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小女孩,你是不是太天真的點,在這個宇宙中,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有什麼卑鄙不卑鄙之分?如果今天把你這樣制住的不是我,而是你的敵人,你罵一聲卑鄙,難道對方就會乖乖解開束縛?說聲『對不起』,再和你來一場光明磊落的決鬥嗎?!」陸天羽嘆了一口氣。

江麗被陸天羽講得啞口無言,只好沉默——

「對你妹妹的那件事,我承認我也有做的過分的地方,在這裡我向你說聲『對不起』,不管你接不接受,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你搞清楚是你妹妹不對在先,如果你不接受的話,下次我一定奉陪到底!解!「陸天羽再次輕輕一跺腳。

「啊—!」江麗失去定力,頓時軟了下來。

「那再見了!」陸天羽向江麗身後走了過去,準備回S班級!

「你這個傢伙」江麗出其不意,突然站起來,舉劍向陸天羽刺去!

「唉!」陸天羽並不慌張,輕輕搖了搖頭,一瞬間消失了,轉眼已經出現了江麗身後十米之外的地方。

「不要走!啊—!身體又——!」江麗又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十分鐘后你就可以動了!那再見了!」陸天羽頭也不回的伸手揮了揮,然後手插著口袋走了。

「混蛋!!!」江麗憤怒啊!!

S班級——

「啊!回來了啊!怎麼樣?天羽」流影揮了揮手。

「唉!別提了,流影,你還記得那天的頒獎典禮嗎?」陸天羽走過來坐到位子上。

「當然記得,你還因為一個女生而不住威懾全場!怎麼了?那個女的找你和這件事有關!」流影隨即聯想了起來。

「豈止是有關,她就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的,那個被我教訓一頓的女生是她的妹妹,她是專門來找我算賬的!」陸天羽懊惱道。

「什麼?!那個女生是江麗的妹妹,對了,那時有人喊她江雯,江麗,江雯,哦!原來如此!那你是怎麼解決的呢?」

「還能怎麼辦?避唄!能躲就躲!我總不能像對付星際政府一樣,把他們全砍了吧!」陸天羽無奈啊!

「唉!天羽啊!今後你就別想有安穩日子過了,惹上女人,你這輩子就完了!」流影拍拍陸天羽的肩膀,一臉惋惜的表情!

「別說風涼話了,說些有建設性的來聽聽,我到底應該怎麼解決這件事啊?」陸天羽鬱悶。

「其實這件事要解決,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流影買了個關子。

「快說到底有什麼方法?!」

「很簡單!泡她! BOSS來襲:嬌妻躺下,別鬧! ,她順你的意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找你麻煩呢?!」

「廢話!別說我泡不到,就算泡到了,她那種個性的,我哪受得了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告訴你,像江麗那種火爆女孩,通常都單純要死,是對感情幾乎一問三不知的白痴,而且擺出那種形象大多數只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弱點,因為不想被別人看扁,這種女孩是再好對付不過的了!」流影分析道。

「那你怎麼不去的啊?!」陸天羽白眼。

「最近我換口味了!況且那個女的是針對你,又不是針對我,我何必趟這趟渾水呢?你就好自為之吧!我先走了」流影拍了拍陸天羽的肩膀,向外走去。

「喂!你去哪啊?」

「約會!」說完,流影消失在門口,窗外,流影在對一個少女招手,而那個少女儼然就是那天的精靈族少女,也就是克蕾爾沙特王族的二公主!

「唉!有異性沒人性,我真是交友不慎啊!「陸天羽悲哀問蒼天啊!

