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靠!」血狼怒罵道,「全扎老子屁股上了,還要不要老子坐了啊!嗷嗚!!」

「滾回冥域吧!」沐雲忽然開口怒吼一聲,劍身之上七彩光芒大盛,粗大的彩色光柱瞬間電射而出,直直擊中還在光圈內掙扎的巨大牛頭怪。

「哞!」牛頭怪口中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身形被光柱擊中抵住,快速向後退去,它身後的紫色光圈也在慢慢變小變淡。

見到光圈即將消散,牛頭怪的雙目之中露出了極度驚恐的神色,它再也不敢耽誤時間,用伸到校場上的兩隻前蹄猛然一踏地面,整個身子頓時便朝後彈射回去,沒入了無盡的紫霧之中。

「咻!」一聲,紫色光圈陡然消失,沐浴體外的巨大龍捲風也漸漸平息,光柱的能量也在一瞬間化作了無數個彩色光點,漫天飄灑,甚是絢爛。

「嘭嘭嘭!」沐雲以及三個活寶的身軀紛紛墜落地面,將地面上砸出一片巨大的坑洞,仔仔這才發現情況不對,挪動著巨大的身軀來到坑洞旁邊守護著幾人。 沐府內,所有的陰毒之力此時已被仔仔吸納乾淨,而那些中了陰毒之力的沐府子弟此刻都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主宅房頂上忽然跳出兩個人影,正是之前的沐懷正和沐雅欣兩人。

兩人見到事情已經一敗塗地,便倉惶逃向城外,仔仔擔心沐雲和三個活寶的安全,便沒有追殺兩人,在坑洞旁邊來回踱步,等待著他們蘇醒。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從沐府門外傳來,隨後便看見一群人蜂擁而入,仔仔剛想發起進攻,卻發現是林天浩和雲辰逸兩人帶著數百精英跑了進來。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林天浩看見仔仔,便出聲詢問起來。

「沐府被冥域的姦細入侵,現在局面已經被我們控制了。」仔仔有些驕傲地看著所有人,彷彿是在炫耀著自己的戰績。

「沐雲!」雲辰逸忽然見到大坑內昏迷的沐雲,不禁大呼一聲跳入了坑中,然後一把將沐雲抱在了懷裡,身形一展又飛了上來。

「沐雲!你醒醒啊!」雲辰逸用力地搖晃著她的肩膀,「仔仔,沐雲她怎麼了?她受傷了么?」

「姐姐剛才中了陰毒之力,身體有些受損,」仔仔答道,「不過我已經將全部陰毒之力吞噬腹內,現在姐姐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了,相信休息一段時間就會醒過來。」

聽到仔仔如此說,林天浩和雲辰逸二人才放下心來,仔仔抬起前爪指了指坑內的小黑、冰冰和血狼,道:「兩位哥哥能否讓人把他們三個也弄出來啊。」

雲辰逸輕笑一聲,隨即右手一揮,幾個召喚師召喚出了自己的魔獸,隨後命令魔獸們紛紛跳入坑裡,馱起沐雲的三個活寶便飛了出來。

其他精英們,在林天浩的率領下,開始有條不紊地收拾著沐府的殘局,足足忙到天黑,才將沐府所有受傷的人都安頓好,之前因打鬥破壞的建築和場地,也在數十個土系魔法師的修復下開始還原。

幾日後,軍營大帳內,沐雲緩緩睜開了眼睛,她伸出兩隻手臂想伸個攔腰,卻忽然感覺渾身上下都疼痛無比,「啊!」她忍不住輕呼起來,面部表情顯得十分痛苦。

「你醒啦!」雲辰逸溫柔的聲音在沐雲耳旁響起,「先別著急動,你體內被陰毒之力侵蝕,剛剛才恢復元氣,所以氣脈還未通暢,亂動會很疼的。」

沐雲轉首望向右側,發現雲辰逸雙目之中布滿了血絲,正欣喜地望著自己,他臉色稍顯蠟黃,滿臉的頹廢之色,顯然是很久沒有休息好的緣故。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沐雲有些心疼地望著雲辰逸,「是不是我昏迷了好多天,而這些日子你都沒日沒夜地看護我呢?」

