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裏面翻遍了,裏面似乎什麼也沒有,除了幾包上品茶葉和幾瓶紅酒,好像再也找不到什麼了。

管他的,那茶葉似乎看上去很極品,葉少風便直接將它拿過來準備泡上,才發現那燒水的居然不管用,看來這屋子裏面的電還需要插會員卡。

麻逼的,葉少風直接將他的金卡掏出來插上了,剛一插上,將燒水的那設備一打開,只見一陣青煙直冒的,然後便是爆了一聲,看來那燒水器直接爆掉了。

他剛準備坐到沙發上面,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來了很久了,葉少風,等不急了吧,到388房間來找我吧。”

葉少風接了電話,還沒有說話,電話就掛掉了。

他極速地衝出了大門,什麼388,那些房間上面似乎都沒有號碼,葉少風將手往門上面一靠,馬上便顯示出了房間號,上面閃動着388,就是這個房間了,但是門卻開不了,這門是智能電腦門,完全由電腦程序控制着,和之前的那個房間完全不一樣,看來這道門設計的更加複雜。

葉少風正準備打電話,但是短信卻過來了,葉少風一看,是那個劫匪發過來的,他剛打開一看,門突然開了,他便閃身進去,剛一進去,門便突然一下子關了。

進了房間之後卻沒有發現一個人存在。

葉少風徑直往裏面走去,發現裏面挺大的,像是總統套房一樣。

突然,一個人影閃現出來,站在了他的身後,“是我叫你來的。”

葉少風急速地轉過身來,一看,此人不是別人,居然是他,他不是花都市的公安廳長洪坤嗎,他怎麼會在這裏,葉少風卻儘量保持着平靜,雖然他有些吃驚。

“坐吧,我知道你一定很吃驚,不過一會你就會知道答案了。”

洪廳長指着葉少風面前的那杯茶說道:“趕緊趁熱喝了吧,那可是一杯很極品的西洋人蔘,很有營養的,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真的,這可是我託一個朋友弄到手的。” 葉少風哦了一聲,便將那杯西洋人蔘端了起來,對於西洋人蔘,葉少風以前可是沒少見識過,只是他從來都不喝那個的,那些東西都是很高檔的補品,葉少風不相信那些東西。

他小喝了一口,便將那杯西洋人蔘放在了桌子上面。

“洪廳長找我有事。”

“少風,我最喜歡你這樣直爽的性格,不錯,我從花都跑過來就是專門爲了找你的。”

“洪廳長請直說吧,要是我能幫得上忙的話,就一定幫忙。”

那個洪廳長咳了兩聲,停頓了一下:“是這樣的,其實也不是什麼很大的事情,就是過兩天歐美珍尼絲集團可能要到新鄉鎮來考查,珍尼絲集團可是歐美很有名的一家集團,主要以生產女性內衣爲主,而且珍尼絲這個品牌相當的出名,更重要的是這一次前來考查的可能不是集團老總本人,而是他的女兒珍尼絲,珍尼絲這個品牌就是他女兒的名字,而且他女兒也是珍尼絲品牌的代言人,她本人也是歐美的大牌明星。”

葉少風端起那杯西洋人蔘在那裏小喝了,根本就沒有怎麼聽洪廳長說話,剛開頭一聽到又是搞什麼內衣的,而且還是女性內衣的,還沒有聽下文,就知道又是讓他去保護那個女的,而且還是歐美的,對於這種低級的任務,隨便拉幾個刑警不就行了,還需要他出馬,這些保護明星的事情那可是葉少風剛出道的時候做的事情。

“少風,剛纔我說的你都記住了。”

葉少風這才擡起頭來,望着江廳長:“洪廳長的意思是讓我去當她的保鏢。”

洪廳長卻馬上糾正道:“不是保鏢,是貼身護衛,也就是二十四小時都跟隨着她。”

葉少風一口人蔘茶差點噴了出來。

“二十四小時?”

葉少風重複了一遍。

“是的,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少風啊,因爲這一次如果考查成功的話,歐美珍尼絲集團將在新鄉鎮投資建立一家分公司,這對於新鄉鎮甚至花都市都將是一次重要的機會,所以花都市委和省裏的領導都很重視,所以我才專門跑這一趟的,相信你也應該知道了重要性。”

“對了,你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葉少風將手裏的那杯西洋人蔘放在了桌子上面。

“對了,洪廳長,那妞要是說英語的話,那我豈不是聽不懂了。”

洪廳長卻笑着說道:“這個,少風,你大可以放心,聽說那個珍尼絲她可是會七八個國家的語言,她可是英國劍橋大學畢業的,她會講漢語的。”

“哦,那就沒事了,洪廳長,二十四小時保護她怎麼個保護法啊。”

那個洪廳長卻一直笑個不停,“怎麼?少風,這個你也擔心啊,反正你放心吧,不會讓你吃虧的,至於怎麼個保護法,時間上的安排,包括一些細節方面,那就等珍尼絲本人過來後,你就直接跟着她就行了,她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吧。”

