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斗兄弟過獎了,既然我們這麼有緣。我看不如去旁邊的客棧喝上兩杯,不知斗兄弟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斗鬼神本來就想去客棧內租間房屋。 劍與魔法與小氣的煉金師 ,豈有不去之理。

天福樓,富裕城內排名第三的客棧。雖然排名不是第一,但是生意確實最好的!之所以天福樓的生意會那麼的號,那是因為它靠在傭兵工會旁邊,這個優勢地理位置使得天福樓內人流不斷,生意興隆啊!今日,熱鬧的天福樓再次迎來了一筆生意。

「客觀,裡面請!」天福樓外站著兩個店小二,見到一行4人向這邊走來,連忙做了個請的手勢。

四人前面一位滿頭金髮的青年向店小二點了點頭后,便帶著一男一女2個大人和一個少年走了進去。正是前來一坐的斗鬼神一行人。

「斗兄弟!這天福樓可是我們富裕城有名的客棧,裡面的房間、飯菜包你滿意。」途中西塞已經從斗鬼神那裡得知他不是岩國之人,而是從武國而來。得知斗鬼神是從其他國家而來,西塞巴不得把自己國家的有點全部的說出來,如今到了客棧,便熱情起來。

「恩,不錯。」斗鬼神聞著飯菜的香味看著四周來往的人群,不由讚賞道。

「呵呵。。。。小二!」西塞笑了一聲,便叫來了店小二。

「把你們客棧的招牌菜都端出來!」

「哎,好叻!」店小二樂的連忙向後廚房跑去。過來一會,十幾道顏色鮮美,奇香無比的菜肴便被端了上來。而大山則是一臉的饞樣。他可知道,平時里能吃上一道招牌菜就不錯了。今天竟然為了一個小孩要了這麼多,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喝上兩杯后,西塞腦袋開始有些發暈。

「我說斗兄弟,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西塞吃了一口美味的菜肴,向斗鬼神問了起來。

「我出來就是磨練的,準備去富裕山上磨練一番。聽說那裡有很多猛獸。」斗鬼神說出來自己的打算。

「真的?」西塞聽後有些興奮。

「是啊,怎麼了?」斗鬼神聽后,有點奇怪的道。

「不如斗兄弟加入我們的隊伍如何?眼下我們正需要強者加入。」西塞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兩日後,去往京城的小路上,林間的小鳥在春暖花開的季節裏歌唱。

楚月來和花嵐兩人騎着兩匹馬緩緩而行,一點都不像着急趕路的行客。

在走之前花嵐回去和葉小仙打了個招呼,還單獨被張天翔張公子叫去,談了幾句話,張公子代表的是暗河殺手組織背後的那隻黑手,花嵐在組織上的事不得不聽命與他。

花嵐顯然好像又多了一個新的任務。

可惜的是葉小仙並沒有告訴張天翔楚月來的真實身份其實是楚月來,張天翔一直以爲現在的楚月來是淫賊劍客——唐騎。

巧合的是他安排的刺殺任務卻正是需要唐騎的幫忙來完成,唐騎這淫賊顯然在勾搭自己手下的美女殺手。

張天翔在女人這方面倒與他在其他方面的野心不同,他自從兩年前見到驚爲天人的——葉小仙后,他的眼裏就再也容不下其他女子的身影了。

平心而論葉小仙的容貌再過一兩年,應該會超過夏芸、花嵐、李清照等大美女,可她的性格古靈精怪的這方面,往往會讓你忽視了她容貌上絕色傾城。

葉小仙是爲了擺脫張天翔的糾纏才向父親葉飛虹,主動請纓接下接頭花嵐的這個任務。


可現在張天翔又追了上來,於是她只好說要回家了。

對於大小姐來說,也許往往是楚月來這種殺手、淫賊的魅力反而來的更大,也帶有更多的神祕感,葉小仙本身就是一個很古怪的女孩,她那張嘴比她的臉更讓人容易上當、沉迷。

張天翔無奈苦笑着對葉小仙遠去的背影輕輕搖頭,卻無法對她生氣,更不要說不高興了。

他身旁的一位青衣小帽,打扮狀若公差的一個年輕人,長的十分普通,卻又顯得十分乾練,不像一般的跟班差人,他這時緩緩開口道:“張公子果然不愧是多情的種子,我看你是路漫漫兮啊!”

張天翔嘆了一口氣,看着他道:“楊兄又何必笑我,等你見到我家小妹,看你那時又如何?”

姓楊的青衣人忽然怔住,他也嘆氣苦笑道:“是該回京城了,不知道小倩姑娘喜歡什麼禮物呢?這個事情還請張兄多多指點?”