「嗯。」雲辰逸有些羞澀地點了點頭,但面上的笑容卻是更加的溫柔了。

沐雲輕輕抬起右臂,伸開白皙的手掌,雙目微閉,口中默念起一陣咒語,片刻后,便看見她掌心處出現一個雞蛋大小的白色光團,一股強大的生命氣息瞬間充斥了整個大帳,她屈指一彈,將光團彈到了雲辰逸的身上,隨後快速融入了他的體內,雲辰逸只覺得體內各處經絡流過一股暖流后,整個人都變得精神了數倍。 「作為您的護衛騎士,我感到無比的榮幸。」雲辰逸右掌輕輕往自己左肩上一搭,恭敬地對沐雲行了一禮,「不過,您現在要好好休息,晚點還有事情需要您來處理。」

「聽你說話怎麼這麼彆扭,」沐雲眉頭輕皺,很是不習慣地望著雲辰逸,「你不會是累糊塗了吧?」說著,她又伸出右掌搭在雲辰逸的腦門上,來回試著溫度。

「呃,我沒發燒。」雲辰逸有些尷尬地往後挪動了下身子,隨後面上那抹溫柔的笑容再次浮現,「我這不是表示尊敬呢嘛,哈哈哈!」說著,他忽然大笑了起來。

「臭小子,敢耍我!」沐雲笑罵道,「看我不把你打得滿地找牙。」說著,「咻!」地一下跳下了床,舉起粉拳便追打上去。

看著恢復如此迅速的沐雲,雲辰逸滿目乍舌,但反應還算迅速,拔腿就往大帳外面跑去。

「參見盟主!」沐雲剛一跑出大帳,便見帳外跪了一地人,見米達爾長老和林天浩兩人單膝跪在最前方,沐雲急忙上前去扶兩人,道:「長老,林大哥,你們快起來,有什麼事說就好,不用行此大禮,我很不習慣。」

「盟主,禮不可廢!」米達爾長老依然保持著跪姿,十分嚴謹地道,「行軍打仗必需要等級制度嚴明才可。」

「呃,那好吧,」沐雲無奈地攤了攤手,「那請問米達爾長老,你們跪在這裡有什麼事嗎?」

米達爾長老面現一絲無畏之色,道:「眼下光明聯盟入侵天龍國,我等這次是來向盟主您請戰的。「

「請戰?」沐雲疑惑地望著米達爾,「長老的意思是準備主動進攻光明聯盟么?」

「盟主有所不知,」林天浩接話道,「光明聯盟的精英部隊現已駐紮在龍虎關外三十里的龍潭大峽谷中,而光明聯盟境內還有許多人馬正朝那裡彙集,不日便會發起總攻,龍虎關的情況迫在眉睫,所以我等打算出兵支援龍虎關。」

「那你們知道龍虎關的具體情況嗎?」沐雲問道。

「已經派人去打探,」林天浩回道,「最遲今晚就會有消息。」

「嗯,龍虎關的情況我比較清楚,」沐雲胸有成竹地道,「那裡的守軍將領和我比較熟悉,如果你們已經準備好,隨時都可以出發,我會讓人把相關訊息全部告知你們的。」

「遵命!」林天浩和米達爾長老異口同聲地道。

「對了盟主,」雲辰逸此時走了回來,「沐家這次出了內奸,弄得元氣大傷,家主沐笑天前輩正打算讓你接任沐家家主之職,於晚間戌時在沐府宣布此事,所以他希望你能準時到場。」

「啊?」沐雲驚訝地望著雲辰逸,「我一個女孩子,當什麼家主啊?家主爺爺真會開玩笑,不是還有天風哥哥呢嘛?」

「哦,沐前輩說了,」雲辰逸解釋道,「這也是你天風哥哥的意思。」

「哥哥的意思?!」沐雲聞言,心中更加迷惘了,不禁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光榮使命1937 ?這麼多重擔,我一個人怎麼挑啊?」 夜晚,龍武城內,重新修復好的沐府之中四處張燈結綵,校場上擺滿了酒席用的桌子,酒菜早已準備齊全,沐府的子弟們一個個從場外開始就坐,熱熱鬧鬧的氣氛讓人覺得十分喜興。

沐笑天與幾位家族長老坐在前台首座上,他輕捋著下顎鬍鬚,十分滿意地看著場內一片吵雜嬉鬧的沐家子弟。

沐府這次雖然遭受大難,但卻未折損一人,除了逃跑的沐懷正和沐雅欣兩人外,其他人現已恢復如初,這一切自然要歸功於沐雲,若非是她及時發現並控制了局面,恐怕此時的沐府早已經成了冥域賊人的大本營了。

