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單調的拍掌聲突兀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秦管家皮笑肉不笑道:“林先生好狂的手段,連御龍集團老總都敢動,真是令老夫大開眼界。”

林絕不耐煩道:“你又是誰?看起來就是一副壞人臉,找茬的話早點滾,免得自取其辱。”

秦管家都驚呆了,半響後指着林絕,渾身氣得發抖:“果然是個狂妄之徒,聽好了,我是秦爺的人,把露露小姐交出來,我們之間的事一筆勾銷。”

“如果我不交呢?”

林絕冷冷道。

秦管家傲慢道:“那就等着橫死街頭吧。”

“呵呵。”

林絕笑了,慢悠悠走到秦管家面前。

秦管家身旁兩個練家子警惕地瞪着林絕:“退後。”

秦管家罷手:“讓他過來,我看他要如何,難道還敢動老朽?”

“你說對了,就是要動你。”

林絕一個前衝,秦管家都沒反應過來。

咔擦一聲。

林絕就折斷了秦管家的一隻手,兩拳轟出,後知後覺的兩個練家子驚駭聲中,齊齊倒滑出去。 “放開秦管家。”

兩人畢竟不是一般保鏢,實力已經是二品大成,紛紛怒視林絕。

嗷!

秦管家慘叫着,手臂還被林絕抓着。

“秦管家你叫什麼?剛剛不是挺威風嗎?不但派人殺我,還在我的地盤威脅我,誰給你的狗膽?”

林絕又是一腳踹出,秦管家慘叫中飛向兩個練家子。

差點老骨頭都散架的秦管家怒不可遏:“你給我等着,你要是能見到明天的太陽,我就不信秦。”

看着秦管家一行人落荒而逃,來賓們看向林絕的眼神已經是佩服得不行。

猛人,狂人,連秦爺的人都敢動。

簡直又猛又狂啊。

林絕環顧四周:“絕世保安公司的人都是有真材實料的,各位老闆如果需要僱員,現在就可以下單,開業有酬賓優惠。”

效果果然不錯,立刻就有人開始掏錢僱員了。

林絕連秦爺和御龍集團的面子都不買,這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那就是林絕誰都不怕。

“這個保安公司,後臺很硬啊。”

這是許多人的想法。

這時,又是一行人走了進來。

許多人都眼神一凜,來者不善啊。

“居然是金龍夜總會的全大勇父子。”

“全大勇這個笑面虎,出了名的陰險,不會是來找事吧?”

“怕什麼,人家連秦爺的管家都敢動,全大勇再狠,也比不上秦爺吧。”

然後,在很多人的目瞪口呆中。

全大勇肥碩的身體上前,討好笑道:“聽說林先生今日公司開業,我老全特來捧個場。”

一揮手,全小兵就捧着個皮箱上前,打開。

居然是滿滿的一箱子紅票子,碼放得整整齊齊。

整整的一千萬。

“林先生,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全大勇賣力地笑着,如今他和安東尼混,產業比原來擴大了三十倍,日進斗金。

特別是昨晚林絕又給了安東尼好幾處黃金地段,都是從秦爺那邊搶來的。

差點沒把全大勇樂開花。

林絕讓秦露露收下了錢,“代我謝謝安東尼。”

全小兵崇拜地望着林絕,這纔多長時間,這位的名聲,已經傳遍整個東海市。

當了鑑定師,又開保安公司,還是蘇家的女婿,任何一樣,全小兵都不敢想。

林絕瞥了眼全小兵:“喲,臉不腫了?”

全小兵尷尬笑道:“林先生真會開玩笑,能被你打,那是我的福氣。”

林絕沒再理他,這小子當初居然想追求蘇若兮,結果被打成豬頭,看來是長教訓了。

就這樣忙了一天,保安公司算是正式開啓了。

所有的客人都離開後,林絕笑道:“今天我請客,大家隨便喝,隨便吃。”


“耶,林總威武。”

“謝謝林總。”

所有人都很開心,浩浩蕩蕩朝飯店去。

吃飯的地方是最高檔的東海大酒店。

林絕破例允許虎子飲酒,叮囑道:“虎子,以後絕世保安公司就交給你和徐林帶領,記住我說的話,掙乾淨的錢,別想着不勞而獲。好好待兄弟們,抓緊訓練,給他們一個好的未來。”

