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嗚!」至於噬魂更是興奮的上躥下跳,在一個門派中搶劫,簡直膽大包天,超出了想象,比他的上一任主人魄力不知大了多少倍。

石昊冷冷的看著這一群老輩弟子。他既然打算翻臉了,那就不打算給對面留一分一毫的面子。想壓我,沒門!男人,就是要剛正面!

「啊?!」

「什麼?!你說了什麼話!」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找死!」


「什麼找死,是你們在作死!」石昊直接開始溝通荒界,渾身上下的力量不停暴漲。

一千匹馬力·······一千五百匹馬力·······兩千匹馬力······三千匹馬力········五千匹馬力!

所有人都似乎看到了一個巨人升騰了起來,巨大的力量完全影響了氣勢氣場,石昊就是巨人,而這些弟子就是侏儒,沒有絲毫可比性。

他的力量直接暴漲到五千匹馬力,這才停止。他的力量遠遠不止表面上的一千匹馬力,那只是單純的肉身力量。他的肉身,和別人不同,骨與骨之間,肉與肉之間,甚至有肉眼觀摩不到的微笑符文在不停顫動,這就彷彿一個個微小的增幅器,放大了石昊本身的力量。

穴境通幽,最大的功效就是溝通異次元,溝通異位面。荒界的力量遠遠不是一般的世界可以相比的。 「大荒浩渺,玄荒通玄,蠻荒嗜血,幻荒無形!四荒之力,給我降臨!」

石昊揮拳如出弓,氣勁猛如龍,浩浩蕩蕩,如天河之水傾瀉而下,他的戰鬥技巧遠遠不是平常人可以比的,一下子就將一個弟子打飛。

他突然停了下來,感受了下拳頭上的氣勁,搖了搖頭。

這是有原因的,剛才的那個弟子,是穴心之境,修為出眾,所以石昊第一個就瞄上了他。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不禁打,直接被轟飛。

鴻升門的老輩弟子真是墮落了,石昊在魔人聖陵之中,見到的每一個魔人都是好戰如命,個個都是戰鬥好手,對於鬥法、鬥爭、戰鬥有著非比尋常的經驗和技巧,非常精通如何打鬥,這些給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而鴻升門之中的弟子就缺少這些東西,似乎少了一股血性。人人只知道悶頭修鍊,空有一身好功力卻不敢應用於戰鬥,根本發揮不出來多少實力。如果此時此刻是在門派外面,石昊恐怕能一拳轟殺掉那名弟子。

一拳轟殺穴心之境!

不懂得戰鬥的人,即使有著境界壓制,也不足為懼。 不死仙帝 ,大人們會害怕?

石昊的氣勁直接劃分為條條道道,每一條每一道都有如龍形,每一記都相當於一記拳法,狠狠的轟向所有人。

「八荒稱尊,十魔亂天,無人為王,無人敢王!」他的拳法中包含了他的意志,他要打掉那些老輩弟子可笑的尊嚴!他要打破那些條條框框的規則束縛!


什麼資歷輩分,都是虛無。修行之道,講的是達者為先。只有實力才是唯一的標準,只有實力才是真實不虛的。

「不要分開,不要讓這賊子各個擊破,他敢門派之中動手,簡直是找死,氣運凝聚我身!」這些弟子一陣怒吼,他們開始合力,一定要壓服石昊,否則他們的臉面往哪裡擱?

他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在這鴻升門,他們說一不二!在這鴻升門,他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這鴻升門,他們才是主導!

他們的氣息開始凝聚,徹徹底底的喝門派融為一體,厚重而不失飄逸。每個人都是光芒閃耀,有了門派氣運的撐腰,他們有恃無恐,每個人都深信自己是正義的。

他們身居高位,在門派中戰鬥,氣勁能夠得到極大的增幅。

「死吧!」眾人怒吼。

他們的氣勁如山如淵,挾著滾滾大勢而來,沒有人可以阻擋,沒有東西可以阻擋。

荒龍氣勁也不能夠阻擋,石昊在這股氣勁面前,也要仰望。一切的個體在此刻都顯得渺小。

「好!好!你們這些老輩弟子終於是翻臉了,竟然這般欺壓一個新晉弟子,我陳鋒也不能夠忍受,看不下去了!」

一道寒光耀九州!

