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羽楓這時候回來了,剛好聽到她們母女的話,凌羽楓走過去,看着李文淑說道:“媽,我相信妲己,以她的能力,肯定能談成的。”

李文淑瞪了凌羽楓一眼,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們母女說話,你插什麼嘴?說起來,都怪你,要不是你,以我們家妲己這麼優秀的條件,嫁入豪門,那是早晚的事,你還好意思插嘴!”

凌羽楓沒有說話,他知道李文淑正在氣頭上,不管他說什麼,都只能引火上身。

快到晚飯點了,凌羽楓轉身走向廚房,準備去做飯。

背後響起了蘇妲己的聲音:“凌羽楓,我可以相信你嗎?”

凌羽楓轉身,表情堅定,認真說道:“可以。”

李文淑看到這裏,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馬上問道:“怎麼回事?”

難道說,蘇妲己之所以衝動的答應下來,是因爲她這個窩囊廢女婿嗎?

李文淑指着凌羽楓說道:“你先別走,我問你,是不是你慫恿妲己答應的?”

蘇妲己心中明白,如果說出了實情,她媽媽肯定會氣急敗壞,說不定直接就把凌羽楓給趕出去了。

“媽,你問他幹什麼?他什麼都不知道,我自己做的決定。”蘇妲己說道。

“哦,是嗎?妲己啊妲己,你現在到底是怎麼了?竟然幫這個窩囊廢說話,還有他有什麼本事,爲什麼要相信他?你可千萬不要再上當了。”李文淑因爲激動,邊說話,邊上前抓住了蘇妲己的胳膊。

因爲力道很大,一陣疼痛傳來,蘇妲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凌羽楓看到這裏,上前幾步,突然把李文淑的手腕抓住了,冷冷的說道:“妲己可是你親生的女兒,你連自己女兒都不相信嗎?”

李文淑怒不可解,瞪着凌羽楓說道:“把你的髒手拿開,我們母女說話,有你什麼事?”

凌羽楓沒有放手,冷冷的看着李文淑。

李文淑忽然有些心虛,她從未見凌羽楓如此強勢過,沒想到他強勢起來,還挺嚇人的。

蘇海看情況不對,趕緊說道:“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不要搞得這麼僵,你們都放手。現在問題出來了,我們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怎麼解決問題。我看你讓妲己去試一試,等結果出來了再說。”

李文淑這才放開了手。

凌羽楓看了蘇妲己一眼,說道:“餓了吧?我現在就去做飯。”

等到凌羽楓去了廚房,李文淑狠狠的說道:“你這個窩囊廢,我一定要把你趕出去。”

因爲還在氣頭上,李文淑沒有跟大家一起吃飯,獨自出門了。

蘇海在飯桌上一直在給蘇妲己提意見,希望能夠順利的跟雲海公司談成合作。

蘇海是真不想看到他們家被趕出蘇家,那樣的話,以後可真要喝西北風了。

吃完飯,凌羽楓衝了個涼,到了臥室,看到蘇妲己的表情很嚴肅,兩隻眼睛盯着剛進來的凌羽楓。

凌羽楓輕聲咳嗽了兩聲,往地鋪上一躺,說道:“明天你不用擔心,雲海公司的董事長,跟我是同學關係,他會幫忙的。”

蘇妲己“哦”了一聲,也沒有多問。

…… 兩個人都不說話,房間瞬間安靜了下來,就像往常一樣。

蘇妲己躺在牀上,心情卻很複雜,尤其是想到剛纔凌羽楓面對她媽媽時的強勢,從沒有發生過的。

一個男兒,當出手時便出手,豈能甘做慫包?

“凌羽楓,我知道你以前每天都在等我下班,以後不用了。”蘇妲己突然說道。

凌羽楓微微一愣,原來她已經知道了。

“好的。”凌羽楓淡淡的說道。

蘇妲己咬了咬嘴脣,心中有些波動,此前她都很確定,她和凌羽楓總有一天要離婚的,並且她絕對毫不留戀。

可現在她卻發現,她已經有些依賴凌羽楓了。

最重要的一點,就算蘇妲己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好,凌羽楓每次看到她,都是燦爛的笑着。

蘇妲己並不是冷血無情的人,她也有血有肉有感情。

“以後我下班了,你直接來接我吧。”蘇妲己悠悠的說道。

凌羽楓渾身一震,瞠目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

蘇妲己是背對着凌羽楓,看不到他的表情,又聽不到他的迴應,以爲凌羽楓不願意,微皺着眉頭,說道:“不過我不會勉強你,你不願意,可以拒絕。”

凌羽楓趕緊說道:“我願意去接你,一百個願意。”

蘇妲己能夠聽出來凌羽楓的興奮和激動,不知爲何,一行熱淚劃過臉頰。

此時,她才明白,凌羽楓想要的,原來這麼少。

第二天,蘇同生一到公司,就叫了幾個親戚,來商量一旦蘇妲己此次談不成合作,就直接把蘇妲己一家趕出蘇家。


正商量着,蘇同生電話響起。

通完電話,蘇同生突然捧腹大笑,都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其他幾個親戚看到這裏,好奇的問道:“同生,什麼事讓你笑成這樣?”

“對啊,對啊,說出來,讓大家一起樂樂。”

“我猜會不會是蘇妲己打退堂鼓了?”

蘇同生緩了好一會兒,才止住了笑,撐了撐臉皮,說道:“你們知道,剛剛電話裏怎麼說的嗎?”

