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那是自然,畢竟這也關係到我們學院的聲譽嘛!對了,那塊小石碑裏究竟藏着什麼功法?”莫炎長老突然好奇地問道。

“呃。。。這個。。。對了,莫炎長老可否先告訴晚輩那塊石碑是哪位高人所留?”易逍遙此刻很想知道留字的人是誰,害自己吃這麼大的啞巴虧。

“。。。不知道!”莫炎長老無奈地搖了搖頭,眼珠一轉,突然嘿嘿笑道:“不過此事葉玄大長老想必知道,要不我帶你親自問問他?”

“不必!”易逍遙果然回絕,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真要找個地縫鑽起來了。

“那你究竟得到了什麼功法可否告知一下?”莫炎長老微笑着問道。

“嘿嘿!遺憾的很,晚輩並未得到任何功法,只是得到一張紙卷!”易逍遙攤了攤手,苦笑道。

莫炎長老眉頭一皺:“我看還是要葉玄大長老來鑑別一下那人的字跡了!”

“好!。。。是一套掌法!”易逍遙苦逼地沉聲道。

“真的是掌法?”莫炎長老問。

“嗯!是的。”易逍遙道。

“真的只是掌法?”莫炎長老問。

“如假包換!”易逍遙道。

“那我看此事這麼詭異,還是要葉玄大長老過一下目比較好!最好讓全院都聚在一起研究一下此事的來龍去脈!”莫炎長老嚴肅地道。

“。。。。。。你狠! 俺是一個賊 !”易逍遙無奈道。

莫炎長老緩緩伸出手,微笑着道:“還是讓我給你觀摩觀摩,是否雞肋般的東西!”

易逍遙無奈地將書卷取出,遞給莫炎長老,莫炎長老剛接到手裏,雙瞳突然暴增,渾身一顫,霎時雙手顫抖地遞還給易逍遙,顫聲笑道:“是,是好東西!”

“嗯?”易逍遙皺了皺眉頭,但見莫炎長老慌張的神色,不解地問道:“怎麼?莫炎長老認識石碑的主人?”

“。。。不,不不認識!你還是去選玄刃吧!”莫炎長老額頭上激涌出一排細汗,顫聲道,繼而閃身掠至大殿門口等候。

易逍遙狐疑地望着莫炎長老,略一思忖,上前笑道:“我思來想去還是去找大長老問個明白,我就說莫炎長老對此反應很大,或許葉玄大長老有不一樣的看法。”

“逍遙!”莫炎突然制止道,臉色一沉,冷聲道:“你若是拿到前面讓所有人看到,那這本功法就不再是你的了,你不知道這本功法牽連着什麼!聽我的,你好好保管,此人乃是一位曠古絕今的不世天才,他創的功法定然是稀世罕有,你得此重寶,多加修煉必有大用,其他的,不要多問了!”

易逍遙可以感覺的到,莫炎長老不是開玩笑,而且他說的多半是真的,既然如此,那莫炎長老所說的此人到底是誰?爲何會讓地位崇高的莫炎長老都唯恐避之不及?

見莫炎長老不再多言,易逍遙也不再逼問,揮手將功法書卷收進古戒,轉身向着右側的灰色能量漩渦走了進去——

“唉。。。沒想到數百年來傳聞的事竟是真的。。。”莫炎長老回頭望了一眼灰色能量漩渦,繼而長嘆一聲道。

“傳聞?!”易逍遙置身能量漩渦的入口,咬牙切齒地強忍着周遭漩渦的瘋狂撕扯,爲的,便是聽莫炎長老的真言,身影一縱,一閃沒入其中——

巨大如天塹一般的空間裏,竟是一階一階登上虛空的龐大石階,每一層石階高約十丈,易逍遙走近,但見石階的寬度也足有六七丈左右,一層層的石階上面,便是擺放着不同的神兵利刃,正當失神之際,突聞虛空傳來莫炎長老的聲音:“小傢伙,你只需在玄刃一層挑選一樣便可,切勿動用其他層次的兵刃,否則後果很嚴重!切記。。。切記。。。”

“玄刃?”易逍遙怔怔地盯着第五階的上空緩緩浮現兩個巨大的金色字眼:玄刃!

想不明白莫炎長老爲何不讓動用其他兵器,易逍遙索性看也不看,徑直向着第五階縱身飛掠,第一層是普通的刀劍兵器,第二層的兵器居然比第一層密集許多,而且除了刀劍等兵器還多了幾種長槍之類的兵器,縱身而起,易逍遙徑直飛掠至第三層,第三層沒有停留腳尖一點地面,身子爆衝而起,徑直掠向第四層石階——

縱身虛空,易逍遙突然大驚,但見第四層竟是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兵器,根本無法下腳,想起莫炎長老的話,繼而閃身退回第三層石階,殊不知,就在易逍遙落回第三層石階的剎那,第四層上面的一排長劍竟葛地顫了顫,像是動了一下!