這時候一道劍光直接從天際而來,是陳鋒! 九天至尊雷神 ,瞬間就定住了壓力,堪堪抵住了老輩弟子的合力大勢。

陳鋒瞬間就到了石昊面前。他依然一身白衣如雪,背後的誅邪劍已出鞘,這把劍太過於霸道,以至於自然而然散發出的一股熾熱的陽剛之意都讓石昊覺得一陣難受,似乎一個小太陽在旁邊。

「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我要八抬大轎來請你呢。」不過石昊卻是鬆了一口氣,他一個人還是太過勢單力薄。

「哼!即使你這次不出頭,我也是要反抗的。在對待老輩弟子的立場上,我和你還是一

致的。」陳鋒頭也不回直接回應。

「咦!你的修為?怎麼這麼突出?」石昊突然感覺不對,即使陳鋒沒有針對他釋放壓力,但是他還是感覺到一陣不自在,似乎猛虎卧其旁。他突然醒悟到,陳鋒晉陞境界了。

「不錯,多虧這次陵墓危機,我才能連連突破,我現在已經接近了穴心的頂峰了,觸摸到了上一層的邊緣,啟靈!」陳鋒這才轉過身來,嘴角旁有著一絲笑意,看來這件事情讓他非常得意,在修為道路上領先一步,就是步步領先。

他伸出一根食指,一道氣流凝練出來。這道氣流非常靈異,似乎就要變化成人形,要跳脫出來。

啟靈,就是為本命之氣凝練靈智,將自身的生命核心更加的內斂,接近虛無。以一氣御萬氣,就好像軍隊有了將軍,指揮得到統一,效率立刻提升百倍。除此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玄妙,不是那個境界的人,根本無法體會,用話語都無法說清。

而現在陳鋒就已經接近了這個境界,當他徹底凝練成功的時候,他的本質就會改變,生命核心就成了一道氣流,從此之後脫離身體都能遨遊四方。

陳鋒劍指那些弟子。

「今天,就是我們新晉弟子反抗的日子。你們這些人總是自持資歷、輩分,來欺壓我們這些新晉弟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必須反抗!」

·································

「我呸呸呸呸呸!」狩日猛吐口水,他現在是火界的種子,全身上下幾乎都是由火焰組成的,所以說連口水都是。

不過用口水來放火,讓一旁看著的噬魂也是一頭黑線。

大哥!這樣太敗壞形象了!

「快來快來!這裡放一把,那邊也不能落下!記住火焰要均衡,一定要每一片都要燒到!」狩日大呼小叫。

「你在忙活啥?!」狩日狠狠的瞪向噬魂。噬魂現在就像進了雞窩的黃鼠狼,東聞聞西嗅嗅,一隻老虎的眼睛里閃耀著精明的光芒,表情分外詭異。

「嗷嗚嗷嗚!(在搶劫!在搜刮!)」說罷噬魂直接扛起一堆金銀器,上面寶石斑斕,色彩照人。

「等等等等!你這頭蠢虎!拿什麼金銀!」狩日直接披頭一頓怒罵,貓爪一劃拉,直接把噬魂身上的大大小小包裹卸下,嘩啦啦的流了一地金銀器具,這些都是世俗難見的寶物,財帛動人心,這些幾乎能讓人瘋狂。

「金銀寶石,這些都是俗物,即使在稀少,也對於修行沒有絲毫作用。要拿,就拿修士的丹藥,器皿,寶物!這些才是大頭!」狩日苦口婆心道。

「這邊,看那瓶子,不要小看它,它才是寶物,即使凡水倒在其中,流淌出來也會變成靈水,凡人喝下去就能直接精進一馬力的力量。拿上!」噬魂瞅瞅那個瓶子,非常的普通,似乎只是被當成了花瓶,但是仔細感應,其中的水氣都有著一絲絲靈意,如果不是狩日提醒,根本無法注意到。

