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吧,這個世界原本就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只能讓自己強大,才能不被欺負,或許你以為他這樣的做法不太對,但是我卻感覺,這才是強者應該做的,愛憎分明,這個小傢伙,將來絕對會成為人見人怕的一代狠人!」

修華搖頭,大眼睛格外的漂亮,雖然帶著一絲的病態,但是此刻卻散發驚人的惑人氣息,讓紫衣看的都是一呆,而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修華。

「噬,他這個樣子好可怕!但是我能夠感受到他此刻心中的痛苦!」

李月落大眼睛中滿是淚水,臉色有些發白,顯然之前吐過,因為那幾名身死的神衛死狀實在是太慘了,少年如此殘酷的一面讓他有些不太適應,因為在李月落心中,噬並不是一個嗜殺之人,每次都是因為被逼急了,才會出手殺人。

「公主,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身旁,周雲秀看著此刻如同死神般邁步的少年,只感覺到心中壓抑的厲害,看向此時滿眼都是淚水的小公主時,為難的說道。

「雲秀,有什麼你就說吧,我們是姐妹啊!」

李月落有些無奈的說道。

「公主,如果可以,盡量遠離這個少年吧,他實在是…太危險了!」

周雲秀嘴唇有些發抖,少年是那種敢於打破世間規則的一類人,這個世間能夠約束他的東西很少,雖然足夠強大,但是,卻也容易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就好比現在,如少年所說,他跟羽化仙門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

「雲秀…我知道你顧忌什麼,但是,他對我有救命之恩啊,我們是朋友!」

李月落微微嘆息,眼神飄向遠處,思緒早已不在此地。

戰場中!

噬的腳步鐵血而又無情,每一步邁出都好像踩踏在那名神衛的心臟上面,這是一種噬人的壓迫感,讓那名重傷的神衛害怕的身軀都在顫抖。

「你這個大魔,你不要過來,滾開,不要過來!」

這名神衛看著自己的同伴被輕易的砸碎了腦袋,嚇得臉都白了,從前他最喜歡的就是觀看自己敵人的哀嚎,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


但是,當這一天到來,這名神衛崩潰了,他不想死,更不想如此凄慘的身死,所以,他害怕了,發自內心的恐怖。

只是,那少年步履堅定,眼中興奮的光芒愈發的耀眼了,有一種大仇得報的興奮。

「我說過,這只是利息而已,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能夠令我滿意,或許可以饒你不死,如何?」

噬滿意的點了點頭,他知道,面前的神衛已經被嚇破了膽,或許能夠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一些隱秘。

「什麼?你…你真的能夠放過我?」

果然,這神衛一聽,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和盤托出。

「自然是真的,我問,你答,如果答案能夠讓我滿意,我就放過你一條狗命!」

噬站住了腳步,手中石棍上有血液在低落,樣子看著滲人不已。

「你說,你說,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訴你,一定都告訴你!」

神衛快哭了,面對死亡,他選擇了屈服,至於之後門中會不會對他懲罰,這已經不是他能夠想到的了。

「住嘴! 海賊之鬼眼狂帝 !」

天空中,一道厲喝傳來,那是一名長相普通的中年男子,手中抓著一根灰暗的鐵棍,身上沾滿了鮮血,在他的身旁,一名眼睛血紅的神衛好似沒有了力氣,大口的喘著粗氣。

而他們的對面,兩頭四臂的『包子』此刻抓著四件兵器,看向了噬,樣子很明顯,分明是在說,應該如何處置這二人。

「你們有骨氣?很好,包子,我不喜歡別人站著跟我說話,打斷他們的四肢,廢掉他們的修為!」

噬眼角瞥了他們一眼,那個名叫於正的神衛此刻雖然恢復了神智,但是也只剩下了三四成的戰力,之前的瘋狂讓他受傷頗重,不管是精神上還是**上,在噬有意為之之下,已經隱隱有些透支了,不足為慮。