所以今晚,沐雲會被尊為上賓,沐笑天、沐天風以及幾位長老皆是滿懷欣喜地期待著沐雲的到來。

「沐盟主到!」校場外傳來一個尖銳的喊叫聲,是沐府的家丁在為沐雲通報。

沐雲邁著蓮步慢慢從外面走入了校場,哄鬧的校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沐天風飛身一躍來到沐雲身前,欣喜地道:「小雲,你來啦!」說著,便張開雙臂抱向沐雲。

沐雲莞爾一笑,美麗至極,溫順地擁入了沐天風的懷抱,「哥哥,你沒事了,太好了!」她望著最疼愛自己的哥哥,心裡覺得十分溫暖。

「參見家主!」沐府的子弟們此時全部單膝跪地,異口同聲地沖著沐雲大呼起來,「多謝家主救命之恩!」

「這。。。。。。」沐雲雖然心中早已知曉家主之位傳於自己之事,但一進門就被如此參拜,總是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兩年前,依然是在這個校場中,沐府的所有子弟還都用仇視鄙夷的目光看待自己,而此刻他們已全然地信服,這前後的差距之大,自然讓她有些驚訝。

「別這那的了,」沐天風笑道,「小雲,你現在已經是沐家家主了,日後有什麼差遣,儘管吩咐就是。」說著,他往後退出一步,也向沐雲單膝跪了下去。

「哥哥!」沐雲嬌一邊嬌嗔著,一邊走上前去扶住了沐天風下落的身形,「你再這樣,我可就走了啊!」

「啊!妹妹不要走!」沐天風溫柔一笑道,「好啦好啦,以後哥哥不再消遣妹妹便是。」

「諸位都起來吧!」沐雲右手一揮,示意跪下的眾人起身,「大家不必拘禮,按輩分我不過是家族最小輩分最晚之人,何德何能受諸位一拜。」

「呵呵呵,」前台主桌上沐笑天爽朗一笑,沖著沐雲招了招手道,「雲兒,來,到爺爺這邊坐。」

沐雲點了點頭,隨後右手一搭沐天風的肩膀,身上銀芒一閃,瞬移到了沐笑天的旁邊。

「哇! 吾王有令:愛妃要嬌寵 ?」校場內一些見識淺薄的家族子弟無比崇拜地看著沐雲,「太帥了!沒想到雲妹妹兩年不見,實力已經如此出神入化了!」

「是啊,難怪家主爺爺要把位置讓給她,」沐家子弟開始交頭接耳起來,「聽說上次皇帝來此,雲妹妹展示了神級的實力呢!」

「大家靜一靜!」長老沐懷忠此時站起身子抬起雙臂示意眾人安靜,「今晚的聚會,除了是沐雲接掌家主之位的祝賀之宴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給大家!」 校場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將目光轉向了沐笑天,沐笑天謹慎的用神識掃視了一遍整個沐府,隨後鄭重地宣佈道:「我沐家家門不幸,出了叛徒,身為家主,我難辭其咎,幸有沐云為家族力挽狂瀾,這才沒讓沐家在老夫手上毀於一旦,因此,家主之位非沐雲莫屬,希望在她的帶領下,可以讓沐家變得更加強大。」

「沐雲!沐雲!」家族子弟開始齊呼沐雲的名字,人人面上都露出興奮之色。

「而今,冥域入侵我聖洛大陸,」沐笑天又接著道,「大陸各國團結一致對抗外敵,但!」說到這,他忽然提高了語氣,面色也變得憤怒起來,「天龍皇帝懷有野心,竟勾結冥域賊人慾統一大陸,本來此事倒也無妨,身為臣子定當鼎力相助,可他不該疑我沐家,串通家族叛徒暗中下毒控制家族中人,如此不仁之舉,我沐笑天絕不容忍!」

「絕不容忍!誓死抗爭!」家族子弟們也是一片憤恨之聲,情緒瞬間都變得激動起來。

「爺爺!」沐雲知道使用陰毒之力的冥域賊人,並非是勾結天龍皇帝的那一派系,所以便在沐笑天耳邊細語道,「勾結皇帝的是冥域煉獄界的人,而迫害家族的是修羅界的,您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誤會了?」

「雲兒,」沐笑天解釋道,「這事我知道,但是,皇帝老兒也早有此意,只不過是被修羅界的人捷足先登罷了,我若不趁機起事,日後等到皇帝的實力強大之後,掌控了全局,那我們沐家就再無翻身之日!」