「還有這邊,向下挖掘三十米,又一個全封閉的密室,不要以為用可以隔絕神識的材料製作,就不會被發現。那些材料也不要留下,這些材料在外面也是非常珍惜,收取!」

狩日就像一個土匪頭子一般,不停地指使著噬魂。什麼隱蔽的地方都無法躲過狩日那種敏銳的靈覺,似乎他對於寶物有種天生的直覺。

ps:慣例的求鮮花求票票!求收藏求點擊!新手求關注啊! 「哈哈,發啦發啦!」狩日笑的合不攏嘴。

「嗷嗚嗷嗚!」噬魂身上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包裹,幾乎要把它這隻老虎壓扁。

「快走快走!這門派的掌門肯定忍不住了,見好就收!」狩日一個機靈,這兩者直接做賊一般的偷偷溜走,這時候四周火起,所有都是一片混亂,人人都是大呼小叫,趕緊救火。

狩日的火焰並不是那麼好撲滅的,他的火不是凡火,已經蘊含了好幾種性質,包裹、覆蓋、粘著,這些讓他的火焰非常難以去除,需要消耗修士的本命源氣才能去除。

石昊和陳鋒的聯手戰鬥也是非常默契,都說敵人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這話不假,雙方都視對方為勁敵,對於彼此之間的招數都非常了解,配合起來也是默契十足。

甚至還有一些弟子支援他們,這些人都是新晉的弟子,還沒有被老輩弟子同化,平時受夠了欺壓,這次一下子都把怨氣釋放出來,支持陳鋒和石昊作戰。

場面混亂無比,一些人甚至在渾水摸魚,和狩日、噬魂一樣,在搶劫、偷竊,一瞬間秩序都變得崩壞,沒有人再遵守道德和法律。

「都給我住手!」

一聲怒吼,如同雷音,悶聲陣陣,如天神的怒吼,震撼人心。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一些人這才醒悟過來自己在做什麼,戰鬥的火藥味雖然還在瀰漫,但是所有人都住手,聽候那股聲音。

「掌門大人!這是掌門大人的聲音。」有人聽出了這股聲音,在這個關頭,唯一可以阻止所有人的就是掌門師墨軒。

「這次事情非同小可,真是不知道掌門大人會怎麼處理。」 重生之王牌軍妻

「你們真是反了天了,竟然敢在門派之中聚眾鬥毆,還有沒有把門派規定放在眼裡?」話音直直的傳達到每個人耳中,師墨軒的身影一瞬間就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他只是簡簡單單的站著,沒有絲毫氣勢泄露,如同虛空一般,只能在眼睛之中捕捉到他的身影,從神識感應上卻是虛無,這是精華內斂到了極致,自身已經和萬物統一,融為一體。

他出現的時候,大手一揮,一幅畫卷就是似乎在所有人眼前展開,頓時石昊和陳鋒瞬間都喪失了對氣、對源、對力的種種掌控力。

石昊回頭一看,所有人甚至都不能飛行,一個個墜落下來,失去了掌控力,一個個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就好像一下子從仙人變成了凡人。

「你們帶頭滋事,暗自圖謀,欺壓弟子,必須要嚴懲,每個人都要面壁封禁百年!」師墨軒直接說道。話音剛落,直接老輩弟子中的幾個人,沒見到任何東西作用就自動飛了出去,他們渾身上下四處揮舞,但是毫無作用。

「不!掌門大人!沒有這回事!我們一直都是兢兢業業,一心向著門派的啊!掌門明鑒!」有一人還在大呼,想要推脫。

「你以為我會聽信你的話語?門派之中已經養成了什麼都要看資歷輩分的風氣,真正有著天分的天才反而被你們集火打擊,個個都不能成長起來,成了一灘死水。你們才是真正的害群之馬,我這次就是要正風氣肅氛圍!」師墨軒冷冷一笑,完全不聽這名弟子的解釋,他看的非常清楚。

「帶下去!」師墨軒對著虛空一處說道。

「是!」這時候力王突然出現,他的力量千迴百轉,就把這些弟子送到了一個地方,那是鴻升門的幽禁之地,相當於監牢。

師墨軒這才轉過身來,聲音洪亮之極。

「這次門派之間的派系鬥爭損失之大,簡直超乎想象,所有人都有著該被責罰的理由,雖然法不責眾,但這不是借口。每個人的功勛值都要扣除一千功勛點,至於帶頭者···」師墨軒看著陳鋒和師墨軒。「則要發配邊遠地區,做管事長老!」


這個決定下來,簡直是群眾嘩然,這可是十分嚴重的懲罰,邊遠地區的管事長老其實非常的艱苦,每天辛苦勞累不說,還要大幅度縮短自己修鍊的時間,為了門派的要求去四處奔波,哪有在門派之中當一個核心弟子來的輕鬆實在?

