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底,也不還是實力的問題。若是我們實力夠強大,人族的這些豐富資源也全都是我們的!」,魔沙沉聲說道。

「但是這一次,一切都會變得不同。因為我們將會將他們全部屠殺。」

「成就魔族的榮光。」

————————

咻!咻!

兩道強勁的破空聲如今清晰地划響在天空之中。洛天和清霜兩人也早已離開洞穴,在山脈之中快速飛奔著。一路狂奔的他們不停地尋找著暗夜巨岩他們,而此時他們的視線前方也似乎有著幾道熟悉的身影。洛天欣喜地朝著前方大喊一聲:

「暗夜,巨岩!」,

腳尖一踩,速度加快朝著前方奔襲而去。

「洛天!清霜!」,

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暗夜兩人回頭一看,也是臉色狂喜地應了一聲。片刻之後, 酷愛總裁

「洛天,恢復差不多了吧?」,冷星辰突然開口問道,而其餘幾人也是一臉期待地望著洛天。

洛天點點頭,輕輕地嗯了一聲,隨後臉色疑惑地掃了一眼四周環境,皺眉道:

「一路至今,我們連一絲魔氣也沒有發現。這個地方怕是早已沒有魔族之人了,為什麼你們還站在這裡等待?是等待我們再一起出去?」

聽罷,暗夜兩人也是臉色疑惑地望著冷星辰兩人,本來他們兩個跟著冷星辰是想早一點將魔族之人驅逐,好讓洛天早些回去府中休養。只是這兩天也是差不多翻遍了山脈之地,除了某些險境還沒有進去之外,該找的都找了,也沒有發現哪裡散發出了魔氣。本來打算回頭找尋洛天然後一起回去,只是冷星辰制止了他們,讓他們在這裡耐心等候。

冷星辰臉色淡漠地望著如今蔚藍無比的天空,凝聲道:

「不是沒有魔氣,而是還沒有過來。」

「沒有過來?」,洛天疑惑地望著冷星辰,隨後瞳孔一縮,顫聲道:

「你是說還有魔族之人要過來?!」,

冷星辰點點頭,目光閃爍幾分,淡淡道:

「我們封印魔族的任務其實不是什麼任務,只是一個歷練罷了。三府四院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將院中最有潛力資質的學生放入這裡,經歷磨練。只是每年的魔族之人都控制在了低階三重左右的水平,為的就是避免有子弟發生危險。說到底,就是為了給我們開開眼界見識不同的戰鬥手段。這個任務歷時七天,只有七天後,陣法才會將我們送出去。如今只是過了四天罷了。」

「但是這個任務也是有巨大風險的,若是天賦不夠的學生來到這裡只能是送死。而上年四院中死了數名學生。」

洛天點點頭,心中也是明白幾分。即便魔族封印控制在了低階左右,但戰鬥依舊存在死亡的幾率,稍有不慎陰溝裡翻船再平常不過了。

「那你剛剛說的魔族之人過來是什麼意思?」,洛天眼眸凝視冷星辰,不解地問道。

「其實聽院長說,若我們想提前出去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將所有的魔族之人再次驅逐進去封印之地,只要這片空間沒有魔族的人,我們也就可以被傳送回去。但是我們如今遲遲都走不出去,想必是有人從魔族封印之地再次出來吧。」

「你的意思說封印之地如今還有魔族的人在過來,所以這片時空才沒有扭轉送我們回去?」

「對,正是如此。」,冷星辰點點頭,眼光再次望向天空,嘆了一聲:

「只是事情變得有些難以控制啊。打頭陣的隊伍竟然是五重的中階強者,若是下一批魔族的修為都是這樣的修為,我們只是在這個封閉的密室被人當做老鼠那般戲弄追殺啊…」

聽罷,洛天搖頭笑了笑,語氣平靜道:

「男人不應該未戰先怯。大不了一死,有什麼可惜?」

「而且事情總會有轉機的。太過擔心總是沒用的,還不如抓緊時間努力修行。讓自己有保命的能力。」,此刻洛天站在了冷星辰的身旁,目光也是望向這片蔚藍的天空,但閃爍的卻是洒脫無畏。

轟隆!

天地猛然波動起一股強烈的震動,只是一瞬,又恢復了平靜。而冷星辰如今目光露出欣喜,如釋重負地笑道:

「是其餘學院的子弟來了。若是劍府的大師兄來了,我們還有一戰之力。」

「看樣子,這位大師兄好像很強,連你也這麼推崇。」

「當然。」,冷星辰點點頭道,「上年他就是四重巔峰的實力,行雲流水的劍法殺得魔族之人丟盔棄甲。若是現在,我想他已經有了五重的強悍實力。有他在,我們也就可以放心一戰了。」

洛天點點頭,輕笑道:

