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冥希本想反駁,但還是覺得……玄夜說得沒錯。

這裡什麼都沒有,這個辦法明顯行不通!

但是!

就在三人不知所措的時候,拓拔謙突然想到了什麼,趕忙打起精神來道:「等等!小爺好像有石頭!」

什麼?

玄夜和冥希同時驚愣,見拓拔謙突然從衣角掏出一顆精緻而堅固的玉石。

「小狐狸,你看這個行不行?」

拓拔謙說著把玉石遞給冥希,而當冥希看到玉石后,先是一愣,隨即恨不得一陣抽搐,好想死!

泥煤的!這玉石雖然也是石頭……但是……這石頭也太小了吧?

「這……這個……」冥希正糾結著,玄夜便突然斬釘截鐵的道:「……這個足夠了!」

「什麼?」

「把玉石給本王,本王有辦法解決!」

見玄夜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冥希和拓拔謙也只得把希望寄託於玄夜。

而接下來,只見玄夜接過玉石后,突然間瞄準龍血丹,發動玄氣,讓玉石以閃電的速度,頓時間朝龍血丹狠狠擊去!

因為玄夜清楚,玉石雖小,但若是依仗速度,那麼……它的力量便會被無線擴大!

只見下一秒,龍血丹竟被擊落在地,猛的滾了幾圈,滾到了魔法陣外!

「成功了!!」玄夜的辦法果然管用!

見龍血丹即將到手,三人不由得十分興奮,拓拔謙俯身拾起龍血丹,本想說什麼。

只不過,還沒等拓拔謙張口,便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腳下正在發顫!

而冥希和玄夜也能感覺到,在龍血丹被取下的那一刻,整個石龍都在明顯顫抖!

「這……這是怎麼回事?」

顫抖越發的劇烈,就如同地震了一般!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裡,要塌了嗎?

……

而此刻的潭水邊,墨兮一面等待著冥希的消息,一面跟小瞳談著這孩子極其想知道的問題————宮墨染是不是還活著!

「他當然活著,只不過他的傷勢還未痊癒,需要調養,而且……」

「而且什麼?」

小瞳見墨兮說著說著便抿了抿嘴,難以啟齒,突然迫不及待的追問起來。

「而且什麼喔?乾爹他到底怎樣了?」

他沒怎樣。

只不過,他終究是放心不下冥希罷了……

當初,在哥哥得知玄夜前往噬窟之後,突然間難以控制情緒,舊傷複發,險些再次咳血!

只不過,就算哥哥得知自己有傷在身不能抵達噬窟,就算哥哥知道眼下奪權為重!

但是!

他仍舊擠出一天的時間,讓墨兮在算準玄夜動手的時間以後,在玄夜有所行動的當天,勢必救下冥希!

絕不能讓冥希再次落入玄夜手裡!

墨兮明白哥哥的意思,隨即便在料定時間后,趕往了噬窟。

哥哥交給她的任務,她明白,她也必然會完成。

只不過……他對冥希的這份情……實在是讓墨兮感到心酸!


哥哥,你這又是何苦呢?!

「小三……啊不,墨兮阿姨,你在想什麼喔?小瞳問你話呢!我乾爹到底怎麼了?」 「沒……沒什麼。」墨兮的思緒突然被小瞳的話打斷,隨即解釋道:「沒什麼……反正死小鬼,你知道本小姐是來幫你娘親的就好,其餘的,你不用知道。」

「為什麼小瞳不能知道?」

「沒有為什麼,一個小孩子知道那麼多幹什麼!」

「可是小瞳想見乾爹!」

小瞳的言語中帶有一絲嚴肅,甚至帶有強烈的執著!

墨兮語塞了一陣,俊俏的面頰上落下幾滴冷汗,片刻后才緩緩的道:「……你不可能再見到他了。」

「為什麼?」聽了墨兮的話后,小瞳更加困惑,乾爹明明還活著,他憑什麼不能見到乾爹?

而這一次,墨兮沒有再答覆。

此刻,兩人陷入了沉默。

小瞳雖不知道她為什麼不肯說,但是,有一點他心裡清楚。

那就是……她再怎麼不答應都無所謂,只要跟住了她,就一定能再見到乾爹!

而見這小鬼沒有哭鬧,墨兮也懷疑起來,這古靈精怪的死小鬼……又在打什麼主意?

只不過,墨兮正想著,便突然感覺不對!

這地面……這地面竟在強烈的震動!

這……這是怎麼了?

震動越發的強烈,原本平靜的水面開始泛起波濤!

這……這難道是……

地震?!!

墨兮頓時警惕起來,趕忙起身道:「小瞳,地震了!快過來!」

「喔!」小瞳別無選擇,只好趕忙靠了過來,面對越來越強烈的震動,小瞳和墨兮的第一反應便是……

水下的冥希他們幾個……到底怎麼了?!

而這個問題,就連冥希他們也不清楚。

拓拔謙手裡緊握著龍血丹,沒有鬆手。

但是石龍的震動越發劇烈,低吼越發深沉!

這已讓他們感到強烈的不安!

「喂!玄夜,你不是最清楚這裡的狀況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冥希第一反應就是問玄夜。

畢竟盜取龍血丹的計劃都是玄夜策劃的,那麼……他肯定知道的也最多!

而玄夜的判斷也只是:「這難道是因為……我們觸動了石龍的核心機關,石龍開啟了防禦?」

什麼?

冥希一怔,「難道你的意思是……這條龍……真的是活的?!」

「嗯!不止如此,如果本王沒判斷錯的話……那麼這條石龍,極有可能就是被封印的神獸青龍!!」

納……納尼?!

冥希瞬間被驚呆了!

神獸青龍?!

這……這怎麼可能?

而這時,拓拔謙則理智的道:「現在該考慮的不是這些好吧?問題是……我們怎麼離開啊?」

「等一下!」冥希突然想到了主意,「如果這條龍真的是神獸青龍的話,那麼……那麼我兒子可能駕馭它!」

拓拔謙和玄夜突然頓悟!

冥希那個守在岸邊的兒子,不是擁有駕馭萬獸的噬瞳嗎?!

如果……如果賭一把的話,說不定這小子可以化解這一切!

而岸邊的震動越發劇烈,這震動甚至席捲了整個獸人部落!

「快跑啊!」

「快逃命啊!地震了!」

「地震了!快跑!」

房屋頓時紛紛倒塌,樹榦倒下,一切都陷入了一片混亂!

驚恐不安的人們一邊喊著一邊紛紛逃命。

而王殿內的震動也極為劇烈,拓拔泓趕忙出了王殿。

「這……這是怎麼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王殿內的侍衛嬪妃們紛紛驚慌,就連拓拔泓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地震所震懾!

這是……地震?!

不可能的……這不可能啊!

獸人部落這麼多年來都沒鬧過一次災害,而眼下的地震,究竟是因何而起?

拓拔泓想著,便趕忙朝外面望去,見百姓紛紛尖叫逃躥,表情痛苦,彷彿全世界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而見了這混亂得不堪入目的場面之後,拓拔泓最後一絲從容淡定也瞬間土崩瓦解!

「影雕!」拓拔泓的第一反應,便是趕忙召喚出魔獸影雕,隨後一腳踏上其背部。

「帶本王去震源處看看!」拓拔泓命令道。

下一秒便見影雕長嘶一聲,展開雙翼飛上了半空……

而聖地處,地震仍在繼續,周邊樹木紛紛倒塌,樹叢中的野獸們紛紛驚恐的逃竄。

而墨兮卻緊緊護著小瞳,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