“別賣關子了,快點告訴我們。”

蘇同生清了清嗓子,得意的說道:“蘇妲己確實去了雲海公司,但你們知道她是怎麼去的嗎?她是讓她那窩囊廢老公騎着小電驢帶去的,真是太丟人了。想想那個畫面,我就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是真的嗎?那要是被雲海公司的人看到了,估計直接給她來個閉門羹了,還談什麼合作?”

“我覺得蘇妲己這是自暴自棄,一點上進心都沒有,這一次的鍋她是背定了。”

“同生,這一次還是你聰明,都不用咱們動手,她就乖乖的滾出蘇家吧。”

幾個親戚各個洋洋得意,儼然是已經把蘇妲己趕出了蘇家。

突然其中一個親戚皺了皺眉頭,說道:“我還是有些擔心,萬一蘇妲己到時候賴着不走,我們總不能硬趕吧?老爺子不會同意這麼做的。”

蘇同生一臉自信的說道:“這個你們完全不用擔心,山人自有妙計,到時候,你們一定要跟我站在一個陣營,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早就見凌羽楓這個窩囊廢煩了,他窩囊也就罷了,還直接連累了我們其他人,這一次,總算不用再受他牽連了。”

“對,沒錯,哈哈哈哈……”

雲海公司。

蘇妲己從小電驢上下來,沒有直接進去,站在雲海公司門口有些猶豫不決。

凌羽楓笑着說道:“妲己,雲海公司董事長是我同學,我跟他已經說好了,只要你去,當場就可以籤合同。”

蘇妲己並沒有多問關於凌羽楓同學的事情,加上這一次整個東海市各大公司都蠢蠢欲動,木材公司也有不少,蘇家公司並沒有絕對的優勢。

僅僅依靠凌羽楓的同學關係,難道真的就可以談成合同嗎?

蘇妲己難免有些懷疑。

“你同學會不會跟你開玩笑的?”蘇妲己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凌羽楓很自信的說道:“不會,我們的關係很鐵的。”

蘇妲己深深吸了一口氣,既然凌羽楓如此自信,她又選擇相信他,現在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進了雲海公司,剛剛來到前臺,前臺很有禮貌的站起身,微笑着問道:“請問,是蘇家公司的蘇妲己小姐嗎?”

蘇妲己微微一愣,看來雲海公司已經在等待她了,蘇妲己趕緊說道:“我就是。”

“我們經理已經在等你了,我現在就帶你過去。”前臺小姐很有禮貌。

大廈頂層。

電梯門一打開,蘇妲己就看到外面站着一箇中年男人,面帶微笑。

“蘇小姐,你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此次經濟中心的負責人,我叫楊大利,這個項目的合作也由我來跟你談。”楊大利說道。

蘇妲己頓時覺得受寵若驚,愣在了原地,竟有些不知所措。

楊大利笑了笑,接着說道:“是這樣的,我們董事長每天都有很多的應酬,經濟中心的項目董事長一時也沒時間管理,所以關於合作方面的事情,有任何問題,蘇小姐都可以直接跟我談。”

蘇妲己趕緊搖了搖頭,說道:“我這邊沒問題,只是我們好像還沒有正式談合作啊。”

楊大利說道:“董事長已經吩咐過了,跟貴公司的合同,我們也打印了出來,我先簽了字,一會兒,蘇小姐過目一下,如果可以,簽上你的名字就行。”

“啊?”蘇妲己不由得一陣驚愕,直直的看着楊大利。

上來之前,她已經想好了,如果對方刁難的話,她就把凌羽楓的同學關係搬出來,搏一搏。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連合同都已經簽好了,這也太順利了吧?

“楊先生,這都是真的嗎?你沒有開玩笑吧?”蘇妲己依然不確定。

楊大利笑了笑,認真說道:“是真的,不是開玩笑,我們董事長親自吩咐的,我也不敢開玩笑,我們進辦公室說吧。”

說着楊大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辦公室,蘇妲己仔細看完了合同內容,眼睛越睜越大,這份合同完全是對蘇家有利的,蘇家得到的利益還很大。

“楊先生,這,這……”蘇妲己竟詞窮了。

…… 楊大利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支筆,遞給了蘇妲己,說道:“蘇小姐,如果你沒有疑問了,就簽字吧。”

蘇妲己就像是在做夢一樣,整個蘇家都談不成的生意,沒想到在她這裏,竟如此順利,看來凌羽楓沒有騙她,他跟雲海公司董事長確實是鐵關係。

可是讓蘇妲己疑惑的是,凌羽楓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同學?

蘇妲己都不知道她是怎麼走出雲海公司的,總感覺像是在夢中,表情恍惚。

在雲海公司拐角處,有一個人探出了半個腦袋,看到蘇妲己恍惚的樣子,嘴角揚起,迅速掏出手機,報信去了。

“沒有談成功嗎?看你的樣子好像不開心。”凌羽楓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

蘇妲己微微搖了搖頭,說道:“談成了。”

凌羽楓笑笑,說道:“既然都談成了,怎麼還一臉不高興啊?”

其實蘇妲己並沒有不高興,她只是覺得就像在夢境當中,這種感覺很虛幻,一點都不真實。

手機鈴聲響起,蘇妲己看到來電顯示,嘆了一口氣,說道:“蘇同生怎麼跟個狗皮膏藥一樣,真是煩死了。”

“他應該是來詢問結果的,恐怕他要失望了。”凌羽楓說道。

“謝謝你,沒有你,我們就真的要被趕出蘇家了。”蘇妲己一臉感激,說道。

“對了,有件事我需要你答應我,這事你別讓其他人知道,你知道就行了。”凌羽楓正色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