而那名手持長棍的神衛,趁手的兵器被奪,原本在恐怖的傀儡面前就已經不是對手了,此刻沒了兵器,更加的不是對手,此刻的樣子十分凄慘,身上帶有許多血痕,鮮血自空中滴落。

噬相信,以傀儡包子那堪稱是變態的體魄之下,這二人堅持不了多久,而且他們還沒有抵抗破道精金化解道行的秘寶,此刻只能等著被屠戮而已。

「是,主人!」

包子對主人的命令一絲不差的執行著,手中破道精金鑄成的兵刃更是發出璀璨的光芒,瓦解著對方的道行。

「你不用看了,你的這兩名同袍可沒有你這麼走運,我打算將他們一片一片活剮了,至於你,表現的讓我滿意,我可以考慮不殺你!」

噬微微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看著天真無邪,但是在神衛的眼中,這像是惡鬼的笑容,是要人命的。

「此次你們入天璣城中的總共有多少人?入秘境的又有多少?」

隨後,噬緩緩開口,找了幾個比較感興趣的問題問道,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總共一百一十六人,其中神衛總共有六隊,另外,外門長老兩名,門中弟子兩名!僕役四名,入秘境的有四隊神衛,另外兩名門中弟子也進來了。」

神衛生怕噬有什麼不滿,說的非常詳盡。

「很好,長老都是什麼修為?那四名弟子有什麼奇特之處?」

「長老最差都是天人境的修為,至於那兩名弟子…不太好說,他們從來沒跟人動過手,但是我知道,這二人似乎頗為不合,而且在門中地位尊崇,我們都稱之為少主。」

神衛眼中露出期待的目光,將自己所能知道的一五一十的都說出了口。

「哦?少主?不錯不錯,具體說說那兩名少主吧!」

噬的眉毛一挑,下意識的覺得,神衛口中所說的少主恐怕不簡單,而且之前自己也曾經假扮過羽化仙門少門主,他可是清楚的記得,連三眼族的主子都對這一身份忌憚不已。

「是,兩名少主,一個叫做凌飛,還有一個叫衛童,兩人經常吵架,而且彼此之間頗為不睦,動不動就因為一件小事而大打出手,雖然並沒有動過真格,但是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比之我們神衛不知道要強了多少。」

「就連我們神衛的統領對他們也是恭敬有加,而且,他們兩個還是我門中十大年輕高手之二,只不過排名很低,但是,這已經十分恐怖了。」

神衛說的小心翼翼,眼睛不時觀看著噬的神色,生怕他生出什麼不滿,向之前敲碎同伴腦袋一樣敲碎自己的腦袋,他發誓,這真的太恐怖了。

「十大年輕高手么?很好,或許,宰了他們,會讓你們仙門高層感覺到肉疼吧。」

噬眼中有寒光發出,冰冷的聲音讓腳下神衛不敢反駁。

「最後一個問題!」突然噬的表情有些嚴肅了起來,而且眼中痛恨的光芒一閃而逝,剛開了一個頭,便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住自己的情緒后才再次說道:「我的姐姐,她究竟是怎麼死的?為什麼你們要害死她?她死在了什麼地方? 末世白玉骷髏 ?」

噬的聲音中帶著激動,也帶著痛恨,一口氣問出,卻好似花費了自己全身的力氣。 第二百三十六章一戰驚天

「說!」

噬的聲音愈發森寒了,看著倒地的神衛,眼睛里逐漸透漏出瘋狂!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神衛眼睛裡帶著恐懼,瘋狂的搖著自己的腦袋,他想要活命,但是卻真的不知道傳聞中的那個女人究竟是怎麼死的,究竟是為什麼死!

