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死了沒有。」一個膽子比較大的村民走上前去,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指湊到葉楓的鼻息之間。

「還活著,大家來幫把手!」這村民感受到了一絲很微弱的呼吸。

七個村民七手八腳將葉楓抬起,身上龜裂的傷口有鮮血滴落,幾個跟隨在村民身後的土狗用鼻子嗅了嗅,伸舌頭舔舐起來。

嘭!嘭!嘭!……

有一個村民正巧回頭望去,便看到那些個土狗一個個身體爆碎,鮮血混合著骨頭渣子四濺飛射,迸濺的到處都是。

「有鬼啊!」這個村民大驚失色。

其他幾個人聽到這名村民的述說,也都感覺這事兒有些妖邪。

「那幾隻土狗不過是舔了一下他流淌出來的血跡,這個人說不定是可怕的妖怪變成的……」

那親眼看到土狗爆體而亡的村民心有餘悸,勸說其他幾個人將葉楓丟下。

「咱村的土狗不過是普通的畜生,俺聽說那些武道修鍊有成的大人物,一滴鮮血都蘊含很強大的能量,幾條土狗大概是被撐死的。」

剛才膽子最大發現葉楓並未死去的村民開口說道。

「聽說大成哥以前是鎮子上面有數的武道高手,他既然這樣說,應該是沒錯了。」

那被稱之為大成哥的村民是個魁梧的漢子,赤著的上身儘是隆起的肌肉,咧嘴苦笑道:「哥幾個就別笑話我了,趕緊把人抬回去。」

ps:再一次感謝『三界六道朕為尊』的貴賓票打賞,讓兄弟破費了。另外關於更新時間的問題,沒有人提出自己的意見嗎? 葉楓的身體處於昏迷狀態,但他的意識還是清醒的。

不只是狂化的後遺症,在開啟終極變身狀態前,葉楓還曾強行催動造化之力,兩者相加起來,可謂讓他痛苦不堪,陷入昏迷後起碼不用遭受慘痛的折磨。

紫府中,葉楓的元神很是頹萎虛弱,他的元神還未強大到可以自如催動造化之力的層次,這種反噬讓他在短時間內很難恢復過來。

「青衣?」葉楓的意念探入造化爐中,呼喚造化之靈。

然而造化爐中卻沒有任何的回應,這讓葉楓的心不由得一沉。

很顯然,她這次幫助葉楓催動造化爐的一部分威能損耗很大,以至於陷入了沉睡。

沒有了造化之靈的幫忙,葉楓就無法憑藉造化雙修術來恢復元神,只能靠時間來慢慢的修養。

此外他的肉身在狂化後遺症的反噬之下,也是創傷頗重,自從踏入武道修鍊以來,他還從未遭遇過這種窘迫的地步。

「那藤妖王估計比我傷的只重不輕,否則斷然不可能逃遁而走。」葉楓心中暗道。

一開始在紫府中大戰時,他強行催動造化之力固然讓自己的元神受到了反噬,但同樣也對藤妖王的元神造成了很大的損傷,並且又將她封印在造化爐中,儘管憑藉妖仙印記的力量衝破了封印,藤妖王也絕對很不好受。