「我還是認為靠自己比較好。」

「所以,我才討厭你這個硬撐的傢伙啊…」,冷星辰目光望向洛天,淡淡一笑。

討厭你這種永不低頭的個性,討厭自己為什麼沒你那麼有膽量。

……

虛空晃動的那一剎那,四路人馬也是紛紛被挪移了進來。而令人引起注意的便是那背負長劍的男子,英俊非凡,潔白的長袍隨風擺動,淡然的面容下那兩道目光更如身後那把長劍那般鋒利冰寒。如今他站在這裡,好似融入了天地那般,讓人看不穿深淺。

這個白袍負劍的英俊少年就是劍府大師兄,劍青雲。而他身後那把長劍名叫青雲,王域中等城市中的十大名劍之一。

青雲之劍,半帝強者無雲劍客的佩劍。無雲劍客,劍青雲的師傅。無雲劍客死後,這把劍也是他臨終前授予劍青雲,而從此,他亦改名青雲,以敬先師。 「快要到了,我們就要到封印盡頭,破封而出了!」,一縷微光從遠處打在了魔狂的身上,魔狂臉色欣喜地說道。

「各位隊長,我們無論之前有過如何碰撞摩擦,那只是在魔族之內。如今我們將要面對的是人族的天才子弟,我希望我們能夠互相團結起來。若是有隊伍出了情況,其餘隊長立即要去支援。」,愈發刺眼的光芒投遞在魔沙身上,魔沙心中卻不知為何突然湧現出淡淡的不安感,總是有一種感覺此行會兇險莫測,稍有不慎會全軍覆滅。生性謹慎的他思量再三,也是再次開口說道。

「咯咯,魔沙,你這樣做可不是我們魔族勇士的風格哦。什麼時候變成這樣懦弱了…?」,清脆悅耳如風鈴般的聲音隨風波動在這片空間之中。

「若是小命都沒了,還說什麼骨氣?!」,面容陰測測的清秀少年魔沙冷笑一聲。而其餘幾人都是點頭贊同,只是魔雨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似乎還在想著上年那些被她屠殺碾壓的人族子弟。在她眼中,人族早已沒落了,封印才會逐漸變得鬆動。這正是她們魔族崛起的時候了。

「各自保重了,魔族的朋友們。」,

魔沙站在前方的這個洞口,身形一晃,帶著後面的幾名魔族子弟,化作一束流光閃爍沖向了前方。

「我們也走吧。」,魔星溫柔地說道。隨後四道亮光也是各自閃爍朝著四面八方飛去。

……

「青雲師兄。」

「方羽,蘇靈,秦商。」,此刻劍青雲轉頭對著另外三隊人馬微微點頭,算是應了一聲。

三府四院,七學院公認的最強年輕人是劍青雲。

青雲之劍,青雲之威,當之無愧的年輕第一人。而其餘六院中方羽實力排名第二,以手中書為武器,翻頁之時,便能催生無數道攻勢,雖然沒有與其他人交手戰鬥,但他四重巔峰的修為以及如此玄妙的攻擊,排在第二,的確沒有異議。而其餘幾人修為戰力在伯仲之間,也不論高低了。

「我們走吧。」,

此刻劍青雲目光微眯地眺望前方,剛剛來到這裡,心裡就有種不祥的預感。這片天地泄露出的魔氣讓他有些驚訝,今年魔族之人似乎不太安份啊…想罷,也是直接打個招呼,獨自一人朝著遠方長掠飛去。這一次劍府也就只派出了劍青雲一人,為的就是讓劍青雲行事沒有束縛,不用瞻前顧後。

「我們也在這裡分開吧,各位保重。」,青衫文雅的方羽也是微微一笑,朝著蘇靈秦商兩人點點頭,袖袍一揮,帶著儒院的子弟朝著另一方向跑去。而蘇靈秦商也是應聲答道,各自進入了山脈之中。

「好強大的魔氣,這次是怎麼回事?」,

極速奔跑的劍青雲目光閃爍出一絲凝重,越往山脈深處飛去,撲面而來的魔氣也是更為濃郁沉重。 黃河鬼妻 ,一身白袍隨風起伏,虛空只見一道白影連連閃動,逐漸消失在天際之中。

極速狂奔的劍青雲如今朝著魔氣最為濃郁的地方飛去,背後的長劍微微抖動著,似乎對前面有些抵觸,劍青雲皺了皺眉,心道:

「這次事態果然不簡單。」,

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又來到這個熟悉的地方了。」,如風鈴般清脆稚嫩的聲音打破了沉寂,一個天真無邪的女孩緩緩地伸了個懶腰,深深地吸了口氣,讚歎道:

「好新鮮的空氣呢…嗯?!」

魔雨眉額一皺,目光閃爍地望著前方,輕笑一聲:

「一出來就有人送上門,運氣真好啊…」,

魔雨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面容可愛地望著如今前方站立的負劍英俊男子,聲音甜美道:

「你是過來殺我的嗎?」

而如今早已站立在魔雨面前的劍青雲眉頭微皺,眼眸平靜地望著魔雨,沉聲道:

「除魔衛道,本就是我輩職責。」

「好一聲除魔衛道。那你告訴我,何為魔,何為道?!」,魔雨冷笑一聲,眼眸冰冷地望著劍青雲,她就是最討厭人族這種虛偽的作派,也只有人族一直認為自己才是大道正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所以人族才會對魔族趕盡殺絕。

