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他!」

聽到古破天這個名字,剎那之間,原本貪婪的目光,此刻全部變成了敬畏。

「你們居然認識老子?正好,那你們也該聽說過老子的作風吧?拿起你們的武器,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別像個娘們一樣,唧唧歪歪!」古破天兇殘一笑,手上出現一把沉重大大刀,殺氣十足。

看到古破天兇殘的笑容,除了陸川之外,其他九人,全身心神一顫。

「古破天閣下,你也知道,並不是我們想要和爭奪寶物,該死的隨機傳送陣搗的鬼,我們無意和你爭奪寶物,這就退去,還請古破天閣下手下留情。」

「不錯!蒙天齊本就是四方國的國師,古破天閣下得到蒙天齊的空間戒指,也算是物歸原主,我們都沒有意見,這就退去。」

驚顫中,這些人的腳步,都悄悄的朝著石室外面移去。

面對一個能斬殺天位境的高手,他們,沒有膽量對抗。

「哼!沒卵蛋的懦夫,你們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老子今天就做一下好人,結束你們悲慘的人生!」古破天輕蔑的冷哼一聲,更笨沒有放過這些人的打算,眼中血色一閃,靈力運轉,刀鋒縱橫,剎那之間朝著後退的那些武修劈去。

長刀破空,刀罡匯聚。

陸川頓時就發現,這古破天的實力,居然不在自己沒有達到天位境之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雖然我擁有神化的能力,不過別人也不是沒有奇遇。」陸川心中思量著,突然之間,眼角餘光處,一道刀罡,由遠及近,快速劈了過來。

原來這古破天明著是追殺那些逃走的武修,但實際上,目光卻是陸川。

「不知死活!」陸川冷冷一笑,青萍劍光劍一閃。

「嘭!」

罡氣潰散!

古破天,倒退數步。

「天位境!」古破天眼中閃過一絲驚駭,顯然沒有料到,看起來不足二十的少年,居然是天位境武修。

但很快,他眼中的驚駭轉變成嗜血的寒芒:「天位境,那又如何?老子也不是沒殺過天位境的武修,殺了你,正好再在老子的光輝薄上記上一筆。」

說話之間,他已經施展出更猛烈的攻擊,朝著陸川劈殺而來。(未完待續。。) 古破天的攻擊很猛烈,也很強。

陸川看不出古破天施展的什麼絕學,不過他這攻擊,任何神凝境武修都接不住,能夠威脅一般天位境武修。

如果和古破天戰鬥的是一名普通天位初期武修,又是在這個石室之中,不能凌空虛渡,到底誰輸誰贏,還未可知。

但可惜的是,古破天遇到的是陸川,在神凝期的時候,就斬殺過天位中期的江塵,達到天位境之後,更是斬殺了天位巔峰的樂平侯!

「你找死,我成全你!」陸川看到古破天不依不饒,頓時殺機一閃,強大的實力,悍然爆發出來。

他在神凝巔峰的時候,就擁有斬殺天位境的實力,更別說現在已經天位境,而對手只是神凝巔峰!

「不好!」

古破天雙瞳劇烈收縮,他從陸川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比一般天位境武修要強大數倍的力量。

「不可力敵,走!」

古破天一瞬間下定決心。

然而,他剛剛閃爍出逃跑的念頭,還未來得及實施,一道閃爍著寒芒的劍光,瞬間洞穿他的身體。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你陪葬!」感受身體的劇痛,和生機的流逝,古破天突然之間,仰天狂吼。

他體內的靈力,劇烈燃燒起來,似乎要施展最後的致命一擊。

「你沒機會了!」

陸川冷笑一聲,純陽劍罡爆發,侵入古破天體內。

「哧!」……


剎那之間。純陽劍罡爆發在古破天體內瘋狂絞殺起來。

鮮血飛灑。

眨眼之間,古破天變成一個血人。連最後的殺招也沒有來得及施展,就命隕當場。

「這……」

那些打算趁著陸川和古破天交手之際逃走的就個人。看著陸川乾淨利落的一劍斬殺,他們視如天人的古破天,頓時都愣在當地。

「恩?」陸川目光一掃,對著這些人看去。

一接觸陸川的目光,所有人剎那之間,渾身一顫,眼中驚恐,想要說什麼,但嘴唇蠕動。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想要逃跑,但是雙腿卻彷彿長了根一樣。

「你們想要同我,爭奪古破天身上的空間戒指?」陸川淡淡的開口問道。

「沒……沒有!前輩不要誤會,我等絕對沒有這樣的心思。」

雖然看起來,陸川的年齡比這些人都要小,不過武道一途,達者為先,而且這個時候。誰還顧得上面子,或許有人更在意麵子,還在性命之上,但這九個人明顯不屬於那群人之中的一員。

「既然沒有。那你們還站在這裡幹什麼?」陸川冷冷一哼。

「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聽到陸川的話,這些人頓時之間,如蒙大赦。拔腳就往外跑去,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看到這些人退去之後。陸川這才開始收拾戰利品。

古破天顯然才進來此處不久,身上沒有其他的寶物。除了本身的那件上品靈器級別的大刀,就只有剛剛那枚空間戒指。

「四方國第一國師,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寶物沒有?」陸川拿起空間戒指,正打算烙上自己精神烙印,突然之間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這股氣息……好熟悉,是千九玄!他也來了這裡?也是,我爹都知道這裡的事情,千九玄身為大秦的國師,不可能不了解這裡的詳情。」陸川心念疾轉,趕緊運轉斂息法收斂自己的氣息。

