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距離冰火山並不算太遠,但是俗話說過,看山跑死馬,

等到秦逸和唐倩倩接近冰火山的時候,時間已經足足過了兩個時辰還多一點,

也就是說,小半天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了,

還沒有看到冰火山的入口,陣陣喊殺的聲音,法寶碰撞時爆炸的響聲,就已經如同不斷炸響的滾雷一般,從前方傳來,

冰火山上方的天空,團團雲朵,都變成了暗紅的顏色,就像是浸泡了鮮血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再往前一些,秦逸就陸陸續續地看到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路邊,暗紅色的鮮血,幾乎都將地面給鋪滿了,讓人踩在上面,都黏糊糊的,

空氣裡面,充滿了叫人作嘔的血腥味,

倒在地上的這些人裡面,還有一些暫時沒有死去的,有的胸口被破開一個內臟都看得見的傷口,有的腸子都灑出來的,還有的四肢都不見了,甚至還有的,腰部以下徹底消失,一個個都在大聲哀嚎著,

雖然一開始想象過,為了爭奪進入冰火山的資格,這裡的殺戮一定十分慘烈,

但是等現在真正地身臨其境的時候,唐倩倩還是感覺到了戰慄和不忍,

四面八方的喊殺、哀嚎的聲音,讓唐倩倩感覺手腳都有些發涼,胸膛裡面,像是有什麼東西要撕裂而出一般,

就在她幾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時候,突然之間,一雙溫暖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手,

抬頭看到是秦逸握住了自己的手,頓時之間,唐倩倩悸亂的心,一下子就安穩了下來,

「秦逸,過會兒會很危險,我們儘力吧,」到了這個時候,唐倩倩之前的心結,此刻也已經放了下來,「我們盡人事,看天命,要是真的太危險的話,我們沒有必要把命搭上,」

「我心裡有數,」秦逸點點頭,抬起手指向前方不遠處長長的弔橋,

弔橋連接在一段峽谷的上空,弔橋的另一端,就是冰火山的入口,

從秦逸和唐倩倩此刻站著的地方,就已經可以看到,弔橋另一端那血肉橫飛,法寶光芒亂閃,空間彷彿都要被打破一樣,

放眼望去,驚心動魄,叫人血脈噴張,

「走吧,」秦逸目光堅定,

「嗯,」唐倩倩用力點了點頭,手腕一翻,掌心已經捏上了兩根冰刺,

秦逸當先一步,朝著弔橋衝過去,

越是接近弔橋,秦逸就越是能夠感覺到,迎面而來的滾滾壓力在不斷增強,

秦逸明白,這是太多修道者混戰產生的元氣震蕩導致的,

「這種地方,簡直就是讓我提升最好的場所,」

秦逸目光中精芒閃閃,

他現在提升最快的方法,不是服用天材地寶,不是服用靈丹妙藥,而是吞噬,依靠吞天大墓,無盡地吞噬,

而且以戰養戰,越吞越強,

距離弔橋越來越近,秦逸感覺自己體內的戰意就越發沸騰,心中豪氣頓生,彷彿天氣變化,雷霆暴雨,烈日驕陽、風和日麗,電閃雷鳴,都會隨著他的心意而變化,

「冰火山重地,敢上前一步就死,」

突然之間,從弔橋兩邊的樹林里,衝出來幾道人影,

除了這幾道人影之外,秦逸的餘光還看到,在森林裡面,還有數量不少的人頭在攢動, 立刻之間,秦逸就明白過來,這是一些宗門的弟子在堵路呢,

冰火山突然的提前開啟,讓許多有心布置一下的宗門和家族猝不及防,也讓眾多散修有了可趁之機,

入口只有一個,但是想進入冰火山的人又太多,面對這種本來就僧多粥少的局面,目前可行的辦法,自然就是儘可能多地趕殺競爭者,並且同時堵住源源不斷趕來的修道者,

而此刻擋在秦逸面前的,自然就是這些負責出來堵人的修道者了,

在這種時候,秦逸根本懶得去管面前這些人是來自哪個宗門或是家族,

現在正是混亂產生之後,鏖戰最為激烈的時刻,也是秩序最為混亂的時刻,要是再等上半個時辰、一個時辰,那些大型宗門和大型家族控制了局面,那麼秦逸和唐倩倩想要再趁亂闖入冰火山,可能性就實在太低了,

所以一定要抓緊現在最後這黃金的時刻,排除一切阻礙,利用好現在這混亂局面,沖入冰火山再說,

「給我滾開,」

唐倩倩顯然和秦逸保持一樣的想法,她搶先一步,將手中冰刺甩了出去,

砰砰兩聲,兩個擋路的修道者慘叫一聲,向後跌飛過去,

兩人的肩頭,都被冰刺扎入,並且瞬息之間,整個肩膀,就被冰霜覆蓋,完全喪失了行動能力,

這還是唐倩倩不忍心殺死他們的緣故,要是落在其他人手裡,這兩個修道者,此刻恐怕已經被斬成幾十段了,

「攔住他們,」

打飛出去兩個人後,立刻之間,又有好幾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秦逸和唐倩倩沖了過來,

在這裡負責攔路的,在秦逸看來,都是一些小嘍啰,

真正的高手,都在弔橋的另外一邊廝殺,爭奪冰火山的入口,

在這些小嘍啰身上,秦逸實在是不想浪費時間,

「魂,」

「知道,」不需要秦逸多說,魂一聲怒吼,龍爪一下子從秦逸體內伸了出來,如同一座小山一樣,黑壓壓迫了下來,根本就不給這些小嘍啰反應的機會,砰的一聲,就把他們都拍進了地里,

