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翼的枝條漫天散開。

剩餘不足十個枝條,黑se比翼蟲從花苞中鑽出,直接進入泥地。便連那『目』中,都是出現許多比翼蟲,密密麻麻,數之不清。卻是嚇的兩女花容失se,尤其是齊月,害怕的連是懸空而起,眼中帶著分驚懼。

「絲~!」林風腦海頓時一脹。

比翼蟲的視線自己完全能清晰看到,就好似裝了數百對眼睛般。

以自己為中心,周圍的一切,宛如黑暗的地圖倏然間打開,璀璨明亮。

迷霧漸去,每一個角落,都觀察的清清楚楚。

「好強的探索能力。」林風直感驚嘆。..

倘若自己要尋找某樣東西,確是方便的很。

而這僅僅只是『元氣大傷』的翼,若是完整形態,巔峰形態,探索能力恐怕會更加恐怖!

數萬隻比翼蟲一同出現,光是想想都覺得恐怖。

要知道,只需一個比翼蟲,便能殺死萱兒!

自己現在,就好似掌握了一支軍隊般。

能擊殺星河級存在的強大軍隊!

「難怪這些『比翼蟲』能破開萱兒的防禦。」林風輕輕點頭,比翼蟲的存在,和翼有莫大的關係。顯然,翼的實力越強。這些『比翼蟲』便越強,成正比關係。

腦海中的畫面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晰。

分享著數百隻比翼蟲的視野,林風看到的畫面越來越多。

而這,需要極強的大腦處理能力。

「唔……」林風靜靜站立著,身旁的『翼』閃爍著微亮的紅綠se光芒。形成一幅妖艷而美麗的畫面。齊陽和齊月望著林風,帶著一分敬畏和好奇。越是了解林風,越是深深感覺到他的神秘,宛如一面平靜碧波蕩漾的湖水。

深不見底!

「這個木靈『翼』,氣味和洞穴里的好相似,還有那紅綠se的光芒……」衛萱美眸爍爍。

「莫非…是林大哥剛才『收服』的木靈?」

「好厲害!」

衛萱坐在亟火梭上,凝望著林風,眼中儘是崇拜之se。

林大哥就好像無所不能,任何繁雜的事情在他面前都能輕易解決。

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一定能找到師兄的。」衛萱輕輕點頭。充滿信心。

因為,她相信林大哥。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林風的眼眸不斷閃爍,隨著比翼蟲探索範圍一步步擴大。

終於

「那是?!」林風面se大變,霎然間驚呼出聲。

突然的變化讓的眾人無不是一驚,衛萱露出驚喜的神se,「找到了么,林大哥?」

林風眉頭緊皺。眼中閃露出一分深深的憂慮,右拳徐徐一握。輕輕點頭,「我們走。」沒有第二句話,林風踏開步伐,氣氛顯的很是沉重,帶著一分蕭瑟的氣息。

齊陽和齊月互望了一眼,心中無不是『咯噔』一下。

看林風的表情。顯然……

並非好事。

很快,眾人來到一片熟悉的區域。

「這裡是?!」齊陽一怔,齊月驚掩小嘴,「這不是我們分開離去的地方么?」

位置,很相近!

林風目光爍爍。卻也沒想到,尋覓如此久,兜兜轉轉竟會回到原點!身體微移,穿過一片草叢,眼前頓時豁然開朗,目光所見瞳孔放大。

「師兄!」

「王師兄!!!」

齊陽齊月面se驚駭,衛萱更是捂住小嘴。

每個人的心都是沉甸甸的。

血淋淋!!

「王哥。」林風緊抿著唇,踏步向前。親眼看見王峰的屍體,比起比翼蟲的視線更是清晰,實在。儘管已經有心理準備,但真正看到時,卻仍難免心中絞痛。

彼此間,有著幾分情誼。

「死了。」林風的聲音帶著傷悲。

眾人無不是沉默難過,尤其是齊月和萱兒,淚水止不住下落。

風揚谷後輩中,王峰實力雖非最強的那個,卻是對師弟師妹最好的一個。

氣氛,很傷感。


「唉。」林風嘆了口氣,一直感應不到王峰的氣息,其實已經很清楚。哪怕是萱兒躲在那麼隱蔽的山洞之中,自己都能感覺得到。就算氣息再微弱,自己的命魂依然感應清晰。

感應不到,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死亡。

等等!