陳鋒都是一哆嗦,簡直是忍不住,臉色都變了,不過還是忍住了,靜靜的聽師墨軒的下文。

「不過,畢竟這次是特殊情況,陳鋒、石昊是受到壓迫之後,被逼無奈才反抗,雖然手段激烈,但是於道義於情理都不應該受到懲罰,所以對於你們的處置,我和一眾長老的意見是更改為,為門派出行兩個隱秘任務。不知道你們服不服這個決定?」師墨軒話音一轉,突然和顏悅色起來。

「一切但憑掌門做主,哪有服不服的道理?既然門派叫我出行任務,那我就願意成為門派的利劍。」陳鋒微笑應答。

石昊也是點點頭,十分贊同。他心裡已經是高興的樂開了花。

雖然是出行任務,同樣是出行,但是這卻性質不同了,在任務之中,碰到的種種寶物,都不會被門派巧取豪奪,一切都歸於自身,這就是實打實的好處。這一點是石昊非常看重的,要不然當初師墨軒在魔人聖陵之中,就下了他,還會把一源之石交給他。

雖然這和師墨軒並不知曉一源之石的真面目有所關係,但是這也體現出了師墨軒的胸懷,他不在乎一件寶物兩件寶物這樣的小事,他更加看重這個人的人心。

人心散了,氣運也就散了,門派也就散了。人心所向,才會有氣運凝聚,才能有著團結力。

這樣的變動,雖說是處罰,但其實是獎勵。明懲暗獎,簡直所有人都要羨慕死。

師墨軒這次出現,非常乾脆了當的做出處置,沒有絲毫拖沓。

「從今開始,核心弟子開始分級,分排名,只有排名才是劃分地位、劃分待遇的唯一標準。每個人都可以挑戰更高名次的人,從而提升自己的排名。這個制度,從現在開始啟用。而排名的第一次排名則是一年之後的核心種子大戰!我,期待你們的表現!」說完,師墨軒就消失不見,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他走之後,話音都還在環繞、回蕩。這時候許許多多長老出現,一一安排修復工作,恢復秩序,醫療傷員,記錄損失。 「恭喜石兄,賀喜石兄。因禍得福。」

在石昊回來之後,張尚武和梅慕藝直接送上恭賀。他們也是聽到了剛才的處置,他們一眼就看到了背後的獎賞,明懲暗獎之意。

石昊擺擺手,突然奇怪道。

「咦?那個鹿晗頂呢?」說來這鹿晗頂也真是可憐,是這一場大戰的導火索,但是卻是沒有一個人會想到他,似乎把這個人完全淡忘了。

經石昊這麼一說,張尚武才一拍腦門。

「忘了給他鬆綁了!他這個人不老實,我只好又給他加上了點東西。」

「帶我去看看吧,什麼情況?」石昊挺好奇的張尚武的手段,肯定是這小子又使了什麼么壞招。

「額,女士止步!」張尚武還很正經的把梅慕藝擋住了,弄得梅慕藝一陣鬱悶,好奇之極。

「我湊!你···你這是什麼情況!」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不過當石昊走近屋裡,還是嚇了一跳。

只見鹿晗頂雙手都被捆在一起,雙腳則被兩根粗繩倒吊了起來,雙腿被大大的張開,中間的某件東西則是用粗麻繩和一個大袋子相連。

袋子裡面似乎全是沉重的石頭,彼此之間碰撞出響聲,由於重力,袋子自然而然的下墜,但是這就苦了鹿晗頂了,他簡直是一點都不能動彈,一旦動彈,整個人晃蕩起來,即使修士身體再強壯,但也是有知覺的,胯下的某個東西受到嚴重的拉扯也會疼痛。

就這樣,鹿晗頂不僅要忍受身體的疼痛,還要忍受血液倒流進腦袋的不適感。臉色都被憋得通紅。當他看到石昊和張尚武走了進來,直接叫喊起來。

「嗚嗚!」他分外驚恐,尤其是看到張尚武的時候,簡直是遇見了惡魔索魂,臉上似乎都要流出淚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