是很知道,因爲這種靈藥在大陸消失了無數載,早已經沒人記得,所以我決定先拿一株試一試。

但是仔細感覺一下的話就會發現,這種東西並沒有散發出太大的靈氣,反而給人一種很平常的感覺,也不知道血龍草會不會對得起別人給它的名號。

我讓紫儀將血龍草碾碎,然後用粉末伴隨着水喝下肚子。

這種粉末遇水變紅,入肚後頓時濃郁的靈氣開始在腹中四處擴散,而且越積越多,讓我感到了一絲的不安。

熱,好熱!!

臥槽,怎麼會這個樣子,只見靈氣在體內到處亂竄,它不僅僅修復我損失的機能,而且還同時在我體內惡搞我,一會跑這邊,一會跑那邊,想阻止都阻止不了,搞的勞資哭笑不得。

靈氣還在不斷聚集,而我的上半身已經可以動了,但是血龍草的那藥力還在繼續發揮,逐漸往下轉移,轉移到了我的丹田我雙腿之上。

我靠,你可不要亂來!!

勞資上半身雖然已經可以動了,但是由於藥力還在發揮,所以現在還動彈不得,因爲只要稍微一動,渾身就疼痛難忍。

現在,我終於知道了爲什麼有些人不喜歡用靈藥恢復身體了,原來靈藥恢復身體的代價這麼沉重。

不光是疼痛和身體膨脹如自爆,而且還有下體不能由大腦自己控制,被這些靈氣搞的一起一落的,讓勞資在紫儀面前真的好尷尬。

媽的,我再也不想用這種東西了,555555 ~!

好尷尬,簡直比萬靈藥合一的龍陽丹還可惡,還霸道,居然用這種樣子來整我,讓我以後該怎麼面對紫儀。

再看看紫儀,紫儀那一臉迷茫,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我下體那一起一落的東西,表示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還好紫儀不知道這種東西是什麼,我才大舒了一口氣,可能由於年幼時被紫風帶來了這裏,所以紫儀對這種東西並沒有太大的認識。

身體膨脹,靈氣充足,一向無盡的內丹居然在此時也已經存滿了靈氣,搞的我渾身難受,這種腫脹的感覺讓我有種要死的感覺。

勞資體內此時靈氣亂竄,身體也變得時胖時瘦,這種感覺讓我真的好無奈,想阻止嗎,又阻止不了,因爲體內的靈氣已經由不得我來控制了。

而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利用這些暴亂中的靈氣來衝破那些久封不動的經脈,雖然說衝擊經脈有種危險性,但是總比等着爆體而亡強吧。

於是勞資也不多想了,急忙使用牽引術將這些調皮的靈氣望各大經脈之中灌輸,一時間,我的體型頓時瘦回了原來的樣子。

但是血龍草的威力依然在擴散,所以靈氣只能源源不斷的衝擊經脈,搞的渾身劇痛,生不如死。~~~

這樣的磨難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體內的藥效才揮發殆盡,而我無力的躺在牀榻之上,身下流滿了冷汗。

而紫儀早已經驚呆了,一張小嘴幾乎成了o型,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