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果然有意思,自相殘殺!」

各族天才心中都是大喜,這是因為他們知道,人族肯定有一位天才三年後隕落,而最大威脅也是少了一個。

同時,他們眼前也都帶著戲謔,同時帶著好奇,這兩個堪稱人族最強的天才若是他們三年後的死戰結果會如何?

在人族天才眼中,童毅就是自尋死路,沒有勝算,不過各族天才卻不這麼認為,他們有一種莫名直覺,三年後,或許將是一場惡戰,兩者可能勢均力敵,不過無論結果如何,對於它們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


「唉,看來他是沒救了。」望著這一切,大紅唉聲嘆氣,感覺有些惋惜。

「他死了才好!」三禿子說道,顯然他認為大紅說的童毅。

「嗷……」

一聲慘叫,三禿子摸著後腦勺的大包,瞪著大紅,道:「你怎麼又打我?」

“在敢說老大壞話,我現在就把你血吸干!”大紅怒喝,將古鼎直接砸了過去,才起身的三禿子當即被砸了個踉蹌,感覺雙眼發暈。

「不是你說他沒救了嗎?」三禿子感覺很委屈。

「我說的是那個夏天辰,三年後,他絕對會被老大碾壓的!」大紅對於童毅非常自信,那種沒有理由的支持。

「反了你,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真以為你是哪個少年劍皇嗎?」夏天辰的一些追隨者聞言當即大怒,在他們看來,這個小屁孩是根本沒有資格挑戰的。

「一群走狗,真是丟人!」童毅瞥了他們一眼,根本沒有當回事。

「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尊敬學長!」那堆人,其中一位少年脾氣火爆,瞪著眼睛,橫眉倒豎,戾氣驚人,瞬間騰空躍起,探出手掌就是向著童毅抓來,氣勢很兇猛,想要擒拿童毅。

他的實力很強,放眼人族天才也是小有名氣,紫海境巔峰的修士,乃是一位王侯子弟,與夏天辰有一定血緣關係,出自其母那一脈。

童毅雖剛剛步入紫海境中期與對方相差三個小階層,但是他的戰力可不是以修為而論,而是足以傲視東荒年輕一代的強大肉身,因此他底氣十足,根本沒有絲毫畏懼,眼神中還閃爍電芒,看起來挑釁味十足。

他掌心輕握,隨後猛然拍出,奧義交織,密密麻麻的藍光瞬間籠罩前方,吞沒了一切。

「嗷……」慘叫聲傳出,這個少年癱軟在地,不斷哀嚎,整個身子不斷抽搐,頭頂直冒白煙。

「什麼?」眾人吃驚,有些不可思議,這才一個照面,這麼很強大的存在,居然就這麼戰敗了,而且還失去了一切戰力。

「好大的膽子,你知道我等的身份嗎?」不遠處,與其隨行的一位衣衫華麗的少年喝道。

童毅無所謂,道:「我管你們是誰,但凡敢與我為敵,就要有被踩的覺悟,你們若非與我同族,我直接搬上餐桌吃掉!」

「猖狂,真以為憑藉幾件強大法器就能為所欲為嗎,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言不可,他臉色瞬間變得猙獰,向著童毅就是沖襲而來,手掌有奧義流轉,準備蓄力一擊。

「這傢伙是要跟我對掌嗎?」

童毅搓了搓瑩白的小手,瞬間一層藍色電芒便是包裹住了,而他帶著壞笑,舉起手掌就是向前推擊。

「啊……」

不出意外,兩者剛剛對掌,那衣著華麗少年便是慘叫出聲,感覺手臂發麻,失去知覺,並在童毅的巨力作用下,當即斜飛出去,卧在地上,面帶驚容,大口咳血。

他有些不敢相信,畢竟自己可是紫海境巔峰,對方不過中期而已,再加上自己從出生便是泡在靈藥池內,鍛煉體魄,洗禮了不知多少次,不知遭了很大罪,天賦已經直追天級凶獸。

再加上他修行的時間恐怕都比童毅的年齡還要長,可是如今居然慘敗,只不過一擊,自己便已經暫時性失去戰力,此外,他的右臂有電芒縈繞,整個手臂更是劇痛難耐,讓他面孔已經有些扭曲。

「該不會是什麼轉世者吧?」 倒爺的古今生活 ,心裡已經有些恐懼,因為轉世者那可是真的不能招惹的存在,成長速度都很快,再加上數萬年都不一定遇見,日後的成就都足以傲視東荒了。

有傳聞,那位少年劍皇很有可能就是轉世者,畢竟身後沒有強大勢力培養,憑藉人族的天賦,不會有什麼成就,而那位少年劍皇卻憑藉一己之力,震懾東荒,比起夏天辰絲毫不遜色,甚至要更勝一籌!