張天翔哈哈大笑,一掃剛剛的鬱悶,能看到這位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楊大神捕吃癟,無疑是令他愉快的事情。

就連他身邊那個曾經一槍打掉楚月來長青劍的——紅臉中年壯漢都跟着大笑不已。

他身邊的那杆槍很像一把曾經名震天下的槍。

“楊兄纔剛剛來到七日,就已如此思念舍妹,看來使用離別鉤之人果然更捨不得離別,一心只想着與情人相聚。

我看我這個便宜大舅哥快要喝上你們的喜酒了。”

楊青衣道:“如此,妹夫——楊無過,給大哥見禮了。”

說罷他認真的行了一禮,幾人仰天大笑,啓程回京。

楊無過身後揹着一對銀鉤——那是他的武器。

他們選擇也是去往京城的路,竟然也是楚月來和花嵐走的那條有些難走的小道。

楚月來和花嵐沒走官道,本以爲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怎能料到麻煩如果想找你,你又豈能如此容易的脫身走開。

麻煩依然來自於楚月來現在的身份——唐騎。

如果不是楚月來沒辦法自己復原容貌,他早就做回自己了,該死的千機子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西塞提出讓斗鬼神加入后。神色有些尷尬,畢竟剛認識不久,這樣做難免有些冒失。

「斗兄弟放心,凡是加入我們的隊伍的,戰後所得平均分配。」西塞似乎怕斗鬼神不同意,連忙說出了隊伍的分配方案。

「分配不成問題,只要能夠我開銷就行。不知道你們每天都去幹什麼?」這是斗鬼神比較關心的話題。他可不想到時候整天的去送貨啊,提水啊什麼的。他需要的是磨練。

「我們只上山獵殺猛獸,做一些有難度的任務。當然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決定權,如果你覺得有危險那也可以不去。我們從不強求!」

「那就好,就這樣說定了!」 千面魔妃:十世輪迴 ,也得需要別人的幫助。 末世晴天 ,豈有不收之理。

「好!斗老弟果然英雄年少,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在玩呢!」西塞激動的連自己的往事都說了出來。竟毫無所覺。舉起一碗烈酒,便大口的喝了起來。而那名手拿弓箭的女子聽后,也是不斷的給斗鬼神夾菜,讓斗鬼神有點不好意思。

「看來實力就是一切!」斗鬼神知道,如果自己只是個凡人,那麼現在別人別說給你夾菜了,你給別人說話,別人都不一定理你。

酒足飯飽之後,斗鬼神便在這座客棧裡面找了間房子。西塞得知斗鬼神要租房,立馬掏了一年的房租錢。讓斗鬼神欠了一個人情。事後,斗鬼神便和西塞三人告別。長途跋涉讓斗鬼神有點勞累,此刻他需要的是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斗鬼神便按照昨日的計劃來到傭兵會所門前,此時,西塞三人早已在那裡等候。


「斗兄弟,這次的任務比較的難!本來我不想讓你參合進來,沒想到昨天酒喝多了。」西塞一臉的愧疚之色。

「沒事,我本來也就是打算磨練的。怨不得你。不過幾次聽你說這次的任務比較的難,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任務?」斗鬼神昨天幾次聽到西塞和大山在那議論這次任務的危險,當時他沒在意,也就沒有過問。

「是這樣啊!這次的任務算得上是b級任務了。」

「b級?」斗鬼神疑惑的道。

「沒錯,任務也分等級。最低的如找一些寵物或者是干一些送東西的任務一般都是f級,然後越是危險越是困難,任務的等級也就隨著上升。隨著任務的等級的上升,完成任務后所得到的的回報也就越高。目前已知最高的任務是s級!」西塞說著,露出了滿臉的嚮往之色。

「s級?」斗鬼神來了興緻。

「沒錯!這個s級任務不知是誰個委託的,據說已經百年沒有人完成。」

「那任務的內容是什麼?是不是要殺幻獸?或者是靈獸!?」斗鬼神暗自猜測起來,畢竟被稱為s級的任務,想必也不一般,其危險性可想而知。

「不是,說是擁有神火榜排行第十的「碎金火」,或者是擁有含有「碎金火」的物體也行。」西塞說著面露可笑之色:「神火哪有那麼簡單說得到就得到!存不存在還不一定呢!」

「那任務的報酬呢?」

「這個上面只說不會讓人失望,但是具體的就沒多寫。」西塞絲毫不在意的道。

「碎金火!」斗鬼神感覺有點熟悉。

「咦!!」突然,斗鬼神摸向了自己的布袋之中,那裡正有一顆金黃色的魔核。正是金火莽的魔核!