林風眉頭倏地一沉。

這裡是自己遇到句芒巫族之地,王哥是怎麼死去的?

沒道理!

林風蹲下身子,眼眸爍爍。儘管這片沼澤池中腐蝕xing極強,但王峰畢竟是星河級巔峰的強者,短時間內保持屍體不壞並非難事。右手輕拂過王峰的身體,林風最後停落在小腹處那道傷口之上,目光炯然。

是劍傷!

「王哥,死在人類武者手裡?!」林風面se連變。

「這裡除了我們,竟還有別的武者存在!」

「而我…竟然沒發現?」

林風心頭大震,而此時,齊陽亦是發覺到林風的異樣,順著林風目光望去,頓時眼眸一炯,驚聲道,「師兄他……」

「是被人殺的。」林風沉聲道。

答案的揭曉,霎時間使得兩女無不楞然。

一直以為王峰死於意外,卻不想死因竟有蹊蹺!

「林大哥你看!」衛萱眼睛極尖,手指向王峰右手。眾人目光頓時匯聚,林風眼眸亮起,只見得王峰原本佩戴著『儲物戒指』的食指竟是詭異莫名的消失!

「齊整的傷口,是被劍削去。」齊陽沉聲道,帶著分悲怒。

「兇手…是為財?」林風心倏地一動,隱隱間。彷彿明白了什麼。

四星仙果,菩提花!

「兇手是有備而來!」齊陽緊咬著牙,說道。

「對,要不然為什麼偏偏選上王師兄,而不是我們?」齊月卻也是冰雪聰明。

「可是……」衛萱猶豫道,「若真有敵人靠近,林大哥沒可能感覺不到呀?」

齊陽眉頭一緊,「兇手的實力,可能遠超林風。」

齊月撇撇嘴。「若真有那麼強,何須偷偷摸摸?知道我們有『菩提花』,直接搶便是。」

齊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妹妹所言卻也是。

很奇怪!

氣氛相當凝重,眾人感到一分壓抑和詭異,整件事看似簡單,但偏偏疑點重重,很難完整的聯合在一起。就好像一幅拼圖。明知道它原本的模樣,卻難以拼湊。總差了點什麼……

「林大哥,你有頭緒?」衛萱俏目瞥去,見的林風眼眸粼粼,似乎明白什麼。

齊陽和齊月亦是回過頭,極好奇的想知道答案。

林風微微嘆息一聲。

自己,確實已經有答案。

但……

「說。林風。」齊陽彷彿明白了什麼。

「對啊,林大哥,師兄到底是怎麼死的?」齊月一臉困惑。

林風目光炯然,徐徐道,「你們……似乎忘記。這裡,還少了一個人。」

兩女一訝,齊陽神se已是變的極為凝重。

「這個人,不止知道王峰有四星仙果『菩提花』,更能靠近我們而不被發現。」林風輕聲道,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種種的證據表明,自己的推測起碼有八成的可能xing。

「而且,他要殺虛弱的王峰,輕而易舉!」林風點了點頭。

答案,已是呼之yu出。

若連這都猜不出,兩女就真的是笨了。

「厲師兄?!」齊月和衛萱齊聲道,臉上充滿訝異。

「是厲鳴做的。」齊陽壓抑著心中憤怒,沉聲道,「他一直窺覷著掌門之位,藉此機會不僅除去勁敵,更是能將『菩提花』佔為己有,突破星海級所需要的斗靈幣就可齊全,一舉兩得!」

「厲師兄…他不會這麼做?」衛萱掩著嘴,臉上儘是不敢置信,「我們可是同門……」

「為了利益,就是親人都能殺,更何況同門師兄弟。」齊月輕嘆道,「萱兒你太單純,不知人心醜惡。」

「齊月說的沒錯。」林風正se道,「厲鳴此人心胸狹窄,嫉恨心極強。為一己私利,做出這等人神共憤的事可能xing極大。」頓了頓,林風眉頭微微一皺,「唯一不明白的是,殺死王峰,他有辦法能從這裡出去?」

這是自己最大的困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