後來兩人在外界廝殺,白熱化后完全到了拚命的架勢,藤妖王接二連三損耗精血發動秘術,最終都是功虧一簣,無奈之下只好逃遁而走,可見她也已經到了極限。

「那藤妖王擁有吞噬天賦,受了這麼重的傷,不知又要有多少的妖獸和武者遭殃。」

心中念想之間,葉楓的意識感應到外界有動靜,隨後又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抬起。

他的意識保持著一份清醒,殺戮之心沒有任何的反應,說明對方並沒有任何的殺機。

回想起自己在昏迷前看到的小村莊,還有那些在農田中做農活的人影,葉楓心下瞭然,自己十有八?九是被人給救了。

不過他現在處於最虛弱的狀態,防人之心不能沒有,於是便強打起精神關注外界的動靜。


「大成哥,咱們把這人抬回去要安置在哪裡啊?」

「鐵牛你家的房子大,能不能騰出一間屋子來?」李大成問道。

「我家可真沒地方了……」

「我那邊也沒地方能安置人,家裡的婆娘也肯定不同意。」


其他的幾個村民也都七嘴八舌,許是剛才土狗爆體而亡的情景過於駭人顯得妖邪,以至於這些人都心生懼意。

「那就抬我家去吧。」李大成只好無奈的說道。

眾人抬著葉楓進入村子里,一些嬉戲玩耍的孩童還有婦孺都是好奇的將目光投望了過來。

「這人怎麼渾身是血啊,難道是被山裡面的妖獸給傷到了嗎?」

「山裡的妖怪可都吃人不吐骨頭的,這人能從妖怪嘴裡逃出來,還真是命大啊。」

「聽李大成說這個少年還有氣息,或許命大真能活下來。」

一路上村子里的人都是議論紛紛,幾個村民幫忙把葉楓抬到李大成的家中,旋即便趕緊離開,似乎唯恐多呆一會兒就會發生什麼妖邪的事情,如同那幾隻土狗一樣。

葉楓的肌膚表層龜裂開的傷口不斷的流淌鮮血,那些血跡在路途中滴落在地,閃動著妖異的光華。

他以混沌之力錘鍊肉身,哪怕是一滴很普通的血液都蘊含強大的能量,村子裡面散養的一些雞鴨貓狗都被吸引過來。

「別讓畜生碰那些血!」

從李大成家中走出來的村民看到這一幕情景,頓然臉色大變,高聲喝道。

村子裡面的人面面相覷,不明白這幾個人為什麼這麼緊張。

嘭!嘭!嘭!……

就在這時,那些雞鴨貓狗一個個的身體炸裂,鮮血,骨渣,羽毛四處飛濺,整個村子里一片雞飛狗跳。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這些畜生碰了地上的血跡就死了?」

「太妖邪了,他們帶回來的那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村子里亂作一團,所有的村民又是疑惑,又是驚懼交加,想起那個渾身是血的少年此刻就在李大成的家中,眾人都不由自主的遠離那座屋子。

一時間,李大成家附近的村民都遠遠退開,好似這裡成了一片妖邪的禁區。

這座村子名為洪廟村,村長是個德高望重的長者,村子里發生妖邪的事件,大量村民聚集在村長的房子前七嘴八舌,讓這位年長的老人不得不親自出面。

「那個少年的血很妖邪,說不定他就是妖怪變的,我們若是將他留在村子里,說不定他醒來后就會吃掉我們村子里的所有人。」

「老村長,李大成他們帶回來的那個少年太邪氣了,一入村便死了那麼多畜生,見血可是很不詳的事情。」

村民所說的大概都離不開妖邪,不詳這些字眼,村長年邁卻並未老糊塗,聽出了村子里的人不希望那個渾身是血已經昏迷過去的少年留在村子里。

普通的凡夫俗子不知武道奧妙,老村長聽完村民們所言,當即拄著拐杖顫巍巍的向李大成家方向走去。

一群村民不論男女老幼婦孺,皆都跟隨老村長前往,幾個身材魁梧健壯的漢子則走在老村長左右。

用村民的話來說,山裡面的妖怪都害怕年輕男子旺盛氣血透發出的陽氣。

殊不知,氣血越強,陽氣越重,對於妖獸來說越是可口的美味。

李大成家中有妻女,將葉楓帶回來后安置在柴房,妻女皆不敢靠近這個渾身是血的少年,李大成只好親自代勞,打來一桶水,拿了一塊乾淨的布,給他擦拭身上的血跡。

「大成,村子里的人都說這個少年有邪性,會給村子帶來不詳,老村長帶著一群人正在趕過來。」

柴房外面傳來妻子的聲音,讓李大成手上的動作不由得一頓。

「什麼狗屁的不詳和邪性,簡直是愚昧無知!」李大成望著躺在面前的這個少年,臉上的血跡擦乾淨后,一張清秀剛毅的面孔映入視線。

「我李大成雖然修為被廢了,但還是能看出你是人類而不是什麼妖怪,如此年輕,應該是大門派的弟子吧。」李大成自言自語,將染血的布扔進水桶里。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吵雜,他起身推開拆房門走了出去。

葉楓的意識可以感知到外面發生的動靜,得知這個小村莊里的人將自己當成妖怪變成的人類,心裏面著實有些哭笑不得。

對於李大成還有幾個將自己抬回來的村民,葉楓的心中也是充滿感激的,畢竟若是在荒郊野外,他此刻的身體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隨便一頭妖獸或許就把他給吞了。

李大成在這小村子里也算一個人物,年輕時曾經有幸被一個散修的武道高手收為弟子,在二十多裡外的新河鎮闖出不小的名氣,只是後來參與幫派爭鬥,丹田氣海受到了重創,等同修為被廢,於是便回到了這洪廟村娶妻生女,倒是也過了十幾年的安寧生活。