甚至,現在外界,都還沒有明確的消息,天靈體的女子,究竟是死是活,根本就無從得知。

「不知道?」

噬瞳孔猛的一縮,手中的石棍再次揮舞起來,刺眼的白色光芒將四周渲染的一片炫白,腦海中,比之常人龐大了百倍的魂潭更是發出輕微的震蕩。

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從噬的腦海中刺出,直入神衛的腦海中!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求求你,我真的不想死啊,我沒有說謊!」

此刻,這名神衛已經嚇破了膽,腦海中因為噬的靈魂侵入,一幕又一幕同伴慘死的畫面在其中激蕩不休,這名神衛快要被逼瘋了。

「真的不知道?」


噬嘆息出聲,看來,自己姐姐身死這件事情,即便在羽化仙門中應該也算是機密般的事件了,只是,這讓人想不通啊。

那公孫懿既然收了自己的姐姐當義女,卻又為何看著姐姐慘死?還有,天靈體是什麼?古來沒有出現過幾個,誰見了不像是至寶般藏著掖著,哪裡有人會出此狠手害死自己的姐姐?

「為什麼?啊…」

噬仰天發出一聲怒吼,駭的不遠處的神衛雙手抱頭蜷縮在了一起,在他的心中,少年才是真正的大魔,不然為何如此的折磨人?

「包子!」

沉寂了半響之後,突然,眼睛通紅的噬再次發出一聲怒喝,看向那天空中依然激斗在一起的兩方。

「主人!」


包子回應了一聲,而後兩雙眼睛中突然散發出兩種不同的波動。

一種為炙熱,另一種為森寒,兩道截然相反的氣息自包子的雙眼之中散發出來后,迅速的融合為一。

瞬間,一張璀璨的道圖出現了,道圖中央,一抹混沌生成,讓人見之驚駭欲絕,混沌如雷霆,瞬間劈向正在掙扎的兩名神衛。

「啊!」

「不!」

兩聲凄厲的慘叫響徹在周圍,緊接著,半空中兩團漆黑顯露出來,而後紛紛朝著下方墜落。

『嗖』

一道銀白的光芒閃過,四隻手臂分別將兩人擒住,朝著噬所在的方向上飛來。

就此一役, 如果你不曾說愛我 !一個都沒有跑掉。

「噬,他真的做到了,一個人就覆滅了這隻神衛小隊!」

「這小子還真是越來越變態了,不愧為變態之名!」

「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這畢竟是第一仙門的人啊。」

周圍,環繞的人群,一個個臉上帶著異樣的神色,這太驚人了,少年真的做到了,憑藉一己之力,將所有的神衛都打敗!

而且不止,不禁擊殺了三人,還將三人給生擒了,這種戰績絕對的驚世!

「主人!」

包子來到跟前,瓮聲瓮氣的喊了一聲,而後將兩名幾近昏迷的神衛丟垃圾一樣丟倒在噬的跟前。

「神衛?」

噬的臉上終於爬上了一抹笑意,看向那兩名如同木炭般的人,疑問著說道。

「要殺便殺,今天老子們認栽了,不過從今之後,你就要面臨我羽化仙門的全力打擊,直至將你擊殺為止!」

那名原先持棍的神衛聲音有些乾澀,也帶著絕望,此刻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嘿嘿,怎麼?想死?我怎麼會讓你們這麼容易就死掉呢?你們這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讓我很不爽,搞的小爺跟大反派似的,搞的你們自己像是被欺負的一方?誰給你們的權利?」

噬聲色俱厲,手指著兩塊『木炭』大聲的嘶吼著。

草泥馬!

兩名神衛心中此刻有神獸草泥馬在狂奔,你本來就是在欺負我們好不好?我們還想成為門中英雄呢,寧死不屈,這是多好的戲碼,怎麼被你一說,就感覺我二人當死一樣?

「噬,他們畢竟是來自一個不朽的勢力,實在不行,不如放過他們吧!」

李月落首先來到噬的身旁,看著此刻倒地的三人,心中有些不忍,此刻的三人實在太慘了,其中兩個像是被大火烤過一樣,另一個明顯是被嚇破了膽。

「丫頭,你感覺我此刻放了他們,那羽化仙門就不會對付我么?」

噬眼睛都眯了起來,搖了搖頭,嘆息著說道。

「可是…可是…」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