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並沒有離去,而是在等。

主要是心中的感應非常強烈,真的有什麼重要的機緣要出現了,多半遠不了,也許近期就要來臨。

如此,又過去兩天。兩天當中,他一直在晃盪,並不是多麼在意那些千年寶藥以及一些珍惜材料,主要的就是在等待機緣降臨。

“要出現了麼!”

白道玄正行走在一條崎嶇的山路之間,心裏突然泛起劇烈的波動,有重要的事情要發生了,這是冥冥之中的預兆。

他靈力涌動,升空而起,放眼望向四方。

嗖嗖!

天穹,有一道道流光在飛射,每一道流光當中,都有一名強大的存在佇立。

這些人大多是皇天強者,氣血如海,一個個速度都放的很快,並且臉上有些急迫,足足有上萬人,都是如此。

至尊海界開啓已經有些時日了,如今進入這裏的修士有很多,光是這一片區域就多的數不清,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修士浮現。

白道玄看着這些人,隨手捉住了一個,咧嘴問道:“你們這麼急急忙忙的是要幹什麼?”

對方是一名皇天強者,平日裏在外界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被人稱爲天才。

此刻竟然被人猶如小雞仔一般抓着,懵了,當他反應過來,心中不禁泛起怒意,擡頭就要呵斥。

“你……!!!”

聲音戛然而止,因爲他看清楚了白道玄的面容。

“終結者?!”

呆滯了片刻,這名修士難以置信的驚呼,卻連動都不敢再動一下,只是一臉苦相的望着他。

他是前不久才進入至尊海的,一來到這裏就聽到許多人在談論十六歲少年獨戰兩大天驕,並且最終獲勝的事情。

好奇之下,他就買了一塊世界投影來石觀看,看完之後,就已經將白道玄的面容清晰的刻在了心中。

畢竟對方實力太強大,若是將來碰到了,並且不小心得罪了他,那就真是死定了。

“什麼終結者?”白道玄疑惑的皺了眉頭,難道對方是被自己嚇傻了麼,已經開始說胡話了。

對方見他都問話了,怎麼敢不說呢,老老實實的將緣由講了出來。

九幽皇朝殤鳴以及北疆聖地的墨炎是人族公認的天驕,生平都沒有敗績。

而他們卻在來到至尊海後,在同一天,敗在了同一個人手中。

由於許多修士都不知道白道玄的名字,因此都給他加上了一個天驕終結者的稱呼。

“哼,還真是沒安好心。”

白道玄心中有些怒了,因爲給他取這個名號的修士肯定沒有安什麼好心。

“天驕終結者!”這個稱呼並不是說叫就叫的。

諸天百族當中,天驕何其之多,如同天上的星辰,數不勝數。

其他天驕要是知道有一個人竟然叫做“天驕終結者,”他們肯定會來找麻煩,哪怕這個名號並不是他自己取的,依舊如此。

因爲天驕都太傲了,堅定自己就是神話,誰人可終結!

不過,他隨後就笑了,非常燦爛,令他手中的修士都止不住一陣顫抖。

“嘿嘿,既然有人給我起了這麼一個拉風的稱呼,怎麼說我也要好好對待了,其他天驕對上我,只有被終結。”他笑着自語。

這番話非常驚人,最起碼他手中的修士就受精了,心中唸唸有詞,“這小·逼·崽子,,還真是生猛,竟然真的要終結所有天驕的道路。”

雖然吃驚,不過這人卻對白道玄非常鄙視,天驕可不是想終結就能夠終結的。

他們一路走來,誰沒有一些真本事?都是被稱爲種族未來棟樑的存在,肯定很不凡。

“也許天驕沒終結幾個,自己就要被終結。”該名修士心裏這般想。

“快說,你們這麼急急忙忙的,是要去什麼地方。”白道玄突然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上,也很急迫。

他感到機緣臨近了,也許就與這些修士急忙趕路的原因有關。

“島嶼東南部,有一株先天聖藥的幼苗出現,許多修士都想捕捉。”對方弱弱的說道。

“什麼!?”白道玄驚呼。

他沒想到這個機緣竟然會這麼不凡,纔來至尊海界幾天罷了,竟然就要遇見一株先天聖藥的幼苗。

那可是相對於整個神族來說都異常珍貴的東西,成長起來就是聖藥,哪怕隕落,只要有一縷殘魂,都能將人復活。

也許是被他的氣勢震到了,對方趕忙補充的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島嶼東南部是一片火山羣,有人在那裏看到了一株朱雀聖藥的幼苗,行蹤飄忽,很難找到。”

聖藥都是通靈的,不比修士的智慧要差,雖然它們往往沒有多少戰鬥力,生存手段卻是不凡。

完全成長起來的聖藥,若是一味的躲藏,哪怕神靈都非常難以將它找到。

這個世界何其廣袤,聖藥其實並不少,之所以這般珍貴,主要就是因爲難以捕捉。

傳聞,古時候有許多神王出手,將天地間的聖藥掃蕩一空,栽種於各自種族當中。

當他們全都失蹤後,那些聖藥大多都跑了,不知道躲到了哪裏。

朱雀聖藥,據記載只有上古時期出現過,吞噬一株聖藥,修士可以鍛造出成神之基,哪怕資質愚鈍者,亦是有效。

並且,吞噬朱雀聖藥的修士對於火道的感悟都會非常容易,將會成爲天地間的火神,萬火聽其號令。

“你走吧。”