武道修為雖然沒了,李大成畢竟也是練過武的人,所以身體要比普通人強壯的多,力氣也很大,不論是打獵亦或是種田,在這洪廟村都是一把好手,所以村子里的人對他都很客氣。

老村長帶著村裡幾個有頭有臉的人物走進李大成的家裡面,其他的村民則都聚集在房子外面。

「大成啊,你確定那少年是人,不是妖怪變的?」老村長開門見山的問道。

「如果是妖怪變的,受了這麼重的傷勢昏迷,肯定是會變出原形的,那少年是人,這毋容置疑。」李大成肯定的說道。

「但是大成啊,你想過沒有,這少年受傷很可能是被仇家追殺所致,咱們村子將他留在這裡,萬一他的仇家找過來,豈不是給咱們洪廟村帶來滅頂之災?」

「大成你如今也已經娶妻生女,又曾在外面闖蕩過,更應該深知世事險惡,並非咱們村子里的人薄情寡義,見死不救,而是因為咱們都是凡夫俗子,實在招惹不起那些修鍊武道的高人啊。」

老村長活了一大把年紀,說的話簡單明了句句在理,讓李大成也不由得沉默了,實在是找不出什麼理由來反駁。

他也是踏入過武道修鍊的人,當時這個少年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可見是一個能御空飛行的武道強者,據李大成所知,只有達到武帝境的強者才可以飛行,那樣的存在對於不能修鍊的普通人來說,就像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仙之流。

如果說這個少年真的是被人追殺,那麼無疑真的是一場大禍。

李大成是個樸實的漢子,但他卻也不能不為村子里的人考慮,何況他還有妻子和女兒。

老村長挑選了幾個氣血方剛的年輕男子和李大成一起來到了柴房,他們已經決定將這個不知來歷的少年從村子里抬出去,然後放置在一個較為偏僻不易被人發現的角落。

至於這少年最終到底是死是活,洪廟村也只能仁至義盡於此了。

葉楓的神念感知猶在,李大成跟老村長之間的談話一丁點都不差的被他聽的清清楚楚。

不過他的確不是被人追殺,也不會給這村子帶來什麼災難,如果就這麼糊裡糊塗的被丟到野外去,那也實在是太冤枉了。

因此在李大成和幾個年輕男子推開柴房們的時候,葉楓用意念激發了體內的殺戮之心,無形的殺氣將整個柴房籠罩。

「啊!……」

幾個氣血方剛的年輕男子剛要邁步走進去,刺骨冰寒的殺氣迎面撲來,直讓這幾個小夥子嚇得面無血色,踉蹌著向後退卻,就差尿褲子了。

李大成稍顯鎮定,卻也連退好幾步,村子里的人不懂,他卻知道,那是殺氣!

「我說老村長,這少年估計是知道咱們要做什麼,所以釋放出殺氣是在警告咱們。」李大成臉色難看的說道。

「這可如何是好?」老村長面露愁苦之色。

就在這時,葉楓以神念傳音入密告訴李大成,自己是在天羅山一帶與大妖廝殺受傷,並非被人追殺,他在村子里只是暫居,不會給村子帶來麻煩。

李大成先是一愣,然後趕緊告訴了老村長。 神念傳音這種事情,老村長將信將疑。

但是那柴房的確是被一股可怕的氣息所籠罩,氣血方剛的年輕男子都走不進去,自然也就沒有辦法把那個來歷不明的少年弄出去了。

消息的傳開總是會以訛傳訛,越穿越是邪乎,整個洪廟村的村民幾乎都將李大成的家當成了禁區,至於葉楓所在的柴房,則更是人人談之而色變。

有神神叨叨的人說那少年充滿了不詳,會給村子帶來災難。

也有人說那間柴房之所以進不去,是有妖邪在作祟。

村子里眾說紛紜,但自從那一日後,就連李大成都無法進入那間柴房。

葉楓以殺戮之心激發出的殺氣,因為他自身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實際上殺氣並沒有任何實質上的攻擊力。

但是一般人卻無法承受住殺氣的侵蝕,更何況葉楓釋放出來的殺氣,就算是武帝境的強者都要膽顫心驚。

葉楓這也是無奈之舉,以殺氣封鎖這間柴房,被村子里的人敬畏如禁忌,他也可以安心的好好休養傷勢。

所幸的是,強行催動造化之力和狂化的後遺症固然厲害,但他經過混沌之力千錘百鍊的肉身也不是吃素的,在加上奪天造化功逆天般的恢復能力,只要給他一段時間,就能夠差不多恢復過來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