“如果掠過第四層直接到達第五層,那麼上下就要飛起二十丈的高度,可是這也太高了點!”易逍遙皺了皺眉,繼而不耐地道:“我又不多拿你的,碰一下總沒事吧?”

腳尖猛點地面,身子爆衝而起,易逍遙看準一把橫躺在兵器架上的長劍,身子一輕,腳尖迅疾地在上面點了一下,身子一彈直飛而上!

“鏘!”

易逍遙剛剛看到第五層的平面,突覺下方傳來一道冰冷的寒氣,趕忙伸手掛在第五層平面的邊緣,回頭看去,只見那把被自己輕輕碰了一下的長劍應聲出鞘,正向着自己直飛而來!

怔了怔,易逍遙一把抓在手裏,但剛一觸碰到長劍,虛空之中,轟然破空閃現一頭青額猛虎,張口獠牙,“哧啦!”一聲迸射出數道寒冰利刃,身子爆衝,轟然撲來——

虛空中,莫炎長老的話語急急傳來:“每一把兵器都有相應的守護魔魂,你拿到劍,那些魔魂便會自動出現,你要小心了!”

PS:今日第四更送到! 「你也是體修者?!」

張謙對著楊恆問道。

「難不成天下間就只有你一個人能體修嗎?」

楊恆饒有興趣的看著張謙,對方的這種思想還真是不敢讓他恭維。

而楊恆的話帶給張謙更多的是震撼,他能夠越級挑戰便是因為自己是體修者的緣故,仗著自己的身體夠強和對手近身戰鬥,往往對方都討不到好。

可是誰能想到這楊家被稱為廢物的楊恆竟然也是體修者!

而且從剛才的碰撞便是能夠得知,楊恆的身體強度並不比他差。

這對他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從小的刻苦修鍊,一次又一次的極限挑戰,每一天都徘徊在生死的邊緣,才造就了他這張家第一天才的名號。

可是站在他對面的楊恆,實力不必他若,境界也只比他低一個境界,最關鍵的是對方的身體竟然比自己還強,這是他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還等什麼,再不動手可能我們就沒機會了!」

張謙失去了平常的冷靜對著身邊的張晴訓斥道。

本來張晴已經是下定決心要和張謙一起攻擊楊恆的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對方那肆意張狂的樣子,那可以匹敵家族第一天才的實力,她伸出的鞭又收了回來,心中的想法只有一個,這……就是本來應該和我結婚的夫君嗎?

張晴咬了咬嘴唇看著張謙說道。

「大哥……我們敗了……」

「敗了?我們怎麼可能敗!我們絕對不能敗!你和我一同出手我以近身戰法拖住楊恆,你用你的雷龍鞭尋找空隙攻擊,只要讓我抓到一個破綻便是能夠讓楊恆至於死地。」

張謙不能相信,還在極力的辯解,他說出的計劃不知道是給張晴聽還是給自己聽的。

「大哥你清醒一點吧,你看看他淡然若定的樣子,再看看你這急躁不堪的樣子還不明白嗎?」

張晴的話終於是讓張謙心中最後的一絲防線崩潰了,他抬起頭來看著並未搶攻的楊恆,又看了看已經徹底麻掉自然下垂的右臂嘆了口氣說道。

「世人都是小看了你楊恆啊!」

楊恆笑了笑回應道。

「多謝誇獎。」

他知道對方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便是證明自己贏了,徹徹底底的贏了,現在的自己才是這陵郡當之無愧的年青一代第一人,以一己之力從張家手中奪下整個灰冥礦山,用自身實力輕鬆擊敗張家三大高手,楊恆的事迹今後必定會成為整個陵郡茶餘飯後的話題,楊恆的名字也會在一次被眾人所認知。