“啊……”

他還沒來得及繼續想,便因疼痛大叫,這是因為縈繞他手臂上的電芒開始發力,他的整個手臂都是劇痛無比,感覺骨骼都要劇痛。

「咔嚓……」

接著,又是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他的手掌骨碎裂了,這一刻,疼得他滿頭大汗。

然而,這還沒完,接著又是一陣咔嚓聲響,他的手臂接連傳出,被斷成了數段,全都粉碎,甚至已經喪失了揮舞能力。

他的臉色大變,剛忙取出一顆青褐色的靈丹,瞬間吞入口中,隨後他的右臂綻放霞光,開始修復斷裂的手臂。

「我現在把你們打廢,為老大分憂,免得你們一個個不自量力的都要去挑戰!」

於此同時,另一方,一頭渾身赤紅的大鳥正在大發神碗,扛著一個古鼎在人群中就是一路橫掃,非常兇猛,打得人族天才抱頭奔逃。

大紅真的發飆,這麼一些雜魚都不如自己,居然還敢挑戰老大,讓他非常不爽,他的翼翅就如同蒲扇一般,對準這堆人族天才都是一頓狂扇。

「這下手也太狠,真是出自同一脈啊!」從小世界剛剛剛回來的一些天才看著這一幕,都是不禁感嘆。

這是因為,大紅此時看起來就好似打雞血,非常狂暴,一路橫掃,看見實力不足自己的人族天才沖了過去,掄起古鼎就是砸了過去,人群瞬間沸騰了。

這頭大鳥真的很兇猛,他們根本不是對手,只能以自己的法器被動抵抗,可惜,這也是沒用的,對方的古鼎真的非常強大,瞬間就給砸個稀碎。

「這是什麼鼎,怎麼這麼強?」各族看熱鬧的天才也是有些差異。

「讓你們一起欺負我,看我不把你們砸廢了!」大紅入狂了,雙眼猩紅,掄起古鼎東奔西跑,碰到一個砸一個,他們一個個額頭都被砸出大包,甚至直接被砸暈在地。

大紅如此異常,是如今強大了,回想起自己曾經被一些人族欺負,心中有氣,所有如今要發泄。

他們都是非常無語,也很氣憤,他們何時招惹了這個瘋鳥了,甚至都談不上認識,只是剛見面而已,甚至跟夏天辰都扯不上關係,可如今都是遭殃了,各各腦袋瓜子都鼓起很大腫包,甚至都被開瓢了!

如今的大紅可不是當初只能在小山頭稱霸的存在,而是足以匹敵天級凶獸的神火雀,血脈之力比起不知道強了多少,因此對付這些人族大部分天才都是綽綽有餘。 「就你們這些廢物還妄想挑戰我老大?」大紅邁著大長腿,一臉不屑,拎著古鼎,四處晃悠。