而這些小嘍啰的屍體,秦逸自然是沒有浪費,

現在一片混亂,人命如草芥,秦逸五指凌空連連抓取,將這些小嘍啰的屍體,全都拋入了吞天大墓,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

這些小嘍啰的境界,都是在虛神四五轉徘徊,瞬息之間,就被吞天大墓煉化,

以這些小嘍啰的境界,自然不可能對秦逸的晉陞產生明顯的作用,但是幫助秦逸恢復體力,卻是效果顯著,

片刻之間,秦逸就感覺自己精神抖擻,和童姥姥一戰耗費的力氣,一下子就補充了大半,效果比之前服用的那些丹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魂的突然出手,在一定程度上,也震懾住了其他宗門的那些小嘍啰,他們沒有一個人再敢上前,生怕自己會死得不明不白,連屍體都不能留下,於是只能眼睜睜看著秦逸和唐倩倩穿過弔橋,

弔橋的盡頭,正在展開一場廝殺,

廝殺的雙方,顯然已經紅了眼,到了見人直接就動手的地步,

不過因為冰火山那股神秘力量的緣故,出現在這裡的,大部分都是虛神境的修道者,

畢竟天神境的修道者,處在這個環境下,實力會大打折扣,雖然依舊是比虛神境要強的,但是混戰的情況下,要是被一群虛神境修道者圍攻,就算是天神境,也照樣隕落,

為了避免天神境修道者不必要的損失,一般情況下,就算是大型宗門和家族,率隊來到冰火山的天神境修道者,數目也不會更多,境界也絕對不會超過天神五轉,甚至只是天神二三轉,能夠鎮得住場面就行,

所以此刻雙方廝殺雖然慘烈,但是造成的破壞,卻極為有限,此刻這雙方人數大概有二十上下,弔橋上和護欄上,還倒著好幾具屍體,鮮血濺得到處都是,

秦逸神念一掃,頓時就看出來,這二十多人,最高境界的也不過就是虛神九轉,兩方各有一個,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虛神五六轉,其餘倒是其中一方有一個虛神八轉,只不過此刻這個虛神八轉,被另外一方的兩個虛神七轉纏住,所以這兩方面一時間打成平手,誰也不能把誰怎麼樣,

這些虛神境修道者,秦逸實在不想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他的目標,可是找機會吞噬掉裡面那些天神境的,所以他一個加速,拉著唐倩倩施展藏鋒步法,就想要從這群人身邊直接掠過,

「別想走,」

眼看兩個散修居然要從橋上掠過,鏖戰正酣的雙方,竟然同時轉移方向,朝著秦逸和唐倩倩沖了過來,

「散修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從這裡過去,」

「把散修身上的丹藥搶過來,千萬不要讓錢家的人得了去,」

頓時之間,十數道光芒,帶著森森寒氣,一齊朝著秦逸狂涌而來,

秦逸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自己原本是沒有打算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時間的,不過現在這些人主動求死,那自然就沒有理由放過他們,

「那就給我死吧,炎龍波,」

秦逸揮舞手臂,金光轟然而出,猶如一輪烈日,在半空劃過一個半圓后,重重砸在沖在最前面的那個修道者的腦袋上,

砰,

這個修道者什麼反應都沒有來得及做出來,腦袋一下子被砸得稀爛,上半身直接被拍進了地裡面,

死去這個修道者的同伴,頓時一下子急紅了眼睛,

正在廝殺的兩方,原本實力是相差不多的,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是現在秦逸殺了其中一個,那麼少了一個修道者的這一方,就將陷入劣勢,

「殺了他,」

「給兄弟報仇,」

聲聲怒吼,頓時如潮水一般涌來,

「真是可笑,我只是路過的,那些人殺了你們這麼多人,你們不喊著報仇,現在你們要殺我,實力不濟被我殺死了,反而叫嚷著報仇,難不成我要站在這裡任由你們殺死,這才是正確的,」

秦逸冷笑一聲,對於這些傢伙,他不想再說道理,也沒有時間講道理,

反正已經過了弔橋,那麼就從現在開始,殺出一條直通入口的血路來,

「唐倩倩,你小心一點,」

「知道,」唐倩倩此刻興奮的同時,身體還感覺到陣陣戰慄, 唐倩倩此刻戰慄,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刺激和興奮的感覺,

她感覺似乎能夠感受到秦逸的心意,

此時完完全全,就是秦逸心中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讓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

「大言不慚,」

「殺人償命,」

「殺了他,」

面對滾滾而來的聲聲怒吼,秦逸身體站得如標槍一樣挺直,猛然之間,一步邁出,頓時就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峰在一動,竟然讓他面前這些修道者,同時產生出一種不可撼動的感覺,

「無極星光斬,」

唰,,

秦逸一劍揮出,劍光浮動間,他的身邊彷彿一下子出現了十多個分身,每一個分身都手持長劍,浮光掠影,雪片一般迎著這些修道者而去,

「才虛神三轉,竟然就敢……」

一個虛神五轉的修道者,話還沒有說完,喉嚨上就噴射出一抹血線,下一刻,腦袋衝天而起,

其他修道者有的勉強一下子接住了秦逸的一劍,步步後退的同時,一個個心中都無比駭然,

他們這裡每一個人,境界都比秦逸看上去要高,但是秦逸此刻一招攻擊所有人,竟然將所有人都逼退了,

一招不僅逼退了境界比自己高的人,而且還是一群人,

在此刻這些人看來,秦逸一定是某個大型宗門的弟子,或者是超級大家族的子弟,

也只有這樣的家族和宗門,才會有用如此驚艷絕倫的天才,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