洪廳長從他的公文包裏面掏出一份文件,滑到了葉少風的面前:“這是關於這一次任務的一些資料,你拿去看看吧。”

說完,洪廳長便站起身來,“哦,還有一件事情我差點忘了,我已經跟上面打報告了,你現在已經是我們公安廳裏面的編外特工,跟正編人員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你不用受那麼多的紀律約束,但是照樣可以拿高薪。”

他突然從他的包裏面拿出來一個信封,將那個信封直接滑到葉少風的面前:“這裏是你這一段時間的薪水,先拿去用吧,不夠跟我說一聲,錢會自動打到你的卡上面,裏面還有一張給你辦的金卡。”

“怎麼?不會是嫌錢太少了吧?不管多少,你總該先拿去看看吧。”

葉少風也沒有客氣,直接將錢滑到了自己面前,看都沒有看,直接將那個信封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面,“錢你收好了,少風,回頭你好好地看看那個資料,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跟我對話。”

洪廳長說完便準備走,但是他剛站起身來,葉少風卻說了一句讓他快要吐血的話,“洪廳長大老遠的跑過來,就是爲了說這件事情。”

“但是洪廳長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問我願不願意?”

“難道你不想接這筆生意,要是我沒有把握的話,我是不會來找你的。”

“洪廳長似乎很有自信,對於保護女人這種事情,說句實在話,我的確不是很想做,尤其還是歐美女人。”

“這麼說來,你不會是對歐美女人有什麼後怕吧?”

洪廳長笑着說道,“你放心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他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哦,忘了告訴你了,這一次的保護任務上頭領導說了,不會再派特工或者防暴隊員什麼的,安全廳裏面的那些特工都有任務,所以這一次就你一個人負責保護珍尼絲的安全。”

葉少風此時故作好像很爲難似的,其實他可是早就聽說過這個珍尼絲的品牌了,很出名的,特別是在歐美市場,看來這一次他們選擇把工廠建到亞洲,特別是選擇華夏,而且還將廠址選在一個小鎮上面,肯定是看中了這裏的地理位置和風土人情,新鄉鎮雖然不大,也並不是很富裕,但是這裏卻是靠着龍江,有着很豐富的水資源,還有海運港口,鐵路交通也很發達,看來那個珍尼絲可是很有眼光啊,想用最小的投資獲得最大的收益。

對於珍尼絲本人,雖然葉少風似乎並沒有見過她,但是對於他的老爸,也就是珍尼絲集團的老總,他們可是打過照面的。

傳說中的珍尼絲似乎才十幾歲,還是一個少女,難道讓一個少女來到這麼大的華夏來考查投資建廠的事情,是不是太兒戲了。

“少風,你不會是不願意吧?你大可以放心地去做你的事情,你以前的歷史我都給你做了處理了,不會有什麼人知道你的歷史了。”

葉少風冷笑一聲,心想,我有什麼歷史了,不就是在國外混跡了幾年,不過在那幾年裏面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也刺殺了不少的人,和很多的黑道白道組織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現在要是那些仇家都找上門來的話,估計可以拉上一火車皮了。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洪坤將自己的手提包一夾,便一臉的嚴肅準備離開,葉少風卻問道:“洪廳長,那個。”

“你有什麼爲難的就直說吧,我一向都是那麼嚴肅,這只是我的性格而已,以後私底下你就叫我洪伯伯吧。”

“沒什麼事了。”

洪坤笑了笑,便走過來拍了拍葉少風的肩膀,但是他的手卻突然使力地按住了葉少風的肩骨,只是此時葉少風雖然站立不動,但是洪坤卻感覺到他的手心怎麼像是被什麼火焰給燒着了一樣,他趕緊將手從他的肩骨拿了下來。

“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葉少風是想問米蘭的事情,但是他剛準備開口,那個洪坤便轉身說道:“對了,米蘭這段時間可能不會出現,到時候你都會知道的。”

葉少風本來是想早點回花都的,但是沒有想到洪坤突然出現,而且給他安排了這麼一個任務,而且是保護珍尼絲集團老總的千金,對於當保鏢這種事情本來葉少風已經沒有什麼興趣了,但是這一次葉少風卻很感興趣,而且期待着這一天早點到來,看來他要在新鄉鎮多呆一段時間了。

好久沒有進過酒吧了,在國外的時候,葉少風喜歡一個人獨自呆在那裏,找一個角落,然後便好好地喝一頓,用酒來麻醉自己的神經,同時也讓自己振奮起來,經過過戰火的洗禮,葉少風看似強壯的身體上面卻留下了一道道傷痕。

到了晚上,葉少風想自己出去轉轉,這一次並沒有開車,而是步行,走在新鄉鎮繁華白街道上面,不知道爲什麼,似乎是那麼地陌生了,離別的八年,對於一個剛剛歸來的遊子來說,這個城市是繁華了許多,但是卻似乎離他越來越遠了,八年前的朋友現在也不知道都去哪了,很多人都出去淘金去了。