他越說越激動,看著那些已經躺地的人族天才,越看越生氣,最後居然掄著古鼎就是過去狂砸,險些砸成血葫蘆,不過他下手還是有分寸,不會致命。

過程很是激烈,他們都被揍得鼻青臉腫,口鼻竄血,滿身傷口,頭顱不是開瓢便是變成豬頭,面孔極度腫脹,青一塊,紫一塊的。

跟夏天辰有一定關聯的,被揍的是滿頭大包,不知道被虐打多少次,幾乎是癱瘓,遭受極大創傷。

到了最後,一大堆人族天才都是無比凄慘,他們凄聲哀嚎,叫苦連連,被砸的骨斷筋折,一個個頭部都有個腫脹大包,甚至有的牙齒都被砸的脫落,一瘸一拐的偷摸逃跑。

大紅將這些人族天才堆成小山,隨後一屁股坐了上去,當即傳出陣陣慘叫,骨骼破碎聲也是不斷傳出。

這還不算,他還是以羽翅拍著他們的臉蛋,高高在上,質問道:「你們可服?」

「你個死鳥,他日我非要弄死你不可!」他們咒罵,身為王侯子弟的他們,根本不會屈服。

「還敢口出狂語,我燒死你們!」大紅大怒,張開清哮,向著下方噴出一片火光,熾熱感傳出,疼的他們嗷嗷慘叫,很快都被燒成黑炭。

童毅沒用絲毫同情,雖然同屬人族,但是他們都對自己有敵意,以後都不會是友,所以沒有制止,而是任憑大紅暴打,只要他還是想看戲。

夏天辰目睹一切,但並沒有出手阻撓,甚至他母系那一脈的族弟向他求救,他都很淡漠,完全無視,若非夏清涵找蘇櫻,讓大紅停手,恐怕那一些人會更加慘,無他,就是因為跟夏天辰有一定血脈關係。

而這一次事件,夏清涵對於夏天辰開始疏遠,沒有以前那般親近,顯然,他的行為,令夏清涵失望透頂。

暴虐人族天才的大紅,趾高氣昂,心情好了很多,跳下「黑山」,屁顛屁顛的跑到童毅近前,嘚瑟道:「老大我厲害吧,隻身挑翻聖院內九成人族天才,我都開始佩服我自己,為什麼就這麼厲害呢,真是但求一敗啊!」

「不錯,比起之前要更加熟練,往後也都這麼打!」接著,童毅又笑眯眯,道:「既然你這麼厲害,還但求一敗,咱倆試試吧,我教你兩下子,以後打廢物的工作,就交給你了!」

「這還是算了吧。」大紅趕忙搖頭,隨後以羽翅點指遠處那些已經短暫癱瘓的人族天才們堆,道:「不過這種廢物,我還是可以一挑一大片的!」

「噗……」

他們都是吐出一大口血,感覺無地自容,雙眸猩紅,帶著不甘於憋屈,堂堂王侯子弟,居然被一個不知來歷的傢伙的跟班鄙視了,他們若是早知道如此,恐怕當時一個個都不會被動挨打,而是拼盡消耗精血的代價而施展秘術,好跟這個囂張的鳥,狠狠打上一場!

於此同時,虛空上方,不斷有光芒閃爍,哪裡開出一道道門戶,自其中不斷湧出形態各異的生靈,他們都是剛從試煉地哪裡剛剛回來的。

「老大,他們都回來了,咱們可以在這裡堵一下那個小胖子,把他身上的道符全都搶來!」大紅大叫,一副強盜模樣,四處張望不斷浮現的光影在尋找唐修會,可惜人影是沒看到,反而看到了各類獸影。

「嗷……」這些外族天才剛落地,看到童毅后,如見鬼神,臉色瞬間慘白,驚恐大叫,化為流光,轉身就跑。

他們誤以為童毅這是在蹲守他們,要抓自己,因此逃跑。

「他們分明都是強大存在,為什麼看見這個向夏天辰宣戰的孩子,居然如此害怕?」

一些不知情的聖院天才都是非常吃驚,要知道其中大部分存在,戰力完全可以媲美他們,甚至要更勝一籌,可是如今看到一個人族孩童,居然這麼懼怕,完全就是落荒而逃。

他們很疑惑,開始四處打聽。

「天啊,他居然是那個先吃烈焰火鸞,有吃九頭金獅的人族天才!」

很快,各族天才便是從進入小世界的朋友那裡大概知道了一些內幕,全都是目瞪口呆,被驚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看來我們小覷他了,說不定三年後,他真是一個奇迹!」各族天才暗嘆,從他們朋友那裡大概知道了,這個人族的輝煌戰績后,全都非常警惕的望著童毅,感覺這是一個日後大敵。

「都看什麼看,是不是第一次見過我這麼帥的人族,不過看了也是看了,若還繼續盯著我信不信你們出了聖院,我就把你們全都搬上餐桌,統統吃掉!」童毅瞪眼,被這麼赤果果盯著,感覺渾身不自在。