「爺爺,有我在,絕不會讓沐家受制於人的!」沐雲繼續勸慰道,「但沐家一旦起事,就會背上叛國的千古罵名,豈不是讓沐家蒙羞么?」

「哈哈哈!」沐笑天爽朗一笑,顯得十分洒脫地道,「傻孩子,你能想到的,爺爺自然也能想到,而你又可知,你的命數便是聖洛大陸的王者之命,日後,整個大陸都將是你的,比起這個來,區區我沐家的榮辱又算的了什麼?」

「爺爺怎知孩兒命數?」沐雲十分好奇地望著沐笑天。

「小雲,」沐天風此時接話道,「自由聯盟的諾曼盟主、星月國的甘道夫院長以及天都羽化龍都主三人親口說與爺爺聽的,還能有假?」沐雲聞言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

「雲兒,」沐笑天又道,「大勢所趨,你責無旁貸,日後整個聖洛大陸的安危都將系在了你的手上,所以你務必要將這個重擔挑起,就當是為了整個大陸所有的黎民百姓吧!」他的話語重心長,沐雲聽在耳中,不覺又進入了沉思之中。

許久后,沐雲才緩緩抬起頭,雙目深深凝視著沐笑天,重重地點了點頭,道:「孩兒定當不負所望!」


沐天風見沐雲答應,便走到她身旁,將她溫柔地拉入自己的懷抱,有些心疼地道:「小雲,不要擔心,哥哥會一直守護你的。」

「嗯!」沐雲輕笑著望著沐天風。 龍武城西南邊境,浩浩蕩蕩的四國聯軍正向龍虎關進發,距離這支龐大的隊伍後方大概三十里的地方,還行進著一支數量頗多的魔獸大隊。

這些魔獸的等級都是地域巔峰,是聖洛大陸上為數罕見的魔獸大軍,每隻魔獸的背上都托著一個巨大的金屬箱,每個金屬箱長約十米,寬約五米,高約四米,魔獸們托著這些箱子,步伐雖是穩健快速,但從地上被它們踏出的深深的腳印來看,應是非常重的東西。

走在魔獸大隊最前方的是一條黑色巨龍,巨龍的背上盤坐著一個白衣黑髮少女,少女面目清麗,渾身上下隱隱散發出淡淡紫芒,居然是天域神級實力的高手,此女正是新任的自由聯盟和四國聯盟的盟主、星月國的武親王以及天龍國實力最強家族沐家家主沐雲。

沐雲背著這些名頭,身上倍感壓力,再想到日後還要一統大陸,她更是糾結,自己不過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生,難道就要肩負整個大陸的安危了么?以她天生不喜拘束的性格,斷然是不想做這個王者的,但冥域入侵,而她又在大陸各國頗具影響力,除了她沒有更加合適的人選了,苦惱之餘,她只好盤腿打坐,冥想修鍊起精神力來。

「昂!」小黑口中發出一聲龍吟,緩緩停下了腳步,沐雲身後的魔獸大隊也同時止住了身形。

「姐姐,」小黑轉過頭來,看著自己背上正在入定的沐雲輕喚了一聲,「在我們後方五十里的地方,好像有大部隊跟來。」

沐雲聞言,沒有睜眼,只將嘴角微微上揚,道:「我早就察覺到了,是天龍皇帝的人馬,不用管他們,我們繼續前進。」

「哦!」小黑也不問緣由,仰天一聲龍吟,又邁開大步向前走去,身後魔獸大隊接到指令,也紛紛跟著前行。

「呼嚨嚨!呼嚨嚨!」魔獸大隊後方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沐雲睜開雙目轉身望去,只見漫天的昏黃迷霧從後方滾滾湧來,大地也已開始微微顫動,對方行進速度極快,只短短十多秒的時間,便已然趕超過來。

沐雲搖首輕笑一聲,又將身子轉向前方,極目遠眺之下,發現已隱隱可以看見龍虎關,便輕輕拍了拍小黑的後背,道:「小黑,跟我到後面去,命令其他魔獸繼續行軍不得延誤。」

小黑乖巧地點了點頭,隨即雙翅一振飛上天空,「昂!」又是一聲震天龍吟回蕩在天際之中,魔獸大隊開始加快行軍速度向前跑去。

小黑帶著沐雲在天空中來了個漂亮的三百六十度大旋轉,正好落在隊伍的最後方,一轉身望向後方漫天襲來的昏黃迷霧,這一人一龍卻顯得極為淡定。

「咻!」一聲,沐雲從小黑背上跳下地面,右手伸出打了個響指,小黑身上頓時黑芒一閃,化作一團黑色迷霧開始向內收縮起來,「呼呼呼!」隨著一陣風響,黑霧迅速濃縮成一人大小,漸漸地形成一個人形輪廓,「嗚!」一陣微風拂過,黑霧漸漸吹散,露出一個一身黑甲,身材高挑,面目極為秀美的年輕帥哥來。 「姐姐,我帥么?」小黑沖沐雲眨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隨後俏皮地用手開始向後捋著自己一頭烏黑的長發,他的長相與沐雲有些相似,但是個頭卻比沐雲整整高出了一頭。