劍青雲臉色一沉,目光冰冷地說道:

「魔當然就是你們這些魔族異族,道就是正道,天道,我的劍道。」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魔和人不能共存?」

「這…」,劍青雲神色一滯,活生生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回答。心中也是掙扎幾分,有個聲音在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共存?只是,他也不知道。

魔雨見到沉默不語的劍青雲,冷笑一聲:

「因為你們人類就是自私自利,怕我們魔族掠奪你的資源,奪走屬於你們的東西!」

魔雨冷笑一聲,修長滑膩的手指虛指一點!一道漆黑的魔光瞬間湧現而出,只是剎那,這道漆黑的光束好似雷霆那般極速射向了劍青雲!劍青雲瞳孔一縮,瞬間抬手拔劍!手握長劍,平推朝前,用劍鞘抵擋這雷霆萬鈞的一擊。

鏗!

一聲尖銳的冷鳴震徹在天地之中,雙手握劍的冷青雲手臂再次發力,腳尖一踏!兩臂猛然爆發千斤重力,竭力地朝前平推。半晌之後,這在劍鞘上瘋狂轉動的漆黑光束才緩緩湮滅在了半空,但這古樸的劍鞘也是留下了一個細微的洞孔,清晰無比。

劍青雲目光凝重地望著眼前這個人畜無害的女生,心中猶如投入一顆重石,瞬間驚起波濤駭浪。感受到手臂如今傳來的陣陣麻痹感,劍青雲不敢有絲毫大意。右手握住長劍,嚴陣以待。這個女孩,實力恐怕還在他之上。

「人族的天才果然有點意思。」,魔雨臉色閃過一絲驚訝,隨即也是饒有興趣地望著這個英俊男子。今年的人族看來還是有點實力的。

咯咯笑聲消失后,魔雨手掌一震,一柄巨大的長杖憑空出現在了手心當中。手臂一甩,杖尖湧現出一條條黑色的魔氣。魔雨腳尖一跺,揮起長杖便是朝著青雲一杖砸下!

長杖在虛空噴湧出一大片沉重腐朽的魔氣,腐朽的魔氣將整個虛空也是壓得窒息連連,而這巨大的長杖更是攜著破碎虛空之勢,猛然砸向劍青雲。杖上那散發出的滔天魔氣,彷彿要將青雲吞噬掩埋。

「青雲!」,

呼吸突然變得沉重起來,劍青雲眼眉一皺,冷喝一聲!手指瞬間推開這古樸平常的劍鞘!

轟!

一股耀眼的光芒瞬間衝天而起!那隱藏在劍鞘中那鋒利無雙的劍氣更是一瀉千里,彷彿要將虛空攪爛割碎那般,凌亂地斬向了這片籠罩包圍而來的魔氣。只是瞬間,這沉重無比的魔氣便被釋放而出的鋒利劍氣強橫地斬出一絲裂縫。

青雲眼眸一凝!手掌一拍!推開的劍鞘更是瞬間脫離長劍,在空中極速地旋轉切割,剎那間將這籠罩而來的魔氣全都切碎,呼嘯一聲,化作一道流光,朝著前方激射而去!

轟!

魔雨臉色一沉,沒有一絲退縮,嬌呼一聲。半空中這被沉重魔氣環繞的手杖再次爆發出一絲奪目的亮光,強橫地撞上了這呼嘯而來的劍鞘!

劍青雲鋒利的目光便猶如出鞘的長劍那般凌厲駭人,手中的長劍瞬間拋往半空,指尖連掐數個劍訣,凝聲喝道:

「無雲劍法!」

咚!

虛空中這把透露著陣陣微光的利劍長震一番,鋒利的劍身在虛空極速旋轉!剎那間,風起雲湧,天空中雲層滾滾而來!電閃雷鳴之際,一道道潔白凌厲的劍氣在虛空凌亂切割,朝著魔雨怒然斬去!

「黑曜之光!」

望著這鋪天蓋地的鋒利劍氣,魔雨手中不敢有絲毫猶豫,手臂一震,這長杖也是瞬間爆發出無比耀眼的光芒!天地間也猛然波動起一股灼熱的氣息,滾滾雷雲如今在不停地攪動旋轉,一條粗若游龍般的黑色光柱瞬間炸落!隨後,一條條漆黑的光柱如今也是飛騰而起,朝著劍氣吞噬而去!

凌厲而又極速的劍氣強勢地撕裂了這片空間,斬向了這數道騰飛而起的光柱。但此刻這黑色的光柱中竟衍生出了無數道漆黑的雷電。雷電閃爍轟鳴,噼里啪啦的電流聲波動在空間之中,瞬間便將這凌厲的劍氣炸碎變成煙灰,散發出焦黑的氣味。

「死吧!自大的人族!」,

魔雨痛快地嬌呼一聲,手中的長杖也是瞬間砸向了半空之中的青雲利劍,而手掌猛然朝著青雲拍出一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