「楊恆你也別得意!這灰冥礦山不是你楊家能夠獨吞的,洗乾淨脖子等著吧,我張家必定會將怒火降臨到你楊家的庭院當中。」

張謙說完便是不再多言轉過身去將癱在地上的張豹扶起,低聲說道。

「我們走!」

說著便是要帶整個張家工人離開這個讓他顏面盡失的地方。

天才小醫妃 等等。」

楊恆笑著將張謙喊住。

「你放心,我張謙還沒有那麼沒品,說過的話一定會去做,從今天開始這一半的灰冥礦山也是你楊家的了。」

張謙還以為楊恆要提醒他賭約的事便是生氣說道。

可是沒想到楊恆說的根本不是那一回事。

「賭約的事我從不認為你會賴賬,因為沒有人能夠從我楊恆這裡賴賬,叫住你是要你將張家的東西帶回去。」

楊恆輕輕一提便是將被捆綁住的張山四人全都提了起來,扔給了張謙。

慌忙結果楊恆丟過來的張山四人張謙神色複雜的看向楊恆。

「多謝……不過下一次見面我還是會取你性命的。」

楊恆笑了笑。

「隨時歡迎,只是別把自己的命賠了下來就好。」

張謙轉過身去,一手提著張山四人,一手攙扶這張豹默然的離開了這礦洞之中,只留下張晴一個人還在原地注視著張恆。

「怎麼了小媳婦,是想現在就嫁到我楊家來嗎,不過我要先告訴你來了之後可是要做小了,在你上面已經有了兩位姐姐了。」

楊恆看著原地不動的張晴調戲道。

「誰要嫁給你!」

張晴嗔怒道。

「咦?你留在這不是想要嫁給我嘛?」

楊恆奪到了整個灰冥礦山心情大好,也就不介意跟張晴鬥鬥嘴調戲幾句,反正自己又不吃虧。

「哼!我死都不會嫁給你,哪怕是你當初就被鑒定出是天才也一樣,我留在這裡無非是想跟你說,我為我父親之前的魯莽表示抱歉!」

張晴說完之後竟然是對著楊恆微微鞠了一躬,她是真心誠意想要道歉的,雖說兩家現在已經是水火交融勢不兩立,但是他對楊恆的這份實力卻是十分敬佩,這樣的人卻被父親說是廢物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她張晴性格雖烈,但也夠直爽,自己這紅辣椒的外號可不單單是形容別人潑辣的,其中還有著熱情等好的意思,有什麼說什麼,決定對就去做,覺得錯就道歉改正,這便是她張晴。

「呵呵,這個就不必了,回去告訴你父親,莫欺少年窮!」

「莫欺少年窮嗎?真的是很好的一句話,我想我的確應該告訴父親。」

張晴在嘴中念叨了幾遍楊恆說的『莫欺少年窮』越念便是越發覺得這話說的真是相當有哲理,抬頭看了一眼楊恆,沒想到這小子不但實力強勁天賦出眾竟然還有著如此深刻的人生哲學,然而他卻不知道這話可不是出自楊恆之口。

「我想我有點喜歡上你了呢,若不是我們兩家勢不兩立達到了無法和解的地步,或許我還真的會嫁給你。」

張晴說完竟是快步上前用楊恆都沒有反應過來的速度,迅速的將自己的雙唇印在了其臉上。

「楊恆,下次見面就是敵人了,若是你我交戰請不要手下留情。」

張晴說完不等楊恆應答便是轉身離開了,獨留楊恆一個人摸著自己臉頰的唇印發獃。

我做了什麼嗎?還是說了什麼?為什麼自從重生之後總能遇到這種事呢,難道是道靈你再作怪?

道靈「……」 看到這道能量斬所造成的破壞,唐闊的心裏頓時一陣後怕,如果剛剛那隻魔豹沒死之前,這兩隻魔豹一起用這一招出手對付他,那麼他也只有狼狽的躲到魔源世界裏面了。

不過這魔豹在發出這一擊之後,本來氣息就夠萎靡的它,此時卻是更加虛弱了起來。

它看到自己的這一招都沒能將這個該死的人類給殺死,第一時間它便瘋狂的朝着遠處逃掠而去,它知道,自己如果再不逃的話,恐怕就要跟自己的愛人和孩子一樣,被這個人類給斬殺了。

“想跑?”看到這魔豹居然速度飛快的朝着遠處掠去,唐闊的嘴角頓時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當下他雙腳狠狠的在地面一踏,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的彈射而出,瘋狂的朝着那魔豹追趕而去。

以唐闊現在的實力再加上魔神戰靴的增幅,唐闊瞬間便追趕到了這魔豹前面來,手中的偃月長刀卻是狠狠的劈斬而出。

“嗤……”這一刀,唐闊直接劈砍在了魔豹的額頭之上,本來魔豹的額頭是最堅硬的地方,但是在唐闊的這一刀只下,它的頭部卻像是西瓜一般,碎裂開來,一枚黑色的妖核出現在地上。

唐闊上前撿起這枚妖核,隨後又將之前的那隻魔豹屍體弄出來,將那枚妖核取出來。

這兩枚妖核要比之前他擊殺的那隻魔豹還要強大,應該是屬於靈級上品妖核了,這種妖核的價值可是不低啊,不過唐闊可沒有想着將其賣出去,反正他也不缺錢。

用巫羅幽炎發出一道火焰,直接將這兩具魔豹屍體給焚燒殆盡,唐闊才彈身而起,朝着湖泊水流的反方向而去。

就在唐闊剛剛離開沒多久,一道有些狼狽的身影卻是出現,正是那河阪的妻子琴歌,她此時身上的氣息非常的虛弱,身上更是有着好多道傷口,看這傷口,應該不是跟妖獸戰鬥所產生的。

而能將實力達到天階的琴歌逼迫成這樣的,除了星耀宗的楚擎天之外,恐怕也沒有別人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