白道玄將這名修士放走了,而後化作流光,很在了大部隊當中,要去爭奪朱雀聖藥的幼苗。


那東西對自己也是有大用的,將來可以用來煉體。

Www●ttk an●c ○

從這裏到達島嶼東南部,並不遙遠,也就半天的功夫,所有修士已經踏入了一片火山聚集之地。

這裏到處都是火山,一座座,一片片,連綿起伏,空氣中繚繞着灼熱的氣息,不時就會有一道道火苗浮現。

火苗看似渺小,實則不凡,每一次出現都能夠引起空間扭曲,火山暴動。

“天地精火!”

有修士道出了火苗的來歷。

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天地精火,是天生地養的絕世火焰,是練器以及煉丹的上好火焰。

這種火焰誕生的機率很小,只有火之力濃郁到極致的地方纔會出現那麼一縷。

此地卻不時就會冒出一道,可想而知空氣中的火之力有多麼駭人了。 這裏的火之力真的很濃郁,不時的就會冒出天地精火。

在場的有數萬名修士,他們此刻的心情都是一樣的,震驚,灰常震驚。

那可是天地精火啊,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出現的,鍛造兵器時,若是加入一縷這樣的火焰,能夠增加兵器鍛造的成功率。

並且,以天地精火鍛造的兵器,品級會得到提升,可以突破自身材料的限制,成長爲更高品級的寶器。

轟!

沉默了很久,所有修士紛紛反應過來,一個個血氣奔騰,衝了上去,要爭奪這些天地精火。

雖然是火焰,卻可以儲存,這也是一種材料,市面上都有過天地精火的交易。

每一次出現,都會賣出數百萬上品靈石的天價,非常珍貴。

“混蛋,這道精火是我先追到的。”

“哼,你唧唧歪歪的叫個毛線啊,有本事就來奪!”

有很多人在爭奪天地精火,不免會有一些口角發生,而這裏的修士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一言不合就會大打出手。

剎那間,一道道凌利的劍氣在此地激盪,一條條雪白的刀影於天穹中絞動。

不時的就會有修士隕落,鮮血化作河流,四處流淌,場面混亂無比。

他們來這裏的目的本來是朱雀聖藥,可是沒有想到,一來就會遇到天地精火這樣的異寶。

很多人都知道聖藥珍貴,還不如在這多收幾道精火,這也是一種莫大的機緣,將來可以鍛造出無上寶器,也許可以晉級聖品。

白道玄搖頭輕笑,對於這些修士的做法,並不贊同。

不過是一點蠅頭小利罷了,根本用不着在這裏拼死拼活而錯過朱雀聖藥的爭奪。

那是一場機緣,哪怕與聖藥無緣,就是前去湊熱鬧都是好的,將會成爲修煉道路上的寶貴經歷,對於自己的心界以及眼界都有好處。

錯過了,就是一種損失。

“走!”

與他有着同樣想法的修士也不少,依舊不下數萬人。這些人呼和着,一個個瞬間進入十萬火山羣。

真正進入火山羣后,衆人更加感覺到了此地的不凡,火之力濃郁的駭人,天地間都飄蕩着許多火星,將這裏渲染的一片通紅。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

一名修士突兀的發出慘叫,他的手臂不小心碰到了一點火星,竟然被點燃了,在熊熊燃燒,隱隱約約之間,都能聞到一股肉香。

他體內的靈力猶如洪流,一股股噴礴而出,想要將火焰熄滅,卻是徒勞,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火焰金黃,依舊在灼燒。

噗!

這人非常果斷,見自己的手段沒用,乾脆將自己一條手臂齊肩斬斷,鮮血迸濺,趕忙臉色蒼白的以靈藥療傷。

“大家注意些,火星當中都參雜了一絲絲天地精火。”有人抓住了一團火星,以精神力探測,最後神色凝重的道出了這個結論。

衆人先是一驚,而後恍然。

也對,若是普通的火星,不可能輕易突破一名皇天強者的血肉,並且輕易引起焚燒,只有那種天地間的珍惜火焰能夠做到。

“太危險了!”

許多修士心中感慨,覺得此地非常危險,到處都是火星,皇天強者都要小心翼翼,不然會遭殃。

此地尚且處於火山羣的外圍,據說朱雀聖藥出沒的地方在中心,距離這裏還有一段不小的路程,一路上的危險,肯定很多。

雖然危機重重,但是朱雀聖藥的幼苗是絕對誘惑,衆人並不能抵擋,打起一些精神便繼續趕路。

行走的途中,白道玄並沒有浪費時間,他不停的吸收天地之間的火星,以此淬鍊肉身,雖然效果不是很大,但是聊勝於無。

“真是猛人啊。”

“怎麼就不把他燒死呢。”

一道道議論悄然在衆多修士的識海之中流傳,很多人注意到了白道玄周身的異動,被他的動作給驚到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