「當初金火莽口中竟然吐出了碎金火,不知道這個魔核裡面有沒有含碎金火。」斗鬼神的心臟跳的無比激烈,同時也非常的興奮。不過轉而他又開始猶豫不決起來。

「就算裡面包含碎金火,但是上面也沒有具體寫是什麼報酬。」斗鬼神在三思量后,終於做出了決定。「既然這個魔核在我這裡也沒用,就去試試吧。畢竟是s級任務,想來也不會差哪去!」

「這次的b級任務是什麼?」斗鬼神開始關心起眼前的事情,畢竟那s級任務他現在還不想去領取。

「這次的任務是到富裕山上獵殺一頭黑鱗虎!」西塞眼中爆發出金光。「黑鱗虎雖然是猛獸5階,但是其實力其實已經有猛獸6階的程度!」

「黑鱗虎?」斗鬼神腦海中沒有絲毫印象。

「黑鱗虎,全身披著鋼鐵般的鱗甲。比平常老虎大上兩倍!一雙利爪更是斷樹裂石!力大無窮!」大山在一邊補充道。這次他再也沒有看不起斗鬼神的那種眼神,眼中甚至有些敬畏。那是對強者的尊敬。雖然只是個小少年!

「那出發吧!」斗鬼神絲毫不在意道。

「斗兄弟不準備準備?」西塞一位自己聽錯了。連忙追問了一句。

「我已經準備妥當。隨時都可以出發!」

「那好吧,出發!」西塞雖然覺得斗鬼神有點自大,但是他也沒權過問。

富裕山,一座充滿了財富和危險的山脈。每天來山上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在這麼大的山脈之中,半天都不會碰見一個人。

「根據任務的提示,那頭黑鱗虎就在富裕山的半山腰處。」站在富裕山下,西塞拿出了富裕山的地圖。既然每天有這麼多人進入,當然地圖也是熱賣。幾乎成了進入富裕山的每人必備之物。

「走。」西塞看了看地圖的方向,率先向山上進發。斗鬼神、大山、徐麗也緊跟其後。女子名叫徐麗也是斗鬼神剛剛得知。徐麗雖然也只是凡人,但是卻有著一手的好箭法。

富裕山上鬱鬱蔥蔥,生長著許多樹木。許多鳥兒在樹枝上嘰嘰咋咋,一些小動物也不時的在前面穿過。一聲獸吼傳來,樹上的鳥兒全部驚飛。

「有意思!剛進入富裕山,就遇見了一頭狗熊。」大山拿著一根鐵棍,望著不遠處的一頭黑熊,雙眼露出了強烈的戰意。

「又是一個好戰的人!」斗鬼神見此,暗自感慨。

黑熊望著眼前的幾人,咆哮一聲,向幾人沖了過來。

「嗖!」鐵棍劃破空氣,向黑熊砸了過去。黑熊張開大口,向著鐵棍咬去。

「砰!」

黑熊滿口的犬齒全部折斷,頭顱也幾乎分為兩半。黑熊沒有任何的反抗機會,就當場死亡。普通野獸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擋大山的鐵棍。就這樣,一路上大山獵殺了不少的野獸。

「快到地圖上所標記的地點了。」西塞指著前方不遠處。

「救命啊!!」正當西塞準備下一步計劃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求救聲。

「有情況!」西塞向眾人打了個手勢,眾人會意。紛紛抽出自己的兵器,嚴陣以待。

「救命啊!!」不過多時,一位渾身鮮血,滿臉驚恐的壯漢向斗鬼神一行人亡命奔跑著,而壯漢的身後一道黑影正在急速接近。

「是黑鱗虎!」西塞望著前面的黑影,頓時大驚失色。 楚月來與花嵐比張天翔他們一行人早走了兩天。

這天中午,人馬都需要休息之時,恰恰前邊不遠處有間鄉村客棧,兩人選擇了在此休息打尖。

酒將盡、飯已飽時,小店外進來了一路人馬,身着青衫,青衫的質地甚至堪比青龍幫主唐東來所穿之物。

這一行有五人、五馬。

其中的兩名青衫客站在小店門前,三息之後開始清場,於是店內本就不多的各色路人忙收拾行李趕路,走出來跑江湖的,都明白煩惱皆因強出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

更何況選擇這個小道去京城的人,多少都有些避人躲事的心態,瞬時間店內幾乎一空,只剩下了楚月來和花嵐。

楚月來也不想多事,反正已經吃飽喝足,與花嵐打個眼色就欲隨着衆人離去,可是另外的三個青衫人卻放過了其他人,偏偏故意的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幾次三番之後。

楚月來無奈地對着花嵐一笑道:“看來我們的麻煩來了。”

花嵐微笑着,神態間少有的寧靜道:“不知道是你的麻煩還是我的呢?”

楚月來嘆氣道:“應該是我的,誰讓我唐騎一劍破了青龍幫呢?”

花嵐小聲說:“也許是那條龍來了。”

楚月來還沒答。

此時周圍除了兩人,只剩下了青衫客五人,連店主和小二後廚等人都被趕走,趕得遠遠的,兩個趕人的青衫客一前一後的警衛在小店前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