櫻夜學院校長辦公室——

「這次的賞花會會變成什麼樣呢?」愛德華望著窗外的櫻花紛飛,笑道,」黑色的六芒星,究竟你的繼承者會是誰呢?星際之子(陸天羽)!這次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而這時,櫻夜學院不遠處的一處校舍上佇立著了一個倩影,窈窕的身段,絕美的容顏,身上所散發出如同大自然一般的氣息,使人感覺寧靜而又祥和!精靈族特徵的耳朵又透露著幾分可愛,碧綠色的眼眸平靜的像水,一頭淡綠色的長發隨風飄蕩!看著眼前花一片粉色的櫻夜學院,輕輕嘆息一聲,消失了 櫻夜學院校長辦公室——

「你知道我會來的!」愛德華身後的女子說道。

「唉!」女子輕嘆一口氣,坐了下來。

「你有什麼打算?是再次把六芒星封印,還是——?!」無夢坐到了女子的對面。

「當初星際之神與魔尊簽訂鮮血契約,因雙方過於強大的實力,使得本來普通的契約進一步進化,從而形成一個無意識的個體!而我們為防止這股力量被血族或被他人所用才將其封印的!」說到這裡,女子頓了頓,有些怒意地責怪道,「我當初是因為信任你,才把封印放在這多爾星上讓你看管!但是你為什麼讓法爾克家族的人去觸碰那個封印!三千五百年,契約的力量已經完全成熟了,我透過封印可以感覺到了她在尋找他的主人,而星際之神的兒子將會成為她的第一個目標!這樣做的後果你知道是什麼嗎?」

「我只是順應天命而已!奧塔拉斯還記得那個預言嗎?那個預言的創造者彷彿早已知道我們今日所做之事!我們即使加以阻止也無濟於事!歷史潮流的軌跡,不會因為任何原因而改變!」無夢站了起來,來到窗口旁,看著外面的景色,「即使我不讓血族去接觸封印,封印也遲早會被因別種因素而崩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關於這幾點,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女子沒有說話,顯然是默認了——

「奧特拉斯,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世間萬物都有其法則,而我們能做推動的這個時代的前進而已,其餘的我們都無能無力!」無夢搖了搖頭。


「唉!好吧!」奧特拉斯嘆了一口氣,「但是,如果被法爾克家族得到那股力量,或者星際之子(陸天羽)因她而改變心性的話!你準備怎麼辦?」

「我會不惜逆天而行!」

「好!我相信你!」

女子

姓名:奧特拉斯.慧.克蕾爾沙特

種族:精靈

綽號:生命感知者

身份:精靈族現任族長

精靈王族克蕾爾沙特第一王女

魔法聯盟木系魔法最高掌控者

九魔帝之一

(也是前一章,最後出現的綠髮女子)

S班級——

陸天羽坐在位子上發獃!那天之後江麗不知為何沒有再來找過她,反正他也不想要追究,這樣反而輕鬆了!但是還是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就是這兩天陸天羽想盡辦法去向何麗茹搭訕,但是何麗茹不是看了他一眼又繼續看她的書,要麼就是回一句「你很煩啊!」之類的話!搞的陸天羽鬱悶不已!最後沒辦法,他去請教流影,畢竟人家是情場老手!聽聽有經驗人的話是非常好的!而流影給他四個字「死纏爛打!」搞的陸天羽一陣狂暈!這不是廢話啊!

櫻夜學院園林小道——

流影和精靈美女相挽著漫步!

流影正在眉飛色舞地說著什麼?而精靈美女不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似乎對流影的話很是受用!(發展的真快!佩服啊!)

「恩?!」 我女兒是武曲星 ,表情突然一怔,但是之後又恢復常態!「既然來了,又何必跟蹤別人約會呢?真可是非常不好的行為哦!」

「啊?」精靈美女一時不知所措,不知道流影在說什麼!

「唉!」輕輕一聲嘆息,奧特拉斯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姐姐!你怎麼會在這裡?!」精靈美女異常驚訝。

「艾麗婭,沒想到你已經長這麼大了!」奧特拉斯憐愛地看了精靈美女一眼。

精靈美女

姓名:艾麗婭.絲.克蕾爾沙特

種族:精靈

身份:精靈克蕾爾沙特王族第二王女

「啊?!艾麗婭,你們是——?!」

「恩!奧特拉斯是我姐姐!」艾麗婭欣喜地點了點頭,看來她見到姐姐很高興!

「哦!真是幸會啊!我是流影,是艾麗婭的男朋友!」流影齜牙咧嘴的笑了笑,要問他為什麼會呲牙咧嘴,因為艾麗婭在說流影是她男朋友的時候,臉紅地使勁在流影的腰間掐了一下!