沐雲有些驚奇地望著身邊的帥氣少年,開口道:「哇塞,小黑,原來你變成人形這麼帥啊,簡直趕得上姐姐啦。」她一臉的自戀模樣,嘴角邊露出一絲壞壞的笑容。

小黑聽沐雲這樣一誇,不禁有些臉紅起來,他羞澀地撓了撓腦袋,嘿嘿一笑,道:「姐姐,人家就是喜歡你這張迷人的容顏嘛,當然要變得和姐姐一樣帥氣漂亮。」

「好啦,乖啦。」沐雲伸手在小黑的頭上摸了一把,「我們先看看皇帝派來了多少人吧。」

沐雲話音剛落,面前遠處的那片昏黃迷霧便開始迅速散開,露出一片黑壓壓的人馬來,領頭的依然是太子龍毅,他騎著自己的黃金聖龍,十分高傲地對身後龐大的隊伍指手畫腳著。

見到沐雲和小黑二人站在前方,太子龍毅下令減緩行軍速度,騎著黃金聖龍一步一步走上前去,身後的龍騎隊排著整齊的隊列跟在他身後,再後面,便是上萬個身著白銀戰甲騎著高頭大馬的武士,這些武士個個眼露精芒,渾身布滿了濃郁的白銀戰氣。

「沒想到天龍國還有如此強大的軍隊!」沐雲收回精神力,不由地讚歎道,「看來皇帝老兒隱藏的實力遠不止這些,一定還有更為強大的部隊在隨時候命。」

「沐盟主,別來無恙啊!」太子龍毅十分悠閑地坐在龍背上,目光閑散地望向沐雲,「請問,您這是要去哪啊?」他陰陽怪氣的語氣,令人聽了覺著非常討厭。

沐雲嗤笑一聲,回道:「太子殿下,您這不是明知故問嘛,光明聯盟勾結冥域之人進犯龍虎關,我身為四國聯盟盟主,自然是要去抵禦強敵了。」

「笑話,你這個盟主是誰給你封的?」龍毅聞言,心中很是不爽,因為天龍國並未承認沐雲是盟主,只是其他三國推舉沐雲,用少數服從多數的規矩直接無視了天龍國的意見。

「怎麼,太子殿下心中不服么?」沐雲雙手抱於胸前,十分不屑地望著龍背上的太子,挑釁道,「那行,只要這次防守龍虎關太子殿下能居首功,那麼這個盟主之位,我便讓與殿下。」

「姐姐!」小黑聞言心中著急,急忙拽了拽沐雲的衣袖,沐雲沖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擔心。

「沐雲,這可是你說的!」龍毅急忙抓住沐雲的話柄,得意地道,「你可不要反悔哦,我們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沐雲面色一正,顯得十分認真。

「哈哈哈!我們走!」龍毅大笑起來,右手一拍黃金聖龍的脖子,黃金聖龍邁開大步便向前走去,身後的龍騎隊緊跟其後,而那些白銀戰士卻全都十分鄙夷地看著沐雲和小黑,他們臉上的傲然之色,讓小黑頓時火冒三丈。

「昂!」小黑一張口發出一聲震天龍吟,身上忽然散發出極其強大的威勢,神威瞬間控制全場,「噗通噗通噗通!」只聽見地上響起一片沉悶的倒地聲音,太子的黃金聖龍、所有龍騎以及上萬匹戰馬,此時全都面向著小黑匍匐在地上,渾身上下顫抖不止,顯得十分惶恐的模樣。

而那上萬白銀戰士卻來不及反應,全從馬上摔了下來,頓時變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沐雲搖首輕笑了一下,對小黑道:「你真調皮,我們走吧。」說罷,兩人一起御空而去,後方傳來太子怒吼的聲音。 龍虎關外,晨風吹過一大片靜謐的森林,樹枝亂顫,花草起伏,偶有幾隻小型魔獸出入山林間,林間小道上旁,一塊塊凸出地面的岩石整齊地排列著。

龍虎關里派出的兩個風系魔法師,正以御風術飛在天空中偵查著山林間的情況,但經過他們一番仔細搜索后,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