虎子眼眶有些紅:“謝謝老大,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還跟着桑尼,過着渾渾噩噩的混混日子,一輩子就那樣沒出息了。”

徐林笑道:“虎子你一個大老爺們,不會是要哭吧?林總的本事你才學到多少,好好跟着他幹,以後兄弟們都會飛黃騰達。”

林絕笑罵:“你小子捧臭腳的本事可以啊,要不你別幹保安了,去找富婆吧。”


一羣人哈哈大笑。

蘇若雅和納蘭玉珠同時白眼林絕,這傢伙說話越來越不正經了。

林絕對虎子等保安公司成員很嚴格,讓他們吃完飯後,立刻回去。

訓練的訓練,被人僱傭幹活的,拿錢就要認真幹活,不準偷懶。

就剩秦露露一個人,她對林絕身邊親近的人都不熟悉,好不自在,一個人埋頭吃菜。

納蘭玉珠心疼道:“長得這麼好看的小妹妹,爲什麼要做殺手呢。來,姐姐給你夾菜,多吃些。”

林絕瞪眼道:“還不給姐姐說謝謝?”

秦露露小聲說了一句謝謝,怕死了林絕。

大家都對秦露露很好奇,紛紛問三問四。

特別是蘇若兮,見秦露露與她年齡相仿,居然是殺手,頓時坐不住了,拉着秦露露竊竊私語起來。

秦露露一開始對蘇若兮很不爽,不過兩人交流幾句後,秦露露被蘇若兮的鬼靈精怪給吸引了。

兩人一個殺手,一個整人高手,臭味相投。

吃過晚飯後,林絕帶着蘇家姐妹,以及秦露露回了龍湖別墅。

蘇若兮和秦露露已經打在一起,兩人天花亂墜的說着怎麼整人,怎麼給人下套,不時發出一陣哈哈大笑。

蘇若雅頭疼道:“這兩丫頭,真是沒管教好,一個比一個野。”

林絕倒沒太多要求,秦露露能和蘇若兮玩在一起,他正好少個麻煩。

蘇若兮衝蘇若雅道:“姐姐,我想帶露露去上學,她還沒上個學呢,真可憐。”

秦露露撇嘴道:“上學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以前學的比上學有趣多了,下毒,放火,還有絞殺,哼,羨慕吧。”

蘇若兮果然眼睛發亮,“露露那你能教我嗎?人家好想學。”

林絕頓時咳嗽了一聲。

秦露露訕笑道:“不能。”

蘇若兮看着林絕:“姐夫,你不準虐待露露了,她這麼可憐,還未成年呢。要是你再動她,我就去告你。”

“你去告吧,到時候人家知道她是殺手,就抓進局子裏去,我求之不得。”


林絕一點不慫道。

蘇若兮頓時焉了,“也對啊,露露你放心,我會再想辦法,把你從這個惡魔姐夫的手裏救出來的。”

秦露露感動道:“若兮你對我真的太好了,長這麼大,從沒有人說過要來救我。”

說着,居然哭了。

殺手就是這樣的,從小就是孤單殘酷的訓練,好不容易有個蘇若兮關心秦露露,她不敢動纔怪。

蘇若雅憐惜道:“小傻瓜別哭了,你既然喜歡若兮的話,你兩就一起去上學吧。”

秦露露更感動了,“謝謝姐姐。”

回到別墅,兩個丫頭瘋瘋癲癲的就一起去睡了。

蘇若雅笑道:“也好,有露露陪着兮兮,我這個姐姐也開心。”

林絕對此倒沒什麼意見,反正秦露露經脈被封,就是個平常小女孩,是傷不了人的。

“睡覺吧,明天蘇軍貴應該就會有新的動作了。”

林絕不認爲蘇軍貴會罷鬥:“董事的位置保住了,他們父子不知又要搞什麼新花樣。”

蘇若雅冷然道:“如果他們還想搞事,那我就不會再顧念舊情。”

“晚安。”

道過晚安,林絕回了房間。

蘇若雅輕咬着下脣,低哼一聲也去睡了。

還以爲這傢伙會纏着一起睡呢,沒想到什麼都沒有。


蘇若雅很不想承認,她居然有些失望。 “經過這段時間的積累,修爲已經恢復到之前的巔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