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沉吟片刻,搖了搖頭,道:

“第一,我雖然有些天賦,但世間之大,和我一樣天分的人不在少數,至少,你的天賦就不在我之下”;

“第二,能控制青鱗龍鷹這樣強大的人都不是對手的敵人,我可不想送死”;

翡無雙聽了這話後,心下更是歡喜,於是“很有耐心”的給十八解釋:

“第一,雖然我的外貌看起來剛二十歲出頭,但你要明白,武道通靈,仙凡兩路”;

“第二,我要你殺的人和你年齡一般大小,但平時他們都有家族前輩保護,只有在那裏你才能沒有阻礙的殺了他們,並且全身而退”;

“第三,此路雖然九死一生,但一旦成功,超凡入聖,不在話下。”

“超凡入聖!”

十八低聲重複着這四個字,凡是學武之人,哪個不想自己有一天能站在這大陸的頂峯!

一將功成萬骨枯,古今成大事者,哪個不是踏着屍山血海走過~~~

“我需要做什麼?”

“努力修煉,然後幫我殺光敵人。”

“我需要功法,資源!”

“我有地階功法!”

……

“我爺爺受了重傷,多年頑疾…”

“我這有一顆龍血蔘。”

“我需要飛行坐騎!”

“這青鱗龍鷹送你了!”

……

“夠了吧!”

“我就這點家底,差不多全被你掏光了。”

“我再問最後一點”,十八笑着對翡無雙說:“你爲什麼選擇我?”

“這個問題,等遇見你爺爺再說~”

等到古靈兒甦醒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正靠在十八的懷裏~

十八旁邊,一個面容俊朗的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她,古靈兒當即臉色通紅,好在兩旁的風吹得十分涼爽,沒人發現她此時的尷尬。

“十八?”

當古靈兒擡起頭來時才發現,她們此刻在數百米的高空,確切的說,是在青鱗龍鷹的背上。

青鱗龍鷹,這可是比她爺爺還強大的存在,她感覺有點暈,不是恐高,而是今天一天給她的震撼太大了。

首先是自己幾個闖到鷹澗峽竟然沒事,還騎着這頭兇鷹;

其次是家族新來的護衛十八瞬殺了自己的兩個護衛,雖然他們很可惡,但是兩個人都有高階武士的修爲。

這在天曼城年青一代可都是領軍人物!

最後便是,這個青衣怪人,哪有這樣盯着女孩子看的。

不過,他自己也挺好看的。

察覺到了古靈兒的疑惑,十八耐心的給她說:

“這位翡公子是我們的朋友,而這青鱗龍鷹以後就是我們的坐騎了。”

十八自己也沒發現,一天前還是護衛的他,現在卻很喜歡和古靈兒用“我們”一詞。

青鱗龍鷹速度很快,一眨眼間,他們一行人就到了天曼城外。

找了個偏僻的地方落地,畢竟青鱗龍鷹給大家的衝擊太大,他們還是覺得低調一點好。

回頭看看了十八肩頭的那隻精緻小鷹,古靈兒也不得不佩服兇鷹的強大實力,和十八告別之後,古靈兒獨自回去古家。

雖然作爲護衛,但古家高層都知道,古家家主是看上了十八的天分,所以才千方百計的把十八家人從深山裏接到天曼城,並有意把自己最鍾愛的小女兒嫁給十八!

所以雖然是古家護衛,但十八和爺爺在古家之外還是有一套房子,這是爺爺的堅持。

當然爲了兩家關係,確切的說是爲了照顧十八的感受,古家樂意如此。

踏着熟悉的小徑,十八和翡無雙走進了自己的家裏。

十八家裏只有自己和爺爺兩個人,爺爺因爲身體頑疾,所以很少動武,每個月除了定期去古家治療外,就是督促十八習武……

看到了熟悉而又年邁的爺爺,十八不禁鼻子一酸,連忙拿出龍血蔘給爺爺。

奇怪的是,爺爺看着這個東西后身體一震,即而看見了翡無雙和青鱗龍鷹……

良久之後,走進自己的房子,這把十八弄得不知所措。

第二天,十八爺爺在書房裏仔細詢問了十八在鷹澗峽的遭遇~~

當聽到翡無雙和十八的交易後,老人頓時做出一種我早就猜出來的神情。

沒有猶豫,老人拉動了書架下冊角落裏的一本舊書,帶領十八走進一間暗室。

小小的暗室,裏面充滿了**肅穆,煙霧繚繞,正中的高臺上放着一個獸首香爐。

而在香爐後面供奉着一個用千年鐵靈木做成的排位,先祖楚嵐風之靈位。

“楚嵐風,西陲戰皇。當今西陲之地第一勢力問劍山莊先祖?”