剛走到一家酒吧門口,遠遠地打量着,門口站着一個美女,那個美女似乎認識葉少風似的,不僅一直盯着他,還頻頻地朝着他拋媚眼,葉少風卻將自己上下打量了一下,今天哥好像穿的是一件地攤貨,不是什麼名牌,難不成就這她在笑話哥不成。

那個美女突然婉爾一笑,那笑容很是甜美。

她見葉少風一直駐足觀看,卻不敢走近。

那個美女便突然離崗,朝着葉少風走了過來,“先生,進去坐坐吧,我們這是新開的一家酒吧,今天剛開業,可以打五折,還有禮品贈送。”


葉少風一聽:“哦,那送什麼東西啊。”

那個美女很甜美地說道:“那送的東西可多了,還可以抽獎什麼的。”

葉少風見這個美女年紀不大,像是是學生妹子,便笑着說道:“哦,那可不可以送美女啊。”

她一聽:“這個。”

“要是贈送你這樣的美女的話,哥就進去,不用打折了,哥全付。”

那個美女一聽,見葉少風說得這麼直接,居然整個臉蛋都紅了。

突然,身後傳來另一個甜美無比的聲音,“大哥,當然送啦,乾脆把我也送給你得了,你看怎麼樣啊?”

葉少風一聽,慢慢地轉過身來,一看,是她:“咦,你怎麼來了?”

“什麼叫我怎麼來了啊,大哥,你都答應了我什麼啊,不是說好了答應當我的私人教練的嗎?怎麼放我的鴿子啊?”

“哦,你不會是爲了這件事情來找我的吧。”

“對啊,我就是專門來找你的,葉大哥,你現在就跟我走吧。”

還沒有等葉少風回答,她就直接上來一把挽住了葉少風的胳膊,直接將他往自己的名車上面拉。

葉少風咳了兩聲。

“葉大哥,你怎麼了啊?不會是感冒了吧,我車上正好有感冒藥,嘻嘻,一會我充給你喝啊。”

“藥太苦了,我一般不喝的。”

葉少風很嚴肅地說道。

“葉大哥,你放心吧,那個不苦的,我一直都喝那個的,真的很好喝的。”

她直接將葉少風拉到了車上,急忙從車上拿出了一袋藥,將水也遞了過來,“來,葉大哥,趕緊喝了這藥啊,你一會就會好了。”

葉少風卻一把將那個藥抓在了手裏,拿在手裏,卻一直盯着那個女生,“葉大哥,怎麼了啊?你幹嘛一直那樣看着我?”

“是不是很奇怪啊,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你來新鄉鎮幹什麼啊?大小姐不在家裏好好地呆着,大老遠的跑過來就是爲了找我?”

“是啊,怎麼不行嗎?誰讓你跑得那麼快,我們是不打不相識啊,上一次見識了你的功夫了得,正好想向你好好地學習幾招,誰知道你卻閃得沒個人影了。”

“切,就你那身手,男人見了都躲得遠遠的,你還學,你再學的話,恐怕這輩子都沒人敢要了,再說了,哥也不會什麼。”

那個女生將臉扭向了一邊:“切,得了吧,就是不想教我了唄。”

她突然轉過臉來:“要不這樣,你看行不行,我呢,請你當我的私人保鏢,二十四小時貼身的那種,小說裏面不是經常寫道嘛,給你工錢的,但是在這二十小時裏面,你得什麼都聽我的。”

葉少風將他的腿一下子放到了她的車前窗上面,很不屑地說道:“大小姐,那跟賣給你了有什麼區別?”

“什麼賣不賣的啊?”

“說得那麼難聽,你就說同不同意吧。”

那個女生一直望着葉少風,“不說話的話就當你已經同意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私人保鏢,以後你就叫葉跑跑,我叫你幹什麼,你就得馬上去幹。”

葉少風一聽,這名字怎麼到了他的嘴裏就變得這麼難聽了,看來這跑到新鄉鎮了,還是落不下個清靜,遇到了一個楊小慧,還沒多長時間,這妞居然從花都跑過來了,“大小姐,不會是一段時間不見,想我快想瘋了吧?”

葉少風戲虐地說道。

“喂,我這可是名車啊,麻煩把你的豬蹄子拿下來,要不然的話姐可是一會把殺豬的刀拿出來給你直接跺了。” 她說着便一下子從車裏摸出了一把****,而且直接用那把****對準了葉少風的檔部。

“你要是不怕將來沒得用的,你就儘管跺吧。”

葉少風躺在那很舒服的座椅上面閉目養神,很悠然自得地說道。

那女生聽葉少風說得這麼直接,她一下子氣得不得了,整個臉都通紅了,但是一看那傢伙居然無事一般地還躺着睡得很香似的,像是在做春夢一般。

“葉大哥,你看我今天穿是漂不漂亮啊,這麼久不見了,還挺想你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