「好兇殘!」

各族天才在朋友的提醒下,都是趕忙收回目光,因為一些知情的跟他們暗語說,一些強大存在就是因為這樣盯著這個人族,而被抬手鎮壓,隨後真的被搬上餐桌。

當他們得知這傢伙居然憑藉一己之力,經過生死大戰,最終擊斃了四位強大絕倫的扼殺者后,當即被嚇的嗷一聲,雖然沒有目睹,但是他們還是可以感受到戰鬥的激烈。

現在,在他們眼中,童毅再也不是一個比較強悍的人族天才,而是化為巨凶,絕對不可招惹的,已經與夏天辰畫了個等號。

至少有些事情,夏天辰真心做不出來,比如說,吃神禽這等容易引發種族大戰的事情……

聖院內的一些老古董,也都是知道了童毅壯舉,這是因為他們的弟子,也踏入其中,歸來后告訴他們。

甚至有一位聖院元老,在他弟子告訴他童毅的事迹后,臉角都是抽搐,驚的不要不要的,當他將心情平復后,認真叮囑,前往不要招惹這個魔娃,甚至要遠離。

他感覺這個魔娃非常危險,已經化為大凶,比那些神禽後代都要不好招惹,甚至都不要發生交際,應該看見就要繞道走。

「公主,為了我族他日可以富興往日威名,您應該……」聖院某處古洞內,一個老婦望著一位面遮紫紗,眉心飾有紫珠的絕美少女這般勸道。

「不可能,憑藉我自身,日後也一樣可以!」她當即嚴詞拒絕,語氣非常堅定,令人無法繼續勸阻。

「唉,與他通婚,我族日後以來也是有了一大靠山,再也無需向如今隱世而居,二來後代子孫天賦也不會若,縱然沒有太古時期那般鼎盛,恐怕也不會遜色多少……」老婦沒用多說什麼,只是低聲嘆息,認為族群迅速崛起的希望,已經破滅,不免有些傷感。

終於,這一刻童毅得到了自己所想的萬眾矚目,他心中洋洋得意,挑釁的望著夏天辰,因為,此時的童毅,比起不久之前的夏天辰要更加引人注意,甚至一些老者都是聞言后,紛紛出來,要看看這個魔娃到底長什麼樣子。

可惜,夏天辰根本不買賬,轉身踏空邊走,臨走之前只是森冷一笑,道:「希望著三年內,你不會出什麼意外!」

童毅長得算不上多麼俊美,這是因為他的面孔還是有些稚嫩,有些像小兔子哪樣的瓷娃娃,因為光看外貌都很可愛,招人喜歡。

他們不同的是,小兔子眼睛很清澈的那種,氣質也是有些清雅脫俗,好似九玄天上的小仙女,而童毅平時的時候則完全不同,他的眼神中帶著野性與痞性,光看眼睛就能看出不是什麼好東西的那種。

再加上,他平時的話語,與行事風格,根本就一點不討喜,若不反感都實屬不易。

不說其他,就是在場的各族天才,若非礙於童毅戰力之強,他們早就無法忍受,直接過去暴打一頓。

「小兔崽子,剛歷練歸來你就鬧事,真就不能消停一天嗎?」

突然,遠方傳來一聲具有令人心魂顫抖的音波傳來,接著光芒聚集,一道蒼老的身影也是隨機出現。

修真萬年歸來 老頭,兩年不見,我還以為你已經隕落了呢。」童毅沒大沒小,口無遮攔。

對於來者,他並不陌生,因為他便是兩年前引導他們踏入聖院的接引使。

此外,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對方那股恐怖壓迫感,這種壓迫感,他只在空老被他氣的發飆時候方才感受到。

「這老頭原來這麼強,看來我小瞧他了。」他有些意外。

「小兔崽子,一個月後,聖院之戰即將開幕,現在你趕緊給我滾回去修鍊,務必給聖院奪來個前十名!」接引使沒用多說什麼,而是瞪著童毅,用不可抗拒的語氣說道。


「可以,先給我一株聖葯!」童毅點頭,伸手向他討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