聽了十八的疑問, 爺爺彷彿很激動,幾乎用咆哮的聲音嘶吼道:

“楚嵐風是我們的先祖,但和現在的問劍山莊卻沒關係,你,我二人是這世上最後的戰皇血脈…”

“一千年前,我們楚家本是西陲之地一箇中等的武道家族,老祖橫空出世,二十歲不到就達到了靈武師之境”;

“然後戰敗各路天才,終於在六十歲不到成就武皇之鏡,而後戰敗各路世家宗門”;

“從而一手創立問劍山莊,因爲好戰,所以被當時的人們稱爲戰皇!”

提起這兒,爺爺眼裏滿是驕傲。

“可惜好景不長,雖然武者修煉到武皇之後,可以改變後人血脈”;

“使其在修習和先祖同樣的功法是進步神速,修煉其他功法也優於常人!”

“可以說,皇者血脈,一出生便是含着金鑰匙,但是這種優越感只是優秀一般的天才,一旦碰上了真正的天才……”

“六十年前,當時正是問劍山莊第三任莊主,也就是你的祖爺爺,在一次去其他地域歷練中……”

“帶回來了一個十歲大的孩子,因其天姿過人,又是父母雙亡,你祖爺爺便收他爲義子,悉心教導。”

“說也奇怪,那孩子極其聰慧,學習先祖功法竟比我們這些直系血親還快”;

“你祖爺爺知道後更加喜歡那孩子,還曾說有了那孩子問劍山莊的勢力便可以擴充到其他地域”;

“一個肯交,一個會學,那孩子很快在武道上就超越了我們!”

“可是!…”

щщщ_ Tтkan_ c○

說到這,爺爺滿眼通紅,引發了一陣咳嗽……

“在你祖爺爺閉關突破武尊緊要關頭!”

“那孩子突然闖進了你祖爺爺的閉關之地,突襲得手,可嘆你祖爺爺一世英名,最後竟死在自己最鍾愛的義子手上。”

“後來呢?” 十八問道。

“後來!”

“那逆子勾結莊中的敗類和外面的邪修以血煉之法將我們楚家的血脈融入己身,欲用先祖血脈衝擊那至高無上的皇者之鏡。”

“那爺爺你?”

“我因爲血脈稀薄早早被派去家族打理下面的生意才逃出一劫!”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曾經高高在上的楚家一夜之間變成死地~~”

“我逃出來後,本想潛心修煉,但是以我的天賦哪怕是窮盡畢生都不能報仇!”

“好在蒼天見憐,你父親和你血脈濃度極高,誰知道,在你七歲那年,你父親因功法暴露,被追殺之人尋到。”

“然後呢?”

聽到這,十八有些緊張,雖然已經知道結果,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那些殺手尾隨你父親到了我們隱居在滎泉山的家裏,你父親爲了掩護我們逃跑,終寡不敵衆……”

“我帶着你奶奶母親和你一路狂走,不分晝夜,不眠不休,赤腳遠走三千里”;

“中途幾波惡戰,最後只剩下你我爺孫兩人”,老人說完話,掩面而泣,嗝咽抽搐,不能自已!

“原來是皇者血脈,難怪能驚醒我!”

淡淡的聲音從十八和爺爺身後傳來,翡無雙一臉平靜的站在十八身後三步的位置。 看到翡無雙進來,爺爺阻止了準備發作的十八,露出一副我早就知道的神情。

爺爺對着翡無雙深深地鞠了一躬:

“前輩,該說的我都說了,如果前輩真的能讓十八超凡入聖”;

“恢復先祖基業,那麼我問劍山莊以後任前輩驅使。”

“問劍山莊,你們現在還是嗎?”


“現在不是,不過,馬上就會了,畢竟他楚燕奇再厲害也沒道能以青鱗龍鷹代步,而且是成年期的妖獸!”


“看來你們爺孫倆是吃定我了,我什麼好處沒撈着,卻要被你們當免費的打手”,翡無雙無奈的笑道。

“不過以後也不要把我叫前輩了,現在確切的說我這具身體只有三十歲。”

“翡無雙看向十八,我二十歲突破靈武師,二十五歲達到武侯境”;

“而那時,死在我手上的武侯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如果你跟着我走,我保證,你的成就不會比我低。”

“十八第一次呼吸有些紊亂了,這他孃的還是個人嗎?”

和他比起來,雲飛揚簡直就是個渣!

十八雖然少年老成,但畢竟還是個孩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