「呵呵呵——!看來你們感情還真不錯啊!」奧特拉斯掩著嘴輕笑道。

「姐姐—!」艾麗婭臉紅地跺了跺腳。

「呵呵呵——!沒想到你能把我的妹妹治住,想當初她在族裡可是除我以外都不和別人親近的呢?!」

「多謝誇獎!」流影笑了笑,但他突然話鋒一轉,「但不知姐姐今日為何會以這種方式現身呢?」

「流影!」艾麗婭責怪道。

「無妨!艾麗婭你先回去吧!我和你的男朋友有事要說?!「奧特拉斯絲毫不以為意。

「姐姐—!」

「沒事的,相信我,艾麗婭!」奧特拉斯笑道。


「那好吧!」艾麗婭點了點頭,之後轉向流影,「流影,對我姐姐尊重點!」

「那是當然,你的姐姐不也是我的姐姐嗎?!哎呦!」流影又被狠狠掐了一下。

「那我走了,姐姐等會別忘了來找我!」艾麗婭叮囑道。

「恩!」

雖然有些擔心,但艾麗婭還是走了——

「流影先生,我們能借一步說話嗎?」奧特拉斯笑了笑。

「隨你高興!」流影攔腰舉了一個躬,之後了兩人瞬間消失了!

「恩?姐姐和流影!」躲在一旁的艾麗婭沖了出來,環顧四周,並沒有見到兩人的蹤影!「流影,你如果敢欺負姐姐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多爾星一處無人的曠野——

奧特拉斯和流影憑空出現。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奧特拉斯姐姐!不,魔法聯盟木系魔法最高掌控者九魔帝之一的精靈族長『奧特拉斯.麗.克蕾爾沙特』!」 多爾星一處無人的曠野——

「呵呵呵——!你可以放心,不會對你們怎麼樣的!」奧特拉斯輕笑道。

「你們在水球和星際政府鬧出那麼大的動靜,難道你認為我們會置之不理嗎?」奧塔拉斯撫了一下頭髮,「尚且不說你們將會對我們造成的威脅,單是九魔帝之一的修羅還因此而亡!我們就必須追究到底!」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修羅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因為星際政府的人造人吧!你們如果要算帳的話,對象應該是星際政府,而不是我們!況且以修羅半血半鬼的超人體質真的就這樣死了嗎?如果真的死了,那九魔帝未免也太不堪一擊了吧!」流影笑了笑。

「呵呵呵——!看來戰神並不是那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男人。你說的沒錯,修羅的確沒死,而且我來找你的名義也不是魔法聯盟的九魔帝,只是代表我自己而已!」

「哦~~!那我就洗耳恭聽了!」

「那我就直說了!你還記得當初第二次星際大戰中星際之神與魔尊的所簽訂的鮮血契約嗎?」奧特拉斯的表情微微變了變。

「我怎麼會忘記呢?!若不是當年我們四神被魔尊手下的四大護衛纏得無法脫身,無法及時去援助!他也不會用那種孤注一擲的方法!」流影嘆了一口氣。

「現在感嘆於事無補!你可知道當年魔尊與星際之神的契約還藏著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關係著星際之子(陸天羽)的命運!」

「什麼?!與天羽有關!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流影逼問道。

「你先冷靜一下!我知道星際之子(陸天羽)對你們來說很重要,下面才是我要講的重點!」奧特拉斯擺了擺手,「當年兩人所簽訂的契約因為雙方過於強大的血液而進化,形成了一1⑹⑹κxs.c\оМ文字版首發個具有意識的個體!而我與無夢為防止這股力量被他人利用所以主張將其封印!而現在契約即將破處封印,而星際之子就將會成為她的第一個目標!——」

「等等!為什麼天羽會變成她的目標?這件事應該與他毫無關係才對!」流影捕捉關鍵部分。

「血親關係,使得契約對星際之子(陸天羽)有一種特殊的感應,所以她的第一個目標一定就是陸天羽!」奧特拉斯肯定地說道。

「那我應該怎麼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