陸川剛剛隱匿氣息,躲藏身形,就看到兩道流光般的身形,出現在這個石室之中,其中一人,正是千九玄。

還有一人,陸川並不認得,不過此人身上的氣息,卻不在千九玄之下,也是一名生死巔峰的武修。

「聽說真龍國國師薛秋月,是一名女子,此人應該是四方國國師燕一飛了。」隱藏在暗處的陸川,靜靜的看著兩人,屏住呼吸。

「剛剛還從這裡感應到了一名天位境武修的氣息,怎麼眨眼之間,就不見人影了?」燕一飛看著石室,眉頭微微一皺。

「或許是被傳送陣傳送走了,你也知道這裡的隨機傳送陣根本毫無規律可言。」千九玄冷冷道。

「咦?」

突然之間,燕一飛發出一道驚訝的聲音。

「燕老鬼,你又怎麼了?」千九玄眉頭一皺,順著燕一飛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被陸川一劍斬殺的古破天身上,嗤笑一聲:「燕老鬼,不就一個神凝境的小子,用得著這麼大驚小怪的?難道這是你的私生子?」

「他叫古破天。」燕一飛冷聲道。

「古破天?哦,就是那個號稱『四方國陸明南』的古破天?本座看他也不怎麼樣嘛,看情況,似乎是被人給一劍殺死的。」千九玄不屑的笑了一聲。

只是說道『陸明南』三個字之時,心中殺機,不可遏制的泄露出來。

「看來,千老鬼你對那個陸明南恨意挺深的?不過,就算老夫遠在四方國,也聽說過,這陸明南服用了紫氣一元果,很快就要突破生死境,陸明南在天位境之時,就能和你打成平手,現在成就生死境……」

「生死境?生死境那又如何?」千九玄冷冷一笑,不等燕一飛說話,便打算他的話:「只要本座得到生生造化丹,渡過生死劫,煉就金丹、功參造化,一個小小的陸明南,還不是手到擒來!?」

「千老鬼,你這些話對我說沒有任何用處,你還是留著對陸明南自己說去吧!既然此處的寶物已經被人取走,我們也別浪費時間,不然生生造化丹被薛秋月,那個娘們取走了,可就不值了。」燕一飛身形一閃,已經出了石室。

「生生造化丹!薛秋月!」千九玄目中寒芒一閃,身形一動,也跟著出了石室。

只是,他剛剛出石室,便又馬上返回,看向地上古破天的屍體,驟然間,五指虛空一握,龐大的靈力,透體而出!

「嘭!」

古破天的屍首,在千九玄靈力作用之下,爆炸開來,血霧漫天飛舞。

「四方國的陸明南?哼,凡是和陸明南扯上關係的人,都要死!」千九玄滿意的看了看,石室之中的血霧,露出一絲冷笑。

可憐古破天,作為四方國的超級天才,最後居然死無葬身之地。(未完待續。。) 「生生造化丹?生死劫!?」

躲在暗處的陸川,倒是把千九玄和燕一飛兩人的對話,聽得明明白白。

生生造化丹,他並沒有聽說過,不過生死劫,卻從《雙木論道》這本書中看到過。

《雙木論道》這本書中記載,凡是武修,擁有三大劫數。

生死劫、神劫、人劫!

生死劫,是生死境晉陞造化境之時,所需要的度過的劫數,生死境的來由,便是這生死劫。

生死境巔峰武修,扛過生死劫,那就能煉就金丹,功參造化,成就造化境,扛不過,那就煙消雲散,灰飛煙滅。

《雙木論道》上面記載,生死劫下,一半生、一半死,生死全靠運氣,任你天驕無雙、戰力凌天,但在生死劫之時,都沒有任何用處。

不過卻沒有記載,生生造化丹對生死劫有幫助。

「生生造化丹,居然對渡生死劫有幫助?如果是這樣,絕對不能讓千九玄得到!」

「跟上去看看!」

陸川心念一動,隱藏氣息,慢慢的跟在千九玄、燕一飛的後面。

雖然此時此刻,他不敢放出精神力感應千九玄和燕一飛兩人的氣息,不過他有地圖。

陸川猜測,這生生造化丹,十有**是楊木木留下的眾多寶物之一,千九玄和燕一飛兩人也可能是去那個藏寶之地。

「生生造化丹么?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既然對你千九玄有幫助,那就一定不會讓你得到!」陸川從王侯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件黑袍,套在身上,追了上去。

也不知道王侯以後都有些什麼奇怪的愛好,在空間戒指之中,有許多隱藏身形的衣物。

一路跟上去,陸川這次運氣出奇的好。竟然沒有再被隨機傳送陣給傳送。


數個時辰之後。

大約距離楊木木藏寶之地還有十多里的時候,陸川發現了許多朝著同一個方向趕去的人,這些人全部都是天位境武修。

「難怪我一路上一個天位境武修也沒有看到,看來都是奔著這裡來了,楊木木藏寶之地,看來並不是很隱秘,被人發現了。」

「不過我也不急,只要那生生造化丹不被千九玄得到,我也無所謂。」

思索之間,陸川混在一群天位境人群之中。不一會兒,就來到一片極為遼闊,類似廣場般的大殿,大殿周圍,也有著數條直達此處的通道。

此時此刻,在這個大殿之中,居然聚集了不下兩百餘人,這些人最差的也是天位境修為,他們的實力。加在一起,絕對足夠覆滅三大王朝任何一個王國!

尤其是在大殿之中,似眾星拱月一般的三道身形,兩男一女。身上那浩瀚強大的氣息,表明他們遠遠超出天位境的實力。

生死境!

這是三位生死境的武修。

「千九玄、燕一飛!」

陸川一眼就認出,這三人之中的兩人,便是四方國國師燕一飛。和大秦國師千九玄。

另外一人是一個女子,並不是寶葯閣閣主藍丹雪,看她身後那些真龍國天位境武修恭敬的神情就知道。這女子是真龍國國師薛秋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